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未生

135最终回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li>  “妈妈,给我那根棍子,我来保护你。”玺玺稚声稚气,却又一本正经地说。

陆甄仪想要拒绝。

她拿着还可以略微抵挡那些可怕的怪兽,玺玺……现在可不是玩的时候,没看爸爸都受了不轻的伤了吗?

可是很奇怪,她一边想着不要,一边却递给了他。

陆甄仪蹙眉,有点奇怪地看了几眼被她牵着走的玺玺。但是却无心多想,因为她很累很恐惧,因为秦椹受了伤。

想起秦椹的伤,她心中充满了阴郁焦急不安。

那些奇形怪状的凶猛动物……不断死去的人……血淋淋的各种场景。这个世界已经面目全非……

她本来以为可能不如自己处惊不变的秦椹却很勇敢,一直尽力保护她和孩子,和怪兽战斗。有秦椹在,她还略觉安慰,秦椹受了伤,她实在是……

她忧愁地看着走路几乎都很费力却硬撑着的秦椹,担忧地说:“我们不要继续走了,附近找个藏身之地休息下吧?”

秦椹摇摇头,“附近太危险,你看这附近都没有人只有尸体残骸……可能会有厉害的怪兽……找到一辆车就好了,别担心……”

他脸色苍白,好像说话都费力。

陆甄仪忍不住扶住他,其实她也快走不动了,另一只手还牵着更加走不动路却一言不吭的玺玺,鼻子发酸。

不能哭,这种时候哭一点用都没有。她不停在内心对自己重复,真的把泪意都逼了回去。

结果命运果然不忌惮给绝境里的人最后一击。他们被一只狌性堵住了。这只狌性身高三米多,完全是庞然大物。

秦椹手持一直握着当拐杖的铁棍,绝望地作拼死一击,希望能换来陆甄仪和玺玺逃命,但他也知道这恐怕只是奢望而已。

要被吃了吗?

陆甄仪想把玺玺搂在怀里。

其实她死了无所谓,和秦椹一起死也无妨,但是她无法忍受玺玺被伤害被吃掉,只要一想到,就会红了眼睛昏了理智。

实在不行,在最后关头,也许她会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吧?也不会让可怜稚嫩的孩子成为怪物的饵食。

那些在绝望时会吃掉自己孩子的动物,大约也是这种极端绝望的心情,不能保护时,宁可自己来结束孩子的痛苦,也不让它被别的东西残忍地活活吃掉……

可是玺玺挣脱了她的怀抱,虽然害怕,却挡在妈妈身前,挥舞着棍子对那脑袋都比他全身大的怪物大叫:“走开,坏蛋!”

说也奇怪,那只狌狌真的走了……

简直难以想象。

陆甄仪靠在汽车座椅靠背上,一段段回味她的梦。

还有一次梦到的情景是这样的:

“秦椹,你真的觉得玺玺的异能是言灵?”

秦椹“嗯”了一声。“上次他让我给他酸奶,我明明不想给他,却从空间里取出来给了他,还有那次我受伤时候的事,你忘了?玺玺一说,那只狌狌就走开了。”

陆甄仪沉吟着:“确实,我上次也是这么觉得……那我们试试。”

他们把玺玺领到屋子外面,陆甄仪对玺玺说:“你让那块小石头飞过来。”

玺玺用看傻瓜的眼光看着妈妈:“妈妈,石头不会飞。”

“别管了,你试试。”

玺玺不情愿地说:“小石头飞过来。”

小石子一点动静也没有。

秦椹摸摸鼻子:“也许对非生命体没用……”

陆甄仪指指过路的一个男人:“你让那个叔叔拍拍手。”

玺玺没什么兴趣,勉强小声说:“叔叔拍手。”

结果……当然是什么也没发生。

秦椹和陆甄仪对视一眼,秦椹突然一想,弯腰对玺玺说:“玺玺,你觉得,让那个叔叔倒立好不好啊?”

玺玺眼睛一亮,随即有点犹豫:“可以吗?”

秦椹点头。陆甄仪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玺玺看着远处那个男人,小声说:“……叔叔,倒立……”

结果那个男人真的走着走着突然倒立了一下。

幸亏周围没别人看见。

陆甄仪目瞪口呆。

秦椹说:“……看来是不是要他真心希望的才能实现……”

陆甄仪从回忆里清醒过来,看着旁边母亲怀里沉沉入睡的玺玺,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现在的玺玺才不到一岁,很幸福,也比较安全,不知道他以后还会不会有上一世的异能。

即使没有也没关系,她总是觉得,异能似乎是有代价的,尤其是言灵这样神奇的异能。至少在梦里,总是有时灵有时不灵。

和所有的母亲一样,她希望她的孩子一生幸福平顺,如果能有所建树最好,没有也没关系。

秦椹让徐尚武替换他开车,坐回陆甄仪和孩子身边。

那天他们杀死袁陆维就匆匆离开了京城,好在袁陆维在龙昌基地虽然也算位高权重,是一把锋利有用的刀,但并无太过看重他的家人长辈,所以虽有追击,也只是做做样子。

秦椹等人顺利会合,路上他们弄到了一辆iveco,正好大家都坐一起。

现在开车的是徐尚武,副驾驶坐着沈宏欢。秦椹和陆甄仪坐在一起,陆甄仪的爸爸妈妈坐在一起,而骆医生,宫徵羽和侯大叔坐在他们后排。

老侯终于还是没有找到他的儿子。

他开心不起来,一直垂着头,也不怎么笑,连肚子都变小了。

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宫徵羽去跟他聊了自己外婆的事,又答应认他做干爹。他才好一点。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悲剧每天都在上演,偶尔也有快乐时光,有人放弃,有人还在更加顽强地努力,人类也许会越过越好,也许境况越来越糟,但无论怎样,他们的车还会继续开向远方,他们还会继续为了自己的生命和更高一些的需求战斗下去。

谁也不知道结局究竟会怎样。

宫徵羽唱起了一首歌,歌声非常美妙,让大家的心情都略略飞扬。

陆甄仪偏头靠在秦椹肩上,看着车窗外的夕阳,心情略微宁静。

玺玺在外婆怀中睡得很甜,鼻子里都吹了个泡泡。

秦椹悄悄地,握住了她的手。

陆甄仪微微笑了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