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狼王的娇宠

拓拔元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拓拔元歌觉得自己自己真是世上最苦逼的弟弟。真的,就是最苦逼的那一个,没有之一。

六岁以前,他最爱的是外曾祖父,最又恨又爱的是阿姐。

他家阿姐真是巨讨厌了!从小就特别喜欢欺负他。常常惹得他气急败坏,偏偏人小力弱嘴也笨,说也说不过、打也打不过,最后惟有一哭!

可是阿姐是女孩子,外曾祖父和爹爹都不舍得打她,最多训斥她一顿。阿娘倒是惹恼了会对阿姐动手,可是阿姐太奸猾了,每次欺负完他又偷偷地哄骗他。他总是一次次地被这个女骗子可耻的谎言给蒙蔽,乖乖地不在阿娘面前表现得太可怜。

可是下次,还是会被惹哭。

要不是他姐凶巴巴地不让别人欺负他,他恨不能让这个可恨的姐姐回到阿娘的肚子里去!

别看他姐长得一副纤纤弱弱的玉雪样儿,真正发作的时候可恐怖了!他很多年都记得五岁的时候,全家在北戎的草原上待着的那回。草原上的人好客,有回爹娘和外曾祖父带他们出去赴宴。宾主尽欢歌舞到半夜,他独自跑出去捉萤火虫,结果被人给捂着嘴劫了。

远远的篝火的光亮映衬下,他家阿姐如天神般出现,扑上来一刀子就剁了那人的胳膊!一把把他抢在怀里,再一刀就捅透了那贼人的心窝!

那一刻,他原本惊惶无状的眼睛里,清清楚楚地看见阿姐双眼中熊熊的怒火。事后,他一直坚定地认为:那时候他姐身后那一大团的火光也不是篝火,就是阿姐的天神之焰!

可惜,他的崇拜还没有维持几天,他姐就又故态复萌了,欺负得他哇啦哇啦叫。

太讨厌了!真是太讨厌了!

后来,他被他姐欺负急了,哭个不住。他娘收拾完他姐,抱着他安慰说,没事没事,等见到你长兄就好了啊。到时候,让你长兄收拾你阿姐。你长兄啊,可是连太子都能镇得住的瑞兽!

他就无比期盼着见到自家瑞兽长兄,小小的心里对它充满了期盼。也曾无数次地想象,连太子都能镇守的瑞兽,元身会是什么样子的呢?貔貅?白虎?麒麟?

总之,是一个特别威风凛凛、不管是太子还是女骗子都能镇压的瑞兽!

可谁知道,他素来温柔美丽的娘亲竟然是一个更大的女骗子呢?

他家长兄不但不是一只长尾巴的兽,而且,他跟阿姐其实一模一样,最喜欢镇压的人就是他这个弟弟!

呜呜,哭唧唧……

自从见到了传说中的瑞兽,阿姐再也不是他心中最又恨又爱的那个人。当朝贞亲王后来居上、名列第一!

很多年后,与明武帝和贞亲王的兄弟情故事相媲美的,他和他家大皇侄子的深厚感情也是朝野流传。其实,原因无他,不过是彼此同情到了骨子里、共同流泪到灵魂深处!

拓拔元歌六岁时,他家五岁的大皇侄子感动地牢牢握住他的手说:“叔!你可算来了!皇叔从此以后就还给你了!保重!”

而他则同样激动地反握住他家大皇侄子的手:“没事,一物换一物而已。我的阿姐从此以后我也跟你共享了!你也保重!”

拓拔元歌十六岁时,十五岁的太子殿下颤抖地抓住他的手,泪眼婆娑:“叔,我想跟你换着过,真的!”

谁家太子当得像他这么苦啊?父皇逼着,亲王叔盯着,文治武功、言辞品德,差错一点儿回来都要打屁股板儿!一听说当太子,四个弟弟全都躲得比鬼还快!

拓拔元歌同情地叹息一声,紧紧反握住大皇侄儿颤抖的手:“忍过这辈子吧。你亲弟都没人愿意接你的班,我这儿,你就更别想了!”

太子呜咽:“你就帮帮我不行么?贞王叔好歹从不打你!”

拓拔元歌心说我家长兄罚起我来比打屁股板儿狠多了。但自己心里也知道,再狠也掩盖不了长兄疼自己胜过疼宫里的五个皇侄的事实。

自感对不住大皇侄的信任和期盼,他很有良心地建议:“这样好了,你早点成亲,早点生儿子。生个不怕挨屁股板儿的儿子,让他当皇太孙直接继位!”

三年后,十八岁的太子大婚,次年生了一个一脸聪明相的皇嫡长孙。

明武帝高寿,在位三十年,享年七十四岁。一生的最后四年里,他禅让了皇位给太子屠景,甩手带着已经陪了他一辈子的闵皇后归隐去了大周的名山大川。

已经四十五岁的太子殿下乖乖地继承了皇位。然后等父皇和母后一走,他便装晕病倒在床,把朝臣和太子都叫到床前,气息孱弱地道:“朕一生未曾离开父母左右,如今父皇和母后乍离,朕心痛难忍,实在无力处理朝政。着太子监国,众卿……请倾力辅佐之!”

大臣们山呼领旨,自幼聪睿的太子殿下大大地翻了个白眼。

四年后,太上皇驾崩的消息传来,皇帝当真病倒了。这一病,就真的禅让了。大周历史上,称他是最孝顺、最慈爱的一任帝王。

而大周朝从初平帝之后就没有兄弟阋墙、父子相残的人伦惨剧,如最和善的百姓家一般亲和,也传为史上佳话。

从此,大周皇室少有妃嫔,多帝后恩爱而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