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头狼

狼腾虎跃 1735 禽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望着对方整襟危坐的态度,我的怀疑瞬间降低一大半,禁不住连吞几口唾沫。

“你等会儿啊,我给你取一下变卖协议。”冀老来回打量我几眼,扶着桌子站起来,拔腿找不远处的简易柜台走去,十几秒钟后,他拎出来一沓公文袋递给我:“喏,你自己看看,购买人用的是不是你们头狼公司的公章,袋子里还有公证处出的证明信。”

刘博生也马上凑过来,跟我一起翻阅公文袋里的文件。

我来不及浏览别的,直接翻到最后一页,赫然看到购买人甲方的地方确实印着我们公司的章戳。

刘博生蠕动嘴角呢喃:“山城头狼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难不成是山城那边来人了?”

“不可能,他们根本不知道这边啥情况,而且就算来人,也绝对会提前跟我打个照面。”我拨浪鼓似的摇摇脑袋,随即掏出手机拨通卢波波的号码。

冀老点燃一支烟,表情真诚的开口:“小朗啊,公章做不了假,我们特意找专业人员验过真伪,况且来找我们谈事的人还带着小影授权的录像,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几个老家伙还提出和小影视频的要求,确实是小影无疑。”

等待卢波波接电话的时候,我侧脖发问:“冀老,您们之前认识小影?”

冀老点点脑袋,很确定的回答:“何止见过,那丫头一点点大的时候,我们这帮老家伙基本上都抱过,自从得知小影来羊城后,大莽就茶不思饭不想,总在考虑应该在怎么不被她发现的情况下,偷偷看她几眼,因为这事儿我和大莽还吵过一架,我劝他既然是自己亲闺女,就应该认祖归宗..”

他正说话的时候,手机接通,卢波波笑盈盈的接起:“啥事啊朗哥,大半夜骚扰我。”

“冀老你您稍等。”我歉意的缩了缩脖颈,攥着手机朝小饭馆门外走去:“你派人来羊城了?”

卢波波否认道:“开什么玩乐,家里哪还有人可以往过派,咋地?你那边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

“嗯,大事儿!”我咬着牙豁子,将眼下的事情跟卢波波简单说了一遍。

听完我的话后,卢波波迷惑道:“用山城公司这边的公章买青云国际的股份,这事儿听起来咋好像天方夜谭呢,第一,公章在三眼哥那里保管,别说旁人,就算秀秀姐碰一下,他都不答应,第二,咱这边就算想买股份,也拿不出那么老些钱啊,该不会是谁伪造的吧?”

“伪造个屁,哪个傻逼会自掏腰包买下来股份往咱身上安插?肯定还是内部人做的。”我横眉骂咧:“你问问三眼哥,这段时间有人借过公章没?”

卢波波解释道:“我在老家呢,大龙那个狗犊子不是要给我姐提亲嘛,我回来..”

“得了,我自己给三眼哥打电话吧,你先忙活你的,我这边的事情不用操心。”我叮嘱一句后,挂断电话,又拨通了三眼的号码。

也不知道三眼是睡着了,还是怎么着,电话“嘟..嘟..”响了老半天,始终没人接听,我又给秀秀姐打电话,结果一样,还是没人接,无奈之下我只得给小涛打了个电话,催促他马上让三眼给我回个电话。

交代好一切后,我深呼吸两口气重新走回饭馆。

“昂!”

我前脚刚迈进去,耳后就传来一阵马达声的咆哮在我脑后突然响起,紧跟着就看到一台黑色的悍马车横中直撞的停到了饭馆的门前,车头径直将饭店的小门堵住,车门“嘭..嘭..”两下打开,三四条身影刺棱棱的蹦下车。

带头的家伙,一袭银色西装,梳着个恨爹不死、恨娘不烂的后背头,居然是唐缺那个大傻吊,跟在他身后的家伙我也不陌生,一个驼背麻将脸,另外一个身材瘦若窟窿,脑袋后面扎着个麻雀尾巴似的小辫,竟是郭海手下的丧鬼和文君。

见我皱眉扫视己方,唐缺拿着削尖的下巴颏,嘲讽的冲我龇牙:“啧啧啧,你动作挺麻利的嘛,这四个老家伙藏的这么隐蔽都能被你给找到。”

“又见面了王先生,我感到无比的开怀。”文君眨巴两下狭长的眼眸,抓起脖颈上戴着的一条十字架挂坠,亲吻一下,邪气十足的浅笑:“圣父圣子圣灵会保佑你的,阿门。”

“装神弄鬼。”我轻蔑的扫视他一眼,径直走回饭桌。

见到唐缺他们,原本有说有笑的冀老和另外三个叔伯立时间不淡定了,纷纷目眦欲裂的站了起来。

唐缺歪着脖颈,迈着螃蟹步,嘚嘚瑟瑟的晃悠过来:“冀老、马老、王总、钱总,晚上好啊,给你们打电话全不接,怎么?对我这个公司暂时代理人有意见呐?”

岁数最大的马老气的浑身发抖,情绪失控的指着唐缺破口大骂:“小唐,做人要讲良心,没跟大莽以前你是什么样,一个火车站扒活的小偷,谁见谁打,可大莽喜欢你,把你带到身边,教你做人、带你做事,你却要反咬他一..”

“嘭!”

没等他说完话,唐缺抬腿就是一脚直接将马老踹了个踉跄,接着随手抓起旁边的一把凳子就要往过砸。

“草泥马,你要变身是咋地!”我侧着身子,两手握住他手里的凳子腿,抬腿就朝他裤裆磕了上去。

唐缺屁股往后一撅,轻松避开我的攻击,同时松开手里的凳子退出来一米多远,而他身后的丧鬼一个大步跨过来,胳膊横摆,一肘子重重捣在我胸脯上,我趔趄的倒退出去三四步,同时举起手里的凳子就朝他抛摔过去。

丧鬼微微侧身,凳子“咣”的一下砸在堵在门口的车前脸上,接着这家伙大步流星的就朝我走了过来。

“你特么要干啥!”刘博生从桌上抓起把一次性的筷子,一个猛子冲我前面,“蹭”的一下照着丧鬼的面门纵扎下去。

丧鬼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左手猛地抬起握住刘博生攥筷子的手腕,右手握成拳头,“咣咣”两拳狠狠砸中刘博生的胸脯,刘博生吃痛的往后倒退,一下子撞在我身上,才勉强没有摔倒。

轻而易举的将我和刘博生撂的没脾气后,丧鬼瞪着遍布血丝的眼珠子,嘶哑的狞笑:“桀桀,老陈家那个小子呢,他要是没跟来的话,今天你俩得穿寿衣回去..”

“咔嚓!”

就在这时,整晚上坐在旁边空位上玩手机游戏的狐狸突然掏出一把手枪,慢条斯理的将子弹压上膛,微笑着仰头看向丧鬼:“你长得真讨人厌,滚出去!”

“你是跟我说话吗?”丧鬼的脸上的肌肉一抽一搐,恶狠狠的朝狐狸的方向迈开脚步。

“嘣!”

狐狸突兀扣动扳机,子弹打在丧鬼脚下的地板上,溅起几抹木头屑,接着狐狸站起身子,将他一直抱在怀里的小皮箱打开,皮箱里整整齐齐的摆了一把我在电视上见过的“沙漠之鹰”,旁边还有几个填满子弹的弹夹,以及两颗香瓜大小的“麻雷子”。

不光我惊呆了,就连原本跃跃欲试的丧鬼也陡然停下脚步。

狐狸斜嘴叼着烟,努努嘴角:“我让你滚出去好使不?”

丧鬼的嘴角颤抖两下,完全可以想象到他此刻内心的震撼,同样我心里也说不出的惊诧,这个狐狸简直就是个移动弹药库,一想到来时,我还拍过那个箱子,我后脊梁上瞬间泛起了冷汗。

“阿公..”

“阿爷,救我..”

就在丧鬼尴尬的下不来台时,唐缺突然掏出手机,屏幕中出现两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表情惊恐的大声呼救,立马将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了他身上。

“唐缺,你个禽兽,简直不是人!”刚刚被他一脚踹趴下的马老愤怒的站起来,喘着粗气咒骂。

“你给我跪着爬过来。”唐缺歪笑着朝马老勾了勾手指头。

我赶忙抓住马老的胳膊摇头:“马老,别过去!”

“马少军,我他妈让你跪着爬过来,听没听见?”唐缺脖颈上的青筋凹显,扯着喉咙咒骂:“是不是不想要你孙子和外孙了?昂!”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