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军嫂

第9章 喂鸡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韩明秀接过布包,打开后,看见是一叠大大小小的票子,有钞票布票和油票,钞票里最大的面额是十块钱的,总共是二十二块七毛三分钱,正是她今天发的那些,还有八尺布票和三斤的油票。

这个年代,国家对百姓每年消耗的布匹粮油供应都有一定的限额,比如豆油,一个公民一年只有三斤豆油,也就是说,一个人一个月最多能吃三两豆油。

这点儿油搁在现代都不够三天吃的,但是在这个艰苦的年代,一个月能有三两豆油吃就已经很不错的了,像韩明秀这个小丫头,别说是一个月三两,就是三滴都没有,她已经足足有半年没吃过一滴油了!

布票每人每年也只给八尺,八尺布仅够一个成年人做一身衣裳的,农民一年四季有三个季节是在地里劳作的,很费衣裳的,八尺的布根本就不够穿。

所以,大家只好发扬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艰苦朴素作风,全都穿着打补丁的衣裳,有人一件衣裳都能穿好几十年,补丁摞补丁的都看不出原来的衣裳是啥色的了。

不过,好在大家都这样,也就没人笑话谁了。

布票不光可以买布做衣裳,还可用来买棉花,一尺布票可以买一斤棉花,还能买成衣。

沈若兰拿到布票后,第一个想法就是要去买几尺白布和几斤上等棉花回来。

记忆中,原主儿已经来月经来,月经期间,就用一条月事带来应付,所谓月事带,就是一个用棉布缝制的类似于卫生巾一样的东西,只是正常的卫生巾里包的是棉花,月事带里包的则是烧过的稻草灰,卫生巾是一次性的,月事带用完把里面的稻草灰倒掉,洗洗晾干下个月接着用。

韩明秀可受不了这个,她要买几尺白棉布回来,用白棉布和白棉花做一次性的卫生巾,虽然听起来有点儿浪费,但是没办法,她实在接受不了包着稻草灰反复利用的月事带啊!

“秀哇,你看,你的东西叔都给你送回来了,往后屯子里再有人扯老婆舌,你可得帮着叔点儿,可不能再让他们这么瞎咧咧埋汰人了!”

韩志德见韩明秀把东西都清点完了,适时地提出了自己要求。

韩明秀本来还挺奇怪的,队长到底说了啥?咋就能让二叔这种舍命不舍财的人乖乖的把钱粮和票票都给她送回来了呢?

现在听到二叔这么说,她就有点儿明白了。

大概是二叔怕传出他们家欺负孤女侄女儿的名声,影响到大堂哥娶媳妇,所以才忍痛把东西还回来的吧!

大堂哥已经十九岁,到了娶媳妇的年纪,如今二叔和二婶儿正遥哪儿给他寻摸好姑娘准备帮他娶媳妇儿呢,想来是怕家里传出坏名声,好姑娘不肯进他家的门,才忍痛把东西还回来的吧!

不过,再一琢磨觉得也不大可能,二叔还回来的东西可不是三块五块的东西,这老些钱粮食票票加到一起少说也得值个七八十块的,就冲他们一家子那雁过拔毛的性子,不可能为了个名声就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啊?

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她也就懒得在想了,反正东西也回来了,她见好就收就是了,至于他们为啥会把东西还给她,就当是队长的本事算了。

“放心吧二叔,我要是听到谁说三道四的,肯定跟他们把这事儿说明白喽,决不能让他们埋汰你们!”韩明秀把钱和票都揣进了兜里,痛快的向韩志德保证。

韩志德痛心的看着那一卷子钱和票票进了侄女儿的兜,撇开眼睛,幽怨的说,“这就对了呗,你说咱们屯子这帮人儿也真是的,咱们老韩家的事儿,他们跟着操那门子的心啊?这一个个的得不得得不得的,净乱嚼舌头……”

说这些话的时候,韩志德的心里别提有多恨了,要不叫他们瞎咧咧,他能把那些钱粮票票还回来吗?就算只还回来两个月,他也不放心啊,钱还是放在自己兜里准成,粮食也是放在自己家里踏实,放在这丫头这儿,谁知道她会不会乱花钱,会不会可劲吃粮食啊?

他越想越闹心,特别是看到一袋袋子的粮食就摆在侄女家的墙根下,看得他恨不能跳起来在把这些都挑回去,索性就眼不见心不烦,站起身说,“家里还有事儿,我先回去了。”

还是走吧,省得在这儿看着那些东西揪心!

出于礼貌,韩明秀把他送到门口儿,韩志德临出门儿前还不放心的嘱咐,“你奶说了,叫你别乱花钱,也不行净可着细粮吃,要是叫她发现你会不会过日子乱祸害东西,这些东西就还都放她那儿去。”

“知道了二叔!”

韩明秀皮笑肉不笑的答应了一声。心里却说,臭不要脸的,钱和粮食都是她的,她愿意咋花就咋花,愿意吃就咋吃,关他们屁事儿?他们算干啥吃的,凭啥管她咋过日子,他们咋不上天呢?

韩志德走了,韩明秀冲着他的背影轻轻的啐了一口,回屋去了。

她得先把鸡喂了,这鸡抱来一早上了,还没吃食儿呢,都饿得咕咕叫了,她还打算好好养着这只鸡,到时候好给她下蛋吃呢。

回屋后,她从空间里拿出一颗白菜,扒下两片蔫了巴登的白菜叶子,放在菜板子上当当当的剁碎后,装在一个碗口有和豁子的破二大碗里,准备往后就把这个碗当鸡食盆子了,又在那些剁碎的菜叶上撒了一小把高粱米。

撒完,这家伙把她给心疼的,这年头人都吃不上溜呢,还给鸡吃粮食,好奢侈啊T_T。

不过,心疼归心疼,她也明白舍不出孩子套不住狼的道理,想让鸡给她下蛋,就得把鸡的养好养肥,不然鸡自己能勉强活呢,还哪有劲儿给她下蛋吃啊?

喂完鸡,她把鸡抱到了后园子里的鸡窝里,家里有个鸡窝,从前爹娘每年都养个一两只鸡,留着过年杀了吃。

为了防止鸡飞出去,她还特意给鸡打了膀子了(北方方言,就是指剪掉鸡翅膀上的长羽毛),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