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能小中医

第三章 你有病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岑菲。

她就是妇产科主任,也算是是第一人医的杰出权威,在海陵市医学界的分量不亚于院长黄云山。

毕竟人家毕业于美国名牌大学,还是博士,不到三十岁就顺利解决了几百场手术,称得上是医学界的未来之星。

况且,她还是货真价实的医院一枝花。只不过,秦越给她起了个外号,母老虎。

他跟这个母老虎的矛盾从来到医院的第一天就产生了,那天他到岑菲的办公室报道。

很多人都有在办公室换工作服的习惯,可是谁能想到岑菲却不喜欢锁门。所以,就很尴尬了。

虽然当时躲过了岑菲一记断子绝孙脚,但是从此之后秦越见到她都是绕着走。

母老虎来了!

“哈欠……黄院长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啊。”

随口打个招呼,秦越已经一溜烟回了值班室。本来他今天休息,可是没办法,谁让他得罪了岑菲,这母老虎去休假了都不忘记安排他值班。

哎,记仇的女人,不好惹啊。

可若不是这样,倒也碰不上这台手术。

秦越带起值班室的门,终于放松地在转椅里缓缓闭目。从小生在中医世家,他不光跟随太爷爷学习医术,还钻研各种奇门之术,不过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灵枢经。

灵枢经,若是懂中医的人知道秦越拥有这个,定会无比震惊。

华夏中医起源上古,一本黄帝内经残本流传至今。其实中医界,乃至于考古界都一直在寻找黄帝内经的另一半,那就是外经。

也就是灵枢经。

一般医书都是针对病症和病人,可灵枢经的效用对象却是医者本人。内经是教医者涤清病患体脉,而灵枢经则是令医者调谐阴阳,养育天灵之气。

谁也不会想到,能让秦越区区一个中医实习生能够使用以气御针的,正是灵枢经!

灵枢经其实一直没有失传,按照爷爷的说法,自黄帝以后,它曾以许多不同的身份现世。上古春秋战国年代,百家争鸣,被尊奉为百家之首的,是墨家。

很多人都知道,墨家每一代巨子都十分强大,达到震撼群雄的存在。可却没几个人知道,其实墨家巨子所修炼的便是灵枢经。据说曾令鬼谷一脉隐退江湖的最强一代巨子,灵枢真气达到了七重境界,是天下第一的存在。

因为墨家身为百家之首,尊奉非攻,反对暴秦的压迫。当年秦始皇举天下之力围剿墨家,焚烧百家之书。从那之后,墨家隐迹,灵枢经全本也再也没有出现过。

可灵枢经并非只有墨家传承,作为黄帝外经,灵枢经也是医科宝典,凭借医书的身份隐秘传世。据说上古神医扁鹊的医术通神,甚至可以只凭眼力就可以分肌透骨,直辨病灶,那至少是灵枢经三重的境界。

后世医圣华佗,药王孙思邈等人也或多或少修炼过。

只是到秦越的太爷爷,机缘巧合得到灵枢经残本的时候,已经只剩下六重。秦越自小修炼,到现在也才只不过二重境界。

不过灵枢经内修神,外修武,即便只是第二重境界,这天下,恐怕也没有几个人称得上对手了。

然而,秦越却歪了歪嘴。

太爷爷临终之时神志不清,却再三嘱咐,灵枢真气达到第三重天前万万不可破了童子之身。至于为什么,却没来得及说,搞的他几代单传,到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交过。

当然,秦越虽还只是个普通的中医院实习生而已,但凭着灵枢经的修为,不说成为医学界泰斗,起码先混个医院的领导当当问题不大。

到时候找个老婆,应该不算难事。

周权的办公室。

“啪!”

周权一把把鼠标狠狠掼在桌面,显示屏上是秦越的报道资料。他肥胖的身体气得直发抖,本就发黑的眼眶更是阴沉得难看,面目显得有些狰狞。

资料显示,秦越不过是个没什么背景的实习生,居然敢这么嚣张!

“秦越,你个小兔崽子,给老子等着,老子放不过你!”

院长办公室,岑菲冷淡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异样,即便是听黄云山亲口说出发生的事情,她还是有些不愿意相信。

秦越,看上去吊儿郎当的,进她的主任室实习还是爷爷岑清泉出面的,这种没什么本事走后门的,她并不喜欢。

当然,具体因为什么只有她心里清楚。

不过秦越竟然能够完成那么危险的手术,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起身微微看了黄云山一眼:“院长,既然事情都解决了,那我就先走了。”

“去吧小岑,不好意思,今天的情况实在太紧急,明知道你身体不舒服在休假,还害你白跑一趟。这样吧,我再特批你一天假期……”

“不用了,我也没什么大事,现在已经好很多了。”

岑菲拒绝了黄云山的好意,转身离开。她现在很想去见一个人,秦越。

无论如何,这次秦越的表现可谓一鸣惊人,作为秦越的实习领导她现在就想去看看,那个家伙到底是不是有真本事。

嘎吱。

门被轻轻推开,看到那种冰山美颜,秦越并没有太过意外,岑菲会来找他是意料之中的。

毕竟,他今天做的手术本来应该是岑菲的。

“岑主任,您这是来探班啊?”

虽然岑菲是只母老虎,但是秦越还是忍不住随口玩笑。

看到秦越还是这副欠揍的样子,岑菲美目流转,将带上的门轻轻反锁,然后一步步走近。

岑菲套上了白大褂,可是里面的衣服没来得及换,这反而凸显了那纤细的腰身。尤其那濡湿的襟口……

这这这!

难不成要潜规则?

岑菲是只母老虎,可也是个大美女,身材火爆到了极点。实话实说,真要潜规则,秦越很难拒绝的。

不,不行!

灵枢真气三重还差一点儿,现在……还不行。

心中穆然冒出的想法,让秦越冷不丁抖了下,赶忙紧了紧领口:“岑主任,你这是要做什么?我……我是个正经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来我们医院,有什么目的?”

放在平常,秦越那话早就让岑菲一脚踢出去,只是今天……

这家伙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却又能完成那样的手术,有些说不清楚的感觉。

“岑主任,我是来你这儿实习的秦越啊。”

秦越不傻,岑菲这是对他起了疑心。这很正常,要不是亲眼所见,谁会相信今天的手术是一个实习生做的。实话,当然不能实说。

不过,他说的也不算假话。

“哼,别跟我装傻!我告诉你,你不过是个学中医的,以后不准再做这种蠢事。”

岑菲很不爽,她真的看不出秦越有什么特别的。尤其秦越的样子,真的让她有些反感。

“岑主任,你这话就不对了吧?”

秦越的语气冷了下来,哪怕岑菲是个大美女,这般数落中医,他也不能忍。

“我说的不对?好,你有没有想过,要是王夫人出了事,你负责得起?别人只会说,我们第一医院连个能站出来的人都没有,让一个中医实习生去做手术,这是草菅人命。你会害了整个医院,你知不知道?”

……

秦越有些无语,看着面前像个火药桶一般的岑菲,要是换成周权,他恐怕已经一拳轰出去。

且不说王夫人情况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即便没有,只要有必要,他也绝对义无反顾。

他从不认为,责任会比一条人命重要。

耸了耸肩:“岑主任,也许你说得对,但是我问你,当时谁能做那台手术?等你回来?说实话,我确实没有考虑什么责任。学医是为了救人,我眼中只有这一条责任。像你说的危急时刻想着逃避责任,那跟没有医德的庸医有什么分别?”

冷冷说完一句,接着冷声道:“还有,西医是医,中医也是医,今天我用中医救人也是错?我不得不承认这些年西医取得了很大的成果,但是我希望岑主任不要因为个人情绪说一些过分的话。”

个人情绪?

本来这两天来亲戚岑菲就不舒服,很想发泄一下。

可秦越一顿义正辞严,居然挺有气概,甚至说到她心里去了。可她就是不爽,顿时一冒火,盯着秦越:“你口气倒挺大,那我还真想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秦越知道女人难缠,女人中的母老虎更难缠,估计今天必须给她点下马威,这母老虎才会服气了。

他歪歪嘴:“我是没什么本事,不过会看点病罢了,例如现在的岑主任你,就有病。”

“你!”

岑菲想要发怒,却一下子噎住了。她,是真的有病。

岑菲脸蛋是完美的鹅蛋形,尖尖的下颔处却有些许红疹,以前没有在意,现在面对面仔细观察,还真看出了一些端倪。

秦越不禁提息,瞬间灵枢真气贯彻双目。

果然……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