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英雄联盟之逆命传说

【第十章】伤心的探险家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拉克丝大概是将伊泽瑞尔和崔斯特看作是贵客,所以两个人走出餐厅的时候,侍者也没敢有半分阻拦。

拉克丝住的地方是一个小院子,前面的大厅就是会客厅,然后是餐厅,从餐厅的后门出去穿过小花园,大概就来到了拉克丝的住处,这边虽然没有人看守,可是大门却关着,想要不惊动别人就进去还是要费一番力气的。

“怎么办,我们翻进去吗?”崔斯特抬头看看明显加高的大铁门,“我感觉不太现实啊。”

“看起来是时候让你看看我的技术了。”伊泽瑞尔微微一笑,“抓住我的胳膊。”

崔斯特愣了愣,还是抓住了伊泽瑞尔的手臂,伊泽瑞尔道:“告诉你,这个能力叫做‘奥术跃迁’。”

说完这句话,他的左手在空中划了一个什么符号,紧接着在他手边迸发出两道金光,下一秒,崔斯特只觉得眼前一花,就站在了铁门的另一边。

“我靠,你会穿墙?”崔斯特压低了声音,却无法掩饰声音中的惊讶。

“你很惊讶吗?”伊泽瑞尔得意的一笑,然后看了看四周,“还是没有护卫,看来她非常信不过护卫啊。”

“也没准是一个圈套。”崔斯特神情严肃,“但是到了这一步我们也没法退缩了,如果一会儿看着风头不对,我就指着你的那个什么跃迁带我跑路了。”

“小意思。”伊泽瑞尔笑笑。

大门里面其实是只有一座房子了,但是假如说让他们堂而皇之的推门进去,那么傻子都知道是不可能撞破任何所谓的密谋的,崔斯特四处张望一下,就发现房子的四周都有气窗。

“咱们爬到房顶上。”崔斯特道,“这房子看上去充其量只有一层,气窗应该可以透出他们的说话声,我们小心一点,没准还可以看到他们在做什么。”

“好。”伊泽瑞尔点了点头。

以两个人的身手,爬个房顶还是小意思,再加上此时此刻正值冬季,天色已经有些暗了,在夜色的蒙蔽下,他们自然更不容易被发现。

绕着房子转了一圈,崔斯特终于在第四扇气窗那里听到了拉克丝的说话声。

“哥,你要求的太多了,我也肯定没法全都问到啊,那样很容易让他起疑心的。”拉克丝的声音有一点儿委屈。

“可是你总不能一点消息都没有打听到吧!”说话的是一个男人,声音有点严肃,听起来隐隐有点儿怒气,也许是因为拉克丝让他有些不满意。

“还是……打听到了一点的。”拉克丝道,“而且前天在嚎叫沼泽,我也有仔细观察过他那个护手。”

听到“护手”两个字,崔斯特转头去看伊泽瑞尔,探险家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抿紧了嘴,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他攻击人的时候好像就是靠着那个护手。”拉克丝道,“护手里面应该是蕴藏着什么能量,他发出来的是一种魔法光线,另外他还可以发射一种魔法光波,比那个光线更厉害一点,应该同样是魔法力量。”

男人冷冷的“哼”了一声:“探险家伊泽瑞尔拥有来自恕瑞玛的受到古代魔法祝福的符能护手,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我对他的能力也不感兴趣,我想要问的东西呢?你能偷来他的护手吗?能不能量产?你要知道,伊泽瑞尔不过是个普通人,他的能力都来自那个护手,如果符能护手可以量产——哪怕是仿制,我们的士兵都会比诺克萨斯强得多。”

“可是他对我有戒心啊,他身边又有那个崔斯特,好像对我很防备的样子。”拉克丝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你以为我问一问他就会告诉我的吗?就算他喜欢我,他又不是傻的。”

“那你不能让他变傻吗?他们不是说恋爱中的男人是最傻的吗?”男人提高了音调,“拉克丝,你长的那么漂亮,聪明可爱,让他为你神魂颠倒不是很简单吗?你只要给他一点甜头,他就什么都会给你的。”

“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盖伦,你再给我说一遍。”拉克丝的声音在发抖,崔斯特简直可以想象到眼泪在她眼眶里打转,“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为了胜利你连我的尊严都不顾了吗?”

叫盖伦的男人显然也被拉克丝的眼泪弄慌了,赶忙温言道:“不是的,我只是想……战胜诺克萨斯,才能给德玛西亚人民更好的生活,你也不用再去不见天日的做一个间谍。我知道,或许为了战争的胜利我已经变得冷酷功利了很多,可我没有办法。拉克丝,你是明白我的,不要生气了好么?”

“恩。”拉克丝依然带着哭腔,“我若不知道,便也不会跟你呆在这里了,只是你的话说的实在太过分了……算了,不说这个,告诉你,刚刚伊泽瑞尔还跟我说,那个护手是跟他的手连在一起的,所以你想把它偷来研究,恐怕是不可能。”

“如果这样的话,那就……”盖伦的话说到这里就停止了,拉克丝却倒吸一口凉气。

“砍掉他的手?盖伦,你太夸张了!”

崔斯特都有些不忍心听下去了,而这个时候伊泽瑞尔拽了拽他的胳膊,做了一个“走”的手势,两个人用最快的速度撤出了拉克丝的内院。

崔斯特担心的看看伊泽瑞尔,他的脸色苍白的可怕,简直看不出任何表情,沉默了半天他才对崔斯特道:“你去告诉他们我有急事,饭就不吃了。”

“好。”崔斯特快步回到餐厅,很高冷的甩下了一句“有急事先走了”,根本没有理会侍者急迫的挽留。

而伊泽瑞尔已经等在庄园的墙外,此时此刻的他和平日阳光外向的模样判若两人。

“你不是赌徒吗,带我去赌钱吧。”两人面面相觑的站了一会儿之后,伊泽瑞尔道。

“你现在赌钱就是要把自己的裤子都输掉。”崔斯特道,“我还是带你去喝酒吧。”

“随便。”伊泽瑞尔笑了笑,夜风吹得他头发乱乱的,显得特别的憔悴,“她这样骗我,原来只是为了个护手。我从来不知道这护手是那么好的东西。”

“她的身份摆在那里,无论做什么都会以德玛西亚的利益为第一吧。”崔斯特搂着伊泽瑞尔的肩膀,“你……我知道你很难过,可是这样想你会不会心里好受一点,也许她根本没法选择。”

伊泽瑞尔笑了笑,不说话了,两个人在夜色里快步的穿过街道,最后又来到了地下街,崔斯特走进一家酒馆,给伊泽瑞尔要了一大杯龙舌兰酒,还有一份大份的套餐:“好好吃一顿饭,然后喝点酒,醉一场,该忘的就都忘了。”

伊泽瑞尔狠狠的喝了一口酒,眼里忽然露出一种奇怪的笑意来:“你没听到她说那句话吗,‘为了胜利你连我的尊严都不顾了’。”

崔斯特还没回应,伊泽瑞尔就继续道:“原来在她的眼里,喜欢我根本是一件有辱尊严的事情。”

“伊泽,你……”崔斯特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诚然他经历过很多很多次心碎,但越是这样他越是知道,心碎是一件没有办法的事情,只能让它慢慢的愈合。

“其实她还是个好女孩儿。”伊泽瑞尔喝掉最后一口酒之后醉醺醺的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只不过那些好不是对我,而是对她的德玛西亚,对那什么盖伦。”

“伊泽,你的条件又不愁找不到小姑娘,何必吊死在那一棵树上。”崔斯特道。

“我没有啊,我忽然想开了。”伊泽瑞尔懒洋洋的一笑,“你说得对,德玛西亚这个地方太循规蹈矩了,不适合你……也不适合我。我们还是……换个地方继续探险吧……呼……”

一句话没说完,探险家的头就砸到了桌子上,鼾声也跟着响起。

我靠,一杯酒就醉了。

崔斯特把伊泽瑞尔扛在肩膀上给他找了个客房安顿,然后又独自回到了酒馆吃了顿饭。

没有人知道他吃了什么,不过看上去他走出酒馆的时候,苦笑的样子好像他刚刚吃的那顿饭已经贵的让他不得不当掉全身的衣服来抵押。

伊泽瑞尔醒来的时候,崔斯特正在他身边看书,伊泽瑞尔忍着头疼凑过去看,才发现居然是《瓦罗兰国家地理》。

“你醒了?感觉好点了吗?”崔斯特道。

“还是很差劲。”伊泽瑞尔道,“不过好多了。”

“那就好。”崔斯特笑笑,“昨天你不是说不打算留在德玛西亚了吗?你想去哪里?”

“往东南走吧。”伊泽瑞尔道,“听说翻过石貂山脉,可以到传说中的班德尔城,那地方的约德尔民族据说热情好客,而且非常有趣。”

“约德尔人吗……也是东南方,那真是太好了。”崔斯特展颜笑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不如,你送我去比尔吉沃特港吧,怎么样,伊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