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能小中医

第七章 治根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王总,你这别墅是新买的吧。当初买房子的时候,就没想过找懂行的帮忙看一下?”

王健麟不提后院的事,秦越也没有追问,对他来说那些局并不复杂,甚至,只要对风水有所涉猎的人都能看出。自然,要破局也不难。

王健麟表情有些苦涩:“我以前从来不信这些,所以……”

话说到一半,王健麟长长叹了口气,眼中的锐利收缩起来。

有的东西他的确不信,可王健麟这样的顶尖人物,就像水,并不是不懂得转弯。何况最近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如果当初找人看一下就可以避免,根本不是难事,他岂能不愿意?

现在说没有点儿懊悔是假的。

终于,王健麟看向秦越:“请秦兄弟帮我破解难关,王健麟感激不尽,只要秦兄弟开口,我王健麟能做到的,一定赴汤蹈火。”

“王总言重了。”

从小太爷爷教秦越的医术是为了救人,那些风水命相之类自然同样不例外。

其实这些麻烦,对他来说本就是举手之劳而已。

“这样吧王总,其实解决这些不是很麻烦,既然你的后院打算弄成花园,那你就在联排主宅的缝隙后面,布置一座假山弥补缝隙,如此一来天斩煞也就不存在了。”

“另外,那水塔也算公共设施,自然不方便动。你可以在改造的花园外种一排杨树,最好是青杨。杨树高大正直闻名,而青杨有青龙正气,抵挡区区暗箭煞不成问题。”

“至于那枪煞稍微有些麻烦,最好可以将大门的位置改个方向,再找块老磨盘石砌入墙体镇压,煞气自然也就消除了。”

三言两语,便将几个风水局破解,秦越优哉游哉地坐在沙发上,把剩下的一半茶喝了下去。

“谢谢秦兄弟指点,我这就让人去办。”

秦越的要求不难,王健麟陡然松了口气,仿佛得到了治病良方,连气色都变好了许多。

“王总,这些不急于一时。”

看王健麟立刻就拿起电话,秦越劝住了他,然后淡淡道:“所谓煞,不过是对风水的因势利导。风水局就跟人体病症一样,都是有根源的,要破局自然也要治根。”

王健麟没听明白,不过十分谦虚的看着秦越,等着秦越的下文。

“王总你日理万机,每天处理的事情不是常人可以比拟,很容易压力过大,导致气血虚弱,所以邪气才能趁虚而入。而现在首要的,是先治你这个风水源头,之后照我刚才说的做,便可真正破局。”

王健麟微微一愣,马上明白过来。

所谓的源头,指的就是他的病。前一段虽然请名医动了手术,但是总感觉恢复效果不好。

他知道,此刻秦越能主动提出来,就是要出真本事了。而王健麟对秦越的本事,已经很有信心。

“那就麻烦秦兄弟了。”

秦越没有多说什么,他帮王健麟,首先是给黄云山面子,毕竟是黄云山带他来的。

其次是觉得以王健麟身份却没多少架子,是个挺不错的人。王健麟能看出秦越的底气,秦越自然也懂得看他。

第三嘛,他还真想起一件事需要王健麟帮忙。

“王总你先坐下来,我这就给你治疗。”

治王健麟的病,不是什么问题,也费不了什么事情。说得直白点,对秦越来说不过是小儿科罢了,随手就可以解决的。

可现在的秦越在王健麟眼中,就是来拯救他,拯救他们王家的。

秦越的本事,他愿意相信。

秦越一句话说完,王健麟已经坐到了秦越前面的沙发上。

手微微一抖,那个将王夫人从鬼门关捞回来的金针布夹子再次出现在秦越手上。

呲!

秦越指尖划出一道亮闪,一枚金针已经凌空飞出。

王健麟身子一颤,低头看见插在他后腰上的那枚金针,脸上布满惊乍。而浑身一股清凉之意,又让他迅速地松弛下来。

又是以气御针!

黄云山在一旁不禁站了起来,眼中满是精光。

他毕竟也是中医出身,深知以气御针的高明。能够亲眼见证这种中医界近乎失传的绝技,不仅是一种幸运,甚至,称得上某种荣誉。

无奈的是,秦越的动作实在太快,还没看清金针已经扎在了王健麟身上。

只是一针,只是眨眼的功夫,秦越已经停止施针,接着单手按在了王健麟的腰上。内息滚动,一股暖洋洋的真气灌入王健麟身体里面。

片刻之后,秦越松开手。王健麟腰上的金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那装着金针的锦布夹子自然也被秦越收了起来。

“王总,现在感觉如何了?”

秦越简简单单地站着,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只是淡淡问了一句。

王健麟看着秦越微笑的样子,摸了摸小腹:“感觉那里有些发胀,不过没有那种坠痛了。”

说着,王健麟脸上陡然生出几分异样:“身体好像也轻盈了许多,怎么……有种年轻了好几岁的感觉!”

“这就好,我待会再给你开个方子,调理一段时间。手术的伤口愈合之后,应该就没有太大问题了。”

听到这话,王健麟心中大喜,连声感谢,立刻让下人准备了丰盛的饭菜。

饭桌上,最后一道菜也上了,王健麟眼神点了点一个下人:“思思呢?”

下人面露难色,贴过去耳语了几句。

王健麟听了似乎有些不快,冷声道:“她不来就不来吧,你们也都下去,这里暂时不需要你们了。”

说罢,又微微一笑,端起了酒杯:“不好意思,让两位久等了,我们这就开始。来!”

秦越出现之后,只不过举手之间,就帮他解决了许多烦心的事情。

这让最近霉运不断的他,看到了一片光明。

王健麟现在的心情还是很好的。

“秦兄弟我敬你一杯,多谢你出手相助。以后秦兄弟就是我王家的大恩人,你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我王健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王健麟话语中满满的感激,对于秦越的本事,他没有了丝毫的怀疑。

对有真本事的人,王健麟都很尊敬。

连续敬了秦越两杯酒,王健麟看向了黄云山:“黄院长,你们医院藏着秦兄弟这样的神医,为什么不早点给我引荐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吧?”

“王总说笑了,我哪里算得上什么神医,不过是一个实习医生罢了。”

秦越似笑非笑地看着黄云山,黄云山则一脸尴尬。

王健麟面色一动,马上朝着黄云山瞪眼,有些不满意地道:“黄院长,这是真的假的?你怎么想的,秦兄弟这样的人才不用,却让他当实习医生?院长是这么当的吗?”

“哎哟,冤枉啊王总,小秦这是拿我开玩笑呢!我已经任命他当我们医院的中医科主任了,只是差几个流程走走,这样的人才我们是绝对不会埋没的。”

黄云山一边尬笑着回答,一边心中把秦越给骂了几百遍,这混蛋绝对是故意的。

黄云山说完话,王健麟看了一下秦越的表情,淡淡笑了。他没接着说这事,开口看向秦越:“秦兄弟,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找我。”

话说到这份儿上,秦越歪了歪嘴笑了,顺水推舟道:“王总,我眼下还真的有件事想要找王总帮忙。”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