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第十章 好好补偿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第二天一大早阮伽南就起来了,也不用丹青丹砂两人伺候就自个儿穿好了衣裙,不过这头发还是需要丹砂来弄的,她可弄不好。穿戴整齐之后又用过了早饭她才踏出了屋子。

她站在门前台阶上,四处看了看不住的点着头,脸上带着笑容,“嗯,二妹这院子实在是不错,布置得很好,景色迷人啊。丹砂,你看看那些花草,啧啧啧,都不知道花了多少银子才弄成这样的。”

这凝翠苑就是标准的大家闺秀的院子,每一处景致都精致美丽,恰到好处,处处体现出了院子主人的高贵优雅和身为女性的柔美。光是看这个院子她就能猜出这个二妹是个什么样性子的人了。

丹砂面上没有丝毫波动,“嗯,和小姐在庄子上住的那个院子相比,确实是好太多了,没法比。”

一个猪窝,一个银窝。

阮伽南对丹砂的直白很是习以为常了,眼睛瞄了眼走动的下人,将她们竖起的耳朵和时不时瞥过来的眼角余光捕捉到,唇角勾了勾,漫不经心的道:“你说要是我去跟爹说想要和二妹换个院子,你觉得爹会不会答应我?”

“小姐若是想的话不妨去试试。毕竟小姐在庄子上待了那么久,现在才回来,只要不是很过分的要求老爷应该都会答应的。”

阮伽南双手一拍,高兴的道:“那好,现在就过去问问吧!”

说完就抬步要往外走,对某些下人大变的面色视而不见,更加没有想要试图阻拦她偷偷溜走想要去打报告的脚步。

贺氏听到女儿院子里的嬷嬷来报告的话气得牙痒痒的,眼里闪着厌恶的光芒,咬牙道:“我就知道那个死丫头不安好心,她回来就是想抢走梨儿的东西,只是她妄想!有我在的一天她就别想抢走梨儿的任何东西!”

“夫人,那现在该怎么办?”万一大小姐真的去求了老爷,还真说不准老爷会不会答应。

贺氏用力的扯了扯手帕,站了起来,“过去看看!”

原本她还想着说要想办法不让那个贱丫头住进芳草苑的,可是现在看来怕是再不愿意也要给她了,不然难不成真的要看着她把梨儿的院子抢走不成。

真是气死她了!

阮夫人急急急忙忙的赶到前厅的时候就看到刚下朝回来的老爷坐在上座上,下方坐着阮伽南,两人似乎在说什么,老爷面色有些异样。她心一跳,连忙走了进去。

“伽南你这孩子起来了怎么都不去趟主院呢?我还想着等你一起用早饭呢,谁知道你这孩子……真是任性。”阮夫人一脸嗔怪和无奈的说着,活像一个拿女儿没办法的母亲形象。

可是话里却暗指阮伽南不懂规矩,没教养让长辈干等,而且回来也不去请安。

阮伽南瞥了她一眼,对她的话只当是耳边风,吹过就算了,造不成什么影响。

她悠悠的轻叹了一声道:“我这才是回府第一天,还在熟悉阶段呢。小妈你是不知道啊,昨晚我睡在妹妹的床上,那叫一个舒服。我活了十几年从来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床。以前在庄子上啊,我睡的都是硬板床,盖的都是又厚又硬又老久的被子,那床上的帷帐都发黄了。庄子上的管事的女儿过得都比我这个大小姐要好……”

阮常康面色一阵青一阵黑一阵红的,心里既生气又羞愧。生气的是自己的女儿丝毫不给自己面子,这样大剌剌的说出来,好像他这个做父亲的亏待了她一样。羞愧的是自己确实是将她仍在庄子上十几年。

不过阮常康是觉得不管自己这个做父亲的怎么对待女儿那都是自己的事,庄子上的人居然背着自己这样对自己的女儿,那就是欺上瞒下,奴大欺主了。这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自己当初就应该时不时的派个人过去看看,好歹让庄子上的奴仆不要做得太过了。

这以后要是落下把柄就难处理了。

“咳咳,过去是爹大意了,才让庄子上的人欺负了你。现在你回来了,爹自然会好好补偿你,疼惜你的。”阮常康有些尴尬的说着。

阮伽南似乎没看到两人的神色有异,双眼亮晶晶,满是濡慕的看着他,“真的吗?爹,你真的会好好补偿我吗?”

阮常康反射性的点头应道:“自然了,爹这么说了一定就会做到的。”亏待了十几年,回来了好好补偿一下也未尝不可。

在阮常康的认知里,所谓的补偿顶多就是给她添置一些新衣服,新首饰,给她多一点银子花就是了,一个女孩子能要多少,要什么。

阮伽南一听这话立刻高兴的拍了拍手说道:“爹,既然这样,那我觉得凝翠苑里面的一些摆件饰品什么的很漂亮,我很喜欢,我能搬回芳草苑吗?”

贺氏面色一变,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

这个贱丫头,果然是盯上了梨儿的东西!

不等阮常康说话贺氏就说道:“你这丫头想要什么还不容易,再重新置办就是了,何必从你妹妹院子里搬呢?你若是搬走了,你妹妹的院子还得重新添置,多麻烦。反正现在芳草苑还在布置,让人去添置就是了。”

凝翠苑里的东西都是她精挑细选的好东西,怎么能让她拿了去呢?

“一点都不麻烦,昨晚我在凝翠苑住了一晚觉得十分喜欢,心里还在犹豫是搬进芳草苑呢,还是继续住在凝翠苑好。爹,你说呢?”阮伽南笑盈盈的看着他。

阮常康眉头一皱。

他倒不是不知道小女儿院子里的都是好东西,梨儿是他的骄傲,是他最喜欢的女儿,给她的自然是最好的。只是若是不给伽南,刚刚他说的话……

心思转了转,阮常康很快就拍板定案了,“既然伽南你喜欢,那就搬吧。你是姐姐,梨儿理应谦让你。”

“老爷!”贺氏尖叫道。

阮常康面色一沉,“好了,就这样说定了。让下人尽快把芳草苑收拾出来,伽南年纪也不小了,和妹妹挤在一个院子像什么话!”

说完也不管贺氏是什么面色反应径自大步离开了。

贺氏直气得面色发青。

------题外话------

揽镜自照,发现自己旅游回来又黑又胖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