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军嫂

第770章 回忆往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周锡龙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秀虽然好,可人家是有夫之妇,还是他们一家的救命恩人,儿子要是对人家有了那份心思,那可太不道德了。

“你是不是想多了?他有跟你承认过他喜欢秀吗,会不会是因为秀救过他的命,他感激秀,所以才对秀儿格外好?”

周婶说:“刘仕川还救过他的命呢,你怎不见他对刘仕川好呢?我跟你说,虽然他没跟我说过这事儿,但我感觉得到,他一直在暗中喜欢着秀儿,只是从未说出来罢了。”

“啧,怎么会这样呢?这孩子,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呢?”

听到妻子的话,周锡龙很烦躁。

他摩挲着自己的膝盖,半晌道:“你明天侧面提醒他一下,叫他把这个想法赶紧打消,更不能叫秀儿知道,不然秀要是知道他有这么无耻的想法,估计人家往后都不能再登咱们家门儿了……”

“这还用提醒?他自己都知道,你道他好端端的为啥申请出国呀,还不就是为了逃避这段感情吗?”

周婶十分肯定道,“放心吧,他是个有分寸的人,不管他对秀儿有啥想法,都绝不会表达出来,也不会叫秀儿看出来的。”

周锡龙听了,这才放下心来,道:“这就好这就好,只是,这孩子沉溺在这段不伦的感情中,可怎么是好?”

周婶说:“所以我才想叫他快点找个好姑娘,早点成家立业,也早点叫他忘了秀儿啊!”

周喜龙皱眉说:“这恐怕难,这孩子从小就爱钻牛角尖儿,他认准的事儿啊,轻易掰不过来。”

“掰不过来也得掰呀,总不能由着儿子沉溺在这段不伦的感情里不成家立业吧?不管咋说,这趟回来,我说啥也得让他把婚事定下来,他都眼瞅奔三十岁,也老大不小了,可不能由着他浪了!”周婶儿坚定的说道。

门外……

小周把贴在耳上的杯子从门上拿开,蹑手蹑脚的放回到茶几上。

他原不想把这些特殊的招式用在自己家人的身上的,只是刚才无意中听到爸爸惊讶地说了一声“秀”,才让他不由自主过来窃听的。

结果,窃听的内容让他感到很羞愧。

一直以来,他的心思从未对外人透露过,他也一直以为不会有人知道他的心思,可没想到,母亲早就看出来了,还把他的心事告诉了父亲,这让他感到非常难堪。

对秀的感情,是他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他不想被任何人知道的,可现在却被父母拿到桌面上摊开来谈了。

往后,他都不知该如何同时面对父母和秀了……

回到楼上,小周在床上躺了下来,越想越懊恼,他那份心思,真的不想被任何人知道啊……

因为,那是藏在他心底最美好的秘密,爱她和守护她已经成了他的习惯,也是他人生中最幸福的一件事儿。

可他的幸福,在父母的眼里就是无耻的、龌龊的,甚至是卑鄙的不伦的……

他不愿自己心中神圣的爱情被玷污,所以,他也只能牺牲自己,来捍卫心中的神圣和美好了。

这晚,小周一直没睡着,辗转中,他又想起了十年前的举人村,想到了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

那时的他,稚嫩、弱小,被举人村的邓队长和他小舅子差点折磨死了,是秀姐,带着才四个月大的窈窈,千里迢迢的从东北老家赶过来,把他从监狱里捞了出来,又把他送进医院,请最好的大夫,用最好的药给他治病……

如果不是秀姐,他早就化作一抔黄土,哪还有现在这么幸福的日子?

他还记得自己昏昏欲醒的时候,秀姐在他的病床前柔声絮叨:

“小周啊,我家孩子才四个月,按理说,我该待在家里好好地看着她的,但为了你,我还是把她给抱出来了,所以,你可要坚强些,像个男子汉似的,早点醒过来,早点康复哦,不然,就白瞎姐姐对你的一份心意了……”

“姐姐知道,这些年来你一定没少吃苦,看看你瘦的,都脱相了……”

虽然时隔多年,但当时她对自己说的话,他却一个字都没忘掉,犹如被刀子刻到脑海中一般,永生永世都不会忘记了。

后来,她抬起手,轻轻地抚摸着他枯黄的头发,叹息说:“等你能吃饭了,姐一定做点好吃的,好好给你补补……”

他很喜欢听韩明秀说话,她的声音很好听,很温柔,很贴心,听起来像有人在拿鹅毛轻轻地戳他的耳朵,就连她温柔的训斥他,他也喜欢。

那会儿,他睡在床上,虽然没有醒来,但病着的人心静,发生了什么他都知道。

他知道,刘叔崔叔还有何大姐以及秀姐他们轮流来照顾他,但是他最喜欢秀姐来照顾他了。

秀姐很爱爱干净,每次来的时候都给他擦澡。

记得那次秀姐给他擦澡的时候,一边擦着,一边轻声细语的说道:

“小周啊,你今年都十七了吧?怎么长得这么小呢?又小又瘦的,跟个小干巴猴儿似的……”

就因为秀姐说他又瘦又小,跟个小干巴猴似的,后来他才拼命的锻炼,天天打篮球,终于,他练成了现在这副又高又壮的身材。

现在,秀姐再也不说他瘦小了,还经常夸他长得帅呢!

他还记得,秀姐给他擦澡的时候,还夸了他一句……“诶?发育得倒挺好的……”

那会儿,秀姐正在给他擦腿部位置。

为了方便擦洗,秀姐帮他把裤子脱了,本来他就不好意思,秀姐那么一说,差点把他羞死,直接就醒过来了,再也睡不下起了……

那会儿,他拼出全身的力气,叫秀姐别再给他擦了,秀姐还训他——

“不擦你就埋汰着啊?你瞅你造的,跟个埋汰神似的,都长皴了,我也就是看周叔周婶的面子上才给你擦擦,别人我还嫌他埋汰呢,你还矫情上了……”

那会儿,她还没意识到他醒了,还板着脸训斥他呢,就像个长辈训斥小孩子似的。

事实上,她也不过比他大两岁而已,甚至长得比他都年轻,可她却总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板着小脸儿训他,可真有趣!

再后来,她意识到他醒了,立刻兴奋得像个孩子,差点儿跳起来,一个劲儿的问他,“好孩子,快点告诉姐,你有没有哪儿不舒服?想不想喝水?想不想吃饭啥的?”

看到她这副开心的样子,他也很开心,本想陪她说说话,可是他的身子不争气,只说出了“秀……姐……”俩字,便又睡了过去。

那会儿,秀姐急得要死,还以为他是回光返照了呢,在他旁边喊了他半天。

他本想应她的,可就是醒不过来,后来,他听见她急急忙忙的去找大夫,大夫过来给他检查后,告诉秀姐说他没事,秀姐还不大相信呢。

就因为她不相信,还被大夫被损了一顿,损完她才相信。

因为他脱离了危险,秀姐很开心,为了让他早日醒来,秀姐顽皮的挠他的脚心,还给他讲故事。

等他醒来后,记得第一次进食就是秀姐喂他喝的一碗普普通通的小米粥的米汤。

就是那碗小米粥的米汤,让他的每个味蕾都扩张起来,像是品尝到了天底下最美味的东西似的,感动的都想落泪……

此后但这些年,小周都深刻地记得那个傍晚,温柔漂亮秀姐,给他喂了世界上最好喝的米汤……

从那天晚上起,他便养成了爱喝米汤的习惯。

只是,以后的人生中,即便是他喝尽了天下各种美味的米汤,吃尽了各种美味的粥,尝遍了天下所有的美食,都不如那天晚上那半碗米汤香……

再后来,他的身体渐渐好转,也渐渐的能吃东西了,秀姐就天天变着法的给她做好吃的,从最开始的流食,到后期的饺子、馄饨、包子……再到后期的炖小鸡炖排骨,把他养胖了不少!

那段时间,本该是他人生中最黑暗,最痛苦的一段时间,但是因为有了秀姐,一切都变得不同了,她就像一缕白月光,不光照亮了那段黑暗痛苦的岁月,也照亮了他那颗惶恐无助的心。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