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狼王的娇宠

称呼问题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大舅舅秉持百里家风,身边并无姬妾,与大舅母李幼珠琴瑟和鸣。先是生下了与他同年的大表妹百里歆、小他两岁的二表妹百里嫮,之后便接连生下了三个儿子:如今刚八岁的百里霈和不满六岁的双生子百里言、百里行。

其实双生子表弟周岁时,小舅母就提过,想过继一个过来。因是双生,前头又已经有了三个,大嫂不至于舍去一个孩子受不住。将来过继过来的孩儿也不至于跟亲生兄弟间起了嫌隙。

只是大舅母那边尚未回话,小舅舅却就当场喝止了。没提兄嫂舍不舍得的话题,只说小舅母身子弱,经不得带孩子的劳累,难得严厉地赌了小舅母的口。

之后反倒是大舅舅觉得对不住,做通了妻子的工作,主动跟小舅舅提,让他们两口子在双生子里挑一个过继过去。两口子一起表态说,总之今后还是常来常往,孩子也是常见,并无为难。

此时,却是小舅母已经转过了弯来,主动说是自己想岔了,高看了自己的身子骨。自己其实果然是没有精力带孩子的。

小舅母一口咬定自己体弱带不得孩子,这个话题只好放下。

然而,谁都明白。就连才十一岁的拓拔元贞都瞧得清楚,小舅母其实是爱极了阿言和阿行的。那份发自骨子里的真心疼爱,掩也掩不住。

眼下已是十一月,再有一个多月就是阿娘和小舅舅的生辰,小舅舅都要三十了。

三十尚且无子。看来过继的事是又有了松动了。

果然,拓拔元贞刚从宫里回到自家郡王府,就听总管史义禀告,说隔壁百里将军府里小公子过继的事儿大体已经定下,确定要从四公子和五公子里头挑一个过继到彩屏大长公主和驸马膝下了。

百里府到了小辈们这一代,是男女统一排序的。从百里歆到百里行,依次称为大小姐、二小姐、三公子、四公子、五公子。如今倒是恰好就着这齿序,只当是家族里统一的排序,无论过继哪一个,总之在将军府里的称呼是不必变动了。

出了宫在出了自己没主子的自家府邸,拓拔元贞虽小小年纪,却素来都是有家主的冷肃威严的。当下便拧眉道:“可打听清楚了?阖家之中,可有怨怼?”

史义躬身道:“回王爷的话,属下已经打听清楚。因二舅爷与二舅夫人夫妇坚持不可令亲人之间生了嫌隙,否则就坚决不接受过继,因此无论过继哪位公子过去,都只是改个宗谱,迁个院子,并不会与亲生父母生分了。而大舅爷和大舅夫人也说了,等翻过年,两位小公子虚岁也七岁了,正该迁出后院,在前院里跟哥哥一样独居一个院落。干脆就放在那时候行过继之礼,因此,阖府之中,除了四公子和五公子私底下有些好奇到底哪个过去,有些新奇之外,其他并无人怨怼。”

史义一番话说得条理清楚、并无缺漏,拓拔元贞却从第一句就听得头皮子麻了一下。

待耐着性子听他禀完,尚未满十二周岁的小亲王忍住嘴角的抽搐,压了压声音里的恼意道:“史大总管,注意你的称呼!”

这是他爹娘的府邸!府中下人若是习惯于称呼他一声“王爷”,等他爹回来了,要怎么称呼他爹?叫一声“郡王”?那不反了个儿了!

王爷的儿子才是郡王呢!

史义,也就是郎风手下的前亲卫成员,当下脸皮抽了抽,再次拱手行礼:“王爷的意思,以后还称您为大公子?”

其实,以前阖府上下一直都称呼这位颇有威仪的小主子为大公子来着。可这不是晋封了嘛,他也得试探试探,不能一厢情愿不是?

“嗯。知照全府,以后不要再犯这个错。”少年冷声道。

“喏。”您说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这个,史义没意见。

史义就要退下去了,冷肃的少年到底忍不住,纵然明知不禀就代表没消息,还是又问了一句:“外头……还没信来?”

话问得含糊,但史义还是听懂了,心中不由对这硬绷着的小主子多了几分同情。但知道这位小主子最不愿被人看破自己想爹娘,便没敢在神色上露出来。

但到底还是温和了声线,多说了几句逾矩的猜测:“虽一时还没信来,但说不准没信反而是好信儿呢?大公子,您想啊,这还有一个多月就到殿下和二舅爷的生辰了,殿下哪年不送礼物回京?这礼一到,信不就也到了么?更不要说先帝大行,天下缟素,郡王和殿下只要是在大周,哪能不得知消息?不管人回不回来,都肯定是要来信的。说不定此刻信已经在路上了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