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枕边尤物

378真相,他们竟然都是她的人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没过几天,赵尚东亲自给她打电话,告诉她今晚在雍乐会包厢,安排她见林家的几个人,是老爷子的意思。

明姿画挂了电话后,立即收拾准备了一番,从衣柜里抽了一套比较职业的裙装,过膝裙,上半身衬衣加小西装外套,一副女强人的风范。

晚上准时出席这次饭局聚会。

见面的地点是在一家会员制的古典式会所——雍乐会里进行,能进去的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物。

里面的装饰风格很古典,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假山流水,处处是精致的园林花木,连空气也带着淡淡的花香。

是个非常让人享受的地方。

明姿画走进去报上自己的名字,立即有漂亮的女侍者,将她引到一个包厢的门口。

推开红木制的大门,里面是全木质的地板和家具,非常的风雅诗意。

长长的桌子上摆放着古雅的插花和点心。

最上座的位置坐着的人竟然是陆九柬!

而他周围陪着几个看起来级别很高的官员,以及各行各业的精英代表,四周还有一些部门八面玲珑的女公务员。

她们各个长相都比较靓丽,化妆淡妆,穿着漂亮的衣服,很会热闹场子的模样。

明姿画看到陆九柬的那一瞬,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一下子惊震在原地。

这不是他们林家安排的聚会吗?怎么会有陆九柬?

明姿画迟疑的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因为她发现陪同陆九柬身边的几个官员,有几个她在林家见过,有些眼熟。

顿时就有些困惑了,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外公打算跟陆家讲和了?

“明小姐!”

很快,有人注意到她,纷纷恭敬地上前来,跟她打招呼。

明姿画谦和地朝他们笑笑,目光还是注意到陆九柬的方向。

陆九柬听到这些人喊她的名字,幽深阴暗的眸子也朝她看了过来。

两人就这样深深对视着。

“裳儿,你到了?来来来,快进来坐!”赵尚东刚从外面上了洗手间回来,刚巧撞见还站在门口的明姿画,连忙一脸笑容地拉着她进去。

“尚东大哥!”明姿画跟他打了声招呼。

看到赵尚东她才确定了这里的确是他们林家特别安排的聚会。

只是陆九柬怎么在这里?

“裳儿,我给你介绍一下,陆九柬陆部长!”赵尚东将她领到上座的位置,首先引荐了陆九柬跟她认识。

“陆部长!”明姿画僵扯了扯唇,心中暗暗吃惊。

今天这次聚会本就是她外公特意安排,让她多认识一些他们林家的人。

现在赵尚东这么郑重其事地向她介绍陆九柬,也就是说陆九柬也是他们林家的人。

这个发现还真是让明姿画吃惊不小。

她以前一直认为陆九柬是陆家最小的儿子,也是陆家最有野心的人,肯定是陆家里最难搞的人。

可没想到他虽然姓陆,却是她外公的人,跟她一样其实是他们林家这一派的。

这着实让明姿画意外。

“明小姐,我们早就认识了。”陆九柬的眼神深邃得令人憷,直直地落在她身上,意味深长道。

“哦?裳儿,你跟陆部长早有交情?”赵尚东面色吃惊,倒是没有想到。

明姿画态度不冷不热:“算是吧。”

她跟陆九柬相互掌握着对方的把柄。

陆九柬跟上官燕的情人关系被她知道了,差点要把她灭口。

她之前还以为他是看在陆擎之的面子上才放过她,现在看来他是看在她外公的面子上,才放了她一马。

不过陆九柬这个人生性多疑,即便不要她的性命,他还是找人偷拍了她的视频。

她跟陆擎之、司绝琛、费思爵那点见不得光的事情,陆九柬全都知晓,还留有证据,在他手上。

明姿画本来还担心陆九柬这个人不好对付,没想到他竟然是跟她同坐一条船上的人,这样看来,她总算可以松口气了。

“裳儿,你跟陆部长喝一杯,陆部长资源很广,以后你有任何事情都可以直接找他。”赵尚东笑着对她说。

明姿画点点头,虽然她心里对陆九柬持保留态度,不过现在他们是利益共同体,看在她外公的面子上,她也应该跟他保持良好的关系。

“陆部长,我敬你一杯!”明姿画公事化的说,怎么说她也是个晚辈,应该主动跟他敬酒。

陆九柬连忙起身,倒也给足了她面子:“哪里敢让明小姐敬我,你现在是林老爷子钦定的未来接班人,应该我敬你才对!”

他拿起酒杯,先干为敬了。

明姿画也随着他干了。

两人这算是冤家宜解不宜结,现在暂时放下过去的恩怨了。

在场的人见陆九柬都如此给明姿画面子,赵尚东又跟在她身后唯她马首是瞻,自然也知道老爷子是什么意思,都对明姿画肃然起敬起来。

赵尚东很快就陆续为她引荐里一些人。

饭局很快就展开了,各种山珍海味上来,一瓶瓶国酒,洋酒被拿上来,这些官员都是在场面上混惯了的人,很快就开着各种玩笑热闹起来。

那些八面玲珑的美女们也发挥着女人的调和能力,欢声笑语逗趣着,到处敬酒。

一时间觥筹交错,一众人都喝得很热闹,渐渐严肃的气氛,顿时就变得放松起来了。

有不少人争相上前,给明姿画敬酒,这其中不乏级别高的各级官员。

明姿画这种场面也见识的多了,倒也应付自如。

不过随着酒意渐深,喝得越多人的本性就越是暴露。

慢慢的,场面有些歪了。

有些人搂着美女抱在一起,也有些人直接扑倒美女亲吻起来,还有些人在跟身旁的美女嘴对嘴喂酒。

对于这一切,陆九柬跟赵尚东都是视而不见的。

他们始终自顾自的饮酒,偶尔交谈几句,互探虚实,莫测高深。

他们身边也没有其他女人,倒是时不时的跟明姿画聊着天。

明姿画也不是没见过世面,这样的场面也见怪不怪了。

她随意地攀聊着,突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女声尖叫声。

“啊,王局,你不要这样!”

明姿画顺着声音望过去,竟然看到了林雪儿。

林雪儿今天依然是一身白裙,打扮的甚是清纯,正陪着一个地中海肥男喝酒。

可是那个肥男一点都不老实,手总是在她身上乱摸,面上笑嘻嘻的带着点威胁:“雪儿,你看你坐的离我那么远干什么?难道怕我吃了你不成,我只是想和你聊下天,你这么不给面子我,是不是看不起我。”

一番话软中带硬,还说聊天而已,让林雪儿难以拒绝,但是她心里分明知道这人不怀好意,怎么也不愿。

目光只好求助的看向陆九柬跟赵尚东,可这两个男人却好像没接收到她的求救信号似的,完全视而不见。

她深知自己的身份,自己今天来这里本来就是陪酒的,可不能闹的不愉快收场。

这样想着,林雪儿只能挤出勉强的笑容:“王局长,我敬你一杯!”

“这样就对了嘛,你可得陪我多喝几杯,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样清清纯纯的女孩子,你跟着我以后肯定大有前途。”王局长笑得有丝淫靡,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可是肥手却趁机握住了林雪儿的手,在上面摸了一把。

林雪儿又气又心里发毛,却也知道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道理,只能继续隐忍着。

没想到这个王局长越来越过分,连灌了她十几杯白酒不说,还趁机对她上下其手。

“王局长,我头有些晕了,要去趟洗手间!”林雪儿难受的捂着头,心里慌乱。

她深知这个白酒的度数很高,再这样喝下去,自己会不省人事的,到时候这色肥男若想为所欲为她也没办法。

她猛地推开了王局长,有些摇晃的站起来。

“急什么,你看你站都站不稳了,先缓一缓酒劲再说。”王局长眼底闪着色迷迷的光,怎么肯放她走,死拖着林雪儿,压在椅子上,肥手直接伸进了她的衣裙里。

林雪儿虽然醉,可不是不清醒,一看这势头,又惊又怒,立即挡着他的手,低喝:“啊,王局,你不要这样!”

她的这个叫声,引起了明姿画的注意。

明姿画这才发现,原来林雪儿也在这次的饭局上。

不过她的身份很显然是来陪酒的,这会正被一个肥男占便宜。

而那个肥男似乎官位不小,在场的人都视而不见,没有人愿意帮林雪儿的。

即使她叫喊出声,所有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明姿画身边的陆九柬跟赵尚东,更是去一旁悠哉地下起棋来,根本不理会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那王局长早就喝得半醉,何况这些事情,在饭局上时有发生,他压根色心上头,看到这区区小丫头那么不识抬举,心里有些不高兴,威胁道:“丫头,你该知道我是谁,如果你还想继续混下去,就乖乖的听话,我挺喜欢你的,身材也不错,既然来到这里,就别装纯情了,只要你侍候好我,我保证你想要什么都不成问题,怎么样?”

林雪儿没有想到他这么直接地提出了权色交易,连面子也不顾了。

可是她一点都不喜欢他!看到他这张老脸就恶心。

“王局长,请你自重,放开我。”

“嘻嘻,小丫头倒爱装正经,我就喜欢看你这欲拒还迎的样子,味道更辣。”那王局长眼里色迷迷,林雪儿越是反抗,他越是放肆。

手居然直接的摸上了她的大腿,向上滑去。

林雪儿顿时脑袋嗡的一声,又喝了酒,急怒上头,条件反射的就猛站起来,一巴掌甩在这个猥琐的男人脸上。

清脆的巴掌声,让热闹的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了,静得诡异。

所有人都看过来了,或看好戏,或可惜万分的看着林雪儿。

林雪儿还举着巴掌,脑袋也有些清醒了,心里咯噔一声,暗叫不好,自己竟然冲动之下,打了这王局长一巴掌。

这种地方,这种场合,打了这些级别高的官员,别人可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

死定了,她心里有些发凉。

看到那被打的王局长一脸恼羞成怒,心里发寒,看来自己这回吃不了真的兜着走了。

“岂有此理,这小丫头片子竟敢打人,王局长,你没事吧!”旁边疑似王局长的属下怒气冲冲的说。

一个稍微年长一些,看起来八面玲珑的女公务员,见此情景连忙走上来赔笑:“王局长,小林她年纪轻,阅历少,一时得罪了你,你大人有大量,别和小丫头计较,来小林,快给局长陪个不是。”

林雪儿被拖了过来,心里堵的慌,对着这个猥琐的男人,实在怎么也道歉不了,这事本来就是这恶心男人惹起的,让她怎么道歉,她心里愤怒得要命。

那位女公务员也是好心想帮她,一个劲地对她使眼色,见林雪儿始终无动于衷,她顿时急了:“小林,你快点道歉,别硬着。”

林雪儿侧开头不理会,眼框里涌动着泪水。

想当初她跟在司绝琛身边的时候,哪里受过这种委屈?

后来给陆擎之当秘书,也是众人争相巴结她。

现在好了,居然安排她来陪酒,陪一些年轻的公子哥也就算了,这种又肥又老又猥琐的老头,她真的伺候不来!

王局长被打了本来面子上就挂不住了,顿时恼火:“好啊,好啊,打了人,还给我摆脸色,小丫头片子真是不识好歹,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你这个不识好歹的丫头。”

说着居然抡起巴掌,要打林雪儿泄愤。

林雪儿一惊,想躲开,旁边那王局长的手下却团团压住了她,她又慌又气,知道自己今晚要交代在这里,民不与官斗,只能含恨的闭上眼睛,忍受着这种羞辱。

可是巴掌却久久的没有落下来。

反而听到旁边有低低的抽气声和不确定的惊恐声音:“明小姐……”

林雪儿惊讶的张开眼睛,不知什么时候明姿画竟然来到了她身边,在半空中截住了王局长的手腕。

王局长一脸憋气通红之色,正想破口大骂,哪个不识趣的敢管他的闲事,一回头,竟然撞上明姿画。

他一下子清醒过来,慌忙赔罪:“明小姐,对不起,我一时急怒,忘记了这是招待您的饭局,影响了您的心情,请你恕罪。”

惹了明小姐生气,也就是得罪了林家,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本来今天就是招待这位小祖宗,自己竟然在她面前失礼,让她不高兴,对自己的前途真是个大错。

明姿画目光深深地看着他,面无表情地开口:“我跟这位小姐是旧相识,不知道王局长可否卖我一个面子,把她交给我呢?”

王局长一愣,冷汗猛的冒下来。

他哪知道这小丫头跟明小姐竟然是认识的。

若是他知道,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公然在明小姐面前调戏她的朋友啊。

王局长顿时心慌意乱了。

“没,当然没问题,只是一场误会而已,一场误会,我喝醉了酒,和这位小姐发生了一点误会,这位小姐真是不好意思,冒犯了你!”他急忙向林雪儿赔罪。

林雪儿错愕地看着这一切,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万万没有想到明姿画竟然会出手救自己。

她以为她肯定会趁机落井下石,帮这个猥琐男一起教训她呢。

林雪儿的脸色苍白,咬着唇,摇了摇头。

“跟我走!”明姿画直接朝她命令,率先走上前。

林雪儿只能低着头,跟在她后面,随着她一起离开。

明姿画直接开车,载着林雪儿去了海边。

在滨海大道的一处露天停车场,她停下了车子。

林雪儿跟着她一起下车。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沙滩上,凝望着面前浩瀚地大海。

“刚才的事,谢谢你!”林雪儿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了。

虽然她一向不喜欢明姿画,但也明白刚才若不是她,她恐怕就完蛋了。

今晚她真是见识到了,权势这种东西,很吓人。

不是一般人能够挑战的!

难怪之前她会被嘲讽自己跟司绝琛之间的差距!

“不必谢我,我也不是要救你,只是不喜欢我在的场合,有那样不好的事情发生。”明姿画微微侧头,淡淡地摆了她一眼。

毕竟她刚才在场,今天又是她第一次见林家底下的人,刚才那个王局长实在是太不给她面子,竟然当她的面公然调戏女人,一点都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他对女人如此的不尊重,以后又怎么可能会服她?

所以就算刚才王局长欺负的女人不是林雪儿,她也会出面相救。

玩女人可以,但在这种场合,尤其是在她面前,就不能太过分了。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感谢你刚才出手相助,这次算是我林雪儿欠你的,作为回报,我可以回答你一个疑问。”林雪儿目光望着她,之前惊惶的心跳稍稍平复了一些。

“你觉得我有问题要问你吗?”明姿画定了定神,歪着头问她。

“你没有吗?”林雪儿眯起眸子反问:“你之前不是一直很好奇,究竟谁是我背后的大靠山,又是谁将我从局子里保释出去的吗?”

“你今天能出现在这次林家的饭局上,证明你背后的靠山是林家,将你从局子里保释出去的人是陆九柬,若是以前我可能会想不通,你如果是林家的人,为什么又会跟陆九柬有关系?今天我在刚才的饭局上,已经见到陆九柬了,其实他跟你一样,你们真正的身份都是林家的人。”明姿画眼眸精锐,落在她身上。

林雪儿伸手鼓起掌来,难得地称赞道:“明小姐就是明小姐,果然聪明,仅仅让你在刚才的饭局上看见我跟陆九柬,就猜到了之前一直想要调查的答案。”

林雪儿这么说,就是肯定了她的真正背景是林家的人,那次在海城将她从局子里保释出去的那个车牌号跟陆擎之很像的劳斯莱斯车主,其实是陆九柬了。

而她跟少泽之所以调查未果,屡受阻碍,还遭遇了陆九柬的人威胁。

应该就是那份调查资料里,不仅有林雪儿是林家人的身份,还有陆九柬背叛陆家,其实早已投靠了她外公的证据。

所以当时才逼急了陆九柬,不顾一切地派人围堵她跟邱少泽,也要取得那份调查文件。

但是他得手了之后,有没有把她跟邱少泽怎么样,只是用眼神警告不许他们再调查下去,应该也是看在她外公的面子上。

否则以陆九柬的毒蛇个性,怎么可能三番五次的放过她?

“既然明小姐这么聪明,什么都猜到了,看来是没有什么问题,想要问我的了。”林雪儿笑了一下,撩了撩自己的长发。

“不,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是林家的人?”明姿画转过身,目光紧紧地对视上她。

她曾经猜测过,林雪儿是司绝琛的人,陆擎之的人,甚至是陆九柬的人,但唯独没有想到,林雪儿跟她一样,竟然是林家的人。

林雪儿真正的背景跟大靠山,居然是林家?!

若不是亲眼所见林雪儿出现在林家势力聚会的饭局上,明姿画真的很难相信。

“我是林家的人很难猜吗?别忘了,我姓林!难道你就从来没有想过,我跟你母亲外公家有关系吗?”林雪儿眼眸眨了一下,轻启红唇。

“……”明姿画沉默了,她确实从来没有想到过。

林雪儿嗤笑一声,嘴角掀起一抹自嘲:“你没有想到也很正常,毕竟你是林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豪门千金小姐,有个高官的外公,政界名门出身的银行家母亲,珠宝商父亲,而我只是一个不起眼小县城出生的小老百姓,我的父母全都是普通人,我从小家境贫寒,父亲好堵成性,母亲常年生病,哥哥又犯是坐牢,我跟你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云泥之别,你又怎么会想到我跟你家里人会有关系呢?”

“你跟林家到底是什么关系?”明姿画眸光微缩了一下,逼问道。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