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第七十七章 大难临头各自飞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摄政王在边关失去踪影的消息果然是很快就传开了。京都的百姓,摄政王一派的人简直不能相信,他们英明神武的摄政王殿下竟然在查探凤歧国军队消息的时候失踪了?!这怎么可能呢?不管是以前年轻的时候还是成为摄政王之后,他经历过多少艰难,陷入过多少次绝境,可是他都凭着自己的聪明和手段撑过来了。

现在只是去边关打个仗,探个消息,怎么可能就失踪了呢?

这个消息一传出去就引来了无数的猜测,引起了不少的恐慌。毕竟对很多西唐百姓而言,摄政王可是比皇上更让他们信服的人,而且很多百姓都觉得摄政王那就是没人能打败,是无坚不摧,无所不能的人,根本就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出事。这个消息可谓是将所有的人都打了个措手不及,让他们恐慌担心了起来。

摄政王一派的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本能的反应便是这是个假消息,可是皇上却在早朝上拿出了边关传回来的密信,传信之人更是郑老将军身边的人,这就让人不得不相信了。大家纷纷去摄政王府,想要打听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到了摄政王府接见他们的人却不是摄政王妃,而是凤明阳这个身份颇为尴尬的女婿。

凤明阳面色很是难看,面上虽然勉强维持着镇定自然,但是眼神却控制不住的微微闪烁,露出了些许端倪,这让人在场的人心里不由得一沉。

“宁王殿下,摄政王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还请宁王殿下直言,也好让我们做好应对的准备。”一名穿着官服还没有来得及换,留着短短胡须的中年官员面色游有些凝重的说道。

凤明阳看了这人一眼,认出来了此人是刑部侍郎。

刑部侍郎的话一落马上就有人附和道:“是啊,现在外面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再这样下去定会人心不稳,朝廷上那些早就看摄政王不顺眼的人也定会趁机出手打击,我们也要提前做好准备啊,不然岂不是要一败涂地?这一定是摄政王的计划是不是?如果不方便告诉我们具体的计划,我们也不多问,但是好歹给我们一句话,让我们心里有个数啊!”

“没错没错,就是这个道理。若是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未免太过于被动了,这样是很容易吃亏的。若是我们知道个大概,也好配合摄政王,不至于出现什么纰漏,坏了摄政王的计划。”

凤明阳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几乎都是笃定了他们要追随的那个人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计划,是一个计谋。他一直沉默着,直到大家的声音慢慢消失,安静了下来。

“实不相瞒,摄政王……”他顿了顿,然后有些艰难的道:“摄政王确实是失踪了。他领着一支队伍前去查探凤歧国军队的消息,却一去不回。彧谦公子带着人去找却一直没有找到,只在那处沼泽密林里找到了几具尸体,还有摄政王身上衣物破碎带着血的残缺布料……”

他的话让在场的人面色都一变,震惊又难以置信,久久回不过神来。

什、什么意思?这宁王的意思难道是说……外面的人说的那些话……那些话是真的?摄政王……摄政王真的、真的凶多吉少了?这个消息是真的,并非空穴来风,而是班班可考?这、这怎么会这样?

这个答案似乎出乎了大家的意料之外,大家都呆怔着无法反应过来。

良久之后才有人有些艰难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不自然的笑容,似乎是想有意打破这凝结的气氛,“呵呵,宁王殿下,你这玩笑就开得太大了吧?现在这个时候非比寻常,不用我们说你都应该知道,若是一个不小心,我们摄政王一派可就要被人狠狠打击了,这对摄政王府来说可不会是一件好事,到时候摄政王回来了怕是也……宁王殿下不必防着我们,我们都是追随摄政王多年的人,今天会来也是为了摄政王好,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凤明阳叹了一口气,望着他,“并非我刻意隐瞒你们,不肯告诉你们事情的真相,而是方才我说的话就是实话。前两天彧谦公子就先派人将消息传了回来,让我们最好就是提前做好准备,免得被人先知道了拿这件事来做文章。可到底是隐瞒不住,现在已经传得满京都都是了。”

“到目前为止摄政王都还没有任何消息,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们当然希望他没事,一切都是他的计划,可是现在的事实就是如此,他失踪了,别说是我了,就是彧谦公子都没有他的消息,在边关愁得头发都白了。”

“摄政王妃为什么没有接待你们,原因我相信你们都猜得到。她听到摄政王出事的消息之后已经病倒了,南平郡主也是急得冒火,这会儿正陪在摄政王妃身边。如果这真的是摄政王的一个计划,他现在正在某个我们不知道的地方,等待着机会,我会不告诉你们,我会故意骗你们,夸大其词吗?这对我你并没有任何好处。我现在是和摄政王府绑在了一起,摄政王府出了事,我的结果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我比你们任何人都希望这是假的。”他语气沉重的说着。

“话已至此,我希望你们在这个时候不要舍弃摄政王府,我希望你们能和摄政王府一起度过这个难关。不知道各位大人心里是否是同样的想法?”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在场的人,锐利的视线直盯着他们不放,想要看清楚他们脸上的神情,更想看清楚他们心里的想法。

“这是当然的,我们追随了摄政王这么多年,早就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我等也不是那些背信弃义,无情无义之人,既然现在还没有确切的消息,那就是最好的消息!我相信以摄政王的能力,他绝对可以化危为安的!”有人很快就想通,重新振奋了起来,铿锵的说道。

“对,我们不会因为这样的事就背叛摄政王的,宁王殿下大可放心。我们不敢说自己有多高尚,但是也绝对不是那等遇到危险就自顾自己的人。我们会尽力为摄政王守住朝廷的一切,至于摄政王府,只怕是要看宁王殿下了。”

“宁王殿下,你不要怪我们说话难听。这件事说到底还是因你而起,若不是你,摄政王就不会不顾朝廷大臣的意思,将你留下来,惹来了凤歧国的怒气,两国开战。如果两国没有开战,那摄政王就不会去了边关,就更加不会遇到这样的事,生死不明。这件事你起码要负一半的责任,所以让你守住摄政王府也并不为过不是吗?”

凤明阳对这些人不客气的话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点了点头,“自然,我心里很清楚我现在的处境。若是摄政王不存在了,我们两夫妻,整个摄政王府的人怕是也会跟着遭殃。不为别人我也得为了我自己,为了南平郡主。我只是希望你们不要在这个时候做出一些落井下石的事。”凤明阳看着他们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夫妻尚且如此,更不用说他们和岳父和摄政王府的关系了。这个时候他们若是相信了岳父已经死了,为了自己的家人,为了自己的族人选择了离开,选择了明哲保身,袖手旁观,他都能理解。

可若是因此而落井下石,甚至倒戈相向……

凤明阳半垂下了眼眸,遮住了眼里的冷意。

他直白的话让在场的人面上都闪过了一丝尴尬甚至是心虚之色,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面色也坦然了起来。有些却是恼羞成怒了起来。

“宁王殿下这话是何意,难道是认为我们会背叛摄政王吗?你也太小看我们了!”

凤明阳笑了笑,“各位不需要生气,都这个时候了,我也是没办法,太担心了,想要防患于未然而已,并没有怀疑各位大人的意思。”

“最好就是如此!”

大家都没有想到来摄政王府会听到这么一个消息,和凤明阳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大家就没有什么心思继续坐下去了。

不管方才对凤明阳说的话到底是真话话还是客套话,现在知道摄政王真的出事了,生死不明,能不能平安回来还是个未知数。退一万步说,即便摄政王最后能回来,但是京都这边怕是不会忍耐太久,那些人一直对摄政王的势力虎视眈眈,现在有了这么一个好机会,铁定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而他们作为摄政王一派的人,可想而知会遇到什么样的对待什么样的打压了。他们也得好好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才能最大限度的保住自己现在的地位,还有不要连累了他们的家人,族人。至于其他的……还是要再好好的想想。

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摄政王府,摄政王府有人上门拜访,用脚指头想都能想得到是什么原因了。皇上自然也知道了这件事,但是他却一点都不急。

那些大臣,他早就看不顺眼了。明明他才是皇帝,可是那些大臣却去投靠效忠了宇文雍,反而把他这个皇帝撇在了一边,本末倒置,处处和他这个皇帝作对,让他在朝廷上举步维艰。宇文雍能和他对抗多年,把控朝政和这些支持他的大臣脱不了关系。

以前宇文雍在,他拿他们没办法,可是现在,宇文雍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呢,即便没有死,他也不会让他再回来了。所以这不正是他收拾那些不安分,有异心的大臣的绝好机会吗?

闹吧,闹吧,尽情的闹吧,闹得越大越好,这样他才好名正言顺的出手除掉他们!

皇上心里是恨不得宇文雍立刻就死了,最好就是死无全尸,曝尸荒野。但是他还不敢做得太过明显了,担心有人会怀疑到他身上,进而影响到自己的名声。所以,明面上他对宇文雍失踪一事可谓是非常的重视,忧心忡忡了。收到消息之后连夜召见了大臣商议对策,命人快马加鞭将旨意送去边关,命令郑老将军要不惜一切代价找到摄政王,保证摄政王的安全。

皇上表现出来的态度让京都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十分的感动,特别是那些百姓,突然有了种以前误会了皇上,现在才发现原来皇上或许也是个仁君的感觉。这倒是为皇上赢得了不少好名声和赞誉,摄政王一派的人对此却是嗤之以鼻,但是又无可奈何,因为他们心里也抱着微弱的希望,希望皇上派去的人真的能找到摄政王。

不管外面闹得成了什么样子,摄政王府是越发的平静低调了起来,整日的大门紧锁,摄政王府的主子不见出门,就连下人出门也总是行色匆匆,眉头紧皱,再无往日的高傲张扬。这让越来越多的人认定摄政王是真的出事了,不然的话摄政王府怎么会是如此样子呢?

从边关传了消息回来,一眨眼就过去了大半个月,边关还是没有任何好消息,军营里的人去找了又找,可是摄政王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大家的希望也越来越小了,越来越绝望,摄政王一派的人开始摇摆不定,有些甚至已经暗地里开始亲近皇上一派的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京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又悄悄的多了一种流言。说是摄政王其实并非是失踪了,而是秘密的和凤歧国勾结在了一起。而现在所谓的失踪也是一个阴谋,一个针对西唐江山,西唐皇位的阴谋。是摄政王垂涎皇位已久,经营多年已经无法忍耐,所以才会利用南平郡主夫妻的事和凤歧国勾结,为的就是颠覆西唐的江山。

这种流言一开始只是很小很小范围的传播,后来就越来越广,从贩夫走卒到市井小民,到京都权贵,到朝廷百官……等这种流言成为燎原之火的时候,竟然已经有不少人相信了流言里的事,开始怀疑摄政王是不是真的背叛了西唐,和凤歧国勾结意图颠覆西唐的江山。

摄政王府对这个流言一直是采取不闻不问不管不顾的态度,摄政王府一如过去半个月的时间里那般安静沉默。

酝酿了大半个月的糟糕天气在这天傍晚终于变天了,一声夺人心魂的惊雷从黑如浓墨的天空中砸了下来之后,大雨也紧接着倾盆而下,雨势之大让人的心无端的也跟着生出了一股不安之感。整个京都几乎都被磅礴的雨势笼罩住,黑沉黑沉的,弥漫着一股压抑而紧绷的气息。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