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能小中医

第二章 以气御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容不得耽误了!

一个锦布夹子出现在秦越手中,其中排布着长短粗细各有不同的金针,总共九根。

金针!

刚看到那金光熠熠的针灸,黄云山就愣住了,跟随进来的几个老中医也纷纷惊乍不已。难道秦越将要使用的竟然是金针?

针灸,是中医常用的独有手法。也是如今式微的中医,在国际上获得认可的少数几项技艺。

秦越年纪轻轻就能掌握针灸之术,已经足够令人赞叹。可是……他们这些医学专家们怎么会不知道,中医常用的都是银针。而金针的柔韧性太强,太容易就无法点住穴道,甚至起到反作用。

能够以金针渡穴的,放眼国内都是屈指可数的存在。

呲!

还没来得及反应,秦越两指之间就飞出一道金光,一根羊毫金针准确地扎在了王夫人的印堂穴。

在场的医生护士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而院长黄云山更是倒抽一口冷气,表情完全僵化。

这怎么可能?

刚才那是……以气御针?

如今中医式微,能准确看诊问药的就称得上专家了。黄云山能当上院长,正是凭借着一手过硬的中医本领。他最为推崇的业界泰斗,便是有华夏第一神医之称的岑清泉。

针灸这门学问是华夏中医外科始祖,而岑清泉就是当今华夏中医界,懂得金针渡穴硕果仅存的宗师级人物之一。

可多年以前岑清泉在一次中医交流讲座中说过,以气御针才是针灸的最高境界,金针渡穴与之相比可谓天壤云泥。岑清泉亲口说的,这世上,能以气御针的不超过两个,不包括他。

呲呲!

秦越丝毫没有在意黄云山等人的震惊表情,连续施针。

在救人的时候,他不会考虑别的事情,这是医者基本的素养。

秦越虽然还只是一名实习医生,但是从在太爷爷临终前许下誓言,获得灵枢经的传承起,秦越就清楚,从阎王手里抢人是他的职责。

而来医院实习,正是为了获得一个正规的行医资格跟渠道,接触更多的病人.

此时,昏迷的王夫人额头已经出现了一层细汗,印堂中的黑气开始退散。秦越视线落在黑气缠绕的腹部,眼中精光更盛,他没有犹豫再次拈起一根金针。

人体上共有409个穴位,包括14条经络上361个穴位和48个经外奇穴。可秦越的九根针,也已经用去三根。

第四针!

秦越单手捏诀,点在王夫人脐下寸半,一道肉眼看不见的真气直灌腹中。

“呃……”

在真气透入身体的同时,原本已经休克的王夫人突地轻轻呻吟,身子也微微颤抖。

“她醒了!婴儿……婴儿的痉挛也消失了!”

听到王夫人的声音,加上监测器的显示,一众医护人员发出不可思议又兴奋至极的惊喜,要不是还在急救众人几乎要欢呼了。

而黄云山僵住半晌的面颊倏然放松,浮现若有若无的笑意,那颗悬着的心落下来了。虽然抢救还没有结束,但是他已经知道眼前的这位年轻人,一个刚来实习的医科生,让整个医院渡过了重大难关。

“好了,赶紧接生,不要耽误!”

秦越不由地提醒了众人一句,说话间手指闪动。

嗤嗤!

熠熠生辉的四枚金针转眼消失,王夫人如梦初醒,看着众人,最终迷惑的目光落在秦越身上。

“王夫人,放松,用力,配合他们!”

轻轻安慰一句,秦越已经走到旁边。

很快,手术室里就发出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几个小护士别提多开心了。忽然一个眼尖的护士发现了什么,将孩子抱到黄云山跟前:“院长你看。”

婴儿红通通的小手虎口,有处细如针尖的红点。

“这……”

黄云山跟在场医生交换了眼神,这个针点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几个经验丰富的老中医瞬间目瞪口呆,围过来的小护士更是纷纷掩口。

甚至,她们看向秦越的眼神多了几丝迷离,仿佛秦越身上有什么魔力。

秦越只是笑笑:“快将病人送到高级护理病房吧。”

经这么一提醒,黄云山回过神来,连忙喊道:“对,别愣着了。”

门口,周权看着被推走的母子,似乎没有应有的兴奋,相反神色复杂。不用说,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周副院长,久等了啊!”

秦越看出周权的躲闪,偏偏不放过他。

“呵呵,秦越想不到你真是个人才啊。”

周权是聪明人,瞬间笑脸相迎。可惜秦越眼力并不差,岂能看不出那笑面之下隐藏的丝丝怨毒?

“周副院长过奖了,我只是个实习生罢了,班门弄斧了两下而已。不过院长大人您刚才说过中医都是装神弄鬼,骗人的把戏,对不对啊?”

周权眼神一颤,秦越虽然带着笑意,但是话里的讽刺再明显不过,他当然听得出。

可秦越刚刚化解了一场重大医疗事故,风头正盛。而刚才开会的情景大家都看到了,现在所有人全都冷眼旁观,周权瞬间就跟吃了苍蝇似的,心里难受到了极点。

哪怕心里早就把秦越骂了几百遍,他也不得不赔上笑脸:“年轻人啊,刚才情况紧急,我的话确实重了些,你可不要放在心上啊。”

憋屈,实在是憋屈!

可周权越憋屈,秦越就越舒服,他歪了歪嘴:“副院长,您是领导,你对我个人的看法我不在意的。”

“哈哈,这就好……”

“不过,刚才你对中医的评价……呵呵,请你道个歉不为过吧?”

“你!”

周权听到这话,脸色终于变了。

在场多少双眼睛看着呢,让他堂堂副院长给一个实习生道歉,这以后脸往哪儿搁?

“怎么,周大院长平时严厉教导我们的知错能改,难不成都是随便说说?”

“是啊,周权,身为领导必须以身作则。”

旁边的黄云山也发话了,刚才周权的落井下石他可没那么快忘记。

更重要的是,他现在确定秦越的医术绝非一般,这样的人拉拢过来,以后必定有很多用得着他的地方。

比如,最近王家的怪事就相当棘手……

“秦越,我怎么说也是副院长,你别太过分!”

看出黄云山要护着秦越,周权的声音顿时一冷。

“副院长更要言出必行,难道你以为副院长就可以不讲道理?”

听到周权这话,秦越声音却突然放大,响彻整个走廊!

他知道周权现在一定很窝火,可他已经不打算给周权留半点面子。

因为,秦越清楚周权是个阴险小人,以后肯定要找他麻烦,这次自然不能让他好过。

“周副院长,你是学西医的,刚才对中医的言论难道不过于绝对?我只想问问你西医能救人,中医能不能?现在我代表的中医,救下了你救不下的人是不是事实?你,该不该给我们中医一个道歉?”

的确,随着时代的发展,中医局限性越发凸显,甚至遭到很多人的误解甚至打击,这其实是华夏的一大损失。

秦越不会忘记在太爷爷临终前立下的誓言,他是学医的,并且选择的是中医,目的就是要把中医发扬光大。

这种时候,更要捍卫华夏医术的尊严。又岂能容许周权的践踏?

余音犹在,众目睽睽。

周权盯着秦越,又扫了扫众人,他的脸色很难看。

终于他冷哼一声,对着秦越:“对不起,之前是我过了。”

“嗯?周副院长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见。”

一边说,秦越还一边掏着耳朵,十足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

“对不起,之前是我过了。”

都已经到了这份儿上,这么多冷眼旁观,再不道歉,怕是下不来台。

周权明白,今天这面子丢也得丢,不丢也得丢,只能以后慢慢找机会报复。

“大家都看到了,这才是我们医院的好领导,知错能改。”

秦越歪着嘴,笑嘻嘻搂着周权的肩膀,还大声朝所有人喊着。可周权现在恨不得把秦越活剥了,用力一甩秦越的手,直接转身离开。

秦越没在意,周权毕竟还是副院长,一个教训也足够了。

此时走廊尽头出现一道匆忙的身影。

濡湿的衣衫下,前凸后翘毕露无疑,如玉的肌肤跟白纱材质的衣料几乎粘在一起,再加上高挑的身材,略微凌乱的长发。

秦越不禁感叹,外面的雨真的很美。呃……是很大!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