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特工重生:快穿全能女神

容哲番外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训练营。

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校场上还亮着灯。

今年的新兵蛋子刚回来,一个个路过校场的时候,看到训练场的站得笔挺的人,有个人没抑制住自己的声音,声音中带着激动:“站在前面那位是不是慕秋教官?他旁边的那个是叶师兄?”

如今训练营慕秋还是除了容哲以外最高级的教官。

实际上叶韶华现在所有的身份都可以恢复了。

当年被迫交出训练营的时候,叶韶华也曾不甘心过,这些当年不服气东西现在看起来,早就风轻云淡。

不过偶尔会来训练营基地看一眼。

容哲听到这里,也朝校场那边看了一眼,他的下颌极美,半截袖子被卷起,微微眯着眼看校场的时候,还是如同以往的放荡不羁。

听到新兵的声音,他手指顿了顿,语气有些淡,“是他们,你们加油,也都会有这一天。”

两个新兵没有想到能得到容哲的回答,有些受宠若惊地看向容哲。

容哲无疑是训练营综合素质最强的兵。

年初在知道排名第一的容哲竟然要带他们这些新人的时候,所有新兵都激动疯了。

毫无疑问,国际训练营排行榜上的每一个人都是他们崇拜的偶像,更别说是容哲。

只是容哲虽然看起来有些纨绔,但实际上并不好接近,在训练的时候可以说是冷血无情。

这些女新学员都被他迷惑,可见识到他的冷血无情之后,一个个偃旗息鼓,不敢招惹。

罕见的听到容哲回答,几个女学员看向自己的教官,状似无意的瞧着。

容哲倒没注意这些目光,他的目光还在校场那边,手指下意识的要在兜里摸烟,只是带着一群兵训练三个月回来,是不允许带烟的,摸了个空。

他也不在意,朝校场扫了一圈儿,然后伸手取下了头顶的帽子,微微侧了眉眼,“休整三天,三天后我带你们去基地。”

说完后也不等训兵蛋子回答,径直朝校场走去。

叶韶华背对着他,正在二十来个教官说话,站在她身侧的是叶离跟慕秋。

容哲没有惊扰她,只是靠在她身后的一颗树边,长腿慵慵懒懒的伸着。

尽管是接近五年没有接触教官了,叶韶华已久在状态上。

容哲手插在兜里,非常认真地看着叶韶华拿着枪,手里还举着她以前惯用的武器,手指修长干净。

“这么多年,一点也没变。”训练营负责人啧了一声,“还是拽得欠揍。”

容哲点点头,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笑了笑,“有烟吗?”

负责人从兜里摸出了一盒烟还有打火机给他。

负责人看了他一眼,“你都回来带兵了,你说她应该也会回来吧,看她的样子还是很喜欢军营的。”

“不一定。”容哲点燃烟,咬在嘴里,声音有些不清晰。

“为什么不一定?好不容易苦尽甘来,她总该风光一把吧,也好让那些后来的新人知道什么才叫全能。”负责人不信。

容哲吐出烟圈,只笑了笑没回答。

两人都聚精会神的看了一把军队里难得的打靶盛宴,负责人看了眼叶韶华,忽然想起了什么,转头看向容哲:“你这次回来,应该不带兵了吧,你爸都来找过我好几次了,人生大事还是要考虑的。”

说起来容爸爸也挺愁的。

身边年纪跟容哲差不多大的结婚的结婚,不结婚的也有未婚妻了。

就容哲,看起来劣迹斑斑,浪荡不已,京城里的名媛虽然对他的颜值跟身份心动,有些也认为自己会成为他心头最不能替代的人,也想过自己是唯一能改变他的人。

可惜接触之后,所有信誓旦旦的名媛一个个都直呼惹不起。

“不不不,太可怕了,我都那样站在他面前了,他竟然还不心动。”

“不是人,虽然听说他纨绔浪荡,可完全没想到是这样的。”

“可可可可可怕。”

“惹不起惹不起。”

“……”

大概所有原本信心满满接触他的人,最后自己还是落荒而逃。

叶韶华集训完毕,已经是十点多了,晚上的风吹起来嗨挺冷的。

她拉了拉外套,看到校场外边儿站着的容哲,便朝这边走过来,从兜里摸出口罩给自己戴上,侧过脸看他:“喝酒去?”

容哲已经将抽了一半的烟掐灭,“这么晚你确定?”

“去不去吧。”叶韶华手插进兜里,微微眯着眼。

“我车没在,你开车吧。”容哲将自己的帽子扣上,也没换衣服。

晚上,酒吧还是热闹的很。

酒吧里烟味重,容哲挺喜欢这里的气氛,热闹,但他怕叶韶华不喜欢,本来想着找一个清吧,没想到叶韶华直接将车开到了酒吧这边。

两人都喝了不少酒。

应该是叶韶华回来之后,两个人第一次这么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喝酒。

叶韶华靠在椅背上,她身形懒懒散散的,拿下了口罩,但因为酒吧灯光原因,没人认出她来,就是有不少人打量着她跟容哲。

容哲显然是酒吧的常客,他一来,不少明艳的女人找他打招呼,不过每一个敢碰他。

“十五年了吧。”叶韶华接过调好的酒,慢条斯理的晃着,懒散的微靠着椅背,侧脸在灯光下显得很好看。

容哲低着头,吩咐人上点吃的,闻言,笑了笑,有些风淡云轻,“嗯,我们认识十五年了。”

“我那时候挺恨你的。”叶韶华喝完了一杯酒,又将酒杯递过去,让人再调一杯。

容哲心一颤,握着酒杯的手紧了紧。

他半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其实我早就知道,每个接近我的人几乎都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叶韶华盯着血红的酒杯,安静又专注的样子,“那一段时间,师傅知道自己是不行了,一直在削我的锐气,你都是跟在我们身后给收拾乱摊子。”

“后来,你爷爷联合一批人逼迫我,”叶韶华偏过头看他,“我离开南岛的时候,最恨的就是你,虽然我知道跟你没有多大关系。”

容哲闭了闭眼,几乎已经不想再听了。

“因为最不想原谅你,最不愿相信你也是容家人。”

叶韶华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我自己想通了,我想过去找你。”

“那次苏家人带我去见你,本来那次相亲我不打算去的,我没想到你那个时候在京城变成了这个样子。听到是你,我才去的,不过那时候你很逃避我。”

“容哲,你别这样了。”

叶韶华声音低低的,有些哑。

容哲听到这里,就知道叶韶华可能有些醉了。

他给她递过去一张纸,然后拿出手机,在上面找了一个电话,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好,我不这样了。”容哲朝她笑了笑,没有往日的往日的纨绔,依稀可见五年前丰神俊朗的干净,“你别哭。”

叶韶华微微偏头,几种酒混合在一起,本来就容易醉。

她喝了很多杯。

实际上她很少这样喝酒,因为喝多了她会管不住自己,在南岛的时候她喝过几次。

她的朋友不多,但那时候她是拿容哲当真过命的交情。

容哲少见的陪她喝过几次。

最后一次是在老岛主第一次惩罚叶韶华,叶韶华伤好之后拎着一瓶酒来找他喝。

从那以后,老岛主死了,容家那些人异心冒出来了,叶韶华就再也没有跟他说过话。

容哲看着她,期间有人终于忍不住来找叶韶华搭讪。

被叶韶华拧断了手。

容哲递了个眼色给经理,经理立马让人把那个闹事的人带下去。

大概十分钟后,有人来接叶韶华了。

看到六亲不认的叶韶华乖乖的跟那人走了,容哲找人要了根烟,走了两步,靠在吧台边,笑了笑。

经理将人带下去之后,才过来,看着容哲一直看向一个方向,有些奇怪,“容少,人已经处理了。”

容哲看着门外的方向,没有回答。

是从什么时候放弃的呢,大概是她一直喜欢喝酒,以前都是他给她收拾乱摊子,可她喝醉以后,只记得慕归云。

------题外话------

有些人一相遇,结局就已注定

感谢支持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