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枕边尤物

07 要她负责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男人俯身凑近她,单手抬起她的下颚,英俊的脸庞神色莫测深邃:“宝贝,若是你不记得了,我可以好心的提醒你,昨天是你死抱着我不放,强硬的要拉我上床的,可是你上了床之后就晕过去了,还发了高烧,是我照顾了你一整夜,这不是你占便宜吗?”他一一细数。

明姿画一脸的大囧,她知道自己昨晚的行为是有些大胆,可是她不是搞错了对象,以为他就是那个借种的小鲜肉吗?

“昨天我是烧糊涂了,才会对你做那些大胆的举动……”明姿画尴尬的解释,手心里搓着冷汗,心中忍不住懊恼。

男人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眸子里讳莫如深:“你这是什么表情?昨晚不还使尽浑身解数地勾引我吗?”

“不是,是我弄错了……”明姿画连忙摆手。

男人英俊的脸上笼罩着一层绝寒的光芒,黑眸幽暗的盯着她,声音里蕴含着几分薄怒:“欲擒故纵?你以为我会吃这一套?”

“我没有,啊……你要干什么?”明姿画还没来得及反驳,已经被男人打横抱起,她吓得尖叫一声。

“呵,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我现在就如你所愿。”男人刚硬冷峻的面庞露出一丝危险,身上透着强势而刻板的气势,轻蔑的冷哼道。

明姿画下意识挣扎,立即叫道:“你快放我下来,不是的,是我搞错人了!”

男人却像是没听到似的,大步走到大床前,一下子就把她扔了上去,然后欺身而上,扣住她的手腕固定到头顶。

“你以为这种借口,我会相信?”男人凉凉的眼眸扫视身下的她,脸色弥漫上了黑沉的气息,眼眸顿时冷冽得可怕。

“信不信由你,反正就是这样!”明姿画嘴角一撇,皱起秀眉,索性豁出去道:“我原本约好的男人不是你,是我走错房间了。”

“走错房间了?”男人眉宇间充斥着一抹隐隐的戾气,狭长的眸微微眯了起,冷峻深邃的面容染上轻嘲的笑意,显得愈发的致命,“为了搭上我,编出这种拙劣的借口,你也是煞费苦心了。”

“都跟你说,是我搞错了,你不是……”明姿画急了,她发现自己好像怎么解释,这男人都不相信。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他就用了最直接的方式把她的话全部吞进肚子里面。

明姿画被他堵住了双唇,他在她的唇间肆意妄为。

她紧绷着身子,推拒着他,一点都不配合。

只听到“嘶”的一声,只觉得身子一凉,明姿画抬头看时,见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他扯成了碎片。

“你!”明姿画恼怒的瞪向他,刚张开口,就被他趁虚而入,撬开贝齿,攻城略地!

不知是不是太长时间没有男人碰过她了,明姿画感觉自己被他的高超吻技,很快就吻出了感觉。

渐渐的不再反抗,反而开始回应。

像是感受到她的身体反应一样,男人的手在她身上四处游走。

明姿画被他撩拨的浑身一阵电流。

“别……”她本能的想要推开这具太过火热的身体,可是对方却根本不给她逃脱的机会。

“这时候再反抗是不是太迟了?别忘了昨晚是谁主动的,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男人低醇冷鸷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有种十分危险的调调。

明姿画身子一僵,她本来也不是矫揉造作之人,既然是自己招惹的,逃不掉,那就索性享受一次。

反正对方也是个极品帅哥,她也不算吃亏,最重要的是他们根本不认识,各取所需,分道扬镳,有何不可?

“可是现在是白天啊?”虽然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可是面子上还是拉不开,毕竟她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何况她现在也算是已婚的身份。

“谁规定白天就不能做?”男人深邃得令人望不见底的深眸,迸射出一片潋滟的光泽,他唇角微扬,愈发的蛊惑人心。

话音刚落,他已经退去了明姿画身上的所有束缚,一秒钟之内,她已经一丝不挂了。

明姿画闭上眼,双手不自觉的攀上了他的脖子。

他们就像是相恋许久的恋人,他一遍一遍耐心的吻着她的眉眼,鼻头,最后他凉薄的嘴唇纠缠着她一直不放。

修长的大掌不安分的游走在她的身体上,煽风点火无恶不作!她在他制造的热浪里,翻腾的浪花。

一场旖旎过后,明姿画趴在床上,身体软得早就没有了一丝力气。

可是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她还是支撑着坐了起来,趁男人还没有出来,她想离开。

掀开被子,准备下床,谁知脚下一软,直溜溜的跌到了地上,还好地上铺着地毯,才没发出声响。

完了,她这分明是纵欲过度的后遗症!

都怪那个男人体力实在太好!

明姿画暗咒一声,并不想跟他有更多的牵扯。

只是她刚捞过扔在地上的衣服,突然腰身一紧,紧接着她的身子被带入一个宽阔的怀抱中。

男人丝毫就没觉得她是陌生人一般,深深嗅着她身上的香气,让她贴着他温热的胸膛。

感觉到他身体温度的攀升,明姿画开始挣扎:“你放开我,我要走了!”

他们本来就是一场成年游戏,既然已经将错就错,发生了一些本不应该发生的,就应该潇洒的拜拜,没必要假装依依不舍!

“你要去哪里?”男人搂紧了她,暧昧咬了咬她耳垂,声音有淡淡醉酒的性感沉迷。

“我要去哪里,跟你无关吧,反正是你不知道的地方!”明姿画没好气的推搡着他的身体,有些不耐的说。

“跟我无关?怎么会和我无关?别忘了刚才我们是怎样在床上翻云覆雨?”男人固执的将她身子扳过来,伸手捏住她的下颚,眸光深沉的睨她,挑眉。

“那又如何?”明姿画微皱了一下眉头,不以为意的耸肩。

她觉得这个男人有些奇怪?

“你应该对我负责!”男人深邃的眸子凝视着她,语气不咸不淡的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