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头狼

狼腾虎跃 1730 任重而道远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话音落下,姜铭大马金刀的坐在茶几角,抓起桌上的“仿六四”慢悠悠的把玩起来。

我邪笑着打量姜铭和余佳杰,心里暗道,真是兵强才能马壮。

跟着白老七混了一段时间的俩人,不管是办事手法还是心理素质,哪怕是说话时候的神态,都在无限朝白老七靠拢。

“王总,我...我觉得...”背头男捂着红血直流的脑门,朝着我呢喃:“我们就是两个跟...跟班,您为难我们也没什么用...”

“嘭!”

余佳杰抬腿就是一脚重重踹在那家伙的脸上,操着夹杂东北口音的本地话呵斥:“食屎啊雷,眼珠子往他妈哪瞅呢?你够格跟朗哥对话吗?”

背头男哆嗦一下,马上昂头看向余佳杰:“杰哥,我们...”

姜铭不耐烦的打断:“看看存款折上的尾数,够不够买你俩的狗命。”

“我...我...”背头男哭丧着脸,上嘴皮碰着下嘴皮,剧烈打着磕巴。

“我特么让你看看,是不是听不懂?”姜铭蹭一下抓起手枪戳在他的后脑勺上,粗声粗气的低喝:“速度快点!”

背头男颤颤巍巍的抓起存款折,迅速扫视一眼,瞳孔陡然睁大,忙不迭点头:“够买够买,但是...”

“但是你不想要对吧?”姜铭阴森的龇牙一笑:“哦了,你已经做出你的选择,往旁边稍稍吧。”

背头男惊恐的摇头辩解:“姜经理,我不是...”

“滚一边去!”姜铭一把薅住他的头发,朝后用力一扯,摔了狗日的一个踉跄,又朝着蹲在地上的黑痣男微笑:“来,该你选了。”

黑痣男瞟了眼趴在地板上的同伴,迟疑的蠕动喉结:“我...”

“我哥说过,一个男人体现价值的方式除了权就是钱,机会我给你了,能不能接的住,关键在于你自己。”姜铭耷拉着眼皮,面无表情的“咔嚓”一声将子弹推上膛。

“我要钱,你们让我干嘛我干嘛!”黑痣男一把抓起银行卡,甚至连看都没多看一眼,直接喊叫:“王总,您应该对我有印象的吧,你们酒店很多外接生意都是我安排的,我一直也没想过要和贵司作对,咱们是朋友。”

“识时务者为俊杰。”余佳杰拍了拍黑痣男的肩膀,随即扭头俯视背头男:“待会,你就跟我俩走吧,我们头狼什么都缺,唯独不缺敢杀人的亡命徒。”

背头男吓了直接哭了,狗一样爬到我脚边,两手搂着我的小腿嗷嗷哀求:“王总...王总...我也要钱,你需要干什么,我保证全力配合。”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姜铭弯下腰拍了拍背头男的后脑勺:“下辈子投胎记得有点眼力劲!”

背头男声嘶力竭的哭嚎:“王总,给我次机会,再给我一次机会行吗?”

“让他闭嘴。”我鄙夷的瞄了眼背头男,冲着余佳杰使了个眼神。

余佳杰从姜铭手里夺过来手枪,直接戳在背头男的下巴颏上厉喝:“草泥马,闭了!自己滚到角落去。”

背头男哆嗦一下,接着眼圈泛红的爬到墙角,我看到他的裤裆的地方浸湿一大片,一股子尿骚味在包房里弥漫。

“贵姓啊老哥?”我又回头看向黑痣男笑问:“一定要跟我说实话哈,不然我这俩兄弟容易不高兴。”

黑痣男竹筒倒豆子一般开口:“王总,我姓纪,叫纪男,目前在青云国际商业部任职,我虽然和唐总...啊呸和唐缺私交关系不错,但我的心一直是向着老王总的,真的,骗你我不是人。”

“纪男?名字起的挺商业哈。”我眨巴两下眼睛笑道:“既然你收了我的钱,那就得给我办事,我说的没毛病吧?”

纪男小鸡啄米一般狂点脑袋:“没毛病,您需要我做什么?我可以偷出来我们商业部最近的部署计划,还可以拿出来一些唐缺中饱私囊的证据...”

听着他这套流利的卖主求荣的说辞,我咧嘴笑了笑道:“业务挺熟练,看来你平常没少干这种事情吧,来,跟我说说青云国际目前的情况吧。”

“呃...”纪男吞了口唾沫,干涩的低喃:“实不相瞒王总,贩卖公司信息这种事情并不是只有我干,很多部门的负责人都在做,而且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就连老王也没办法,总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微微一愣,长舒一口气道:“你继续说。”

“现在公司里唐缺说了算,几个股东基本上不表态,唐缺说他已经争取到天娱集团和羊城好几家大公司的帮助,最晚一个礼拜就会把那些股东和大高层全部踢出去。”

我皱着眉头问:“天娱集团凭啥能帮唐缺清除去那些高层和股东?”

纪男咳嗽两声回答:“过几天高层大会,郭海会帮唐缺出资买下来高层和股东们的股份,唐缺说他们不敢不卖,我也不知道具体因为什么。”

这时候蜷缩在角落里的背头男突然开口:“王总我知道原因,因为唐缺绑架了高层们的家属,是天娱集团的人动的手,我还知道唐缺答应了郭海,事成之后,会给天娱集团百分之十的公司原始股,并且帮助天娱集团重新拿回增城区的开发项目。”

我顿时间怒火中烧,禁不住在心里咒骂唐缺这个大傻逼,给郭海重新进增城区的机会,郭海要是不把青云国际吃的骨头渣都不剩,都对不起自己。

我想了想后再次发问:“青云国际一共有几个持股的高层?”

“八个!”

“八个!”

背头男和纪男同时抢答。

看到两人的表现,我原本计划让他俩回去给我当内应的想法瞬间改变,扫视两人几秒钟后,朝着姜铭使了个眼色,我俩一起走出包房。

“怎么了哥?”姜铭递给我一支烟,压低声音询问。

我吸了口烟后问:“七哥让你们来之前怎么交代的?”

“七爷说,杀一儆百,搞倒两个不配合的,剩下的人心里肯定会哆嗦,到时候你想找谁谈都不是问题。”姜铭横着脸低声回应:“哥,你放心吧,七爷已经帮我们安排好了后路和藏身地方。”

“上阵伐谋,攻心为上。”我摇摇头,微笑着说:“你和杰哥不是咱家的马仔,不要动不动就琢磨跑路的事儿。”

“那不杀一儆百了?”姜铭迷惑的昂起脑袋。

我扬眉轻笑:“杀肯定是要杀的,但是这把刀得让唐缺这个傻篮子握,待会你和杰哥把那个背头男拖走,拽到某个荒郊野外去,反正只要做出一副要活埋他的样子就可以,然后再想个办法让他既不起疑心,又貌似死里逃生的跑掉,时间就卡在明天天亮以后吧。”

“啥意思啊哥?我没听懂。”姜铭呆萌的搓了搓鼻子头。

我笑嘻嘻的反问:“如果你是他,劫后余生,第一件事情会干啥?”

“找唐缺汇报,顺便表一波忠心耿耿。”姜铭想了想后回答,说着话他突然明悟过来:“我知道啥意思了,那个纪男并不知道他没了,所以肯定不会跑路,只要他不跑路,恼羞成怒的唐缺一定会掉头干纪男。”

我满意的点点脑袋:“对,但唐缺自诩不是一般人,断然不会在公司里动手,所以你和杰哥就从青云国际门口守着,跟踪好唐缺就ok,绝对能拍到他动手的视频或者照片。”

“哥,唐缺应该不会亲自动手吧?”姜铭沉声分析。

我吐了口烟圈冷笑:“他一定会的,你不了解唐缺的性格,这个傻逼从儿子一下子升级到爷爷,心态贼不稳,根本容忍不了半点质疑和背叛,他一定会亲自来场杀一儆百,警告自己那帮班底。”

“我知道咋办了。”姜铭恍然大悟的应声。

“去吧,剩下的事情交给你和杰哥了。”我拍拍他的后背道:“我再去处理点别的难题,诶对了,那张存款折上是多少钱?”

“八百万。”姜铭轻声回答:“咱们增城区地产公司现有的全部资金。”

“七哥咋想的,我明明告诉他准备一点钱就可以,他怎么还把家底全搬空了呢?”我无语的嘟囔。

姜铭憨厚的解释:“没有密码,存款折就是一张废纸,七爷说了,一毛钱都不打算给这种小喽啰。”

“还是他鸡贼。”我忍俊不禁的笑骂。

几分钟后,我离开那家夜总会,随即拨通刘博生号码:“下来吧,我在门口等你。”

不多会儿,刘博生快步跑下来,迫不及待的发问:“怎么样了?”

我舔着嘴皮苦笑:“不怎么样,青云国际的中低层已经烂透了,平常有莽叔压着看不出来,他这一倒下,各种问题就全出来了,我现在大概清楚他在下什么棋了,他估计是想趁着这次机会,彻底肃清公司。”

“哪那么容易,任重而道远呐。”刘博生接茬道。

“他的道远不远我不知道,反正我的道又特么走歪了,晚上刚装了一波牛逼,待会回去就得演傻逼。”我搓了搓腮帮子叹气:“唐缺想买那些高层们的股份,我得抢在他前面得手,关键我特么没钱,唉,还真被那个陆峰说准了,我得跪着回去给他赔不是...”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