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狼王的娇宠

要回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可是,若他们跑到大周外头去了呢?拓拔元贞没吭声,挥挥手让这有心安慰自己的府中总管退了下去。神色有些黯然。

他那个笨娘,爱跑得很。两年前就撺掇着阿爹带着一家子往北戎的草原上去了。玩了半年才回大周。最近一次的来信还是在三个多月前,信上说,他们打造了一艘船,打算出海玩一趟。

元蔚给他的信上描述过他们在外头遇到的各种各样风险和奇事。可是元贞却常常会嫉妒地觉得,他们玩得好开心。

少年没有信史义的好意安慰,可偏偏,这次还真叫史义给说中了。

腊月初八,百里府准时收到了从海上而来的一批生辰礼和年礼。宫中、镇北王府也都有一份儿。而拓拔元贞的那一份儿自然是最厚最重的。

最重要的是,随着礼物来京的信。

史义亲自把随信送到府中的信件给小主子拿过来的时候,捏着手中单薄的信封,心情有点紧绷。无奈小主子有过严令,若是信来了不立刻送到他手里,就要重重严惩。因此再觉得不妙,他还是顶着压力立刻从连福门跑过来了。

坐在小舅舅生辰宴上的拓拔元贞正眼巴巴有暗藏紧张地盼着属于他自己的信。

刚刚,娘写给舅舅的信他已经凑着外祖和外祖母一起看过了。大多是些祝生辰的话,夹了些报喜不报忧的平安,还没有妹妹每次写来的信真实不遮掩,大约是怕舅舅告诉外祖和外祖母,让两位老人担心。

他总觉得,自己收到的信总该有些不同。

既想赶紧看到,又怕现在送过来被外祖母他们见到妹妹的信,知晓了在外历险的实情。少年看似端庄肃穆,其实屁股已经有些坐不稳。

然而真当看到史义匆匆送来的信函只有那么薄的一点点儿,原本还忐忑着的心又感到无比失望。

少年十分持重地起身,默默地给寿星公舅舅和上座的外祖父外祖母行了个礼,离座走到窗边远处,背过身撕开了信封。

满桌人都有些默默地看着少年单薄孤寂的身影,就连两个不懂事的双生子都感觉到了席上陡然静默的气氛,紧紧闭着嘴,相互对看一眼,不敢多言。

然而,下一刻,刚刚还一身孤单清寂的少年突然狂喜地冲了回来,混忘了自己的端严冷肃,挥舞着那张单薄的信纸,边跑边毫无形象地大笑:“要回来了!他们要回来了!”

叮铃哐啷!好一阵杯盘桌椅被碰倒的乱响……百里家的人半数都跳起来,半疯了!

那一日吃罢一顿混乱寿宴,贞小亲王完全稳不住自己了,拿着信又快马狂奔回宫报喜。

新帝的宫中免不了又是一番惊喜的混乱!

情绪稍稍平缓些时已是亥时,新帝却仍是欢喜得睡不着,连夜宣了一班朝廷重臣进宫,研究怎么赶在姑母回京前,再让天下更承平一些、百姓更欢悦一些、让姑母更满意一些。

最好,让整个京都都能一派安定富庶、焕然一新的感觉,迎接姑母一家高高兴兴地回京!

新任户部尚书是从户部小官一步一步扎扎实实提起来的,掌管钱粮很是一把好手,只是在公款花用上习惯性有些抠门。一听新帝要大笔花钱改造京都旧城区,这位尚书大人赶紧出列阻止,张嘴就要喊穷。却不想,平日里认真听他啰嗦的皇帝陛下还没等他开口就干脆地道:“今儿你一个字也别说!叫你来就是听的!”

户部尚书被堵了个半死,缩回脚,憋屈地乖乖儿听着。好吧,国库其实还蛮有钱的,他就是喊穷喊习惯了。

先帝新丧,整个京都都不能歌舞笙箫、披红挂绿、大兴土木,这是底线。在不触碰这个底线的情况下,如何在几个月之内让大周的京城焕然新貌,显出既肃穆又勃然的生机,这是个大难题。

但再难的难题,在帝王坚定的决心面前,臣子们绞尽脑汁,还是想出了办法。

办法是国舅闵圭提出来的。他说:“嘉熠大长公主常在民间,最知民生疾苦。纵使陛下将整个大周打造得花团锦簇,也不见得陛下施行几项仁政更能得她的赞赏。以臣愚见,不如大家辛苦辛苦,召集相关人等抓紧商议,把前些日子提过的鼓励农耕、安定地方秩序的几项政策定下来,赶在来年年初开朝时颁布下去。也恰好应了陛下来年改元之新。”

国舅大人一句话,三省六部忙了个脚丫子朝天。尤其是皇帝陛下和国舅爷亲自盯着,恨不得日夜不睡地盯着大家干活儿,而且还不让出半点儿疏漏。就此开了明武帝一生在制定国策方面大刀阔斧、快速谨慎之先河!

待到来年,大周正式改元之后的第一个春光明媚的三月,京都翘首企盼的人们终于迎来了他们殷殷期待的那个熟悉的身影。

帝王携妻带子,与百里府、镇北王府的家眷们一起在城门等候。而从来在皇兄出行时都跟他形影不离的少年亲王,头一回离了这位帝王远达一个城池的距离,早已率众奔马到京城之外的郡县,提前几日便往前迎去。

只想早一日见到他思念的阿爹和笨笨的娘,早一点见到多年不见的妹妹和连一面都没见过的小弟弟。

他再也不用想家了!他的家回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