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帝君在上

第六章:北域之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已快酉时,正是建安城最热闹的时候,而今天更是尤甚

临街的酒楼一家家爆满,有兵马司的士兵快速跑上那条正通往皇城的主道,轻斥着路边摆摊的小贩们往后退,隔一段距离就站一个人,路上的行人也自觉的往两边走,就这样清出了一条宽阔大道

城门处不知何时起已不再放人出入,少了往日的喧哗人烟,更显出皇城城墙的威严雄壮

酒楼上,大部分人都在往外张望,神色甚是期待,有新入城的商人见这架势颇为不解,忍不住低声问身边人:“可有什么大事儿?”

“这你都不知?是定远王率着玄甲军入朝觐见来了!”

恰在这时,城门处雄浑的号角响起,所有人愈发兴奋:“来啦来啦!”

“踏,踏。”

渐渐的,有整齐的马蹄踏地的声音传来,渐渐盖过了那悠长的号角声;遥遥的,能看见一个一身玄甲的高大身影骑着马缓步行来,那骏马体态修长矫健、步伐轻盈而肌肉饱满,那人稳稳坐于马上,阳光在铠甲上折射出冰冷的寒光,凝练着腥风血雨而来的杀伐之气!

在他之后,一列列同样身披铠甲的士兵整齐跟着,千余人的军队,竟走出了千军万马的雄壮气势!

被建安安逸泡软了骨头的城民们何曾见过这般气势的军队,与之相比,皇家威风凛凛的御林军就仿佛没爪子的老虎一般,外强中干

“不愧是威震天下的玄甲军啊!”待玄甲军走过后,才有人回过神般的感慨:“能让匈奴都闻风丧胆的军队,当真不凡!”

……

太和殿外,皇帝带着文武百官与后宫皇子妃嫔等候着

殷颂虽不受宠,但到底也是嫡帝姬,明面上身份倒是一等一的尊贵,皇族世家这些好讲究的家族都是这样,无论私底下怎么龌龊,但只要摆在台面上,一切就都得按照规矩来!

于是殷颂也就站了个极靠前的位置,旁边即是荣王等几位皇子,她侧后方的,则是其它帝姬

她淡定的无视身后安乐帝姬怨怼的眼神,只保持着得体的笑容,目光沉静的注视着前方

号角声隐约传来,能看见那气势恢弘的军队如潮水般缓缓行来

远远可见定远王抬起手,军队就停在午门之外

从他们的位置,能看见百层白玉阶上的皇帝与文武百官,高高在上站在那儿

“这陛下,还是这么讲究。”林风微嘲着感慨

别说他站在那儿等着他们王爷去拜,就算他站到天上去,也改变不了朝廷孱弱的事实,撑着个面子更惹人发笑

霍劭没有说话,放下手利落的下马,步行前进,有百余士兵下马自觉跟上,过了午门来到太和殿前白玉阶下的广场上,他每前进一步,就有两个士兵停下,直到定远王走到第一节玉阶处,他独自不急不缓往上走

殷颂余光看去,能看见皇帝微微僵硬的身形

入城号角,千骑随行如皇城,带士兵穿铠甲佩兵器进入宫城……这般张狂的姿态,无疑更彰显了这位王侯滔天的权势与对朝廷的轻视

她觉得,皇帝也许还真傻逼到想过趁机把定远王干掉的阴招,毕竟多少年不曾有诸侯来朝觐了,难得来一次机会干掉一个定远王带来的诱惑太大,但没想到人家虽来了,却半点不含糊带上自己的家底,也没打算留给皇室多少脸面;堪称最低调的嚣张!

这下好了,若是皇帝敢做些什么,御林军那小胳膊小腿可不够人家玄甲军削的,搞不好龙椅都可以换个姓坐了!

殷颂微微一笑,看着那位声名赫赫的定远王走到众人面前

无论多少世家贵族背地里嫌弃他出身寒门,暗讽他以军功封将拜王不过一介武夫,不屑他驻守北域蛮荒之地,都无法改变此刻他们只能挂着笑脸,在他看过来时战栗的低下他们自诩高贵的头

锋利的眉、硬挺的鼻梁,一双冰冷深沉若寒潭的眸子,绷紧的下巴显出军人特有的坚毅铁血,不是传说中能让小儿止哭的凶神恶煞,他其实有一张极英俊的容颜,甚至权势更为他披上一层惑人的荣光,殷颂甚至能感受到身后帝姬们看向他的灼热的目光

然而,当他的目光划过众人时,那种不怒自威的冷凝足以冻结一切欲望

他看着面前皇帝脸上略微勉强的笑容与眼中的忐忑,倒没有继续折腾他脆弱的神经,他单膝跪下,微微低头,低沉道:“臣霍劭,参见陛下。”

是了,殷颂微微挑眉,现在诸侯朝圣已经无需行叩拜大礼了

皇帝的脸色并不好看,但他还是扯出一抹笑伸出手虚扶一下:“爱卿免礼,朕已盼了你许久了。”

霍劭站起身,皇帝道:“爱卿此次大败匈奴,朕甚是欣慰,定要重重奖赏爱卿与北域将士们;今夜朕已让人备好庆功宴,朕与你君臣二人必要大醉一场!”

皇帝说的声情并茂,霍劭却连眼皮子都没抬,没带什么感情色彩道:“皆是臣职责所在,谢陛下奖赏。”

殷颂微微勾唇,很想给大佬递一波茶

皇帝哈哈大笑掩饰着尴尬,关怀道:“爱卿一路跋涉,想必是累了,就先回府好生修养。”

百官适时跪下,霍劭低头:“送陛下。”

皇帝带着后宫众人回宫,殷颂在转身时,正巧他抬起头,两人视线相对

看着那双沉凝的眸子,殷颂眼中划过一丝笑意,柔顺的跟着离开

霍劭盯着她的背影,微微眯眼

皇帝离开,百官站起来,无论怀着什么心思,都刚想凑到这位神秘的王爷身边套套近乎,就见他转过身,右手仿佛习惯般的不自觉握上剑柄,看一眼他们,面色平静

百官顿时额上冒出冷汗

草,他们一点也不想回忆起那无数封捷报里这把阙霄剑杀过多少人,说是凶名赫赫也不为过!

若是这位爷一个暴脾气憋不住在这里砍了两个人,那他们连哭都没地方哭去!

于是霍劭自然的往下走,中途无一人敢拦

眼见着那些玄甲军士兵随他离开,才有人抬袖子擦一擦汗,无语:“真是……”

不愧是能镇住北域的人物,简直比凶兽还可怕!

------题外话------

哦哦!大佬酷帅狂霸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