首页

英雄联盟之逆命传说

【第二章】光天化日的血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我注意到那个男人是因为他整整七天都没有离开那张椅子,你知道疯狂的赌徒虽然很多,可是像他那样的也是少数,而且他没有吃饭也没有睡觉,看上去既不像已经富的流油,也不像穷的只剩下内裤。所以我很奇怪到底是什么动力让他能在这儿没日没夜的赌了一个星期。”

“我走上去问他要不要喝点儿东西,他笑了笑——哦,他一直戴着那顶牛仔帽,我只能看见他嘴角扬了扬而已,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我就是好奇他为什么留在这里赌,他淡淡的说了一句喜欢,然后就伸手对旁边的人说:‘我说过老板会忍不住来问我的’,他旁边那人瞪了我一眼然后给了他三个金币。”

“哦,这当然不是重点,重点是第八天他离开以后我才发现他***把我的庄家赢的裤子都不剩,我一夜之间丢了一半的财产,他肯定出老千了!你们一定要抓到他!”

——来自一个赌坊老板在德玛西亚城邦警卫队的笔录

崔斯特走上卢瑟瑞斯大街的时候,薄暮已经笼罩了德玛西亚。

白日里,卢瑟瑞斯大街或许只是一条普通的商业街,而随着太阳落山,艺人的曼舞轻歌,乐者的琴弦声响,还有女郎们的衣香鬓影便逐渐占领了街道,毫无疑问,这里是德玛西亚最负盛名的销金库,也是醉生梦死的温柔乡。

刚刚走到街头,崔斯特就瞧见了一位衣着性感,面容姣好的猫女,她的手中举着一块红红绿绿装饰华丽的告示牌,上头印着一行大字:“一起来参加德玛西亚的新年狂欢吧!”

看到崔斯特的目光看向她,猫女挤挤眼睛露出一个动人的微笑:“先生,明天的新年夜,记得来参加德玛西亚新年舞会哟!整条街上的酒吧和俱乐部联合举办的跨年舞会可是德玛西亚的保留节目呢,您一定会喜欢的!”

崔斯特笑了笑,走到猫女面前,轻车熟路的往她胸前深深的沟壑里掷了一枚金币,顺手在她胸前揩了一把:“我相信我会的。”

猫女一边夸张的尖叫着,一边娇笑起来:“我会记得你的,阔绰的牛仔先生。”

卢瑟瑞斯大街的风似乎都带着这座城市其他地方所没有的酒与香水混合的香气,不常来这种地方的人可能会在这样的香风里就陷入微醺,可偏偏这是崔斯特最习惯的味道之一。

他径直的走向黑色玫瑰酒吧,这是卢瑟瑞斯大街上生意最火爆的酒吧,这里的特色酒“黑色玫瑰”未必就比别的酒好喝,这里的舞女也未必比其他地方的舞女漂亮,可这间酒吧的生意就是火爆的没道理。

有传闻说这里的后台是来自诺克萨斯城的神秘组织“黑色玫瑰”,而酒吧的老板则是传说中的“黑色玫瑰”的领头人,诡术妖姬乐芙兰,不过这当然只是传说,要知道,德玛西亚与诺克萨斯就像两头雄踞的猛虎一样耽耽而视,如果这件事情坐实了,黑色玫瑰酒吧也别想在德玛西亚城里混下去了。

太阳还没落山,酒吧里基本已经没有什么空座位,不过崔斯特本来也只是想靠着吧台来上一杯,安抚安抚他刚刚赢了那样大一笔钱以后有点兴奋的心情而已。

崔斯特端着一杯“黑色玫瑰”,靠在角落里啜饮着,舞台上年轻的女孩子扭动着纤细的腰肢,雪白的大腿在黑色的超短裙与高跟鞋的对比下越发的妖娆。

“看来是时候该开个荤了……”崔斯特又嘬了一口酒,嘟囔了一句。

“一杯黑色玫瑰谢谢!”一片繁弦急管声中,突然一个很有一点儿清澈的嗓音撞进崔斯特的耳朵,他不禁皱了一下眉。

这个声音听起来更适合“一杯阳光橙!”或者“一张球赛门票!”这样的话呢。

“哎呀……”又是这个声音,但不知道为什么带了点儿窘迫,“我的钱包呢?”

崔斯特这才稍稍抬起了头,才发现声音的主人几乎就站在他面前,那是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男孩儿,大概也就二十出头?染着一头小黄毛,头上戴着一顶风镜,脸长得倒是挺清秀,左手上戴着个奇奇怪怪的巨大护手,右手里端着一杯已经喝了一口的“黑色玫瑰”。

“先生,你是来吃霸王餐的吗?”穿着燕尾服的侍者已经从亲切的微笑变成了一脸的皮笑肉不笑,“黑色玫瑰酒吧可是不允许吃白食的哟。”

“当然没有,我只是……”小黄毛又说不下去了,“德玛西亚的治安太差了我也没有办法嘛,过几天我的稿费就能寄过来了,我……”

“我帮他付吧。”崔斯特淡淡的开口,扔了一枚金币给侍者,侍者道了声谢,又白了一眼小黄毛就去忙了,崔斯特又嘬了一杯酒,仿佛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谢谢你啊。”小黄毛端着酒就凑了过来,“我也没想到刚到德玛西亚的第一天钱包就被偷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虽然我不是那种混吃混喝的流氓,但是刚才的行为确实……”

崔斯特竖起一根手指示意他闭嘴:“一点小钱,没什么的,你安安静静的就好了。”

小黄毛又尴尬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啊。”说着他伸出自己那只巨大的左手来,“我叫伊泽瑞尔。”

伊泽瑞尔带的护手大到什么程度呢?大到崔斯特只能握握他的两根手指,然后说道:“年轻人,撸太多了不好,真的。”

伊泽瑞尔笑的更僵了:“不不不,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是我在恕瑞玛的沙漠中挖到的,然后就摘不下来了……唉,说来话就长了,还是说说你吧,你叫什么名字?”

“一面之缘,何必问名字呢?”崔斯特轻笑。

伊泽瑞尔还想说什么,忽然之间,靠近看台那边的人群里却爆发出一阵尖叫声来。

崔斯特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舞台中间那个身材曼妙的舞女,那个刚刚他还考虑着可以和她在哪里约一发的舞女,她的腰肢上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一个巨大的血洞,仿佛被什么东西刺穿了一样。

随着众人的惊呼声,她似乎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是出了什么问题,然后低下头去。

柔媚的笑意在她脸上凝固着,又慢慢被僵硬的惊恐所取代,鲜血喷涌出来的时候,舞女就带着这样复杂的表情倒了下去。

一个人竟然可以喷出这么多血的。

在人们的尖叫声中,伊泽瑞尔拽了一把崔斯特:“快跑!”

崔斯特跟着拥挤的人群,忽然不知道被什么人狠狠的撞了一下,这一下正好撞在肋骨上,搞的他差点吐血,他刚想骂人,就看到一个身材娇小,面容绝美的女子,带着歉意的看了他一眼,她的眼睛如同夜空中闪烁的星,樱唇红艳若丛林中怒放的野玫瑰。

几乎是下一秒,女子的身影就隐没在人群中。

崔斯特再回头,舞台上只剩下倒下的舞女,和那宛若喷泉般的血雨。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