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枕边尤物

08 一夜不够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什么?!”听到他的话,明姿画犹如被雷劈中,瞬间就被雷了个里焦外嫩的。

负责?

拜托,这都什么年代了,酒店约个炮,发生点什么不都很正常吗?

再说,老娘都还没叫他对她负责!他一个男人有必要这么矫情吗?

“喂,我说这位帅哥!我们刚才是你情我愿,各取所需,这年头在酒店开个房,男欢女爱再正常不过了,谁都没有必要负责!”明姿画抬头看着他,特意强调他们是“你情我愿”的男欢女爱,可不是她霸王硬上钩哦。

虽然对方确实是个大帅哥,可是这种露水姻缘,还是吃完了啪啪屁股走人比较好,免得日后麻烦。

这样想着,明姿画使劲的从他的手臂上钻了出来,捡起地上的衣服就往身上套。

可是刚套上身才发现,衣服已经在刚才激情的时候,被他撕裂了。

本来就没有几块布料的衣服,现在更是有一大道口子,这样肯定是穿不出去的。

明姿画正苦恼着,男人又从后面环住她的腰,脑袋重重的搁在她的肩膀上,呼吸喷薄在她的侧脸和耳朵上,故意的挑唆着她。

“你干什么?我还要穿衣服!”明姿画不高兴的再次推开他,心里有些恼火。

这剧情怎么跟她之前想的不一样啊,哪有男人吃饱了还纠缠不清的?

难不成他是鸭子?要跟她要服务费?!

哎呀,妈呀,她这下可亏大了。

不仅被人白睡了,还要给钱?难怪这男人之前一直不肯相信她是认错人了,非要跟她上床呢?

敢情是先诱惑她睡了他,然后再问她要钱?

要么怎么说这世上有颜的男人都不能相信呢?她这一个不小心就掉入了美男陷阱里了。

明姿画心里那个懊恼啊,可吃都吃了,想白吃肯定是不行的。

她忍着万千般心痛,找到自己的皮包,从里面翻出一叠毛爷爷,递到男人面前:“好吧,我负责,这些钱给你,不能再多了啊。”

早知道睡个帅哥牛郎要付钱,打死她也不睡啊,太贵了。

她好不容易在司家圈来的那些钱,这不一下子就被圈走了几十张,她的名牌包包啊,这下就泡汤了。

男人的脸色瞬间黑沉,英俊立体的五官像是覆盖上了一层浓浓的阴霾,冷冽而凌厉的视线像一把锋利的尖刀,凌迟向她。

明姿画心中一跳,艾玛,这男人突然黑脸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嫌少?

可是对于向来抠门又视财如命的她来说,能从她的皮包里抠出钱来给他,已经相当的肉疼了啊。

于是明姿画咬咬牙,假装没有看到帅哥抗议的表情,她转过身,看似淡定的走到电话机旁,拨通酒店客服热线。

用平静的语气说道:“麻烦给我准备一套女装,送到这个号码的房间。”

“对不起,小姐……”服务生支支吾吾的话音刚落,明姿画不满的目光立即转向男人。

该死,没有这个男人的授意,服务生竟然不敢敲响这个房间的门。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资深鸭子?级别太高?

她不给他足够的服务费,他就要扣留她不让她走了是吗?

“你到底想怎么样?是不是嫌钱少?”放下电话,明姿画怒气走到男人面前。

“我觉得一夜不够!”男人突然攥紧了她的手腕,将她拉到自己面前,冷峻刀削般分明的五官,眼神底里透出不满而阴沉的色彩。

“一夜不够?难不成你想跟我做长期炮友?”明姿画探究的眸光瞅向他,敢情这男人是想把她发展成长期客户?

眯了眯眸子,明姿画义正严辞:“事先说明啊,做炮友可以,不过我可没钱!”

像他这种级别的牛郎,价格太高,再多睡几次她非得破产不可。

她又不是富婆,可没那么多钱养小白脸!

“你把我当什么了?”男人眉头紧锁,脸色又黑沉了些许,连语气也带着冰冷愤怒的味道。

牛郎啊,明姿画恨不得脱口而出。

他若不是牛郎,怎么可能一夜之后不是好聚好散,非要她对他负责?不就是为了要钱吗?

不过为了不重伤他男人自尊,明姿画识趣的没有戳破。

她回了一个了然的表情,装模作样的安抚:“我知道你这一行也不容易,别生气哈,要不我们互相加个微信,下次有空再约?”

男人漆黑深邃的眸沉敛下去,微薄的唇抿成一条线,没有再继续多说什么。

明姿画只当他是默认了,从包包里取出自己的手机,笑得得体妥帖:“你手机号码多少?我加一下!”

“我手机号搜不到微信。”男人黑沉的俊脸已然没有多大表情,只有语气低沉。

明姿画闻言,顿了顿,探身过来,“那我直接扫二维码吧。”

不知是不是两人此时靠的太近,她竟然听到了男人加快的心跳。

男人漆黑的眸子深深看了她一眼后,转身过去,再回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部手机。

明姿画有意识瞄了一眼,男人用的手机看起来精致昂贵,可居然不是知名品牌?

估计是她不知道的水货吧。

她也没多想,隔空扫了男人手机上的二维码。

“擎天?你的微信名?”明姿画瞄准手机屏幕,心里忍不住嘲弄了一下,怎么不叫擎天一柱啊?

“嗯。”男人眼角余稍瞟她一眼,薄唇轻抿。

明姿画眯眼一笑:“我加你啦,Abby宝宝后面一朵红玫瑰就是我了。”

男人点击通过。

两人就正式成为了微信炮友。

“好了,我要先走啦,改天再约哈。”明姿画挥挥手以示道别。

“等等!”男人再次叫住了她。

“还有什么事嘛?”明姿画眨巴着美眸,很是无辜的问。

男人按了内线,拨了一个电话,吩咐了一声。

很快就有人来敲门,送进来一套女装。

男人将女装袋子递给她:“换上!”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