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狼王的娇宠

皇帝遗旨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不过嘴上虽嘟囔着,对于笨哥哥能有个单纯的蠢嫂嫂关心,拓拔元贞还是高兴多些。

没有嫂嫂在的时候,太子哥哥黏他得很,一时片刻也离开不得。自从有了嫂嫂,好歹他多了机会出门。甚至,太子哥哥要回后殿跟嫂嫂歇觉的日子,他还可以去宫外住一夜。

拓拔元贞很喜欢宫外的祖父祖父和外祖一家。有时祖父和外祖还会聚在一起沙盘演兵,更是喜得他流连忘返。祖父还答应他说,等他十二岁,到了拓跋家男儿从军的年纪,就正式让他带云烈卫上阵杀敌。

他没把这件事告诉很紧张他的太子哥哥,只偷偷写信告诉了爹爹。

爹爹带着娘和外曾祖、妹妹、弟弟在外头游山玩水,回信很慢。但再慢还是每封信都会给他回。

信里,爹爹说,他和阿娘都赞同这个决定。让他好好习武、好好习兵法战略,将来战场立功。

娘还单独给他写了一页信纸的小话,抱怨说妹妹现在没了他这个哥哥镇着,简直是越来越难管了。小弟弟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出息,但有那么个姐姐带着,够呛。

最后,他娘在信上鼓舞他说:“我儿,加油!为娘看好你哦!”

拓拔元贞简直可以想象笨蛋娘那副握着拳头挥舞的傻样子。小小的儿郎状似鄙夷,其实眼睛闪闪发光地撇了撇嘴,傲娇地把爹娘的信小心保存了起来。

他可是长兄,自然会为弟弟妹妹们做好榜样。就算弟弟妹妹不成器,不是还有他这个长兄么?

时光荏苒,一转眼父母离开已经六年,当年小小的儿郎已经正成了十一岁的青葱少年郎。

就在这年九月,沉疴在身的初平帝于宫中病逝。临终前留下遗旨:皇妹百里芸,虽为外姓,然多年来于国、于先帝、于朕及太子均有大恩。太子及其后子孙,均不得对其忤逆不敬。其子拓拔元贞,性情聪颖忠贞,与太子情谊笃厚。今后当以手足兄弟处之,不疑、不倦、不离、不弃。一日为兄弟,一生为手足。凡于此贰言挑拨者,可诛矣!

遗旨宣布,病榻前跪守的满朝文武大臣和宗室贵胄皆惊!

皇帝临终前亲自以遗旨的形式确定拓拔元贞今后的身份,更是斩钉截铁地留下狠话:今后谁敢在太子和拓拔元贞的兄弟关系上挑拨,其罪当诛!

皇帝的圣旨之所以厉害,是因为“金口玉言”,难以更改。但万事无绝对,只要皇帝还活着,转圜总是可期的。最可怕就是这种,皇帝临终前留下一道遗旨什么的。那是干干脆脆连任何人回圜的余地都不给留!

连新君,也只能照办。否则,就是对父亲不孝,对先帝不忠。

不忠不孝之人,如何为帝?

大臣们下意识看向太子。却见太子挺拔的身躯首先毫不犹豫地跪地,声音虽悲伤但明显坚定地道:“儿臣接旨!并在此立誓:此生必事嘉熠姑母至孝,事元贞表弟如骨肉手足。绝无忤逆,绝无背弃。若违此誓,天厌之!”

群臣愣怔中,又见原本最该酸涩难受的皇后娘娘也从龙榻边上站起,红肿着眼睛庄严地朝龙榻上的皇帝行礼,声音沙哑地道:“臣妾也在此立誓:有生之日,必替皇上维护此旨威严,无论何人,哪怕是太子自己,也绝不容违逆!如违此誓,天厌之!”

群臣都惊怔住了。但片刻的惊怔之后,大家的反应还是很快的,立即齐齐伏地叩头山呼:“臣等领旨,不敢有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群臣山呼声中,初平帝露出了一个放心的笑容。轻轻地动了动手指,示意众人退下。只留了皇后、太子和拓拔元贞在榻前。

初平帝握住少年修长的手指,满怀歉然地看着他,气息微弱地连道了两声:“对不住你……也对不住你娘……”

拓拔元贞对于今日之事内心颇多不解,但冰冷绝美的小脸儿上依旧一片镇静:“舅舅,其实不必如此的。”

母亲从不是在意皇室尊荣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在红尘俗世一飘六年,关键时候人都找不到。而他和太子哥哥六年相伴相处的情谊,更是无需任何旨意来保证。

初平帝没有再答他的话,只依旧满怀歉意地看着他,嘴角翕动着,那唇形仍旧是“对不住”。过了好一会儿才微微挥手让他和太子退下。

太子和拓拔元贞退出来,太子一转身,跪在了最前头。

拓拔元贞看着外头神色各异地抬眼看向自己的那些跪守着的朝臣和宗室们,没有多加理睬,冷冷一撩袍摆,当仁不让地跪在了太子身后、皇室唯一的公主屠皎的身边。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