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枕边尤物

379哥哥要她参加他的婚礼,他才死心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亲戚关系。”林雪儿轻扯了一下唇,笑容很是耐人寻味。

“亲戚关系?”明姿画心中一惊,倒吸了一口气,目光复杂:“我怎么从来没有听我妈还有我外公提起过,还有你们一家子亲戚?”

“你当然没听他们提起过,我们家跟你们林家本来就只是远方亲戚,是我爷爷跟你外公以前攀上了一点亲戚。不过随着你外公革命胜利后,官做的越来越大,早就不记得老家还有什么穷亲戚了。而我爷爷好堵,我爸爸遗传了他的赌性,跟他一样也好堵,仅有的一点家产也被败光了,于是家里面就过得越来越穷,从我记事开始,我就只有一个感觉——贫穷,所以我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摆脱贫穷,只要有机会我就要做人上人。”林雪儿眸光幽深,握紧了双拳,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中。

“我初中暑假那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偷听到我爸妈吵架!我爸那次又堵光了家里的钱,我妈跟他打架,边打边骂,说他京城里不是有富贵的亲戚吗?为什么不带他们投靠?为什么他成天只知道憋在这个小乡村里赌博混日子?然后我爸就回答她,林厉德现在高官厚禄,怎么还会记得他们?”

“我暗暗记下了林厉德的名字!说来也巧了,我爸妈那次争吵没多久,你外公就带人回乡祭祖,我那时候做了魏猛的情妇,魏猛在当地也算有点人脉,我打听到你外公下榻的酒店,就偷偷地潜了进去,没想到被保镖拦了下来,我当时已然顾不得其他就大喊说我是林厉德的亲戚,本来是无人相信的,刚好当时陆九柬找你外公有事,经过我身边,他见我容貌姣好,就把我带进去见了你外公。你外公简单询问了我的情况后,确认了我家跟他确实有那么一点沾亲带故,就把我交给了陆九柬。”

“陆九柬当时就拿出司绝琛的照片,递到我的面前,说我若是想跟他们干大事,就必须想想办法搞定这个男人,若是我有本事接近他,以后就可以跟着他们干大事。我当时一心想要出人头地,摆脱家庭的窘境,自然就答应了。”

“于是陆九柬请了专人培养调教我,他们教我如何勾引有钱男人,如何跟有钱男人相处,教我学习各种有钱男人的喜好,还教我舞蹈,唱歌,喝酒,将我培养成他们想要的交际花。甚至我一度打着你的旗号,号称自己是明氏珠宝的千金,也是那些人给我包装的噱头!我之所以能迅速在夜总会里冒头,成为那里的台柱,离不开陆九柬给我请的老师,对我的专门训练跟培养。”

“还有我之前打工的那家叫绯色的会所,专门招待有钱人,我也是在那里遇见司绝琛的,绯色的幕后老板就是陆九柬,而陆九柬其实是替你外公林厉德办事的。”

“终于我在他们的调教下,在绯色里成功勾引了司绝琛,吸引了司绝琛的注意力,司绝琛不仅帮我赎身,还对我展开了热烈的追求,那是我从未尝过的爱情甜蜜,虚荣心地作祟下,我自然很快沦陷在跟他的爱情里。”

明姿画闻言,深深地眯眼:“没想到你竟然是我外公跟陆九柬专门派人培养起来的一颗棋子,是他们要你去接近司绝琛的!可是你又没有想到自己成功接近了司绝琛之后,却对他动了真情?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直接跟司绝琛在一起呢?为什么后来还要背叛他?”

“你以为我想背叛阿琛吗?司绝琛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男人,他给了我一个从未敢想象的灰姑娘美梦,跟他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一直都像是在做梦一样,不敢相信我竟然可以吸引到他那种层次的男人的兴趣!特别是我跟他在一起后,我发现我对他愈发的迷恋,愈发的痴爱!我真的很不舍得离开他,也不想背叛他的!是你外公,陆九柬,是他们逼迫我这么做的!他们将我调教好送到司绝琛的身边,就是因为你外公不信任司绝琛,所以让我待在司绝琛身边做他的眼线,好随时监控着司绝琛的一举一动。”

“我若是不照着他们的意思去做,他们就会对我的家人不利!你也知道我的家人有多不争气了,我爸爸是赌徒,妈妈是医院常年的老赖病患,弟弟又年幼无知,哥哥还在坐牢,他们随便一个人都是我的软肋,你们林家拿我的家人来威胁我,我怎么能不死心塌地地为他们做事?即使我已经爱上了司绝琛,我也身不由已,不得不背叛他!甚至在你外公跟陆九柬的安排下,去陪其他男人,也因为如此,这些年我一直都遭受着身心的巨大煎熬。”

“我甚至都后悔过,当初答应跟你外公做事,到底是不是错了?可是我想了很久,还是不后悔,我若是不做你外公的棋子,没有被陆九柬的人专门调教,我只是一个普通女孩子,就算我有一颗想要上进的心,可我拼尽一切努力最多只能勾引到魏猛那样稍微有点钱还有家室的小暴发户,如何能吸引司绝琛那样层次男人的注意?可是我身为一颗棋子,就永远只有替主子卖命,任由主子摆布的份,根本没有机会做我自己,我所做的一切都容不得我自己选择。”

林雪儿说到这里,脸上浮现出从未有过的凄凉之色,心里的委屈和憋闷几乎要将她整个人都淹没了。

明姿画深深地看着她,没有想到林雪儿不过是一个被调教出色的棋子而已。

她听林女士说过,他们林家专门出资培养训练了几批美人,用于拉拢官员跟各界名流,让更多能人志士为她外公所用。

林雪儿就是训练出来的这批美人之一。

只是她没有想到训练她们的人会是陆家的陆九柬。

“你之所以在陆擎之身边做秘书,进陆氏工作,是陆九柬安排的?目的是为了接近陆擎之?”明姿画深敛了一下眸色,接着又问。

“没错,就是陆九柬将我安排到陆擎之身边的,他是陆擎之的小叔,只是安排一个秘书在自己侄子身边,陆擎之自然不会察觉。而你外公的人把我安排到陆擎之的身边,不仅仅是想让我接近陆擎之,更重要的目的是为了挑起司绝琛对陆擎之的憎恶跟恨意,让司绝琛以为我是因为陆擎之,才背叛了他,不要他的!这样司绝琛就永远不可能相信陆家的人,永远不可能背叛你们林家,投靠陆家,那你外公那些掌握在司家手里面的秘密,才能不用担心被司家的人出卖。”林雪儿意味深长地说道。

“难怪你之前总是以陆擎之的情人身份出现,还多次在司绝琛面前追求陆擎之,刺激司绝琛,原来你就是故意要挑拨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明姿画忍不住感叹一声。

她真是没有想到林雪儿居然还身负她外公教给她的这么艰巨的任务。

难怪她明明心里喜欢的人是司绝琛,却总是要跟陆擎之纠缠不清,让人误会他们两人的关系。

林雪儿点头承认道:“没错,我被陆九柬调教成他们想要的棋子后,第一个任务就是接近司绝琛,让他喜欢上我,这样我就可以待在他身边随时帮你们林家的人监视他;第二个任务就是要在司绝琛爱上了我之后,再狠狠地背叛他,转而投向陆擎之的怀抱,以此挑拨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

“你做的很好,差点连我都欺骗了,为什么不继续做下去?你在陆擎之跟司绝琛身边演戏演的很成功,司绝琛曾经一度因为你而消沉,也因为你投靠陆擎之而痛恨陆家的人,你既然这么出色的完成了他们交代的任务,现在为什么又来这样的饭局,委屈自己陪酒那样的老男人?继续游走在陆擎之、司绝琛身边,帮我们林家打探消息不是很好吗?”明姿画好奇地问道。

“这还不都是因为你,明姿画!”林雪儿眼里迸发出恨意,狠狠地瞪着她。

“因为我?”明姿画轻挑眉毛。

“本来一切的设计,完全照着你们林家想要的方向发展,我已经成功离间了司绝琛跟陆擎之。可偏偏出现了你,转移了司绝琛跟陆擎之对我的视线,自从有了你以后,他们俩就再也看不到我的存在,不管我怎么努力,也吸引不到他们的任何注意力!这些男人就是势利,他们知道你的背景身份,一个个的就恨不得围着你转,我这个棋子自然也就失去了本该起的作用!现在陆擎之跟司绝琛都在你的掌握之中,而你又是林家未来的继承人,我对你们林家来说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陆九柬自从发现陆擎之跟司绝琛都不再理会我后,就不定时地让我出来陪酒,陪的都是跟你们林家利益相关的男人,像今天这样被老男人占便宜的情况,也就再所难免。”林雪儿脸色难看,双手紧紧地握拳,眸中充满了隐忍的情绪。

“你既然已经被陆九柬训练成专门勾引男人的情妇,应酬刚才那种局面应该是得心应手,你怎么连逢场作戏都不会?是不会呢?还是不想?你心里是不是还对司绝琛抱有幻想?”明姿画眼神犀利地睨着她,冷冷地指出。

林雪儿面色难堪,咬紧了牙关:“我就是不想再替你们林家卖命不行吗?明姿画,我心爱的男人已经被你抢走了,现在还要我继续给你当棋子,你叫我怎么甘心?何况我以前陪的那些男人,基本上都是陆擎之、司绝琛这样有钱有貌的高富帅,再不济也是有内涵的上了年纪的中年大叔,现在他们竟然要我去陪地中海老头,我怎么也接受不了!”

“是挺难接受的,不过用你之前的话来说,由不得你自己选择不是吗?如果你能选择,也就不会现在还被陆九柬摆布了,说明你根本没得选,既然没得选,又何必苦苦挣扎呢,不过是更加为难自己罢了!更何况你一开始委屈自己陪的男人,也不是司绝琛啊,你初中的时候就被魏猛那种有家室的中年暴发户给包了,你说你当时年纪轻轻的连魏猛那种老男人都啃得下去,今天在饭局上的王局长也没有比他老太多吧?你总不能吃过山珍海味,就忘了自己以前究竟是吃什么的吧?”明姿画抬高了下巴,不着痕迹地讽刺她。

“……”林雪儿脸色变了又变,却是哑口无言。

的确,她在被陆九柬调教成功接近司绝琛之前,其实不过是魏猛那种中年小暴发户的情妇。

其实魏猛比刚才那个王局长好不了多少,都是上了年纪还人老心未老的臭男人,说起来王局长比魏猛可有钱有势的多了。

可偏偏她现在对这样的地中海老头就豁不出去了。

都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难道女人的胃口也会随着经历的男人而改变!

她喜欢司绝琛,又跟司绝琛曾经有过一段对她来说刻骨铭心的过去,现在比司绝琛稍微差一点的男人,都很难入她的眼了。

“其实说起来你算是幸运的,因为你姿色还不错,又有一副柔柔弱弱,让男人容易产生保护欲的楚楚可怜小模样,所以就被陆九柬一眼挑中了让你去勾引司绝琛。很多像你这种情况专门被调教出来的情妇,哪里有这种机会能够接触到司绝琛或者陆擎之这样的高富帅,直接让你陪他们爸或者爷爷上床还差不多!所以你既然入了这一行呢,答应为林家卖命,就不要做了婊子还立牌坊了,妓女是永远不能挑选伺候的客人的!”明姿画冷冷地摆了她一眼,毫不留情地揭穿。

陆九柬专门找人培养调教林雪儿,说好听点是教她如何做一个成功的情人,说难听点就是培养专门送给男人玩弄的妓女了。

林雪儿第一个任务就是勾引司绝琛,不代表她永远都那么幸运。

毕竟这世界上又丑又老又猥琐的男人,总是比高富帅要多许多。

而她也根本没那个资格能够选择不伺候!

“你!”林雪儿嫉恨地瞪眼,胸膛波涛起伏着,却也无法辩驳。

她自然知道自己的身份,在别人眼里不过就是一个供人玩乐的工具而已。

只是这句话从明姿画的嘴里说出来,让她格外的觉得难堪,觉得羞辱。

“最后一个问题,你当初怀孕的那个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听说你还做过代孕?”明姿画目光对上她的眼,冷冷地逼问。

林雪儿的脸上闪过一丝的不自然,眉心纠结的皱起:“明小姐,我很感谢你今天救了我,不过我刚才已经说了,作为回报我只会回答你一个问题,而你已经连续问了我好几个问题了,这最后一个问题很抱歉,我无可奉告!”

明姿画扬了扬眉,轻嗤一声:“你不想告诉我没有关系,反正我也能自己查出来!”

“那你就自己查吧。”林雪儿瞪着她,嗓音尖锐。

明姿画好整以暇地觑了她一眼,“好了,今晚咱们也聊的差不多了,就到此为止吧。”

说完她转身准备离开。

“明姿画,你以为你真能得到阿琛的心吗?若不是因为你的背景跟身份,你觉得他会心甘情愿的接受你吗?你比我可怜,虽然你看起来有钱有势也不缺男人,但你身边的男人哪一个不是看中你的钱势,如果你没背景没身份跟我一样一无所有,那些男人还会爱你吗?”林雪儿直直地盯着她的背影,嫉恨地吼道。

明姿画转过头来,嘴角浮起一抹近似嘲谑的笑,轻轻地摇头道:“权势难道不是吸引男人的筹码?就像你看中司绝琛,难道跟他现在有钱有势一点无关吗?既然你能被司绝琛的钱势所吸引,司绝琛又为什么不能被我的钱势所吸引?这世上不是只有灰姑娘才幻想着嫁给王子,王子也同样希望能够迎娶公主,而你现在连灰姑娘也不算是了!”

林雪儿狠狠地一震,心仿佛被一记猛拳击中,四肢百骸都抽痛了起来。

她现在连灰姑娘都不算是了吗?

她跟司绝琛真的已经不可能了吗?

林雪儿失魂落魄地跌坐在沙滩上,浑身无力,心痛哀嚎。

久久地也无法从自己的悲伤情绪中走出来。



明姿画开车回到家里,划开自己的手机,发现上面有几条未接来电,都是赵尚东打来的。

她回家洗完澡后,站在窗台边上,给赵尚东回拨了电话过去。

赵尚东在电话里询问了明姿画跟被她带走了的林雪儿的情况。

说那位王局长在她们走后,一直心惊胆战,生怕惹得她不高兴了。

明姿画告诉赵尚东,她跟林雪儿并不是什么朋友,只是以前碰巧认识而已,以后有这种场合该安排她来应酬的,还是要安排,不需要顾及她。

还有就是以后在她面前,别搞那种小动作,尤其是王局长这样放肆的老男人,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赵尚东明白她的意思,在电话里告诉她他知道怎么办了。

这个王局长他会处理,以后再有这样的场合,相信那些人也不敢再在她面前乱来。

至于林雪儿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反正她也是陆九柬一手调教出来的人,还是把她交给陆九柬来处理。

明姿画挑挑眉,觉得他这样做没问题。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过后,明姿画挂上了电话。

她抬头仰望着夜空,深深呼一口气。

想着刚才在海边跟林雪儿的谈话,明姿画至今还有些震惊,觉得难以接受。

她千算万算,唯独没有想到林雪儿竟然是陆九柬调教出来,接近司绝琛,挑拨他跟陆擎之关系的一颗棋子。

而陆九柬更令她意外,他竟然不是陆家的人,而是她外公的人。

这样看来,难怪他跟陆擎之每次见面,两人的关系都非常冷淡,言语间甚至带着挑衅,根本没有一般叔侄间的亲情。

原来他们各为其主,立场早已不同。

明姿画正想着,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

她以为还是赵尚东打来的,没怎么犹豫就接听了,没想到电话那边竟然传来了费思爵低沉沙哑的嗓音。

“明姿画,我要结婚了!”

明姿画心下一颤,整个人顿时僵了僵。

虽然她早就有心理准备,费思爵迟早是要跟蓝翎儿结婚的,但是亲耳听费思爵在电话里对她说出来,这种感觉还是很奇怪,就像是胸口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似的。

“是吗?那恭喜你了!”明姿画努力维持平静地声线,尽量让他听不出来有任何的异样。

“你恭喜我?是,你是该恭喜我,我结婚了,以后就没有人再纠缠你了。”费思爵桃花眼微缩,暗含深意幽幽地搁下了这一句。

“那真是太好了。”明姿画似解脱般感慨一声,眼神复杂未明。

电话那边是久久地沉默。

明姿画除了“恭喜”,好像也不知道该说些其他什么了。

就在她准备挂上电话的时候,费思爵的嗓音再一次从手机那边传来:“明姿画,我结婚那天,你过来吧。”

“啊?”明姿画从怔愣中回神,费思爵这是在邀请她参加他的婚礼吗?

“你过来亲眼看着我结婚,还迎娶你的闺蜜,也许我就能对你死心了。”费思爵眼眸微微一暗,那丰神俊朗的脸上显露了更多的无可奈何与隐隐的痛苦,声线不自觉地放低。

“我……”明姿画张了张嘴,一时间百感交集,竟然无法马上答应他。

她难以想象那样的场景,亲眼看着费思爵跟蓝翎儿走入婚姻的殿堂。

一个是她曾经的男人现在的哥哥,另一个是她最好的闺蜜。

那样的画面,她无法想象,也拒绝去想象。

“操,明姿画,你要是敢不来,老子以后就天天缠着你!”费思爵见她久久地没有回应,心下急躁,顿时爆起粗来,语带威胁。

上一章 目录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