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枕边尤物

375她要跟他和谈,做回朋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伤口包扎完毕,明姿画就迅速地从医务所里出来。

感觉自己被人暴打一顿,只想赶紧坐上车回城。

刚走到院子里,撞见在那抽烟的陆擎之,就听见他居高临下地睨着自己,突然“啧”了一声,神情怪异。

明姿画抬起头,果然见他正直白地嫌弃地看着她。

她眉头一皱,恼怒地瞪了他一眼。

陆擎之脸色刚硬着,淡淡的戾气充斥在他的眉宇间,他猛地扯住她的胳膊,将她拉到车边。

一回身拉开车门,拿出一盒湿巾,递到她的面前:“擦擦脸。”

明姿画也觉得脸黏糊糊的难受,顺手抽出一张擦拭。

擦完找附近的垃圾箱,这才发现司机和助理郑天成都不见了,这会只剩下她和陆擎之。

陆擎之棱角分明的五官,依然是淡漠得没有一丝情愫。

他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转回身,就要上车。

“陆擎之!”明姿画脱口喊出他的名字。

陆擎之停住,隔了两秒才转回身,默默地看她,漆黑的目光高深莫测。

明姿画轻吐了一口气,又酝酿了一会情绪,这话她早该说了,现在四下无人,不把一直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她会憋的难受死。

“你……还在生我气吗?”她试探地抬眼看了看他,随即又正了脸色,自己也知道这种探看的眼神八卦兮兮的。

“没有。”陆擎之冷淡地摇头,倨傲的身姿,有股冷冽之感,浑身透着淡漠疏离。

明姿画在心里唾弃他,真是口是心非啊,不生气能这么对她吗?

“那个……”她觉得自己该大度点儿,诚恳点儿,“之前……我不该跟你说那么伤人的话……我向你道歉!”

陆擎之的脸色缓和了些,脊背却不自知地绷直。

“可是我不说的那么绝,又怕你对我还存有幻想,你知道分手的时候,不狠心一点,是分不掉的?”明姿画纠结着解释。

“说完了?”陆擎之英俊立体的五官顿时像是覆盖上了一层浓浓的阴霾,眼神散发出一股迫人的威慑力。

明姿画眨了眨眼,表情无辜又矫嗔:“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原谅我,咱们做个朋友总行吧?”

陆擎之没说话,暗沉下深邃如渊的眸,薄唇紧抿成一条弧线。

明姿画心里没底的抬头,她说的还不够谦卑吗?

她都主动道歉求和了?这家伙怎么没有一点反应?

明姿画仔细观察着陆擎之,只觉得他的脸色被天气衬得像黑锅底一样,眼瞳深沉,神情都有点儿狰狞了。

浑身散发着冰冷而危险的冷凝,那股与生俱来的衿贵和压迫之气,让周围的温度一下子降了几个摄氏度。

“好。”

听他干净利落地说出这个字,明姿画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口气,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放下。

既然陆擎之已经不计较她甩了他,现在又愿意跟她做朋友了,说明他已经开始正视他们俩的感情已经走到尽头的事实了。

这是一个好现象,比起情人关系,其实做朋友更可靠。

再说了,之前萧之琳也劝过她,像陆擎之、司绝琛这样出类拔萃的男人,她玩弄过后,就一脚踹开,实在太浪费了。

不如当成朋友留在那里,以后也算是她的人脉资源。

明姿画洋洋得意自己这废物利用地壮举,抬起胳膊想和陆擎之充满友谊地握握手。

结果受伤的右手包得活像猪蹄,她不死心还想换左手,结果人家陆擎之已经转身上车,“砰”地一声关上车门。

明姿画觉得有点儿尴尬,好在陆擎之已经上车,只剩下她一个人比较好平复。

她讪讪地收回手,绕到另一边上车。

司机和郑天成隔了一小会儿也都上了车,郑天成回头觑了觑陆擎之更加黑沉地面色,整个人像冷空气过境般浑身猝染着一股冷冽的肃杀之气,让人不禁望而生畏。

又看了一眼漫不经心,事不关已坐在那里的明姿画一眼,忍不住若有所思。

难道他们刚才聊的不愉快?

刚才他特意扯住司机到一旁迟一点上车,给明姿画跟陆擎之两个人相处的空间,让他们有机会可以单独交流。

本以为趁此机会,也许事情可以有所转机,没想到他回到车上的时候,发现自己老板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这个明姿画又怎么惹他们老板了?

郑天成只感到头疼,每次明姿画跟陆擎之生气,遭殃的还不是他们这些手下。

他微微眯起眸子,观察着陆擎之的面色,问话显得格外小心翼翼,“老板,我们现在回城吗?”

陆擎之嗯了一声,闭眼休息,英俊立体的五官,覆盖着冰霜之色,像是对什么都不耐烦似的。

郑天成立即命令司机开车。

车子开了一会儿,明姿画明显感觉自己口干舌燥,她看了眼旁边明显不愿理她的陆擎之,拿起一瓶矿泉水轻撞了撞前面郑天成的肩膀,“帮我打开呗。”她笑眯眯,很亲善地说。

郑天成眼皮一阵惊跳,第一反应不是接过她的矿泉水瓶,而是看陆擎之的表情。

明姿画也顺着他的眼光瞧了一眼,陆擎之这会连眼皮子都没撩,可能已经睡过去了。

郑天成这才帮着她拧开瓶盖。

明姿画仰头,咕噜咕噜地一口气喝了半瓶,总算解除干渴。

她放下矿泉水瓶,发现旁边的陆擎之已经睁开眼睛,正看着窗外的景色。

明姿画鼓了鼓勇气,既然说好了做朋友,就不要再这么别别扭扭的了,她扯出一个笑容,用胳膊肘撞了撞他,“帮我盖上好不?”

陆擎之回头看了看她,又看了下水瓶,就在明姿画开始尴尬的时候,他伸手接了过去,轻轻地将瓶盖拧紧了。

“谢了!”明姿画朝他笑了笑,表情友好。

陆擎之一张英俊深邃的脸,不带一丝情绪,淡淡的,眼眸却漆黑深邃得很。

车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又陷入了沉默。

明姿画跟陆擎之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雨几乎是一下子从天上倾倒下来,打得车身砰砰响,高速平整的路面被雨水砸得起了一层白雾。

司机把车停靠在路边休息区,除非特别着急赶路的,其他车辆也陆续靠边停下,想等雨停了再走。

明姿画看着窗外的雨景,几乎只能看见玻璃上不停流过的水痕,眼前一片雨水模糊。

雨太大了,还开始打雷。

在高速公路这种比较空旷的地方,电闪雷鸣很是可怕的,明姿画下意识地往车子中央靠了靠。

几个响雷过后,雨势更急,雷电倒弱下去,天色昏暗的厉害。

明姿画本来在工地上折腾了一天,早就累了,天再一黑,即使旁边坐着陆擎之也敌不过阵阵困意。

她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缩好,就这样没心没肺地睡了过去。

她还在心里安慰自己,其实睡过去也没什么不好,醒来说不定已经到家了。

伴着雨声阵阵,明姿画睡了格外香甜的一觉。

等她睡醒睁开眼,先看见自己蹬在车门上的鞋子,一时迷糊,分不清上下左右。

她不是应该舒舒服服地躺在自己家的被窝里吗?

明姿画动了动腿,已然看清陆擎之昂贵的豪车车门上被她踩出来的脚印。

她……是躺在后座上的?!

意识到这一点后,明姿画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她才有勇气看自己枕着的是什么?

她瞄过去一眼,果然是陆擎之修长笔直的大腿。

啊!

明姿画心里一阵哀嚎,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场面了,目瞪口呆地保持着猫一样的姿势蜷在主人身边。

“醒了?”陆擎之的声音冷酷而充满了低沉之感,“起来!我的腿麻了。”

明姿画简直是条件反射弹起身来,嘴巴里凌乱地说着:“哦,那个……”

她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可能就神经大条的睡成这副死德行了呢,要不要道个歉?

前面的郑天成咳了一声,这会儿倒有笑容了:“陆总,现在雨小了,您用下车走动走动吗?明小姐倒在您腿上已经两个多小时了。”

明姿画眯眼看了看郑天成,总觉得他话里藏刀,指责她残害他家老板。

她也不是故意的,最没脸的现在不是她吗?

听了这话,她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道歉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陆擎之嗯了一声,面色沉稳而淡漠,看不清楚有怎样的情绪。

他动作僵硬地开门下车,在路边点了烟,然后不紧不慢的抽了一口。

青色的烟雾顿时迷茫了他那张冷峻的脸庞,既让人迷蒙,也让人难懂。

明姿画这才张望了下窗外,大雨已经停了,他们居然还在原地!

排在他们前后的车辆早都无影无踪,明姿画一阵绝望,看了下时间,已经下午三点半多。

“怎么一直都没走?”她喃喃低语,不会是因为她睡着了陆擎之不忍心吵醒她吧?

还没等她感动,前面的司机头也不回地接口:“雨刚停,路上还有积水,陆总的安全第一,郑助理吩咐等等再走。”

“哦!”明姿画点点头,意外收到司机大叔的答复,自作多情酿出来的情绪顿时就化作了无形。

果然女人都有公主病,天生爱幻想。

都到了这份上,她还希望陆擎之能够特别照顾到自己吗?

他们现在能做回普通朋友就不错了!

陆擎之在外面抽了半支烟就回了车里。

“嗯……那个……”

明姿画觉得她该说点儿什么,解释一下,毕竟她刚才的睡姿引发的不光是仪态问题,最后憋出来一句:“你的腿还麻吗?”

陆擎之用眼角的余光扫了她一下,吩咐司机开车。

明姿画立刻破译了他这一眼的内心独白:麻?你还能帮我揉?

她暗自在心里回答:不能。对不起,你继续麻吧。

回到陆氏的大楼前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天色暗得好像马上要入夜。

明姿画抢先窜下车,不等陆擎之或者郑天成说话,她抢白道:“你们先上楼吧,我叫秘书来接我。”

陆擎之也跟着下车,沉吟了一下,“也好。”

明姿画放了心,刚想松一口气的时候,看陆擎之争个人挡在自己面前,也没有要上楼的意思,她倒不知道该不该转身走去自己的车上。

其实她今天是自己开车过来的,刚才说让秘书来接她,不过是一个随口而出的借口。

“上楼等吧。”陆擎之沉着嗓音说,面色深不可测,像是在说客套话。

“不用了,我在一楼等就好,我的秘书很快会来接我的。”明姿画公事化的笑,连连摇头。

陆擎之没再说什么,直接掉头就走。

明姿画用眼角的余光瞧见他和郑天成进了电梯才蹭进大厅,在休息区找了个不显眼的沙发坐下来。

明姿画打电话给费氏国内总部之前通知她的那位秘书珍妮,让她立刻派人过来。

珍妮立即领命,跟她保证最多只要二十多分钟司机就会过去接她。

明姿画不急不慌地掏出手机登微博,看新闻,删除垃圾广告短信。

听见哗哗的雨声,明姿画向门外张望,果然又下起了大雨,今天果然是不该出行的日子,她有点儿担心来接她的人能不能顺利到达。

一等就是四十多分钟,雨也不见停,人也不见来。

明姿画有点儿坐不住,正想打电话给秘书,她的电话却心有灵犀地先打过来了。

费氏的秘书珍妮在电话里惶恐地告诉她,说来接她的人路上出了点儿问题,现在雨大,城里各处都堵了车,暂时来不了。

明姿画听了有点儿烦恼,却也无可奈何,接着珍妮又说了让她简直跳起来的话:“我已经联系了陆总的秘书陈振奎先生,请他为你安排休息地方。”

明姿画下意识地蹙眉,差点就要数落她多事。

“陈秘书人很热情,说他安排人等雨小了送你回家,明总,这次真是要谢谢陆氏了。”珍妮十分欢喜地对她说道。

明姿画真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直接挂断了电话。

还没等她喘匀这口气,已经看见陆擎之的男秘书陈振奎礼貌微笑着从电梯里出来走向她。

“费氏那边的秘书已经和我沟通了,我也请示了陆总,既然两大集团目前是合作关系,我们陆氏有责任负责明总您的安全,请您先跟我上楼等吧,一会儿雨停了之后我们会派专人送您回去。”

明姿画头皮直发麻,有种被请去局子喝咖啡的感觉。

但眼下她找其他借口脱身,显然已经不合适了,她木然地站起身,跟着这个陈秘书走进电梯里。

电梯不停地向高了攀升,明姿画看着头顶上方闪烁着的红色数字,把心一横,安慰自己说,既然做朋友的要求她已经跟陆擎之说了,他也答应了,那她还矫情什么呢?大大方方的吧,反正两个集团合作,日后他们还有见面机会。

出了电梯,入眼的就是忙碌的总裁办公室这一层,陆擎之的管辖区总是给人精英云集的感觉。

明姿画以前都是被陆擎之直接抱上来,多半在里面的休息室里睡大觉,很少出来,但这里的人显然都认得她,眼神相遇都投以礼貌微笑。

她被直接领进陆擎之的办公室,陆擎之正笔挺的身姿坐在大班桌前忙碌,神色认真而严肃的盯着他面前的笔记本,修长的指节快速的键盘上指点着江山。

听到开门声,他只是抬眼看了下进门的明姿画跟陈秘书,又继续敲打键盘,对他们的到来十分无视。

陈秘书恭敬地把明姿画引到宽大的沙发边坐下,再没说什么就出去了。

明姿画对陆擎之的办公室自然是相当的熟悉,以前她常来,还不止一次坐在这张沙发上跟陆擎之一起用餐。

可是如今她跟他已经分手了,再坐在这里还真是有些百感交集。

其实刚才那位姓陈的男秘书,完全可以把她随便带进一间会客室或者休息室,让她在那儿等费氏的人过来接她。

可偏偏他就直接把她领来了陆擎之的办公室。

搞得她现在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坐立不安,十分的尴尬。

还好明姿画没坐一会儿,一位美女就进来送了杯咖啡给她,明姿画向她客气地笑了笑。

“有报纸杂志什么的,给她两本。”陆擎之盯着电脑屏幕,低沉地嗓音吩咐,像是对空气说的。

美女却十分伶俐,飞快地拿回几本时尚杂志。

明姿画由衷地感谢,不然她干坐着多傻啊。

明姿画无聊地翻看了一会儿杂志,又抬头瞄了瞄窗外的雨势,小了很多,就是不停,不过她现在应该可以走了。

忍了一会儿,明姿画轻咳了一声站起身,陆擎之像没听见似的,专心致志地在面前电脑里忙公事。

明姿画只好干笑了几声:“陆……”她突然为难,以后叫他什么好呢,陆总?陆擎之?好像都不合适。

“雨小了,能……”她试探地说道。

陆擎之听见她的话,停下手里的事,第一时间按了通话器,不耐烦地问:“有司机吗?送她回去。”

扬声器里传来陈秘书遗憾的声音:“现在总裁办的司机都出去了,又因为大堵车,短时间回不来。”

明姿画心下发急,这样的话,难不成她要一直留在他的办公室里?

陆擎之似乎更烦了,眉头紧蹙,命令陈秘书:“那你去送!”

“之前约好的泰安的人马上要来,我要负责招待,陆总您不是忘了吧?”陈秘书表示很为难。

“郑天成呢?让他送!”陆擎之神色阴沉,五官硬冷而深沉,薄唇紧抿着。

“郑助理他刚才出去了,还没回来呢。”陈秘书无奈地解释。

陆擎之“啪”地一声挂断了听筒,又看了看屏幕,深邃的目光,幽幽的看着她,暗藏着明姿画没有察觉的诡异:“现在没办法,等吧。”

明姿画又蔫蔫地坐回去,深深叹了口气。

今天走了不少路,又摔了一觉,伤口虽然包扎了,现在还疼呢,她瞄了眼自己包扎的手,边看杂志边郁闷地皱眉。

“你手上的伤还痛?”陆擎之头也不抬,还在打字,话还是对空气说的。

明姿画抬头看了看他,知道他在问她。

“有一点,毕竟刚摔伤的,完全恢复好需要一段时间。”她保持平淡地回答了一句,练习一下,以后就这么正常交流也不错。

“晚饭想吃什么?打包回来在这儿吃?”陆擎之看似不经意地问道,表面波澜不惊的神态。

明姿画愣了下,有点儿跟不上他的思路,“不用了,谢谢。”她顺嘴答。

“总不能我吃你看,这点风度我还是有的。”陆擎之停下手头上的工作,直直地朝她看过来,那种冷淡疏远又不失礼的眼神,目光深邃而悠远,棱角分明的面容淡淡的。

“随便吧。”明姿画张了张口,不太在意地说。

陆擎之漆黑深邃的眸光落在她身上,淡淡地凝视,面容沉稳而精致。

他又打电话给外面的秘书,吩咐送餐进来,顿了一下,他特意补充道:“记得要把勺子。”

明姿画歪在沙发里,什么都不愿意想,心里说不出的烦躁,听他说了这么句话,下意识地反应他可能要汤了。

饭菜送来的很快。

送咖啡的美女帮着送餐的伙计把餐盒都摊在明姿画面前的茶几上。

陆擎之等他们摆好了才走过来,一屁股坐在明姿画旁边,明姿画都被颠了颠,顺势往远离他的一边挪了挪。

陆擎之也不管她,自顾自拿起筷子开始吃,中午就没吃,他还吃得挺香。

明姿画咽了下唾沫,也去抓筷子,一出手才看见自己的纱布猪蹄,愣了愣。

陆擎之看她不动了,才侧过脸瞥了她一眼,目光深刻而安静。

明姿画顿时就被他看的轻颤了一下,这才换手去拿勺子,钢制的勺子微微发凉,却让她的心猛地惊怔了一下。

原来这勺子是给她准备的!

陆擎之一直是细心的人,总是对女人保持风度,就像他再怎么生气也不会没风度的把熟睡的她从他腿上推开一样,这个脾性在这种时候总是让她瞬间就忍不住有些小小的自责。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