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第四章:鸡飞狗跳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阮伽南停住了脚步,很是不解和惊讶的样子,“你们这是做什么?本小姐回自己的家里还不行了?我可是你们的主子,你们竟敢对我无礼?”

追上来的门仆听到她的话立刻冷笑了一声,“我看你就是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疯子!快点把她赶出去,要是惊扰了府上的各个主子吃苦的还是咱们!”

阮府的院卫就要冲上去,阮伽南连忙伸手道:“等等!你们可要想清楚了,让阮府的总管过来,我倒要看看是不是我离开这府里这么多年就变成不存在的人了,竟然连个下人都敢骂我疯子。”

话音才落,阮府的总管便过来了,刚好听到她的话,目光凝了凝,打量的视线落在了她身上,结合她的话一想,心里顿时就沉了沉。他眸光一转,低声对身边的人交代了几声转身匆匆往院子里走了去。

阮伽南注意到那抹匆匆离开的身影,眸光微微一闪,勾唇笑了笑。

一刻钟之后总管没来,倒是来了另外一个人,身穿着护院队长的衣服,一来就指着阮伽南恶狠狠的道:“这人还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疯子,你们就让她这样闯进来了,要你们有什么用?赶紧把她轰出去,乱棍打出去!”

阮伽南轻叹了一声,看来是不能好好说话了。既然不能好好说话,那就打吧!

等阮府的总管再出来的时候看到眼前乱成一团的景象,看到被毁得七七八八的院子,眼前一黑,差点没被气晕。

阮府原本修整得干净华丽的前院,那些娇贵的鲜花,假山流水,凉亭全部变成了一堆废土!边上的翘檐还破了一角!掉落的瓦片碎得满地都是,花草也被弄得满院子都是,还有一张石凳居然没了一边!总之一个字就是乱!像是被土匪洗劫过一般。护院的狗在狂吠着。

“都给我停下来!”总管黑着脸大吼。

阮府的人倒是想停下来,可是奈何这个时候阮伽南玩得正兴起,哪里肯住手?抬脚就往身边一个下人身上用力的一踹,将人直接踹到了总管身上。

猝不及防的,总管被猛的砸了个正着,发出了一声惨叫,惊动了前厅里的人。

阮夫人贺氏急匆匆的赶来看到眼前的景象也是惊呆住了。

“住手,都住手!简直反了天了你们!”贺氏呆愣了一下才尖叫道,气得面色发青。

见正主终于出现了,阮伽南这才收手了。

“你是谁,闯入我阮府想要做什么?”贺氏目光盯着前方的少女,愤怒的质问,眼里却闪过了一丝惊疑和鄙视。

果然是在庄子上长大的,行为粗野,没有一点教养!

方才总管来告诉她说那个死丫头好像回来了,她一开始还不信,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是没有可能,毕竟老爷是真的开口说要接那死丫头回来了。只是总管说她身边竟然没有府上的人带着,她心想正好给她一个下马威,让她明白现在在阮府当家的人是谁。

谁知道,谁知道竟然变成了这样!整个前院都被毁了,她花了那么多心思整理出来的院子,真真是气死她了!

阮伽南笑眯眯的道:“这位肯定就是小妈了,我是伽南啊,是父亲的长女,是这阮府的嫡小姐。我回自己的家不想竟然遇上了刁奴,想要冒犯我,为了维护阮府的尊严,我当然要出手教训一下这些该死的奴才了,这样才能让他们看清楚自己的主子到底是谁。”

贺氏没空理会她那个怪异的称呼,一脸惊异的看着她,满眼怀疑,“胡说八道!我们阮府的嫡长女怎么会像你这样子?况且府上的小姐本夫人怎么会不认识?你分明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疯子,敢戏耍到阮府头上。不给你一点教训你都不长记性!”

“哎呀,大概是小妈贵人多忘事了,我不是你生的,你自然是不把我当一回事了。我在庄子上待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爹才想起我,要接我回府享福,没想到小妈竟然是这样的态度。罢了,既然小妈这样说,那我少不了出去找那些善良的老百姓评评理了。”阮伽南摇着头叹息道,说着就要转身往外走。

贺氏面色一变,用力的扯了扯手上的帕子不说话,直到眼看她就要走出去了才连忙出声道:“等等!”

阮伽南回头,笑眯眯的,“怎么了,小妈,你想起来阮府还有一个小姐了吗?”

贺氏连连深吸了几口气,将到嘴的辱骂吞回肚子里,扯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看你说的,这阮府有多少口人本夫人还不知道吗?你说你是……”贺氏压根想不起来这死丫头叫什么名字,干脆不叫了,“你说你是阮府的嫡小姐,可有什么凭证?”

阮伽南挑高了眉,“凭证?我就是凭证啊,难不成这阮府整日都有人上门来认爹认娘的?不是吧?难道我还有旁的姐妹兄弟和我一样是在庄子上长大的?如果是这样那就唯有等爹爹回来再说了。唉,我以为我就府里这些兄弟姐妹而已,没想到爹居然还有骨肉流落在外的。”

阮伽南装模作样的唉声叹气说着,把贺氏气了个半死。

------题外话------

哈哈哈,这次要写一个不同之前写的女主,阿南就是个不按理出牌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