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枕边尤物

377争相吃醋,他们对她余情未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舞池中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这边,全都停了下来,齐齐朝这边看过来。

这其中自然也包括陆九柬跟他的妻子。

明姿画正想过去,帮上官燕解围,她的腰身一紧,陆擎之强迫搂起她,跳起舞来。

“你干什么?”明姿画不满地瞪向他。

好端端地,要不是他突然要更换舞伴,也不会让上官燕如此的难堪!

陆擎之黑着脸,眉头紧锁,英俊立体的五官覆盖上了一层阴霾之色:“你不是跟司绝琛已经分手了吗?为什么还跟他一起跳舞?”

“我跟你也分手了,不还跟你一起跳舞吗?”明姿画没好气地反问他。

她不就是跟司绝琛跳支舞吗?他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跳舞需要贴那么近?”陆擎之眯紧了眸子,好看的脸庞沉了几分,语气充满了低沉之感。

明姿画哼了一声:“那你刚才还跟上官燕跳舞了呢?”

“不是你默认我跟她跳的?”陆擎之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眸,仿佛能洞悉出一个人的心思,望进她的灵魂深处:“你吃醋了?”

“谁吃醋了?你跟谁跳舞关我什么事?”明姿画白了他一眼,端正好了态度。

陆擎之更紧地搂住她,两人之间的距离贴的更近。

明姿画下意识地挣扎了几下,没有挣开。

心里暗自郁闷,怎么一个两个男人都喜欢跟她来这招?

“你以后给我离司绝琛远一点。”陆擎之危险低迷的嗓音,清清淡淡的灌入她的耳里,那眼眸漆黑深邃的很。

明姿画撇了撇红唇,眉毛微微一斜:“我现在跟谁在一起,你还有资格干预吗?别忘了,你之前可是答应我,只跟我做朋友的。”

“我是答应过你,但如果你跟司绝琛不是仅仅只做朋友,我也不会再信守承诺!”陆擎之那深邃似黑洞一般的眸子,定定的注视在她的脸上,低哑的声线覆在她的耳边。

与此同时,他将她的身体贴紧到他的身上,让她感觉到他对她的反应。

明姿画惊讶地睁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不是说好了只做朋友的?他怎么还对她……有那方面的渴望?

很快,一支舞跳完了。

明姿画立即挣开陆擎之,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不过刚才舞会上,她跟陆擎之、司绝琛三个人的互动,已经惹来了不少人的关注。

此刻许多人的目光,都朝着他们三个人身上扫过,像是要看清楚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猫腻似的。

在这之前,早就有谣传,她跟他们两人的关系不简单。

而他们三个人身份背景都不一般,自然格外的引人关注。

如今在这舞会上撞见这一出,想不误会都难。

明姿画没心情再跳舞,尽管还有几个男人陆续上来,邀请她跳舞,却都被她一一拒绝了。

今天是上官燕的公司成立的宴会,主角并不是她,她可不能抢了上官燕的风头。

于是明姿画刻意找了一个角落里,独自待在那儿。

本以为无人察觉,可她还是感觉到一道冷飕飕地目光,像刀子似的,戳在她的身上。

明姿画顺着那道目光看过去,就见到张亚男充满敌意的眼神。

她一个人站在那里,形单影只。

周围也没有男人上去请她跳舞,当然就算是邀请了,张亚男也肯定是拒绝的。

她心里喜欢的人是陆擎之,今天却又是司绝琛的女伴。

可偏偏司绝琛跟陆擎之两个男人都没有跟她跳舞,把她晾在一边,都争抢着跟明姿画跳舞。

张亚男的心情当即就不平衡了起来。

男人果然都是外貌协会的,她自认为自己无论哪方面能力都不比明姿画差,也就是不如明姿画那么骚,男人就都围绕着明姿画一个人转,完全看不见她的内涵跟优秀品质。

这会她心里正愤愤不平着,看到明姿画也注意到她,嘴里当即就不屑地咒了一句:“狐狸精!”

没有指名道姓,声音也不大,但目光却是盯着明姿画的方向。

明姿画看她的唇形,就知道张亚男是在骂她!

不过她也没有上去,跟张亚男争辩什么,扫了她一眼就收回了目光,懒得再理会她。

张亚男这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心理。

自己不受喜欢的男人欢迎,也不好好反省自己,就知道把怒气撒到别的女人的身上。

她也不想想,像她这种男人婆,如果不是特别好这一口的,一般男人真的很难看上。

明姿画摇头叹了口气,在张亚男嫉恨地目光下离开了。

她走出宴会厅,到外面的花园里透透气。

外面的花园很大,夜风凉凉的,原本挺安静的,可是她走出去,花影明暗处却听见了男女喘息的声音。

明姿画顺着那声音看过去,就见到两个男女的身体紧贴在一起,正翻滚纠缠着。

没想到有人会那么猴急的在这花园里偷情,她有些尴尬,下意识的反应是想要离开。

却无意中在光影间,瞥到了那个男人的脸容,明姿画顿时惊大了眼睛,心中一个咯噔。

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陆九柬!

陆九柬今天可是带着自己的妻子来出席宴会的,这时候却让她撞见他在后花园里跟人偷情。

那么跟他偷情的人是?!

明姿画脑海里第一反应就是上官燕!

可她跟上官燕毕竟是闺蜜,不愿意把自己的好友想象成那种勾引有妇之夫的第三者。

明姿画在心里对自己说,也许陆九柬是跟其他女人在这里乱搞呢。

陆九柬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搞出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奇怪的。

上官燕最大的错误,就是爱上了他这样的男人。

明姿画刚这么想完,就听见那边偷情的男女发出地声音。

“宝贝,你真是太好了,我真想每天都这样要你!”陆九柬满足的低声。

“讨厌,你坏死了!非要在这种地方要人家!”女人一声娇嗔,媚眼如丝:“万一被你老婆知道了,看你回去怎么交代!”

这声音?!

明姿画脑袋里嗡地一声,震惊地瞪大双眼。

这不是上官燕的声音吗?

上官燕在他们那群人心目中向来都是高冷的女王形象,没想到在陆九柬面前,竟然还有小女人娇憨的一面!

“我只在乎你,交代不了就不交代了,反正我只要你就够了,她不过是一个摆设。”陆九柬沉迷在上官燕年轻的身体里,情不自禁地出声。

“那你说,我比你老婆强吗?”上官燕一个翻身,骑到陆九柬的身上,攀住他的肩膀,眯着一双凤眼,风情万种。

陆九柬双眼已经迷离,露出一丝早已被情欲冲昏了头脑的表情:“当然……燕儿宝贝……你在我心中是最美最性感的女神,我家里的那个黄脸婆,怎么跟你比……”

上官燕满脸得意的笑,趁机逼迫他:“那你为什么不跟家里的那个黄脸婆结婚,娶我?”

陆九柬虽然早已沉浸在这年轻肉感的女人带来的冲击感中间不能自拔,但上官燕这话摆明了是要他离婚,他当即有一瞬的犹豫。

自己的妻子——叶向珍。

虽然她已经将近五十岁了,但还保持着良好的气质和高贵的仪态。

而且,她一直都是个好母亲,好妻子。

这些年含辛茹苦的抚养他们的儿子,在背后默默支持着他的事业。

尤其是还救过他的性命。

他怎么能忘恩负义,在自己的情妇面前说她的坏话?

上官燕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陆九柬的答案,但从他犹豫不决的态度上,看出了他心底还有妻子的位置!

不然今天陆九柬也就不会带叶向珍出席了。

她心里不甘!

一个已经上了年纪的老女人,凭什么跟她比?

叶向珍那里早就松弛了,根本不能给陆九柬满足的感觉,凭什么还死死的霸占着陆太太的位置不放?

她赶紧换了战术,楚楚可怜地挤出了几滴眼泪,哀怨地红了眼眶:“我就知道,你嘴里说爱我,其实心里还是留恋你老婆……那你回到她身边去吧,以后再也别来找我了,我们再也别见面……”

“不!”陆九柬哪里肯就这样放手,狠狠地箍住上官燕的纤腰,连忙哄她道:“燕儿,不许你离开我,我要你,只要你,对她早就没有感情了。你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跟她离婚的,你相信我!”

这具年轻美丽,花样百出的身体,已经迷惑了他的全部心神……

曾经,妻子的温柔,体贴,大方得体,贤惠持家,全部都变成了灰烬!

两人陷入了激情之中,大胆狂放的纠缠起来。

明姿画怔在原地,眉头皱的死紧。

虽然她早就知道上官燕跟陆九柬的丑事,可亲耳听见两人偷情的污言秽语,她还是觉得震撼。

陆九柬明明已经上了年纪,皮肤都松弛了,更重要的是他还是有妻儿家庭的人,却跟一个还未结婚的年轻女人纠缠不清,背着自己的妻子乱来。

即使这个年轻的女人是她的好朋友上官燕,明姿画还是觉得没办法接受。

她实在听不下去了,转身悄然地离开。

刚回到走廊上,没想到就一头撞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明姿画赶紧道歉,一抬头,她整个人怔住。

因为她撞见的不是别人,正是陆九柬的妻子——叶向珍。

叶向珍似乎端庄的脸上一片惨白如纸,红肿的眼睛里有着湿意。

她低着头,绕开明姿画,痛苦地跑开了。

明姿画看着她狼狈离去的背影,心狠狠地沉了一下,暗叫不妙。

看来叶向珍十有八九刚才在外面的花园里已经撞到了自己老公跟上官燕偷情的一幕。

对于一个甚至愿意为老公牺牲性命的女人,突然发现自己老公背叛了自己,在外面有了年轻漂亮的第三者,这种打击可想而知。

明姿画深深地叹息,胸口闷闷的,有种沉重压抑地感觉。

她跟上官燕相交多年。

在她眼里上官燕是个自由洒脱的女王,个性无拘无束,坚强独立,有自己的主见。

这样的一个女人,真的很难让人与第三者这个词汇联系在一起。

明姿画一直觉得上官燕迷恋陆九柬,源于幼年丧父,对父爱渴望的一种错爱。

可刚刚那一幕,却让她觉得上官燕跟那些小三没什么区别?

是不是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只要做了小三都是一样的别有用心。

明姿画甚至觉得自己从未有认清楚过上官燕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她真的是一个女王个性跟做派的女人,又怎么会介入别人的家庭,甘愿当一个第三者呢?

明姿画正凝神想着的时候,她的肩膀突然被人轻拍了一下。

明姿画心下一震,回过头去,竟然撞见了赵尚东。

“尚东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明姿画惊讶地看着出现在这里的赵尚东。

按理说今天这个宴会是上官燕新公司的成立宴会,上官燕的后台是陆九柬,陆九柬是陆家的人,也就是她外公的对手。

赵尚东可是她外公的亲信,怎么会出席敌人的宴会?

“我正好有空,就过来转转,正巧在这里撞见你,裳儿,我有话要问你。”赵尚东简单的解释,郑重其事地说。

明姿画闻言,知道他肯定是代表她外公,询问她在司氏股东大会改投票支持司绝琛的事,于是点点头,跟着赵尚东离开。

赵尚东将她带去一个相对隐秘的包厢里,他的人暂且退下,就只剩下他跟明姿画两个人了。

“裳儿,你在司氏股东大会上为什么临时改变主意,把票投给了司绝琛?”赵尚东见没有外人了,开门见山就问。

明姿画早知道这件事肯定要给她外公一个交代的,所以她已经提前想好了说辞。

“司家是我外公这么多年培养出来的心腹,一直为我外公所用,也是我们林家的左膀右臂,如果我们自己将司绝琛拉下马,岂不是自断臂膀?”明姿画抬起眼眸,认真地回答。

赵尚东面色严肃:“司家的确是你外公的左膀右臂,可惜他们已经叛变了陆家,既然不为我所用,就只能自断其臂了。”

明姿画眼里闪烁着精锐的光芒,笑着反问道:“我外公是怎么确定司绝琛已经背叛了他?据我所知,司绝琛并没有答应跟陆擎之合作,一切不过是陆家放出的烟雾弹,陆家使了一招离间计,让我外公对司家有了怀疑,若是我真的把票投给了徐浪轩,亲自拉司绝琛下马,那才是真的中了陆家的诡计。”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司绝琛并没有背叛你外公?”赵尚东惊讶地叫道,瞪大双目。

“据我所知,没有!”明姿画点点头道。

“你确定?”赵尚东眸光犀利地盯住他。

“我给你听一段录音!”明姿画掏出手机,将那天她在司绝琛的办公室门口,偷听到的他跟郑天成的谈话,放出来给赵尚东听。

赵尚东原本将信将疑,听完这段录音之后,便什么都明白了。

他暗自咬牙,语气愤怒:“没有想到陆家的人竟然算计老爷子!让你外公以为司绝琛叛变了林家,差点亲手毁掉自己的一颗棋子。”

“司绝琛虽然没有叛变,但他也想自立门户,我觉得要对付他,不能我们林家亲自动手,如果我们自己动手对付他,只会把他往陆家那边推,司绝琛并不是普通的男人,若是我们把他逼急了,他到时候真的投诚了陆家,就如同韩信投靠了刘邦,对林家而言将会是心腹大患。”明姿画眯起眼眸,理性地分析。

“不错,对付司绝琛这样的人,不可操之过急,最好是让他能为我们林家所用,这一次是你外公差点被陆家的人蒙骗了,幸好有你。”赵尚东赞叹地说,已经认可了她的说法。

明姿画心里下意识地松了口气,扬眉笑道:“那就劳烦尚东大哥把我的这番话转达给我外公,带我向他致歉!这一次是我擅自做主,忤逆了他老人家的意思。”

“老爷子虽然年纪大了,可并不糊涂,他若是知道你这么做的真正原因,不但不会生气,反而还会嘉奖你呢。”赵尚东满意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正好我明天要去帝都一趟,会把你的话向老爷子带到,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劳烦尚东大哥了。”明姿画感激地笑道。

“走,我送你回去吧。”赵尚东主动说。

明姿画看了看时间已经很晚了,她也不打算再回去宴会上,给上官燕发了个信息,她便跟赵尚东一道走了。

第二天赵尚东回了帝都,顺带看望林老爷子,替明姿画解释了一番。

当天晚上,明姿画就接到了外公亲自打来的电话。

“画画,你这次的表现我很满意!有自己的想法跟主见,不盲目听从我跟你母亲的安排,是个做大事的苗子。”林老爷子在电话里表达了她对明姿画在司氏股东大会上做法的支持。

“谢谢外公,这都是您以前教我的。”明姿画不动声色地回答。

“很好,不瞒你说,我早就在暗中观察你了,不仅是司氏股东大会上你的表现灵活变通,你这次跟陆家那小子跟司家那小子分手分的也很绝情,不留余地,我之前还担心你是个女孩子,会跟你母亲那样感情用事,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要做大事的人必然要放下儿女私情,懂得利益取舍,你现在是我最看好的接班人,等你尚东大哥回去,我会安排他给你多引荐几个我们林家的人,以后你办起事来也方便。”林老爷子放下话,决定要重点培养她了。

明姿画心中惊喜,没想到自己会得到外公的如此肯定。

她之前还以为自己在司氏股东大会上投票给司绝琛,坏了外公的好事,会让他老人家生气呢。

看来他外公还是个明事理的人,她的那套说辞,赵尚东已经帮她带到,也说服她外公了。

这次外公还要将她当成林家未来继承人培养,对明姿画来说简直是意外之喜。

接下来的几天,明姿画都在费氏好好表现,及时处理文件,跟进各个项目的进度,争取不让外公失望。

这天中午,她刚用完午餐,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刷微博,打算休息一下。

刚打开微博,就被顶上头条的那条微博新闻怔了一下。

这头条微博不是别的,正是上官燕新开投资公司,重新掀起商界风云的新闻。

里面的内容介绍了上官燕的新公司,刚才成立没多久,就跟商界几个大鳄谈妥了合作。

其中就包括陆擎之,跟司绝琛名下集团的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上官燕跟他们俩名下公司的合作,全都是她亲自去跟陆擎之和司绝琛谈的。

众所周知,陆擎之跟司绝琛并不是什么人都待见的,上官燕一个女人凭什么让两个商界大鳄,同时对她刮目相看。

于是这条新闻底下就附带了两张照片。

一张是那次宴会上上官燕跟陆擎之跳舞的照片;

还有一张是那次宴会上上官燕跟司绝琛跳舞的照片。

由此引发了不少人的讨论。

许多网友纷纷评论说,上官燕跟陆擎之、司绝琛的交情都匪浅,才能同时让两个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刮目相看。

还有的人说,上官燕不但有实力,而且人也长得漂亮,是女人中的楷模,自然也引来优秀的男人争相追逐。

更有人夸她跟陆擎之和司绝琛非常般配,说她无论选择他们中的谁,都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设地一对。

有一些不理智的网友,甚至到陆氏跟司氏的官微里,撮合上官燕跟陆擎之、司绝琛。

明姿画看到这里,忍不住扬了扬眉。

这些不明真相的吃瓜子群众,还真是挺会臆想的。

他们以为外表看起来相配的两个人,就真的是一对吗?

陆擎之跟司绝琛都要给上官燕面子,可不是因为他们对上官燕格外有意思,也不是因为上官燕有那个能力跟实力,还不是因为她背后的男人陆九柬。

陆九柬可是高官啊,上官燕作为他的情妇,也就是他的代言人。

陆擎之跟司绝琛可不是得给她面子吗?给她面子,也就是给陆九柬的面子!

网友们却不明真相的瞎起哄,不知道他们若是知道真正跟上官燕在一起的人,其实是个大了她二十多岁的老男人,会作何感想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