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军嫂

楔子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韩窈有一个空间,是一个钵盂化成的。

那个钵盂还是她小时候跟父母在乡下住时,有一次家里挖菜窖时挖出来的。

钵盂呈青绿色,椭圆形,只有倭瓜大小,外形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跟庙里见过的钵盂没什么不同,爸妈便以为这玩意儿不值啥钱,也没太把它当回事儿,随手放在了柜子里,转眼就忘了。

后来,父母去世后,韩窈回乡下去料理丧事,整理他们的遗物时,在妈妈的箱子底儿发现了它,才想起家里还有这么一件儿东西。

看到这个东西,韩窈想到当下电视里正流行鉴宝节目,这东西又是挖出来的,不知道是什么年月,哪个朝代的东西,就特意带上这个钵盂进京一趟,把这个东西拿给专家看。

结果,专家看到这个钵盂后,也有点儿蒙圈了,他们在古董行几十年,见过的古董少说也有几个亿,但是这个钵盂的材质他们却从未见过。

此钵盂既不是金属的,也不是玉的,更不是瓷的,还不是什么玻璃塑料的,那奇怪的材质,连见多识广的专家都没见过。

因为不认得,专家也不好下定义,最后只好猜测说,可能是某种未知的合成材料做成的。

听到这个解释,韩窈只好失望的把钵盂拿回来了。

既然连专家都不认得,她这件东西也就没什么收藏价值了,回家后,韩窈就随手把钵盂放在电脑桌儿旁,把它当成花盆儿养了一株仙人掌(据说多肉放在电脑旁边可以防辐射)。

后来有一次,她的手不小心被仙人掌刺儿给扎破了,手上的血珠儿又不小心弄到了这个‘花盆’上,结果——‘花盆’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恍恍惚惚的不见了。

还没等韩窈从震惊中醒转过来,她的意识里忽然就有了这个空间!

说是空间,其实就是把钵盂无限放大,本来倭瓜大小的钵盂,现在竟然变得足有一亩地那么大,像一座小岛似的,悬浮在她的意识里。

钵盂被无限放大后,韩窈才发现,这个钵盂的表面并不是光滑的,钵盂的表面和里面都密密麻麻的刻着蝇头大小的符号,也不晓得是梵文还是什么奇怪的文字,反正她一个都不认得。

乍看到这个空间时,韩窈被狠狠的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遇到鬼了呢,不过后来冷静下来,才后知后觉的觉得自己是得了个空间。

她读过不少空间小说,那上面描写的空间就跟她现在这个差不多,她的这个,想来也一定是空间了。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她特意用意念把几件不要的东西收到了空间里。

结果,东西还真被她给收进去了,而且过了几天之后,那些东西居然都还在,还跟收进去时一样一样儿。

最让她感到惊奇的是,她还发现这个空间还有一个奇特的功能——那就是保鲜功能!

比如:她把一块吃了一半儿的西瓜收了进去,可是几天之后,那块西瓜依旧鲜鲜嫩嫩的,红的红,白的白,绿的绿,跟刚收进去一样,那么多天了一点儿都没干巴,更没有腐烂变质。

原来,这个宝贝儿不光能存贮东西,还有保鲜的功效。

发现这个秘密后,韩窈乐坏了,她立刻辞去了原来那份翻译的工作,卖掉妈妈留给她的老房子,取出自己工作多年的存款,还把能卖的东西都卖了,卖不了的就都收进空间里留着,东拼西凑的凑了一百二十多万块钱,准备利用这个空间囤点儿滞销货,等到那些滞销产品价格回升时再出脱,绝对是一本万利!

现在新闻里,经常爆出某地菜农的什么什么青菜滞销,只能拉回去喂猪,或者某地果农的水果市场饱和了,最后只能几毛钱几分钱一斤的减价处理掉,她就留意着这些新闻,一经发现立刻赶往现场大量采购。

很快,她的空间里就多出了十万斤大白菜,五分钱一斤收的;还多出五万斤西瓜,两毛钱一斤收的;十二万斤苹果,四毛钱一斤收的。

还囤了五万斤橙子肉,就是不带皮儿被剥光了的橙子。

因为某地专门儿种橙子卖陈皮,橙子成熟后,要皮不要果,那些橙子肉要是不尽快卖掉就会变质腐烂的,所以橙子肉减价处理,橙子平日里在超市怎麽也得四五块钱一斤,但是光买这些橙子肉才三毛钱一斤,划算着呢!

她还在空间里存了十万穗青苞米。

青苞米无论是煮着吃还是磨成浆做玉米饼玉米粥,都很好吃,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特别是在北方,每年青苞米下来时,大街小巷到处可见烤苞米的摊子,三元钱一穗,比成熟后的玉米卖的贵多了。

要是多囤积一些青苞米,留到冬天时再拿出来卖,至少能卖到三元钱一穗,而她收购的价格才五毛钱一穗,六倍的赚头,绝对划算。

后来,她在电视里看到丹麦的生蚝泛滥成灾了,立刻办了护照,果断的去了丹麦。

生蚝在本国可是上等的海鲜,大酒店都能卖到几十元一只,一般人还吃不起呢,可就是这样一种让吃货们欲罢不能的美食,竟然在丹麦泛滥成灾,当地人们也不知道捡回去吃,政府部门更是把生蚝直接碾碎了当饲料喂牲口去,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韩窈来到丹麦后,在海边边租了一座带着院墙的民房,雇了一辆大卡车和几个工人,专门替她捡生蚝和运生蚝。

生蚝拉回到她租住的院子后,不能直接往空间里收,因为她的空间里不能存活物,得先把生蚝弄死了才能收进去。

她就把刚拉回来的生蚝都晾在她临时租来的院子里,让它们自然死亡,每隔一个小时,她就去收一趟,那时,死去的生蚝就自然被收进了空间中,而活着的还继续留在院子里。

她一个小时收一趟,循环往复,以保证生蚝能在死后第一时间被收进空间去,免得在外面放时间长了不新鲜。

在麦丹呆了半个月,她的空间里多了一座小山似的一大堆生蚝,大约能有四五十万斤吧,花了她好几十万块钱。

其实,生蚝本身并不需要花钱,海滩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随便捡随便拿,不过生蚝虽然没花钱,但是捡生蚝的、装车的、帮她往回拉的工人得付人家工资吧,丹麦是个经济发达的国家,劳动力比发展国家贵很多,所以她那些钱一大半儿都花在雇人上了。

雇人的钱加上租房子的钱、雇车的钱、还有来回机票的钱,加起来一共花三十多万!

其实,韩窈原本可以继续留在这里,弄个几百万斤存到空间里的,但是她没有这样做,因为她怕弄的太多引起别人注意,万一有哪个好事儿的欠欠儿的追问她那些不见了的生蚝的去向,她可怎么跟人家解释呢?

要是解释不通不就麻烦了吗?

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她只在丹麦呆了半个月,就悄悄的溜走了。

钱虽然好,但是安全第一啊,何况,就算没有丹麦的生蚝,还有别的国家物种泛滥呢!

比如,德国的大闸蟹就泛滥了!

没错,您没听错,是德国的大闸蟹泛滥了。

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韩窈还在丹麦收生蚝呢,听到这个消息,她的第一感觉也是不敢相信。

对于中国吃货来说,大闸蟹绝对是标价昂贵的奢侈美食,比生蚝都豪的食美食,这种好东西也能泛滥成灾,这也太玄幻了吧!

然而,不管她信不信,事实就是这样的,在国内一斤卖上百元的大闸蟹,就真的在德国泛滥成灾了。国人视之为美味佳肴东西,在德国竟然被视之为洪水猛兽,不仅没人吃,政府还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去消灭,简直难以想象啊!

韩窈确定了消息后,立刻飞去来德国,一到地方,就还像是在丹麦一样,租房子、雇车、雇人,大手笔的弄了十几万斤大闸蟹!

只是,这次大闸蟹的花费比弄生蚝时多了两倍之多,因为收大闸蟹比收生蚝费事多了,得先把这些大闸蟹先用皮套绑起来,免得它们到处乱爬骚扰到周围邻居,螃蟹有钳子,容易被钳子钳到手,如此费事又有风险的工作,人工费自然要比捡生蚝贵很多。

最后,大约十几万斤的大闸蟹,花了她将近六十万块钱,韩窈虽然有点儿小心疼,但是想想大闸蟹在国内的价格,再想想这其中的高额利润,也就释然了。

半个月后,韩窈离开了德国,去了泰国。

泰国盛产榴莲,她最爱吃的金枕头榴莲就产在这里。

不过,榴莲虽然好吃,但是因为不好运输也不好保存,所以在原产地卖不到十块钱一斤的榴莲,运到中国后能卖到五六十块钱一斤,韩窈看到了其中的利润空间后,到泰国买了两万斤的金枕头榴莲。

其实,她本来想多买点儿囤着来着,但是身上的钱花光了,就剩下两三万块钱了,想买也买不起了,就只好做罢了。

考虑到自己这段时间囤货辛苦,韩窈决定给自己放个假,好好休息一下。

她揣着自己最后的两三万块钱,跑到泰国某著名的小岛,在那儿痛痛快快的玩儿了好几天。

可能是应了乐极生悲着句话吧,本来顺顺利利、欢欢乐乐的旅行,在回来的前一天出事了——她在岛上出海游玩时,游船被风浪给掀翻了!

整个游船上的人都被掀翻在海里,韩窈不会游泳,在海里扑腾了几下后,就不幸的沉入到了海底,随后就没有知觉了……

------题外话------

幺儿开新文了,求收藏,求点击,求留言,求包养啊~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