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能小中医

第六章 凶宅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秦越从小跟随太爷爷学习的不光医术,各类风水、相术,甚至强身体术都涉猎不少。这也算是华夏文化,传承下来的一些旁支。

此刻乍然感觉不对劲,眼光下意识地落在了远处的一片湖泊。

“黄院长,跟我进去吧,我们家主人等二位很久了。”

门口的保镖显然得到了别墅主人的吩咐,在门口等候多时。

正要往里走,突然身后传来锐利的刹车声。

扭头看去。

亮蓝色的保时捷跑车中下来了一个女人。

红色的细长高跟鞋,让那对白花花的美腿显得又长又直,紧紧包裹的碎花齐臀小短裙,毫不掩饰近乎完美的曲线。

这绝对是个令人心跳加速的女人。

不过,齐耳短发间,涂着烈焰红唇的精致小脸上,罩着一副黑色墨镜,却表现出不太友好的味道。

瞟了张望的秦越一眼,已经转身往别墅里面走。

“那是王总的小姨子,凌思思。”

黄云山笑了笑,低声说了一句,接着跟保镖往里走。

“哦……”

原来是王夫人的妹妹,只是两姐妹虽然都是美女,但却好像一点都不像呢!

秦越歪了歪嘴,也不在意。一边走着,一边打量着这别墅的格局,这里位置极佳,依山傍水,风景没话说……

可这别墅,漏洞太大!

从进门到现在,才走了几步,以风水局的角度,秦越就看出了不少端倪。

这王家怎么说也是大家族,不知道为何会犯这样的错误。

突然,秦越微微一怔。

想起了昨天王夫人的情况,还有最近的一些传言,看来……是有人要对王家下手?

“王总。”

跟着走到别墅里面,黄云山已经小跑上去,对着一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打招呼。

那样子,称得上一个恭敬。

微微打量了一下,秦越皱起了眉头,前面的男子长相颇为刚毅,儒雅中透着帅气,可身上带着几分怪异的气息。

但凡是个老中医都看得出,他肾虚!

这人想必就是鼎鼎大名的王氏集团董事长,王健麟了。

“黄院长,坐吧,不用客气。”

王健麟随和一笑,虽然是在跟黄云山说话,目光却落到了秦越身上:“这位应该就是黄院长口中的秦神医吧?”

“神医不敢当,我就是一个小中医而已,不过王总看起来气色不佳,眉心有一股无名之火蓄意待发,看来王总最近诸多不顺啊。”

“小秦,你怎么跟王总说话呢?”

秦越直接来了这么一句,让黄云山差点没坐稳。

黄云山可是清楚,王健麟最反感那种神神叨叨之人。

“秦医生还会算命?”

如黄云山所料,王健麟的语气明显冷了下去。

不过秦越并不在意,歪了歪嘴:“算命看相测风水都会一点,可我有一个规矩,看这些都是收费的。”

“秦越,你瞎说什么呢?”

黄云山急得要跳脚,冷汗都快出来了,放眼海陵市还没人敢这么跟王健麟说话。

他不禁后悔把秦越给带来了,秦越要是得罪了王健麟,他也得跟着倒霉。

王健麟打量着秦越,秦越看起来年纪轻轻,说话让人听起来有种大言不惭的味道。

不过在秦越身上,透着一股自信。

那种自信,是骨子里面发出来的,不是装出来的。

王健麟白手起家,能够有今天的地位,是靠的真本事。而有真本事的人,他也能看出来。

在他面前,装,是没有用的。

他忽然微笑着坐回到沙发上:“那秦医生倒不妨给我算算,钱嘛,不是问题。”

“王总果然够爽快。”

风水命相比中医更加玄乎,有的半调子随口就能扯一大堆,所以很多人认为那些都是骗人的。不过实际上几千年来,风水堪舆服务的都是权贵甚至帝王。能够令那些顶层的精英信奉,绝不都是骗人的。

而秦越对于风水的研究其实并不亚于医术,他看得出,王家存在的问题是很明显的。

“不知道王总信不信风水这种东西?”

淡淡问了一句,秦越脸上的笑带着随意的味道。

“封建迷信那一套,说实话,我不信。”

王健麟的确不信,看似不经意地一句:“秦医生想说什么?”

“难怪了。”

秦越点了点头,看到黄云山已经开始擦汗,他的笑又浓烈的几分:“王总应该动过手术吧,而且,就在最近。”

王健麟微微一怔,不由得伸手摸了摸小腹,眼中的警惕一闪而逝。他的确动过手术,不过,是私人医生做的,秦越怎么知道?

王健麟的反应都逃不过秦越的眼睛,他往厅外踱了两步:“这别墅靠山邻水,不光景色优美,原本风水也属上乘。只可惜,有一些人刻意动了手脚。这座别墅选在开阔地,从大门进入,联排的格局却没有紧密相接,留下了一道缝隙,好像被一把大刀切割,在风水学中这叫做天斩煞。”

“美观上看似没有大碍,却会对主人的健康不利,招致疾病。那道空隙越窄长就越凶险,但若在天斩煞的背后有另一栋建筑填补空隙,则可无碍。可惜,进来的时候我发现,后面似乎原本有一栋建筑刚刚被拆除了。”

“在这种情况下,主人健康的时候还好,最多偶尔感觉不适。可一旦家中有人罹患疾病,就可能诱发血光之灾。我好奇想问问王总,那建筑拆除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听完了秦越的话,王健麟的脸色突地阴沉下来,他不喜欢神棍,但是现在秦越这番话,却说得他不得不心惊。

后面的确拆了一座建筑,准备用来改造成后花园。

这世上很多事情原本就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特别是自从上个月花园完成拆除,他才动的手术,而王家跟着发生了很多事,怪事。

若不是如此,秦越根本没有机会讲完刚才的话。

终于,王健麟微微抬眉:“秦先生,方才,是我失礼了。”

王健麟很反感迷信,可他并不固执。他已经看出来,或许秦越的确是有真本事的人,所以态度也放了下来。

这次连称呼都变了,在王健麟的语气里面,带着几分尊敬。

黄云山松了口气,他原本还担心王健麟会发怒,看这样子,是他多想了。

王健麟挺不错的,起码懂得放下架子,秦越点点头,继续道:“王总,不知道这别墅是谁给你设计的,看来此人跟王总有仇啊,而且,还是深仇大恨的那种。”

“还请秦先生指点。”

现在的王健麟态度彻底扭转,在说话的时候,竟主动给秦越倒了一杯茶。

这让一边的黄云山惊讶极了,能让王健麟主动给倒茶的人,放眼海陵市真没有几个。

秦越也不客气,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其实,给他倒茶的人里面比王健麟身份高出很多的也并不是没有。

“之前的天斩煞主伤疾患,不光是王总你,王夫人也受到影响。而你这套别墅的问题没有那么简单,我猜最近你家中有人遭遇横祸吧?”

王健麟心中又是一惊,无奈的点了点头:“上个月底,我把父亲接过来小住,他无意间跌倒并发中风,去世了。”

说着他跟黄云山对了一眼,王健麟父亲中风突发的事情医院里的人都知道,但因为事发突然,当天王老爷子就去世了。所以王老爷子摔倒的事情,也就没有提过。

秦越点头道:“这是因为别墅还犯了几个风水禁忌,主大凶。在别墅对面是新的开发区,那里还没有建成,却有一条人工河道笔直引过来。风水入门书《都天宝照经》中就有云:水直朝来最不祥,一条直是一条枪,这是典型的枪煞。枪煞比天斩煞还要凶险,主伤横祸。”

秦越并没有停下:“此外,在别墅山后,是海陵市的水库引江河吧。看到那里有一座大型水塔没?”

“看到了。”

“这更是风水大忌。跟枪煞类似,凡是住宅正面面对直型物体都会产生煞气,对准后面就是另一种说法,叫做暗箭煞。暗箭煞跟枪煞同时出现,想不出事都难了。”

“暗箭煞?”

“王总你这栋别墅也算是海陵市顶级的住宅区了,建筑设计者不可能对这些基本的冲煞格局一窍不通。偏偏这么巧,这种种败局都极为凶险,个个是取人性命的恶煞,所以我才说设计这别墅的人跟你有仇啊。不过,王总,你怎么会想到要拆后院呢?”

王健麟的脸色阴沉得可怕,秦越说的这些他并不完全相信,但是听着却不由他不心惊肉跳。

他原本以为最近家中发生的事情都不过是普通的病,或者意外,现在看来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王健麟听到秦越那个问题,虽然没有说话,但面容却无法掩饰地微微一颤。

心中也穆然想到了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