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军嫂

第766章 韩龙残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听到家宝没事,高广斌和家贝身上虽然缠着纱布,但都好好的站在她面前呢,韩明翠的心这才稍微平静下来,渐渐的止住了哭声。

“广斌,我记得你被狗咬了好几口,要不要紧啊?还有家贝,过来,让妈看看你的肩膀。”

高广斌说:“没事!伤口都处理完了,没大碍的,大夫都说了,叫咱们在医院打两天消炎针,打完就能回家了。”

一提到家,韩明翠一下想起被韩龙烧了的房子,又伤心的哭起来了。

“咱们的房子都给烧没了,还往哪儿回呀?”

看到媳妇又哭了,高广斌急忙一边笨手笨脚的给她擦眼泪,一边安抚她。

“没事儿,反正咱们都打算去首都,也不在这儿待了,还管它房子不房子的干啥?等回头咱养好伤,上首都去,到那边我好好干,用不上几年,咱也肯定能像宏伟宏政似的在首都买房子,在那边扎根儿。”

林宏伟和林宏政头两个月一起买房子了。

林宏伟买的是他原来那座房子旁边的一座宅子,也是独门独院,还带两间前门房儿,比原来那座房子的面积大些,也气派些,林宏伟两口子十分相中。

林宏政买的是大佛寺旁边的一个楼房,两室一厅,面积只有七十多平,不过住他们三口人已经绰绰有余了。

哥俩对自己买的新房都十分中意,有了房子,就意味着他们在首都已经彻底扎下根儿,从此就是真正的首都人儿了。

高广斌对此十分羡慕,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一直盼着也能像他们似的,在首都买一座房子,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在首都扎根儿呢。

正安慰韩明翠呢,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乱糟糟的声音。

“让开让开,别挡道,这儿有急患……”

“哎妈呀,这人咋回事啊?咋伤成这样呢?都这样了,还能活了吗?”

“这是让火烧了咋滴,咋还跟个胡巴家雀(qiao)似的呢?”

在一阵忙乱的嘈杂声中,一群人抬着一个烧得黑乎乎的男人闯进了隔壁的那间急诊室里,几个警察神情严肃的跟在后面。

村长寻声走出处置室,看到隔壁的急诊室门口,有几个警察表情严肃的站在那里,就急忙挤进去,想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

进去一看,原来是他们村的几个村民把韩龙也给送过来抢救了。

韩龙伤的很重,两条腿被齐齐砸断了,身上和脸上也有多处烧伤,幸运的是没有伤到致命处。

不过,便是没有伤到致命处,那满身的烧伤和两条断腿也够他喝一壶的了。

此时,小芙和两个警察也挤了进来。刚才跟恶狗搏斗的时候,她的身上也受了几处伤,在村民的催促下,也赶过来诊治了。

村长看到韩龙的惨象,被吓了一大跳。

“哎呀妈呀,咋成这样了?”

小芙淡淡的说:“这个坏蛋拿刀追砍高广斌的时候,一个趔趄栽到屋里了,可能是撞到啥,晕过去了吧。”

她没说韩龙是被高广斌反复踹到屋里去,下狠心要烧死他的,那样的话,高广斌可就麻烦大了,搞不好是要坐牢的。

其实,高广斌他们刚才上医院的时候,小芙之所以没跟他们一起走,就是想确定一下韩龙死没死,要是没死的话,就找机会把他弄死,免得他醒来后说出实情。

但后来韩龙被扒出来后,村会计孙茂泰直接打电话报告了派出所,村里的人也都一直在围观,她没找到机会下手,所以韩龙就捡了条狗命,活着进医院了。

村长听到小芙的解释,不由得摇头叹息说:“你说这个韩龙啊,何苦来呢?跑人家又放火又放狗,又杀又砍的,最后人家几口人都没咋地,倒把自己祸害成这样,这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吗?”

“谁不说是呢?你说本来他上回坐牢,就不怨广斌和小翠儿,都是他自找的,这回好不容易放出来了,好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不好吗,非要揪着过去那些事不放干啥呢?就好像他有理似的!哼,这回好了,把自个儿造害成这样,估计往后都不能自理了,看他还咋生活?”孙茂泰也摇头叹息道。

跟高广斌他们一起过来的那个村民看到韩龙的惨象,也一个劲儿的咂舌说:

“啧啧,一念之差呀!本来活蹦乱跳的一个大活人,往后就是个残疾了,这是作的哪出儿呢?”

因韩龙的伤势严重,医生和警察们一商量,赶紧把他推进了手术室。

小芙处理完了伤口,就去病房找高广斌他们三口人了。

这会,高广斌一家三口都住到病房里去了,小芙找到他们时,三口人都在病床上输液呢。

小芙得知韩明翠没事后,就悄声告诉他们:无论对谁都不能说高广斌往火堆里踹韩龙的事儿,不管别人咋问,就只说他自己不小心栽进去的,不然的话,高广斌会摊上官司的。

刚才小芙在老屯时,已经偷偷的嘱咐过家宝了。家宝是个聪明的孩子,知道其中的利害,自然不会说。这会儿,小芙又叮嘱了高广斌他们一家三口,让大家统一口径,等到韩龙醒来后,就是跟警察说是高广斌往火堆里踹他的,也是无凭无据,警察也不会信他的。

这样的话,高广斌就不会摊上官司了……

韩明翠和高广斌听到小芙为他们考虑得这么周全,自是感激不已,于是几个人趁着病房没人,悄悄的把今晚的细节也敲定了,免得到时候说两岔去。

为了不让孩子说走了嘴,高广斌决定明早就让小芙带着家宝和家贝先回首都,他们两口子留下来跟韩龙周旋,不然这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警察随时来了解情况,不可能让他们一走了之的……

商议完毕,小芙也打了一针狂犬疫苗。打完针,天也亮了,她就去客运站,坐车回孙敖屯接家宝去了。

韩龙因为伤势过重,在手术室里抢救了一天一夜,最后终于捡回了一条命。

虽然命是捡回来了,那两条腿却被截肢了,还有身上好多被烧坏的地方,将来得留下许多狰狞的疤痕。

他是在出事后第四天才醒过来的,醒来时,小芙已经带着家宝和家贝离开了老屯,回首都去了。高广斌两口子的伤也好的差不多,正准备出院呢。

这期间,警察已经多次跟高广斌两口子核实了这个案件的经过了。

高广斌和韩明翠如实的讲述了这件事情的经过,只是没说把韩龙踹进着火的屋里那事儿,只说是韩龙在行凶过程中自己失足栽进去的。

因为火势过大,他们也没法进去救人,加上韩龙手里有刀,他们也不敢进去救,后来,他们就到医院来治伤了,后面的情况他们也就不知道了。

警察又到孙敖屯走访调查了一番,得知韩龙确实多次扬言要杀高广斌全家,而且咬伤高广斌他们的那两条大狼狗,也确实是韩龙养的。

种种迹象表明,确实是韩龙纵火伤人在先,自己失足烧伤也是他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韩龙醒来时,警方已经就这件案情得出了结论。

不过,等韩龙醒来后,发现自己的双腿已经被截肢,一只胳膊也烧废了,变成了一根枯树枝似的,连弯都弯不回来了,浑身上下更是疤痕无数,自己简直就是个怪物了,顿时崩溃不已,挣扎着非要坐起来再去杀高广斌全家。

可惜,他如今都这副样子了,非但不能行走,连拉屎撒尿都不能自理了,又怎可能去杀人?

同病房的患者看到他这副样子,急忙报告了医生,医生又赶紧给派出所打电话。

警察得知他醒来了,便赶紧过来向他核实案发当晚的事。

韩龙看到警察,撕心裂肺的哭喊道:

“警察同志,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我变成这样儿,都是高广斌给害的呀!”

警察冷笑着说:“是高广斌叫你放火烧他们家房子的?还是他叫你放狗咬人的?或者,是他叫你拿刀捅他媳妇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