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帝君在上

第八章:她的野望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出来。”

那声音冷淡低沉,但若细听,比起刚才对殷昊的,简直可以说是温和

静了几瞬,从假山后缓步走出一道纤细的人影

月色如练,柔柔撒在她月白流纹云锦裙上,精心修饰的鬓发上一支精致的蝴蝶步摇,流苏随着她的步履轻摇出圆润美好的弧线,衬得那张娇美的容颜,恍若神仙妃子

“王爷。”是她含着笑意的声音:“不知孤是否也该称您一声皇叔?”

她很坦荡,甚至还敢调侃他

看过了殷昊的下场,她还能如此自若,是对自己足够自信,还是有别的依仗?

林风弯腰抱拳:“见过元昭帝姬。”

殷颂笑吟吟看一眼他,又继续注视着霍劭:“也不知王爷酒醒了没有,孤可不想被人扶着回去。”

霍劭静静看她一会儿,不见她有任何害怕的神色,终是收剑如鞘,顺手扔给林风,随即转身:“帝姬身份贵重,早回宴厅为好。”

殷颂唇角弯弯,提着裙摆加快步子想赶上他,他闻声步伐没停,但步子却放缓了许多

林风看着两人并肩的身影,沉默着抱剑消失

微风吹着小湖的水汽,清新的空气抚慰因宴饮带来的烦闷与兴奋,殷颂深吸一口气,觉得一直微晕的脑袋终于彻底清醒起来

她其实颇爱酒,可这具身子真是沾点酒就醉

大概这种氛围太好,连霍劭一直绷紧的脸色都放缓了许多,殷颂抬头看着明亮的月光,轻声道:“孤一直很想跟王爷道谢。”

霍劭微微眯眼

“孤建罗网,若不是你给予的方便不会发展的那么快;孤在外发展的产业,若不是你的支持不会盈利那么好;舒贵妃过去一次次的毒手,若不是你的护持孤不一定能活到现在,她如今甚少在景阳宫下手,也是因为隐隐意识到你的保护……若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孤。”

“王爷,孤真的很感激你,但孤也真的很好奇,孤确定孤第一次认识你,至多也不过是在那天聚福楼上,为何你却甘愿暗暗护持孤这么多年?我们之间,可有别的牵绊?”

自她穿越这近五年来,虽说境遇糟糕,却从不曾到绝境!她想建的势力想要的东西想知道的消息,总会不可思议般顺利的达成,甚至连后宫的阴毒手段都不曾伤害到她!寻着蛛丝马迹,她查了多年,才将对象定在霍劭身上

母族被诛,后宫前朝无视她的存在,那护持她的人,竟是远在北域她不曾见过的诸侯!

她想不通自己还有什么值得被觊觎的东西,她一个幼女甚至连美色都没有,霍劭到底为什么帮她?

“不能说么?”

“不需要你知道为什么。”他默了片刻,淡淡道:“你只需知道,本王会护着你,不管你在后宫还是他日嫁人生子,本王会让你如任何一位贵女一样一生荣华富贵、衣食无忧。”

这是北域之王给予的承诺,该是让天下任何一个女子欣喜若狂的

可殷颂却笑了笑:“那如果,我不止想要这些呢?”

霍劭神色一顿,他定定盯着她,看清她清丽的眸子中,如火一般灼热燃烧的东西

那是野心!

他没有说话

“孤熟读古史,精修皇舆地理,学帝王心术纵横之法,探究时局势力纠葛,钻研农工商学;你不会认为,孤就是为了当一个透明人般的帝姬,而后被人随意的派往哪里和亲或者嫁给什么人,草草一生。”她的笑容越来越张扬:“王爷,掌握着滔天权势的您,不会不懂我的渴望!”

“你是帝姬,顶着母族谋逆之名的帝姬。”他一字一句:“皇室但凡有一个男子,你就不可能心想事成。”

“但孤更是元后之嫡系!是出生时即被特赐与亲王同尊的元昭帝姬!”她毫不退让,目光灼灼:“若孤有身份、有能力,凭什么孤就不可以!”

被压抑数年的野望在她胸口燃烧成燎原的烈火

她不止是殷颂,她还是苏越,是那个在华夏闯下赫赫声名的绝世的传奇!

在这个动荡的时代!这个礼教尚不束缚若枷锁的时代!她有超出时代的眼界与经验!有绝对的野心与杀伐果断的决心!所以,为什么不可以是她!

谁也顾不了谁的一生,谁也不会懂她孤身一人的绝望!她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她要为秦家三百多条性命复仇!

“孤不怕前路艰难,也不怕事发败北身死道销,孤已经了然一身,也就什么都可以舍弃!”

她向前几步,几乎贴近他:“孤只要一个机会!一个能让孤在这天下棋局博弈的机会!”

他沉默不语,半响才沉沉道:“你不该与本王说这些,本王掌握北域,你若想起事,亦会成为本王的敌人。”

“不是的。”殷颂笑:“相信我,比起皇帝与荣王对你的怨恨,让孤成为这皇庭的主人,对你和北域都会是最大的好处!”

“荣王有宁国公府,齐王有左相,而孤,需要你,定远王!”

她看着他的目光清澈,坦荡得不像个政局中人:“支持孤,你也有机会参与朝局,不是么?不止是你一人,北域若想进一步强盛,也需要借助中原和南域的力量,而一个没有其他势力支持的孤,能给你比任何人都更多的回报!”

胆大妄为,但又思虑周全,循循善诱口才了得

她掏出自己所有的底牌,与命运打了一个赌,成则可王天下,败则粉身碎骨

但其实她用了数年已推算出,这个男人,让她赢的几率,很大

以情相引,以利相诱,她想要的,是这万里锦绣!

命运果然还是厚爱她,她看见那个冷峻的男人,深深看了她一眼,目光似冷漠又似无奈,随即撇过头,淡淡道:“帝姬,该回去了。”

她终于压抑不住喜悦露出个畅快的笑容

她很多年没这么高兴过!

“王爷,孤不会让你失望的!”她认真道:“孤会向你展示,孤与你合作的资格!”

她行了个礼,转身窈窕离去

霍劭转过身,看着那纤细身影挺得笔直的脊梁,像一把锋利的想直插云霄的出鞘的剑!

他早知她不一般,但她显然比他以为的更决绝!

他闭了闭眼,清风拂过,再睁眼时,他又恢复了冷漠沉静的模样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