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帝君在上

第五章:柔弱的小可怜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用完午膳,殷颂她们随便逛了逛,就回到马车上,在宫门外不远处停下

眼见着快戌时了,荣王的仪仗才姗姗来迟,看见她们的马车连停都不带停的,自顾自的往宫里走,等荣王马车进宫门后,殷颂的马车才跟在后面

等到了内门,马车停下,殷颂殷昊下车,李秋海早早等在不远处,过来行礼后道:“陛下请两位殿下去乾清宫回话。”

殷昊自然是一马当先,殷颂跟在后面

远远看着乾清宫雍容的牌匾,殷颂目光微闪

在她的印象中,这是她十岁以前常来的地方,那时她是三千宠爱的嫡帝姬,出生即被赐名,以元昭为号,那是何等冠绝的荣宠!

外祖秦家被抄斩的前几日,母后拉着她来这里跪下,她们跪了整整两日,她那时太小撑不住,倒在母后怀里,恍惚间看见母后满脸的泪痕与绝望,她颤抖着抚着她的发,眼泪一滴滴坠到她脸上,那么冷、那么沉

直到秦家全族被斩首,那两扇雕着盘龙的大门也不曾打开

自母后自尽后,她再不曾来过这儿一次,一次都不曾!

殷颂唇角笑容愈发明丽,唯有眸色森冷如冰,转瞬即逝

步入乾清宫,殷昊与殷颂跪下叩首:“儿臣见过父皇。”

有脚步声从阶上下来,殷颂只能看见一双金底绣龙纹的朝靴

“平身吧。”

“谢父皇。”

两人站起,殷颂双手交握于腹前、头微垂着,柔顺而谦恭的模样

皇帝看着两人,尤其在看见殷颂时,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但随即化为帝王的冷硬

“昊儿,你虽贵为亲王,也该有礼贤下士的胸襟,以后万不可如之前般肆意妄为。”

殷昊低头应:“儿臣受教。”

皇帝又嘱咐了两句,殷颂全程静默的听着,直到他挥挥手,她与殷昊行礼离开

走到乾清宫外,殷昊转过身,脸上一改刚才恭敬的模样,打量着殷颂,半是满意半是不屑:“你还算懂事……没有乱说话。”

那是,毕竟我还差你十个傻逼的距离!

殷颂露出柔顺的微笑,但在殷昊看来,这就是识相的怯懦

他一甩长袖,在侍从的簇拥下浩浩荡荡离开

殷颂与正要迈进乾清宫的李秋海对视一眼,微微颔首,也含笑离开

……

“你怎这般任性。”翊坤宫内,舒贵妃半嗔的点着殷昊:“陛下让你去礼贤下士,你才待了多久就走了,幸好陛下没责你!”

“儿臣一个亲王,能去见那些人已是多大的恩赐,多待会儿,他们哪有那个脸面!父皇心疼儿臣,怎舍得责儿臣!”

荣王冷哼一声,倒回想着今儿去的那家楚馆,那姑娘娇柔如水的身段,那滋味……

他正意犹未尽着,却听见舒贵妃微冷的声音:“今日那小贱人与你同行,你可看出她有什么异常?”

“她!”荣王嗤笑:“不过是个怯懦没见识的小丫头,真不懂母妃您为何那么在意她。”

“别大意,她可不是那么简单。”

舒贵妃在宫里这么多年,深知没有谁是简单的,原想着不过是个丧母的小丫头,亲眼看着她乳母被打死已该受不住了,没想竟硬生生撑过来,这些年她没停过在景阳宫的手段,哪想或明或暗或意外竟都被那小贱人躲了去,硬是到今日都活蹦乱跳

以她如今的地位,那小贱人就是翻了天也动摇不了,她本无需再针对她不放,只是……

只要想到那些年那个宠冠后宫的美丽女人,她从来清冷的眼,她们这些妃嫔争风吃醋阴谋诡计所渴望的地位、宠爱,对她而言却是唾手可得的轻易;每当她跪拜时,看着那女人衣摆上的凤纹,就疯了似的想撕烂那张高高在上的嘴脸!

不过有一个好出身!不过有一张好脸!不过多读那么些书!她凭什么拥有一切!

舒贵妃的手在隐隐颤抖,荣王没注意到她的异样,只是不耐道:“再不简单也就是个有点心机的帝姬,除了和亲还有什么用!母妃,别管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了,现在大事为重!”

舒贵妃深吸一口气:“昊儿说的是。”

那女人她都能弄死,她的女儿也照样逃不过!

“后日定远王入京。”舒贵妃恢复了冷静,叮嘱道:“而今诸侯之中,定远王握的军权最多、权势最重,你切记要与他打好关系,若是能让他支持你,哪怕左相与齐王那些人再怎么折腾,你的太子之位也会稳稳的!”

“母妃知那定远王出身寒门庶族,你瞧不起,但如今时局不稳,你切不可任性!收敛你的脾气,待你坐上了那个位子,想做什么还不是随你心意!”

荣王有些不甘,但还是理智道:“儿臣知道了。”

……

景阳宫内,殷颂正在练字

窗外夜色朦胧,烛火静静的燃烧,偶尔爆出一个小小的火星,玲欢在旁边研磨

上好的端砚中一圈圈研开松烟徽墨,墨色温润细腻,被湖笔笔尖轻轻一蘸,于麻纸上留下行云流水般的墨迹,那字迹如锥画沙,丰劲而不失飘逸

玲欢安静的看着,只觉得自家殿下写的字好看极了

既不像那些闺阁贵女们写的那样无力软弱,又不像一些男子写的那样刚硬冷冽,是一种隐着筋骨的雍容大气之美!

“殿下。”

飞歌走进来,单膝跪下呈上一封密函

殷颂放下笔,顺手拿起刚写好的字,借一抹烛火,将它扔进一旁的小盆中任其燃烧成黑色灰烬

她懒洋洋坐到软凳上,拆开密函看起来,半响,微眯起眼

虽有了曲江原来的文章与他在京城时的行迹记录,也找到刘奇刻意接近他的痕迹,但涉及那年春闱试卷与判卷官员的消息却不好找了,参与的人也约莫早就或被杀或被寻个由头流放到哪儿去

罗网虽是她一手创办,借鉴现代模式办事高效,但到底建成时间不长、也不如那些世家贵族有庞大的底蕴与人脉做支撑,这到底是五年前的旧案,查这件事,若无助力,也就到这里了

好在她早有所准备

“查曲江先放一放吧,若是展子游那边有消息,再给我送来就是。”

飞歌低下头,语气颇为失落:“是属下等无能。”

“已经很好了。”殷颂笑起来:“老虎得由老虎来斗,咱们这些柔弱的小可怜,就只要牵个桥搭个线,给人家留下施展的空间,咱们就静静坐等看戏鼓掌就好。”

玲欢飞歌有些无语,她们殿下总会说一些奇怪的话,这么多年她们才勉强习惯

“话说,后日才是真热闹!”

殷颂撑着下巴,喃喃着:“我可真想看看呢,那北域玄甲铁骑的风采。”

还有那位,传奇般的定远王

可千万,别让她失望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