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能小中医

第四章 我能治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其实秦越叫岑菲母老虎不单纯因为岑菲针对他,而是岑菲一向高冷,工作期间十分严肃,从来不开玩笑,若有人触了她的霉头,绝对会很惨。

岑菲的性格已经不仅仅是冷了,简直有些压抑。再加上作为海陵市数得着的外科专家,担任着第一人医妇产科的主任,工作的强度可想而知。

像她这样的性格跟工作性质,就算身体没出问题都一定处于严重的亚健康状态。而最近,这种情况有所恶化。

难怪前几天要出去休假放松身心。

健康的人体是阴阳调和,气脉畅通的。而过于冷淡自闭,生活环境又偏向压抑的话,很容易郁结寒气,虚热炽盛。人体的平衡被打破,久而久之,就会产生病变。

病变的结果,因人而异。

秦越皱了皱眉,将真气散去,岑菲的情况他已经清楚了。

想不到这个大美女的病变所在那么尴尬,就在那一对秦越很想移开目光却无法忽略的起伏之处。

小叶增生,是妇科中的常见病症了。

从西医的角度,它与卵巢内分泌功能紊乱有关,多由于孕激素分泌不足和雌激素过多,致使月经周期中乳腺组织增生而形成。

而岑菲这种冰冷的性格往往是乳腺小叶增生的“催化剂”。

其实普通的增生本身跟良性肿瘤类似,是没有癌变危险的,可岑菲最近的情况不妙,有恶化为囊性增生的趋势。

那样的话,最坏的结果就是近年世界卫生组织极为重视的乳腺癌了。

乳腺癌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像她这样的大美女,哪怕表面上再冰冷,内心里都是绝不愿意失去身为女人的优美曲线的。

当然,岑菲的情况还没有那么严重,哪怕真的是囊性增生,也仅有百分之四的癌变可能性。可即便如此,那也相当于随身带着一颗定时炸弹,说不准哪天会爆发。

身为一位顶级的妇科专家,岑菲不可能不知道,一旦出现囊性倾向以西医的手段,只有使用药物保守治疗。不过那终究是治标不治本,拖延时间而已。

而西医的根治手段,只有一个,手术。

有个中医跟西医的有趣对比,说中医讲究以形补形,哪里不健康就进补哪里。西医嘛,哪里不行就切哪里。

不得不说,这个对比很无厘头,却也很形象。

囊性增生有癌变的可能,可是毕竟没有乳腺癌那么可怕,真要做手术只需要切除增生组织就可以达到很好的预防癌变效果,而对于那象征女性特征的曲线,是不会造成损害的。

然而,那同样会在寻常人看不见的部位留下难看的疤痕。

从岑菲陡然愣住的样子,秦越可以肯定她清楚这些情况。甚至,这母老虎也很害怕的。像她这样拥有令无数女人羡慕,让男人不能把持的身材的大美女,哪怕身为一名医者,也很难在健康和残缺之间轻易做出选择。

“那你倒是说说,我有什么病?你能治?你要用中医的哪种诊疗手段,望闻问切?来嘛。”

岑菲冷冷说了一句,她本想要发火,终究还是犹豫了下。因为她有病,是真的。

可她眼神带着的不屑,也不假。

“我,能治!”

秦越淡淡一笑,岑菲当然不会相信他已经诊断完毕了。望闻问切四样,他哪一种都不用,只需要凭借眼睛便可以准确找出病灶。

秦越眼中多了几分岑菲看不透的自信。

其实对于中医,保守治疗乳腺增生没有那么容易,功夫不到家甚至可能拖延了病情,还不如选择西医。

但秦越不同,他并不是一般的中医。

不过,现在的问题不是给岑菲治疗,而是要让这只母老虎认识到他的实力。

既然如此……

秦越歪了歪嘴:“既然岑主任信得过,那么我先给你把把脉?”

“嘁。”岑菲马上伸出了手,“我就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单手号脉,微微闭眼,此时的秦越还真有几分老中医的味道。

装,你丫接着装!

秦越足足的架势,在岑菲眼中却更像是装神弄鬼。

“岑主任,从你的脉象来看,你还没有男朋友吧?”

“关你什么事!”

听了秦越的话,岑菲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猛一抽手:“我呸,什么时候把脉还能看出这些?没本事就直说。”

这女人……还真是敏感。

“你脉象阴盛,阳火却很旺,以西医的说法就是雌性激素分泌过盛,却得不到很好的排泄。我看啊,你的病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你没有男朋友,而你又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你放屁!”

还没有说完,岑菲突然两颊泛红,开口就是怒骂。秦越摇摇头,这母老虎又发作了。

“岑主任,你怎么骂人,我说实话也有错?”

“好,那你说我到底哪里有问题?说不出来,我绝对不客气。”

“这个嘛,我说出来你保证不打我?”

“说!”

岑菲咬牙切齿,这个家伙果然只会油腔滑调,刚才分明是在调戏。越看秦越的样子越欠揍,她现在就想动手了。

“别急,我问你是不是每逢经期,就会感觉某个地方有硬块很不舒服?尤其洗澡的时候,那种微微胀痛,还会又疼又痒。而且你最近开始月经不调,那个肿块越发尖锐,不适感越来越强,已经开始恶化影响正常的生活。所以,你才会突然请假调休?”

“你!”

岑菲正火冒三丈,突然心底一凉,有些震惊。

没错,秦越说的症状完全吻合。难道,这家伙暗地里知道什么?

岑菲不安起来,生病的部位太尴尬,她有种私密都袒露在秦越面前的感觉,心中极为不舒服。

秦越很满意岑菲那吃惊的表情,不过还不够,他眼神一凛,指着岑菲濡湿又挺拔的所在。

“你的病灶就是这里,我说的没错吧?”

“你怎么知道……”

岑菲彻底震惊了,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

她实在难以相信秦越真的只凭这片刻功夫,就这么准确地诊断出她的病情。

不可能!这一切,实在太不合理。

“岑主任,你也是医生,而且是妇科专家,相信不用我说也知道自己的情况。你的病现在依靠保守治疗来不及了,从西医的角度,只有手术是唯一办法!”

秦越说着语气陡然冷了下来:“不过手术之后必然会留下无法修复的疤痕,而那些瘢痕组织出现在某些部位会很难看。女人都是爱美的,相信岑主任这样的美女更是如此,这也是你拖延治疗的原因。”

岑菲愣住了,她彻底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秦越不仅将她的病情说得一字不差,甚至连她的心理状态都把握得细致准确,这几乎是一名医者追求的最高境界,许多治疗过成千病患的老专家都未必能够达到。再加上刚刚完成的手术,岑菲眼神一颤,这个家伙……

“你,到底想说什么?”

秦越知道目的已经达到了,话锋一转:“其实除了手术,还有一种办法。”

“那就是你看不上的中医,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我用针灸给你疏通穴道,不出三个疗程就可以很好遏制病变。然后再配合特殊的按摩手法,可以完全根治,却丝毫不会留下疤痕……”

“按摩?按摩哪里!”

前一刻还震惊不已的岑菲,看到秦越盯着自己的胸口,眼神中突然绽露强烈的鄙夷。

看到岑菲带着杀意的眼神,秦越收了收,不说话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