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狼王的娇宠

第4章 诱哄包子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出城十里。马车銮铃叮当,李孚如老爷兴奋地放走一只信鸽:“知道吗?你们姐姐跟你们身边的嬷嬷翻脸了!”

萌蠢孩子百里止完全没有人生的危机感,天真的扬起沾着糕点屑的小脸儿:“舅舅,什么是翻脸?是像上次舅舅带我和姐姐看的,一个人那个很多脸,一扭头就会变的,那个戏法吗?”

那个叫变脸!百里芸小脸一抽,无语扭头看窗外。瞧瞧,就是因为有个真正四岁娃儿的样板活生生地杵在面前,她才如此地适应困难啊!

虽然上辈子她也是个直白的妹纸,但让她装作这么蠢,辣肿么可能!

城外三十里。乌篷船悠悠地向前划行,李孚如老爷开心地放走第二只信鸽:“这次是真的闹大了。你们大姐不欲跟那老仆妇翻脸,那老仆妇竟反过来跟你们大姐叫板,还敢跟当家主母大小声!你娘再不发威,老虔婆一家子都要拿她当病猫!啧!”

郡守大人嘴上说着义愤填膺的话,语气却非常欢乐,还趴过身子神秘兮兮地跟龙凤胎商量:“看来今晚上你娘都没空管咱们了,要不然咱们趁机跑远一点,来个彻夜不归?”。

百里芸一手抓瓜子,一手默默捂脸。舅舅,你这么自觉地把自己一个堂堂郡守跟两个四岁孩子归在“咱们”一类,躲你姐姐的追捕……大人,您的节操呢?

李孚如和百里止一路叽叽呱呱地说话,百里芸面无表情地默默地听着。

出了城,车行许久,转乘舟楫。

船入山涧,水流平静,船身轻摇,好像摇篮轻摆。李孚如还在和百里止嘀嘀咕咕地说话。百里芸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眼睛越来越困,渐渐睁不开了。

她已经许多天做噩梦睡不好了,小孩子的身体本能伤不起!

百里芸的小脑袋一点一点,终于,咚地一下靠在舅舅身上……身子一歪,睡着了。

李孚如悄悄地舒了一口气,轻轻地把小外甥女软软的小身子放平,仔细垫好枕头、盖上薄毯,掩好船舱的垂帘,蹑手蹑脚地牵了小外甥出来。

一出来,就叹了口气。

百里止也蹑手蹑脚地跟出来,见舅舅叹气,睁着大眼睛不解地拉了拉舅舅,两只小手护在嘴边,小声问:“舅舅为什么叹气?”

问完了,小包子又皱着小眉头想了想,恍然大悟,“是因为姐姐睡着了,没人陪舅舅玩了吗?舅舅不怕,夕惕陪你玩!”二姐生病之后总是蔫蔫的。不像他,精力旺盛得很。

李孚如被如此可爱的小外甥逗笑了,抱起小外甥又走远了几步,来到船头,由撑船摇橹的长随稍微挡着风,才坐下来把百里止放在自己腿上,用肩上的大氅护住。

李孚如笑眯眯地问怀里软软的小包子:“夕惕喜欢二姐吗?”双胞胎,不喜欢才见鬼。天大地大、姐姐最大什么的,他最有经验了!

果然,夕惕小同学毫不迟疑地猛力点头:“嗯!夕惕最喜欢二姐了。”

李孚如又问:“那二姐病了,夕惕想要她的病好起来吗?”

百里止十分吃惊:“二姐病了?二姐的病不是已经好了吗?”

说着,百里止疑惑地挠挠小脑瓜。他还记得二姐在船上发高热,脸蛋儿红通通的,一动都不动。他哭得那么大声二姐都不醒来,吓死他了!

可是后来不是好了吗?

李孚如收起了狐狸笑,担忧地摇摇头,轻声道:“不,她的病没好,反而更重了。你看,她是不是不会说话了?是不是看你和看大家都像陌生人,像是所有人都会害她一样?”

“有吗?”四岁的孩子拼命运转可怜的脑细胞,“有人要害二姐吗?她不说话是因为害怕?”

李孚如谆谆善诱:“现在在西北,在舅舅家里,肯定没人敢害你二姐。可舅舅猜,之前,一定是有过的,对不对?”

被舅舅清明睿智的目光盯着,仿佛所有的秘密都被看穿似的,小包子心里一慌,低下头缩了缩身子。

李孚如眼神一动,知道自己是猜对了,放缓了声音继续诱导:“你看,因为那个,你二姐被吓着了。然后又生了那场病,从此就不会说话了。这种心病,可是比身体生病还要可怕。从此以后,你二姐一辈子都会是个病人,不会说话,不会跟人玩耍,长大了嫁不出去,被人欺负,一辈子可怜……”

“我不要二姐这样……”四岁的小男孩哪里是狐狸般的郡守大人的对手,立刻就被摧毁了心防,哭了起来。

“舅舅你快给二姐把病治好!我不要二姐生病!”还是那么可怕的“心病”,呜呜呜!

“舅舅也很想给你二姐治病,可是舅舅没有办法啊!”李孚如无比真诚地摆出一张无奈的脸:“你二姐的病肯定是被人吓的,可是舅舅不知道是谁、又是怎么吓到她的,所以没办法给她治啊!”

“我知道!”被蛊惑了的四岁小豆丁脱口而出,但立刻嘴一瘪,眼泪吧嗒吧嗒地流了下来,“可是我如果说出来的话,我们的肚子会烂掉!”

李孚如眼神一闪,很快又由笑容掩盖:“怎么可能呢?在别的地方说也许会,可是在这里说,那是一定不会的!”

小包子的眼泪立刻止住,泪水挂在白嫩的小脸上,一脸萌蠢。

李孚如舌绽莲花地开始瞎编,什么这条河是千古流传下来的一条神河,所有说真话的孩子都会受到神明庇佑啦,什么这条船是佛祖座下莲花的花瓣所化,在这条船上就算是喝了最烈性的毒药都不会肠穿肚烂啦,呱啦呱啦……

四岁的可怜小包子完全被忽悠了,小手膜拜地地抚摸着这条行驶在神河上的神船船帮子,把那件原本永远只有他和双生姐姐知道的秘密抖了个底儿掉。

这件事,却是连穿过来的溪桑也不知道的。

龙凤胎自幼有个习惯,临睡前要喝一小杯牛乳才睡。从京城到西北,路途上没有牛乳,一般都是喝杯温水才睡下。

百里芸生病的那天晚上,临睡前两个丫鬟照例端了温水,要伺候两姐弟喝下。

百里止口渴,咕嘟嘟就喝了下去,虽觉得味道有些不对,但也没说。

但百里芸比他敏感,刚喝了一口就吐了,打翻了杯子,闹着说难喝,要哭。

刘嬷嬷听到动静进来,作势要收拾两个丫鬟。两个丫鬟立即凑过去,一边跟刘嬷嬷嘀嘀咕咕说话,中间还给刘嬷嬷递了个鼓囊囊的荷包。

刘嬷嬷把荷包塞进袖袋里,脸色就好转了,给了两个丫鬟一个纸包,低声道:“用完这份可再没有了,莫再洒了。”

两个丫鬟立即面露喜色,一起出门重新去打水。

刘嬷嬷临出门又回头瞥了看着这边的龙凤胎一眼,老眼一眯,转身来到姐弟俩床前,盯着两人道:“刚刚的事,都看见了?”

两人下意识地挤在一起,有些害怕地点头。

刘嬷嬷就笑了,那种笑容很可怕。她带着那种可怕的笑容,伸出双手,狠狠地握住姐弟俩的后脑勺。

她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出来的,眼神也阴森森:“看见了又怎么样?你们见天儿地吃我做的饭,喝我端的水,肚子里早就堆满了我下的咒。凡是我不让你们说的,你们胆敢说出去一个字,保管你们立刻肠穿肚烂而死!”

那时候,百里止喝下去的加料的水已经起效,后脑勺虽然疼,但瞌睡得很,对刘嬷嬷说的话有些迷糊了。但百里芸却是吓白了脸,一张小脸上全是惊惧。

刘嬷嬷一松手,看百里止只知道点头,百里芸却煞白着小脸直愣愣地看着她,怕不保险,就又吓了她一回。

她伸出两只长了褶子的老手,在百里芸的肚子上比划着,嘴里发出阴森可怖的声音:“乱说话的话,你的肚子就像这样……‘哗啦’被撕开,肠子流得到处都是……”

小包子讲到这里,回忆涌上脑海,声音发颤,小身子有点儿哆嗦,饶是知道自己身处神河、神船,也不能抵消心底深处对那一幕的恐惧。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