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帝君在上

第一章:风云欲动(一)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近日建安城出了件大事儿

当今圣上最宠爱的二皇子荣王殷昊当街纵马,撞上了名闻天下的大才子展子游,人直接飞出去,腿当场就断了,荣王撞人后却嚣张不改,扬言是展子游冲撞皇室威严,必要他磕头请罪!

适逢春闱,大量学子入京赶考,听到消息顿时群情激愤!皆堵在宫门前要个说法,声势颇为浩大,惊动了朝中不少老臣,纷纷上奏请求圣上惩治二皇子,圣上无奈,命二皇子闭门思过,谁知二皇子桀骜嚣张,竟在禁足期间派人强砸了展府,圣上也为之震怒,二皇子生母舒贵妃脱簪请罪,才让圣上息怒,只命荣王必亲自向展子游赔礼,以平息众怒

“都是些贱民!”

翊坤宫中,宫女太监跪了满地,皆是头磕地,哪怕被摔碎的瓷器碎片扎进肉里,也不敢出一声痛呼

牡丹掐丝织锦铺就的软塌上,斜倚着一位满头珠翠的华贵女子,她凤眼妩媚多情,云鬓丹唇,正漫不经心的端着茶杯,旁边一个年轻的华衣男子满面怒容来回踱步:“孤堂堂一个亲王!竟要向一个无品庶民请罪!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母妃!孤若是这么做了!必会沦为天下人的笑柄啊!”

“昊儿。”舒贵妃染着蔻丹的指尖抚着杯盖,颇为嗔怪:“也是你耐不住气,如今咱们大梁诸侯势强野心勃勃,世局不稳,你父皇还指着通过这次春闱笼络士子之心,偏你任性,险些坏了大事!那展子游在青年士子中风头正盛,若你将来还想要个好名声,少不得低头一次。不过—”她目光一冷:“他得罪我儿,等此番事了,母妃必为你好好出一番气。”

“可是母妃,儿子不想去!”殷昊俊秀的脸上显出暴虐的扭曲:“去给那个贱民道歉!他怕不是要得意死!”

“昊儿!”舒贵妃皱眉,沉了嗓音:“这次可由不得你任性!”

“母妃!我不去!”

翊坤宫外,奉太极殿圣上之命而来的大太监李秋海看着紧闭的大门,心有所感,他给了身后李顺一个眼神,他微微弯了弯腰,倒退着悄悄快走出去

大门骤然被推开,殷昊怒气冲冲走了出来,李秋海弯腰恭声道:“见过荣王!”

殷昊阴冷的看了他一眼,径直拂袖而去

紧跟出来的翊坤宫大太监刘全见状,露出个笑:“见过李公公,快请!娘娘刚才正训斥荣王呢,一个劲儿说自己教子无方,眼下正难过呢,奴才们口笨拙舌,生怕娘娘着急了把病又拖重了!”

李秋海走进殿内,沉香氤氲在温暖的房间中,舒贵妃倚在软枕上轻轻的咳嗽,蹙眉显出柔弱的病容,看见李秋海,露出个温婉的笑容:“李公公来了,可是陛下有什么旨意?”说着就要站起来,旁边的侍女赶快扶住她,焦急道:“娘娘您还病着呢。”

李秋海跪下,悄然掩去唇角的冷笑,再抬头时已是一片恭敬:“陛下听闻娘娘身子不适,很有忧心,特命我送一批新入的补品,望娘娘好生休息!”

“谢陛下还念着本宫。”舒贵妃用绣帕轻轻拭着眼角,又是一阵咳:“本宫还以为…陛下已经厌了本宫了呢……”

“哪能儿啊!”李秋海笑:“这宫里谁不知道,娘娘是陛下心尖子上的人!娘娘只管放宽心。”

舒贵妃破涕为笑:“李公公这样说,本宫心里就好受了许多,请公公回禀陛下,这些事儿都是本宫教子无方,本宫愧对陛下,陛下虽宽厚,本宫却不能不自请禁足,只等事了,再去向陛下请罪!”

又寒暄了片刻,舒贵妃眼角露出倦意,李秋海识趣道:“天色不早了,请娘娘好好歇息,奴才也要回去复命了。”

“辛苦李公公了。”

“不敢不敢。”

李秋海躬身退出来,臂上垂着的拂尘轻轻一甩,正欲离开,刘全小跑着出来叫住他:“李公公请留步。”

“李公公。”刘全一张老脸上笑出了褶子,与李秋海并肩而行,边小声问:“敢问李公公,荣王这事儿……圣上有什么心思?”

“圣上的心思,我们奴才怎么能知道。”李秋海脸上不动声色:“只是最近,圣上过问了几次齐王的事儿。”

刘全陡然一惊

齐王殷安虽是大皇子,却只是个嫔妾之子,出身低微且性情拙笨不得圣心,早早就被外放到荒僻之地,陛下素来不在意他,而今却忽然关心起来

看来荣王再三忤逆终究是惹恼了圣上,他莫不是想召齐王回来处理此事?

如今后位空虚,先皇后也未留下皇子,荣王与齐王都是庶出,虽荣王有舒贵妃和宁国公府做靠山,但齐王却占了长子的位置,当年费了不少心思才使得齐王外放,如今荣王离太子之位不过几步之遥,这时候齐王若回来,会多出多少变数!

李秋海冷眼看着刘全阴晴不定的脸色,微微一笑:“圣上也是顾念着荣王的脸面,才会想派人同荣王一道处理此事。”

“李公公说的是。”刘全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只是您看,这人选除了齐王,也该有别的更合适的人吧。”

“能代表皇室威仪,且不会抢荣王风头的人。”李秋海眼神往西望去,意有所指,刘全顺着看去,骤然想起什么似的,低声:“您是指…那位?”

李秋海笑笑,一甩拂尘:“我言尽于此,剩下的,只看娘娘的意思了。”说完,边带着后面的小太监们离开了

刘全犹豫的的看看他背影,又望了望西边,咬咬牙,转身回了翊坤宫

李顺出了翊坤宫,快步往西走,从小路绕过御花园,周围愈发荒凉,终于,他在一座偏僻的小殿前停步,破败的匾额上有已模糊的景阳殿三字,李顺抹了把额上的汗,快走进去,先映入眼的是一片简单的花圃,春花正开的灿烂,花圃间架了一个简单的秋千,旁边被围出一块菜地,春泥中新生的嫩芽很是喜人

这小院虽简陋,却也整齐干净,看着莫名的温馨

李顺刚走到回廊前,屋门就被推开,一个身着素衣的少女缓步而出,看着急匆匆的李顺,翘唇笑:“小李公公来啦~”

李顺抬头,看见不过十四五的少女俏生生的立在哪儿,秀眉琼鼻,唇红如樱,一往清水盈在那双狭长丹凤眼中,明明是个青葱的秀美少女,却莫名蕴了三分让人难懂的深邃莫测

李顺赶忙跪下,以比面对舒贵妃更恭敬的语调道:“见过元昭帝姬。”

“嗯。”少女懒洋洋道:“进来喝口茶吧?”

“不了!”李顺忍不住露出个笑,欣喜的再次磕了个头:“殿下,此事成了!”

“是么。”少女微微眯眼,笑意意味深长:“那挺好的呀……”

------题外话------

哈哈哈!我胡汉三又回来啦!大家快来投入我的怀抱吧!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