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能小中医

第一章 中医实习生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雨,倾盆直下。

雷声轰隆,蛇形的电闪消失在墨黑里。

海陵市第一人民医院南院,王氏集团赞助建设的新大楼内明亮、整洁且安静,完全隔绝了恶劣的天气。

可报告室内却密布着更令人神经紧绷的气氛,所有人秉着呼吸不敢发出半丝多余声音,目光盯在一个人身上。

“好几个小时?现在一个小时也等不了!王夫人的情况十分危险,她要是出了事……岑主任废话我不说了,你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院长黄云山额头不知是汗珠还是雨水,他喉结滚动着,吃力地挂断电话。

王夫人是王氏集团董事长夫人,前不久王先生的父亲刚刚因为急性中风在医院过世,现在王家正在办理丧事,而王夫人状况一直很好,所以暂时单独留在高级护理病房。

想不到眼看就要临盆,居然又出了问题,这让黄云山头皮直发麻。

“王夫人的情况我重点关照过多次,怎么还搞成这样?”

“院长,王夫人产前的检查情况一直很好,可在临盆床上却忽然昏迷,今天这样实在蹊跷……”

下面,一个医生小声回答,生怕院长的把怒火牵扯到他身上。

“蹊跷?现在是一句蹊跷能解决的问题吗?”黄云山终于按捺不住,猛一拍桌子,“我要的是方案,方案!王夫人要是出了事,我都得跟着你们完蛋!”

这些手下居然如此搪塞推诿,不由地令黄云山暴怒了。

不过,最近的事情确实太突然,也太过蹊跷,甚至有些不同寻常的传言……

“院长,病人现在情况危急,随时可能危及生命。我觉得,还是尽快手术吧。”

手术?

黄云山眼角一跳,眉头的水珠顿时滚落。

“啪嗒。”

死一般的安静,众人看向了角落里说话的年轻人,却没有人敢接话。

王夫人此刻毫无知觉,婴儿还有大半卡在身体里面,羊水也严重不足,这种时候只有动手术一种办法,可是……风险太大。

而且,能够胜任这项手术的人只有妇产科的权威主任岑菲。不过这节骨眼上最靠得住的岑主任,偏偏休假出去旅游。刚才院长打电话大家都听到了,根本来不及啊!

岑菲不在,谁来做这个手术?

谁敢?

这话分明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主动往枪口上撞啊!

“又是你?”看着说话的人,副院长周权冷声吼道:“你是什么人?没看到正在开会吗,轮得到你说话?”

周权身为副院长,因为这个事,黄云山已经对他发了不下十次火,现在心中正憋屈呢,看到那个年纪轻轻的人又站出来说手术,好似找到了发泄对象一般。

角落里面,秦越面无表情,刚才急救室里他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现在是第二次。

“回周副院长,我叫秦越,是中医系的实习生……”

“滚出去。”

还没等秦越把话说完,周权直接指着秦越骂道:“原来你知道自己是个实习生,还中医?这里轮得到你指手画脚?什么本事没有却想博眼球,你以为人人都可以做手术么?你知道王夫人是什么人么?出了事谁来负责?你来?”

周权就是个火药桶,现在的他需要发泄。

很明显,区区一个实习生是个很好的对象。

周权平时在医院就横行霸道人品不行,现在分明是拿他当出气筒。凡事可一不可再,更何况急救室里还有一条人命,秦越不能忍了。

抖了抖肩:“周副院长要是有本事,那何不去解决了这台手术?在这里对我一个实习生发飙,我看不比我好不到哪里去啊,庸医一个。”

“混账,目无领导,有你这样跟上级说话的么?”

周权恼怒,若不是当着这么多医生的面,估计他已经动手了。

“像你这种没有医德,在病人垂危的时候心中想的只是推卸责任的医生,简直就是一个庸医,你这样的人,不配当医生,也不配当我的领导。”

“哼,一个实习生也大言不惭,难不成你能救陈夫人?凭你所谓的针灸?”

“呵呵……原来周副院长也不是完全不记得我说的话啊?”

没必要跟他废话了,救人要紧。

秦越耸了耸肩,起身看着黄云山道:“黄院长,我看过王夫人的情况,半个小时内若是不动手术,到时候大小都保不住。”

对面的黄云山脸色微沉,岑菲没有回来,谁也做不了这台手术,一个实习生哪来的这般自信?

等等,这个年轻人说他叫秦越。就是……那个秦越吗?

他眼珠子转了转:“手术不是说做就能做的,你有什么看法?”

黄云山说话还算礼貌,秦越向前走了两步,看着一群医院的大佬,心中有些不屑,轻笑道:“王夫人原本生产顺利,但是婴儿突然四肢僵直只能出来一个头,羊水也严重不足,这是明显的中邪症状。现在即便岑主任赶回来动手术,也未必能够有把握。”

中邪?

秦越两句话,让在场的人纷纷咋舌。

周权则是冷笑一声:“简直一派胡言,都什么年代了,还中邪?亏你还是一个医生,真是混账,难道学中医的人都是你这种神棍?现在的中医我看也只能骗骗人。”

周权一句嘲讽,在场几个老中医顿时心里不爽,只不过周权是副院长,他们也不敢怎么样。

秦越只是用余光打量着周权:“周副院长,我知道你是学西医的,推崇西医,我也不得不承认西医有西医的效果,只是,你能救王夫人么?”

“对啊周副院长,你有好方法?”

虽然对于秦越的话有些怀疑,但是黄云山更加不喜欢周权,毕竟周权身为副院长,可是每天都在想着正院长的位置,没少跟他对着干,这时候自然帮着秦越挖苦一句。

况且,对秦越他其实略有耳闻……

“黄院长,里面是王夫人,我可警告你,要是王夫人出了什么事情,我们谁也负责不了。”

周权此刻心中更加不爽,一个实习生跟他对着干也就罢了,这种时候黄云山还要挖苦他,接着冷眼看向秦越:“你口气这么大,那你的意思是你能救王夫人喽?是不是这件事的责任你一个人来负?”

卑鄙小人。

秦越心中怒骂一句,周权倒是聪明,竟然用这样的方法来报复他,想要把责任推给他。

黄云山这次没有理会周权,继续看着秦越:“你有什么办法?”

“针灸。”

“针灸?”

秦越肯定地点点头:“其实很简单,只需要刺透产妇子宫点中婴儿穴位放松肢体就行。不过必须抓紧时间,若是半小时内不进行手术的话,我也无能为力了。”

黄云山凝了凝眉,暗暗吃惊。

要在这种情况下,准确点中婴儿穴位谈何容易?可这个年轻人说出来却气定神闲,丝毫没有犹豫。

不过……针灸的风险系数跟西医手术比起来,近乎忽略不计,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王夫人是什么人,黄云山十分清楚,他辛辛苦苦爬到今天的地位,若是王夫人出了什么事情,他得跟着完蛋。

或许这个秦越,真的跟传闻中一样神奇……

“好……这就准备手术。”

“等一下,黄院长,你身为院长,跟着这个实习生瞎起哄,王夫人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一个人承担?“

好机会!

这在周权心中,绝对是个好机会。

王夫人的那情况,他不相信秦越能够解决,到时要出了事,这医院的院长,就是他周权的了。

周权这么一说,立马迎来了所有人的鄙视,不过黄云山貌似没有什么办法,救不了,同样是他的责任,顿时冷声道:“我是院长,这里我说了算。”

说着看向秦越:“小秦,走吧。”

手术室,这一次连黄云山都亲自来给秦越当助理,本来让一个实习生动手术,就是一件荒唐的事情。

可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王夫人不超过二十八,虽然此时脸色苍白,但依旧很美,婴儿只出来一个头,羊水不足,显得干巴巴的。

产前调查,王夫人的情况一直很好,忽然变成这样,实在有些蹊跷。

他没有去看周围的护士和医生,而是深深吸气,体内一股暖流陡然蹿升,直贯双目。

两根手指轻轻撑开王夫人的眼皮,秦越暗暗吃惊,王夫人的印堂微微泛黑,眼珠之中也带着几丝黑气。

同时,丝丝黑气正从王夫人的腹部不断上升。

好重的邪气!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