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第七十八章 雨夜危机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宇文伽南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满天的雨雾,不过是几步外的院子里的事物都看不清楚了。放眼望去就是一层雨帘,豆大的雨水从天上砸了下来,砸落了满地的繁花和落叶,角落里的芭蕉也深深的弯下了身子,几乎被打折。雨水声掩盖了一切,整个天地间似乎就只剩下这滂沱大雨带来的哗啦啦声。

随着倾盆大雨而来的还有一阵阵狂风,吹得院子的里树木都微微倾斜了身子,把满地的落叶和繁花夹带着雨水吹到了屋檐下的台阶上,门槛前,打湿了屋前的地,连屋里都湿了不少。丹砂正忙着让院子里的小丫头清理,可千万不能让小姐和王爷脚滑摔倒了。

让人清理完了之后丹砂走了进来,看到自家小姐还是维持着同一个姿势站在窗前,她迟疑了一下到底是没有上前去。最近发生了太多事,就连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丫鬟都察觉出来了,似乎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莫名紧绷压抑的气氛。

小姐是摄政王府的郡主,现在摄政王又不在,小姐承受的压力一定很大。而且王府其他人不帮忙一起共渡难关就算了,还想着要给小姐和王妃找麻烦。

小姐这会儿估计是在想什么事情吧,她还是不要去打扰了。

这么一想,丹砂便悄声的退了出去。

宇文伽南看着窗外的雨景似乎入了神,直到她良好的视力在雨帘中似乎看到了一道模糊的身影正脚步匆匆的往这边来。她眸色一动,身子也跟着一动,转过身大步往外间走了去。

她才走到屋子里,就看到穿着蓑衣带着箬笠,穿着油靴,一身雨水的走了过来,停在了门槛边上的凤明阳。院子里伺候的丫鬟忙走了过来接过了他脱下的蓑衣,脱下蓑衣之后宇文伽南才看到他里面还穿了一件油衣,解下油衣之后里面的衣服还是干的,不过头发到底还是湿了一点,毕竟这雨真的是太大了。

宇文伽南接过丹砂拿过来的脸巾走了过去,“这么大的雨你怎么不等等再回来,看你淋了一脸的雨水。”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帮他把脸上的雨水擦干净。

凤明阳笑了笑,“这雨估计一时半会的是停不下来的,不回来我可不放心。没事的,我其实并没有淋到什么雨,穿着油衣还穿了蓑衣,密不透风了。”

“密不透风你脸上的这水是从哪里来的?”宇文伽南差点就要将手上的脸巾砸到他脸上去了。

凤明阳一本正经的道:“应该是风吹的,你也看到了,今天是雨大风大。”

宇文伽南看了外面一眼,点了点头,“是啊,风大雨大,现在不过才酉时,可是天就已经黑下来了,怪吓人的。”若是平时,得戌时这天才开始暗下来,可见今天这场暴风雨是有多厉害了。

“嗯,确实是怪吓人的,我回来的时候大街几乎看不到一个人了,两边的商铺也有很多关上了门,不然不用一会儿就得让雨水打湿。”凤明阳简单的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便走到了炕榻上坐了下来,喝了一口热茶,驱散了满身雨水带来的些许凉意。

“这雨憋了几乎半个月,今天可算是终于下了。这雨一下应该会改变很多东西吧?闷热的天气,干旱的土地……”

宇文伽南扯了扯嘴角,“应该会吧。”

可能是因为彼此都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氛,又或许是因为两人都明白这场雨会带来什么。虽然说他们不怕,可到底是有点紧张的。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凤明阳才抬头看着她说道:“不用担心,事情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不会有事的。就是岳母那边,可能到时候会让岳母受一点委屈。”

原本他们是想让岳母过来竹闲院这边一起的,如果真的会出事,那也好有个照应。但是岳母却觉得不妥,非要留在了主院,他们没有办法,只好尽可能的安排人去保护她。

宇文伽南点了点头,对他的安排并没有任何的异议。关于摄政王府的事,他们两人已经讨论过无数次了,最终的结果都是两人认同的。

“小姐,这会儿该用饭了吧?”丹砂轻着脚步走了进来。

凤明阳一听顿时眉头一蹙,不太赞同的看着她,“你怎么这个时候还不用饭?我不是跟你说了,今天我不回来用饭吗?”

宇文伽南无辜的看着他,“我只是没胃口,没有等你啊。”

凤明阳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对丹砂道:“去把饭菜端上来。”

丹砂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脚步轻快的走了出去让丫鬟把饭菜送上来。

凤明阳陪着她用了一点,等饭菜碟碗收下去之后窗外的天色才终于是真正的黑了下来,真正属于黑夜的颜色,而并非是暴风雨带来的。不过雨势倒是没有减少半分,依然是哗啦啦的瓢盆大雨。

屋子里早就点上了灯,两人一左一右的坐着,谁也没有说话,屋子里的气氛有些沉闷和紧绷。

这抹沉闷和紧绷直到一个人浑身雨水的走了进来才被打破了。

“南平郡主,郡马,有人来了。”

凤明阳和宇文伽南同时抬起了头,放下了手上的书,目光灼灼。

“能知道是哪方的人马吗?”凤明阳问。

进来的人正是韩护卫,,他浑身都被雨水淋湿了,可是这会儿却顾不上这些,“领头的人是禁卫军统领,那来的人应该就是皇上的人了,再不济也会是赵家的人。”

凤明阳眼里闪过了一道异光,“他们果然是来了。”

他站了起来吩咐道:“一切就按照先前的安排来,你们只要各司其职,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就足够了,其他的事你们不用多管,而且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们都不要插手,只管做好你们的本职工作,守护好摄政王府就够了,明白吗?”

“可是郡马,摄政王离开之前也让属下等要保护好你们,绝对不能让你们出事了。”韩护卫皱着眉说道。

凤明阳居高临下你的看着他,“现在摄政王不在,那就听我的,我说怎么样就怎么样。现在王妃最重要,若是真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你们只管护着王妃,我和郡主不会出事的。”

宇文伽南也道:“听他的吧,你们只管执行命令。”

就连南平郡主都这么说了,韩护卫也没有办法了,“是。”

韩护卫走了出去之后宇文伽南把丹砂叫了进来,面色严肃,“丹砂,韩护卫的话相信你也听到了,今晚的摄政王府会很危险。我可能没有办法护住你,你要想法子保护自己。你只是我的丫鬟,如果你不抵抗,不做其他什么事激怒他们,他们应该不会为难你。到时候你要想办法脱身,知道吗?”

丹砂瞠大了眼睛,“小姐,你是让奴婢在这个时候背弃小姐,自己一个人逃生独活吗?奴婢不干!奴婢要和小姐同生共死!”她是绝对不会抛下小姐一个人自己逃生的!

“你听我说!现在不是讨论这种事情的时候,我让你想办法逃,保护好自己并非只是为了让你有一条生路,而是因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熬交代给你去做!我只信任你,所以这件事一定要交给你去做我才放心!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丹砂脸上露出了挣扎的神色。她并不想抛下小姐,她想保护小姐……但是小姐的话……

“小姐你想要奴婢做什么?”丹砂有点怀疑这会不会是小姐故意哄骗她的手段,知道她不愿意自己离开,所以就拿这样的理由来骗她。

丹砂跟了宇文伽南这么长时间,她当然知道自己的丫鬟是什么人了,听到她这么问就明白她在担心什么了。

宇文伽南轻叹了一口气,“你身上没有什么武功,就知道用一些毒,应付一些普通人还是可以的。如果你能安全逃出去,你就想办法联系老头,让他不要在外面浪了,赶紧回来。再不回来,他就很有可能见不着他的乖徒儿了。”

要是老头在这里,或许他们的胜算就会更大一些了。可偏偏这老头从去年离开之后一直没有回来,又跟失踪了一样,实在是心塞。早知道今日当初就不该让他离开,就算让他离开也要叮嘱他早点回来。现在好了,父王不在,老头也不在,就剩下他们一些妇孺……

听到她的解释,丹砂总算是相信自家小姐不是有意要撇开自己的了。

她神色郑重的应道:“小姐放心,奴婢一定会联系上前辈,让前辈赶紧回来的。”

顿了顿丹砂眉头一皱,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抬着头望着她,有些迟疑的道:“可是小姐,万一前辈……万一前辈在很远的地方……”

这样的话怎么办?如果在很远的地方,那就算前辈收到消息之后立刻就赶回来,那恐怕也来不及啊!

宇文伽南显然也是才想到这个可能,她蹙了蹙,眉心,很快就想开了,“不管这个了,先把人联系上了,让他赶紧回来,说不定你家小姐我运气好,老头正在回来的路上呢。而且这事一时半会的应该也解决不了,会拖不少时间,所以你要以最快的速度联系上他,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我和凤明阳还指望他将我们救出去呢。”

丹砂想了想觉得也是这个道理,用力的点了点头,“小姐放心,奴婢明白。”

“待会儿若是出了什么情况,你就想法子躲起来,千万不要傻乎乎的跑出来,做些没有意义的事情。活着才是最大的希望,懂吗?”

丹砂神情郑重严肃,“奴婢懂。”

才说着屋子里的三人就突然听到了一声凄厉的尖叫声,但是这抹尖叫声很快就淹没在了哗啦啦的雨声里,像是人的一种幻听似的。

宇文伽南猛的站了起来,“丹砂,快,你先找地方躲起来,然后再趁机会离开摄政王府。”

“小姐……”丹砂有些担心她。

宇文伽南低喝道:“别废话了,赶紧的!不要耽误时间!快走!”

丹砂咬了咬牙提着裙子转身跑了出去。

黑夜下,雨声中,摄政王府里传来的打斗声,兵器相碰撞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即使隔着漫天的大雨也终于还是惊动了府里后院的各个主子。大家纷纷从床上,从榻上爬了起来,穿上了衣服,想要出来看,结果人还没有走出屋子,就被突然横出来,泛着冰冷气息的刀锋给吓得面色发白,双腿发软,几乎晕厥。

摄政王府的后院迅速被人包围了起来。

白朗月面色冷沉,目光威严的看着站在屋子外的人,冷笑了一声道:“现在王爷还生死未卜,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对摄政王府出手了,竟然就带着人这么闯入了摄政王府,你们眼里可还有王法?”

“摄政王妃见谅,我等也不愿意冒犯,只是形势迫不得已。摄政王到底是生死不明还是已经投靠了凤歧国,当了叛国之徒尚且不得知。皇上仁慈,只要摄政王妃交出南平郡主夫妻,我等绝对不会动摄政王府分毫。”说话的人是禁卫军的首领,皇上的心腹,看到白朗月只是随意的拱了拱手行了一个很敷衍的礼就算了事,看着白朗月的眼神更是满是不屑,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现在在很多人看来,摄政王府就是一只拔了牙的老虎,看起来威风凛凛,实际上已经没有了任何震慑力。

“放肆!你们这样污蔑当朝摄政王,可知是什么罪名?摄政王一心为了西唐,鞠躬尽瘁,殚精竭虑,为了你们,为了西唐百姓才去的边关。结果他现在出事了,你们不想着怎么去救人,却想着要怎么给他栽赃叛国的罪名,趁机除掉他!你们还有一点良心吗?你们还对得起西唐百姓和宇文一族的先祖吗?”白朗月怒斥道。

“哈哈哈哈……摄政王妃说的莫不是笑话?西唐和凤歧国为什么会开战,为什么会陷入战争中,不都是因为南平郡主吗?如果不是摄政王坚持不肯将人交出去,西唐又怎么会丢掉两座城池?又怎么会和凤歧国闹成这样?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摄政王私心!今日摄政王府的众人会面对的一切都是你们自找的!”

白朗月冷笑,“分明就是你们狼子野心,何必再找什么借口!”

话已至此,说再多也是白费力气。

“既然如此,那就请摄政王妃交出南平郡主和凤歧国宁王吧!只要王妃把这两人交出来,我们不会为难摄政王府的其他人,否则的话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

白朗月面色一沉,神色一冷,“你们休想!”

“王妃,摄政王为了南平郡主和宁王已经背叛了凤歧国,难道你还要为摄政王掩护,对他抱有希望吗?他都已经抛弃你们投靠凤歧国了,你何必为了摄政王而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呢?这不值得啊。”禁卫军统领试图说服白朗月让她交出人来,这样他们可以省掉很多麻烦事。

毕竟今晚他们的目标是南平郡主和宁王,还没有打算和摄政王府正式撕破脸,更加没有打算在今晚就将朝廷和摄政王府之间对立的关系暴露出去。按照皇上的意思其实是想要静悄悄,尽可能的不惊动太多人将南平郡主和宁王带走。

他们等了许久才终于等到了今天这样的好时机,天时地利,雨势这么大,即便发生了一些争斗也不会被太多人知晓。但是要速战速决,尽量的减少花费的时间。

总之今天的事不管如何都要成,南平郡主和宁王他们必须带走,不惜一切代价!

“不必多说!我摄政王府的人若是犯了什么事你们按程序来,我们也绝对不会为难你们。可若是没有,那就休想将任何人从摄政王府带走!”白朗月挺直背脊站在屋檐下,身形单薄,气势却不输分毫。

禁卫军统领神色一冷,“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来人,守住王府后院各处,没有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出!其他人跟我一起去竹闲院,务必要将南平郡主和宁王拿下!若是有人胆敢阻止反抗,格杀勿论!”

主院自然是有不少人守着的,但是禁卫军带来的人并没有出手伤人,只是将主院围了起来,不准任何人进来,也不准任何人出去。守护主院的人就算是想硬闯出去都不行,禁卫军的人会将人拦回来,但是不会和你打。

主院的人想要硬闯,可是又要顾虑王妃,一时间倒是为难不已,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毕竟南平郡主和郡马早就说过了,若真的出事了,王妃的安危为首要任务,其他的一切都要靠边站。

王府后院其他的院子也是被这些突然闯进来,凶神恶煞的人给吓了好大一跳,面色发白,心惊胆战,惊惧不已。

赵侍妾在自己的院子里听到外面的声音脸上露出了诡异的扭曲兴奋之色,差点就要忍不住畅快的笑出声。

她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天知道她期待了多久。宇文雍对不起她,她就要毁了宇文雍在意的一切,他的摄政王府,他心爱的王妃,他最中意的女儿,她通通都要毁掉!

她想过了,就算这个摄政王府不存在了,可是皇上看在她投诚的份上,还有父亲的面子上,肯定不会太过亏待她的,起码摄政王府的财富她能拿到不少。这样的话其实就足够了,只要有了银子,足够她下半辈子衣食无忧,荣华富贵,那她还有什么好在意,好害怕的。

至于宝珠,到时候招个上门女婿不是更好?如果宝珠还是很喜欢那个宇文彧谦,那也行,到时候让父亲去求皇上,将宇文彧谦的武功废掉,再挑断他的手筋,然后养在宝珠身边,让他当个面首也是很不错的事。

宇文雍不是很在乎这个义子吗?不是费心栽培他吗?甚至连她的枭珩都比不上……既然如此,那她就要让宇文彧谦活得低贱如泥,被人任意践踏,侮辱!

只可惜宇文伽南两夫妻她没办法对付,不然的话她定要将他们后悔来到这世上一遭!

对今天的事赵侍妾早就知道了,所以这会儿她是一点都不担心,安然的坐在屋子里,听着外面的风声雨声,还有隐约传来的打斗声,嘴角始终吟着一抹阴冷的笑容。

杨侧妃的院子——不对,杨侧妃此时已经到了宇文昊天的院子里,和自己的儿子坐在一起。相比赵侍妾的淡然自得,杨侧妃心里到底是有些紧张害怕的。

“娘,你到底在害怕什么?事情都到这一步了,你难道觉得我们还有回头路吗?况且父王现在恐怕早就已经死了,不会再回来了。那就没有人会再为他们出头,没人再能护住摄政王府,不管结果如何,都没人能伤害得了我们。只要这件事结束,我就可以重新来过了,不必再被关在这鬼地方了!”宇文昊天说着说着脸上控制不住的流露出了怨恨之情。

自从白龙寺的事情发生了之后他就被禁足在了自己的院子里。说是禁足,其实就是被关了起来,只不过是没有关在地牢里而已。可是他不能离开半步,什么事都不能做,不能和外人接触,就连自己的母亲想要见一面都不行,不管做什么都有人监视!这比坐牢还要痛苦!

这样日子他已经受够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既然父王对他没有任何的父子之情,那他又何必惦记着这点虚伪的感情呢?

杨侧妃看着自己的儿子,有些慌乱的心忽然就定了下来。想起了赵侍妾告诉自己的事,心里更是变得无比的理直气壮了起来。

是了,他们这样做并没有错,错的人是王爷,是他先对不起他们两母子的。但凡他有一点在意他们,她今天也不会在他出事的时候选择背叛他,背叛摄政王府。没错,就是这样,都是他逼的!

杨侧妃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变得毫无波澜。

冯侧妃站在窗前看着院子外守着的人,一颗心缓缓的沉了沉,有些疑惑,有些担心。

她不是早就已经告诉过王妃了吗?为什么还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难道王妃和南平郡主已经认定了王爷已经遇难,所以心中绝望,就不管不顾了吗?按照这样的架势,南平郡主和郡马肯定会被人带走的,若是被人带走,只怕是要凶多吉少啊!

只可惜他们母子三人什么都做不了,现在连人都出不去,只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实在可恨!

冯侧妃有些焦虑的在屋子里来回的踱起步来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