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狼王的娇宠

仨熊孩子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他目前无爵无衔,其实论身份算是个白丁。可这些年太子到哪里都带着自己,再不该的平起平坐也早已习惯。这时候显摆自己尊礼,十分不必。

屠皎已经出嫁,此刻也是满面悲伤。扭头见拓拔元贞出来跪在了自己身边,她蹙了蹙眉,低声问道:“父皇可好?”

这个时候,还有什么可好不可好?拓拔元贞知道屠皎是急着等初平帝最后召见自己说说体己话。犹豫片刻,低声道:“皇姐一切安好,舅舅并不必挂心。反而是舅母……这点子时间,还是留给舅母吧。今后,皇姐也多进宫陪陪她。”

屠皎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是了。母亲一向满心满意地都是父亲。这段日子父皇熬着,母后何尝不是更加熬煎?只因为母亲是这世上最懂父亲的人,因此她才为父亲撑着。今后还要为父亲继续撑着这后宫一辈子。

母亲今年才四十岁,以后父皇没了,母亲那长长的孤单寂寞的日子,让她怎么过?

帝王薨逝,举国染白。

大丧之后,新帝登基。皇室诸人照例抬辈儿不说,帝王又亲下御旨,遵先帝遗址圣意,封嘉熠大长公主之长子拓拔元贞为亲王,视同骨肉兄弟。

昭告天下。

不提大周天下对于这道旨意是个什么反应。反正正主儿的兄弟俩是都没什么大反应的。不管是新帝屠果还是小亲王拓拔元贞,都觉得理所当然至极。

但宫中也不是诸事都顺的。譬如,太后娘娘心情哀恸,精神不济日久。

于是,一向不怎么打理宫务的新任皇后娘娘苮氏主动揽过了后宫事务。但与此同时,她又把自家的三个熊孩子推到了太后娘娘那里,说自己没空照料,请太后帮忙照看。

拓拔元贞听见皇嫂的这番举动,难得朝皇兄赞了嫂嫂一句“贤惠”。

新帝“啧”了一声:“即使如此,你也时不时过去看看,别让那三个小子真把母后累坏了。”

苮氏生的三个孩子,五岁的屠景、三岁屠闻、一岁的屠铸,除了一岁的屠铸现在还在吃奶,另两个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尤其是老大屠景,调皮捣蛋都不知道是从哪儿遗传来的根儿。

皇后苮氏素日里看着这三个儿子,时不时就被累得要歇一气。如今苮氏把孩子推给太后转移注意力本是一片好心,但可别真把原本就悲伤体弱的太后娘娘给累病了。

拓拔元贞摇摇头,断然道:“不会。舅母可比嫂嫂聪明多了。”

果然,拓拔元贞领了皇兄的令过来太后宫中的时候,太后正笑眯眯坐在凤椅上喝茶。反而是大殿里立着一个皇后娘娘,怀里抱着一个哭得震天的,眼前立着一个眼泪巴巴一脸委屈的,地上还滚着一个撒泼耍赖的,正头大如斗!

小太监一声传报“贞亲王到!”地上滚着的老大顿时就不滚了,连滚带爬地往太后娘娘的凤椅底下钻,嘴里还叫:“皇祖母救我!”

三岁的老二一见哥哥跑了,连忙迈着小短腿也跟着往凤椅底下钻:“不关我的事啊!是大哥让我逗小三的!”可惜老大抢先钻进去之后拼命地扯紧了凤椅的罩布,老二脑袋挤了进去,身子和屁股却进不去,急得两只小胖手儿扒着椅子腿儿,屁股使劲儿扭:“大哥你让让啊!”

被两个不良哥哥捏红了鼻子,正在母亲怀里嚎哭的老三是个还不懂得记仇的。见两个哥哥钻得有趣儿,挂着眼泪就咯咯笑了起来。

冰雕玉琢的少年一进来,就看见太后笑眯眯地起身走开,凤椅底下露出一只狂扭不止的小肥屁股。冷哼一声,大步走过去,一把扯出了一只肥猫。

他也不去捉那只大的,只拎着手里那只小肥猫,站在那儿冷声道:“吉公公,兄弟被捉,当大哥的袖手旁观,当罚几何?”

吉公公恭声道:“回主子,当罚三十下屁股板儿。”

“我没袖手旁观!我准备救他来着!”老大赶忙从椅子底下往外爬,抖着怂胆儿装腔作势地往小叔叔那边儿冲:“呔!哪里来得强徒!快放下我弟弟!”

强徒幽幽的眼神儿一瞟过来,色厉内荏的大皇子殿下吓得“嗷呜”一声,捂着屁股扭头就跑!

少年俊美至极的脸上露出冰冷笑意:“哦?到现在都不知错,还想跑?”

大皇子殿下哭唧唧地捂着屁股又磨蹭回来了:“我知错了!我不该想着去捏三弟的鼻子。更不该怕受罚自己不动手,怂恿二弟去做!小叔叔,你打吧,我不跑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