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第七十九章 让他们吃点苦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竹闲院里,禁卫军统领站在院子中央,遥遥和宇文伽南还有凤明阳两人对视着,隔着漫天的雨雾。院子已经被禁卫军团团围了起来,大有让他们插翅难飞的架势。

“南平郡主,宁王殿下,还请你们跟我走一趟吧。若是闹得太难看了,对摄政王府可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你们不考虑摄政王府其他人,难道连摄政王妃的安危都不顾了吗?”

“张大人说笑了,无缘无故的让我们跟你走,这说不过去啊。你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夫妻帮忙的,你大可按照程序来,或者是送帖子上门,我们夫妻也不会不讲道理的人,更不是心狠之人,能帮忙的自然会帮忙。可是现在你带着禁卫军直接闯进了摄政王府,你这不是想要请我们,是想要捉我们吧?”

被人揭穿了,张统领也不意外,更加没有慌张,反而笑了笑,“既然宁王殿下知道那就应该明白你们现在的处境,何必再多做无谓的挣扎?我知道你们两人身边肯定是有人保护着的,真要动起手来,大家都难看,谁也占不了便宜。但是南平郡主,宁王殿下你们能护得住你们自己,但是你们确定也能护得住摄政王妃吗?”

“刀剑无眼,若是真的要动起手来,万一伤着摄政王妃和摄政王府后院其他的人,那就不好了。今日过来我是奉命要带你们走,这件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所以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可以把整个禁卫军的人都调过来。两位确定摄政王府的人能抵挡得住整个禁卫军吗?”张统领是有恃无恐的。

凤明阳沉默了一下。张统领的话倒是让他更加的确定了皇上是真的要拿摄政王府开刀了。今晚不过是他们等待已久的一个机会,无论如何都是不会放弃的。

他和阿南是有把握不会出事,但若是真的要动起手来了,岳母很有可能会成为你们的人质,用来威胁他们。如果这样,那还不如……

他看了一眼身边的阿南。

宇文伽南和他对视了一眼,笑了笑,然后看着张统领道:“是不是只要我们跟你走,你就不会为难摄政王府众人?”

张统领听到她的话不由得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快就松口了,他以为……

他很快就回过神来了,道:“没错,我们今日的目的是你们,只要你们跟我们走,我可以保今日不会动摄政王府任何人。”

宇文伽南眸色闪了闪,捕捉到了他话里的另外一层意思。

今日不会动摄政王府任何人,但是不代表改日就不会动,只是迟早的问题而已。

“张统领,我们不想为难你,可是你也不要为难我们。想要我们跟你走,可以,但是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张统领眉头皱了皱,迟疑了一下才问道:“南平郡主请问,能回答的我一定回答。”

“你告诉我,皇上打算什么时候对摄政王府动手?只要你回答了我这个问题,我和郡马就跟你走。”

张统领面色顿时微微一变,紧抿着唇没说话。

“张统领何必为难?事情都都这种地步了,大家都心知肚明了不是吗?就没有再伪装什么了,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想让我们乖乖跟你走,好歹付出点什么。再说了,你现在说不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差别,你觉得我们会什么都不知道?现在问不过是想要张统领你的一句话,好让我们死心罢了。”宇文伽南冷嗤了一声说道。

张统领沉默了一下,还是没有开口。

宇文伽南抬头看了一眼黑沉的夜空,说道:“张统领你可要快点做决定,这雨应该快要停了吧?若是停了,动起手来,禁卫军连夜带着人闯入了摄政王府的事可就瞒不住了。也不知道天下人知道我父王在边关为西唐卖命的时候,京都的皇上却迫不及待的对摄政王府下手,会是怎么想的。”

张统领又是面色一变。

他虽然是皇上的人,也只听命于皇上,但是心里也知道这件事若是传了出去,皇上只怕是站不住舆论脚跟的。皇上心里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才会让赵大人想出了这么一个法子,不惊动任何人将南平郡主和宁王带走,然后才好开始下一步计划。

从钦天监推算出今夜会有大雨之后皇上就已经开始在为今晚的事做准备了,这是一个绝佳的好机会。滂沱大雨的声音能遮盖住其他黑夜里发出的任何声音,即使摄政王府闹翻了天去,周围的人顶多就是听到一丝异样的声音,但是绝对不会出门查看。

可若是雨停了,那……

这么一想张统领不由得咬了咬牙,想到了皇上接下来的计划,想到了摄政王,一狠心,上前了几步,豁出去了的说道:“南平郡主放心,皇上不会立刻就对摄政王府出手的,毕竟还要考虑到这样带来的影响。摄政王在民间的威望很高,皇上要顾忌到这一点。”

张统领的话暗示了什么,宇文伽南一听马上就明白过来了,眸色顿时一冷。

凤明阳脸上倒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

这都是在意料之中的事了。

想要毁掉摄政王,摄政王府在西唐百姓心目中的地位,那就要毁掉这两者在民间的威望。

张统领似乎叹了一口气,神色一收,“南平郡主,郡马,请吧,不要让我们为难了,为了摄政王府,为了摄政王妃,请你们配合。”他也不愿意真的在这里和摄政王府的人打起来,不然他回宫很难和皇上交代。

宇文伽南站在台阶上冷冷的看着张统领,“我们可以跟你走,但是希望你也做到像你刚才说的,绝对不会为今夜为难伤害摄政王府的任何人。”

“我以禁卫军的名义发誓,今晚禁卫军不会伤害摄政王府的任何人!”

宇文伽南戴上了做成薄披风式样油衣的兜帽,就这样从台阶上走了下来,步伐淡定从容,就好像她走下去要面对的不是可预知的危险,而是一件再简单再普通不过的事一样。凤明阳也不慌不忙的走了下来,跟在她身后一步的距离,不离不弃。

“张统领,走吧。”

张统领有些狐疑有些防备的看着两人。

凤明阳注意到他的神情,不由得笑了笑,本来就无比出色的一张俊脸因为这一抹突然的笑容,背后黑夜和雨帘的衬托,霎时间让人有种花开到荼蘼的错觉。

“张统领不会是怀疑我们夫妻在密谋着什么计划吧?我们当然是不甘心就这么跟你走了,可是谁让我们有了软肋呢?人啊,一旦有了软肋就很容易被人拿捏住,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凤明阳看着张统领似笑非笑的说道,眼底闪烁着讥讽,暗讽他们利用摄政王府的人来威胁他们就范,却又来怀疑他们。

张统领听出来了,却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因为这是事实,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

他微微退了一步,“两位请吧。”

白朗月在主院里正发着愁就发现守在院子外人的人竟然离开了!她愣了一下次啊反应过来,来不及叫上任何人就脚步不稳的匆匆朝着竹闲院疾步走了去。

摄政王府的禁卫军很快就退了出去,摄政王府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但是王府里人都知道,这种宁静是假的。不然的话禁卫军也就不会闯入摄政王府了。看来王爷真的出事了,不然他们哪里敢直接闯进来啊!一时间摄政王府人心惶惶了起来。

“伽南和明阳呢?”白朗月赶到竹闲院却只看到了面色发白的丹砂,心里顿时一沉。

“王妃,小姐和王爷跟着禁卫军走了。”

白朗月听里丹砂的话不由得面色一变,身子晃了晃,倒退了两步,吓得丹砂连忙上前扶住了她,然后压低了声音道:“王妃,小姐说了,让您不要担心他们,他们心里有数。即便是跟着禁卫军走了,暂时也不会有事的。小姐还说了,会想办法在皇上动手之前出来的。”

“现在小姐和王爷都被带走了,整个摄政王府就只有王妃一个人了,王妃可千万要撑住啊,您若是倒下了,那摄政王府可就真的危险了,小姐和王爷现在做的一切也都毫无意义了!”

白朗月被丹砂扶着坐了下来,她闭着眼,伸手揉了揉疼痛肿胀的额角,心里迅速冷静了下来。自己的女儿自己自然是清楚的,她这么轻易就答应和禁卫军的人走,心里定是有她自己的想法。又想起之前她和明阳对自己说过的话,她不得不按捺住了内心的焦虑和担忧。

“也罢,事情既然走到了这一步,他们有他们要做的事,我也有我应该要做的事。有我在的一天我就不会让摄政王府出事的。丹砂,伽南若是安排了你去做什么,你就去做吧。”

丹砂将宇文伽南对她说过的话对白朗月说了一遍,白朗月沉吟了一下说道:“明日一早你就先离开,然后想办法联系上伽南的师父。这段时间王府怕是会不太安全,若是晚了,你可能就走不了了。”

丹砂神色郑重的点着头,“好,明日一早奴婢就偷偷离开。”

而宇文伽南和凤明阳随着张统领离开了摄政王府之后很快就被张统领带到了一个地方,而这个地方到底在哪里,他们并不知道。因为他们一出摄政王府就被人蒙上了双眼。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心里才有了别的猜测。他们现在待的地方肯定不是普通什么三司的大牢,或许是一个秘密的,不为人知的私人大牢。又或者是一处隐蔽的,为了对付他们专门制造出来的牢房。

张统领将两人带到了这里之后只是简单的说了两句让他们好好的待在这里,他们暂时不会有危险,然后就离开了。

“没想到啊,我居然又成了阶下囚。”宇文伽南坐在大牢的地上叹着气道。

这可都已经是第二次了。

凤明阳点了点头,“就当是体验好了。”

宇文伽南无语的看着他,“这劳什子的体验会乐意啊。我们现在要怎么办?连在哪里都不知道,会不会就这样消失在世界上啊?”

他看着她认真的道:“当然不会。”

她是不是吓傻了,他们不是还有人在吗?就算方才没有跟着人来,但是天璇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找到他们的。

宇文伽南嘻嘻的笑了两声,不好意思承认自己还真是忘记了天璇几人。

“你说皇上会直接把我们交给凤朝阳吗?”宇文伽南问。

“凤朝阳不就是想让西唐把我们交出去吗?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当然了,西唐皇上是不会这么轻易就把他们交出去的,起码得用他们来换取一点利益什么的。

也不知道现在凤歧国那边怎么样了。现在自己不知道被关到了什么地方,若是凤歧国那边传来了什么消息,自己也没有办法及时看到……这倒是件麻烦事。

凤明阳的心思有些飘远了,这个问题得趁早解决啊。希望天璇几个人不会让他失望,不会花太长时间才找到他们。

凤明阳想到的宇文伽南自然也想到了,所以张统领才会说他们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至少在皇上将他们交出去之前是不会有危险的。皇上是想利用他们来谋取什么利益,所以不会对他们做什么。可若是到了凤朝阳手上,那可就说不定了。

所以说他们得在皇上将他们交出去之前离开。

这么一想的话宇文伽南就忍不住嘀咕了,“也不知道父王现在到底在哪里,在做什么,什么时候能回来。他不回来这京都一大堆的烂事,怎么搞啊。”

他们不是在京都长大的,俗话都说了,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们现在的处境可是非常的不妙,自身难保啊。父王不回来,摄政王府的危机要处理还真是有点难度。

嘀咕完凤明阳还没有搭话,她又径自自言自语的道:“也不知道我现在的运气怎么样,丹砂能不能联系上老头让他赶紧回来……”

凤明阳看着她有些怀疑她是不是在焦虑。顿了顿于是安慰道:“放心吧,咱们的运气一向很好的,是老天爷的宠儿,所以我们一定不会有事的。丹砂也一定会联系上韩前辈的。”

运气不好能重新活过一次?他可不相信老天爷有这种闲情,让他们走到了现在这一步就让他们归西,如果是这样,那他的重来一次岂不是白来了?上天自有上天的安排,他笃信老天爷给了他一次机会是让他完成前世没有完成的心愿的。

当然了,他也不是那种会白白等死的人。相信老天爷是一回事,有所准备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宇文伽南瞄了他一眼,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想起了自己可是个重生穿越的人。按照现代网络的说法,她这就是老天爷的亲生女儿,凤明阳就是老天爷的亲生儿子,所以他们的运气应该是不会太差的。

“你说得有理。”她点了点头。反正现在皇上不会动他们,他们还有时间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原本是以为皇上会将他们直接关到三司的大牢里,这样一来他们在三司里的人也好帮忙,没想到皇上这么小心谨慎,把他们关在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现在起码也要等他们的人找到他们才行了。

这一夜的雨很大,掩盖住了京都所有一切的声音,摄政王府短暂的变故除了摄政王府里的人知道,外人并不知道这一晚摄政王府有两个人被禁卫军带走了。京都的百姓只知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从哪里又传出来了新的流言。

南平郡主和郡马,就是从凤歧国来的那个宁王,两人竟然在大家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的跑了!

这个时候他们两夫妻竟然跑了!这让京都的人哗然大惊,议论纷纷,然后就是愤怒指责,连带也迁怒上了摄政王府,就连失踪了的宇文雍也被埋怨上了。谁让南平郡主是摄政王的女儿呢?

先前摄政王阻拦西唐将南平郡主两夫妻交还给凤歧国,引发了两国之间的战争。虽然说后来因为摄政王的关系,西唐收回了被凤歧国夺走的两座城池,但是战争爆发,战场上每天都不知道要死多少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个家庭因为这场原本可以避免的战争而破碎了。

这些是不管做什么都无法弥补的,南平郡主两夫妻根本就是罪人!是西唐的罪人,是西唐百姓的罪人!而摄政王不但包庇他们,徇私枉顾西唐的国家利益和百姓利益,更加是不配做西唐的摄政王,做西唐的守护神!

之前对于摄政王背叛了西唐一事大家原本都不相信的,可是现在南平郡主两夫妻突然就跑了,大家的信念不由得开始动摇了。如果摄政王不是背叛了西唐,投靠了凤歧国,为什么会突然失去踪影?为什么这件事发生没多久这两人就偷偷的离开了呢?如果不是心虚,为什么要偷偷离开?甚至连摄政王妃都被蒙在鼓里,留在了摄政王府。

可见这三人心性是如何凉薄,无情无义了。

白朗月听到外面的流言气了个半死,直接就躺下了。反正现在摄政王府里里外外都被人监视起来,什么事都做不了。就是一座空荡荡的王府而已。

丹砂在第二天一大早就悄悄的从摄政王府后门离开了。虽然她暂时也没有地方可去,但是如果一直待在王府里,她就算是想联系前辈也很有可能会被人发现。如果被人发现了,不但帮不了小姐和王爷,还会连累到前辈。现在她先要找个地方藏起来,然后再想办法联系前辈。

也不知道天璇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天璇几个很快就找到了丹砂,将她要传的消息传了出去。

大概也真的是凤明阳和宇文伽南两人运气好,离开京都几乎快有一年了的韩湘子在经过边关的时候听到了和宇文雍有关的消息,心里就顿觉不妙。于是迅速处理完了手上的事就往京都赶了。

只是到了京都附近的时候他却敏感的察觉到了京都里的异常气氛,想到在边关听到的事,心里隐约猜到了京都城里或许是出事了,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摄政王府出事了。想着京都城里有不少人知道他和摄政王府的关系,他不得不找了个地方暂时躲了起来,然后每日偷偷观察城里的情况。

然后这么巧的就看到了偷偷摸摸乔装打扮过之后出城来的丹砂。

丹砂看到他是惊喜交加,差点就激动得哭了出来,总算是找到了主心骨。

自从小姐和王爷被捉走之后她就觉得心里空空的,找不着地一样。她不能和王妃说这些事,免得王妃心里更加担心,现在摄政王府的事本来就又多又乱,她不能让王妃再徒增烦恼。天璇他们又整天忙得不见人影,她连说话的人都找不到。

现在好了,前辈终于回来了!前辈这么厉害,他一定会想办法救小姐和王爷的!

丹砂和韩湘子也没有进城,反而是在城外找了个一点都不起眼的小村庄暂时待了下来。

听了丹砂说了一遍他离开之后发生的事,韩湘子眉头紧皱,面色难看,差点控制不住要对自己的那个徒儿,还有宇文雍,当然,还有凤明阳几人破口大骂了。

看看这都惹出什么事来了,这些事分分钟就是丢性命还要灭族的事啊!他们倒好,一招惹就是凤歧国和西唐两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是嫌命长了还是日子过得太舒服了?

现在好了,把自己都搞丢了。他看啊,就不要管他们,让他们吃吃苦头最好,免得以后更加的肆无忌惮,为所欲为!既然惹了这么些人,这么些事,那就自己解决好了,让他们猖狂!

韩湘子对这三人平时的有些作风很是不满意,太张扬了一些,容易招惹麻烦啊。以前说过不少次让他们平时小心谨慎一些,不要太自信了,容易栽跟头。这不,就栽了,还栽得这么狠!

韩湘子在心里念叨个不停,面色也很是难看,看得丹砂心惊胆战,担惊受怕。

“前、前辈……你……你不会……你不会不救小姐和王爷吧?”丹砂心惊肉跳的问。

丹砂倒是不觉得韩湘子就一定要帮忙,因为她很明白这次的事不是小事,一不小心就很有可能会丢掉性命。自然是越少人牵扯进去越好,能保住一个人就一个人。而且丹砂也知道韩湘子帮了宇文伽南很多,心里就更加的觉得如果真的要出事了,自然是多一个人脱身好的。

虽然理解和明白,但是丹砂还是很担心他会不答应。如果前辈不帮忙,那她现在还真的不知道要找谁帮忙了。

韩湘子瞥了眼一脸担忧却又强作镇定的丹砂,故意沉着脸说道:“救是一定要救的,说到底都是我的徒儿,我这个做师父的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丹砂心里一松,不料韩湘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她一口气还没有缓过来,就听到韩湘子继续说道:“但是不能马上就救。”

丹砂愣住了,没反应过来,半响才迟钝的眨了眨眼,“前、前辈,这……这是什么……什么意思?”

要救,但是不能马上救?可是、可是救人不是应该捉紧时间,不能浪费分毫时间吗?怎么前辈反过来说不能马上救,听前辈的话的意思就是要等,要拖时间咯?

韩湘子重重的哼了一声,“总之这件事你不要多管了,我会想办法的。到时候有什么需要你做的话我会再告诉你的。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在这里住下,外面的形势是越来越严峻了。没事不要出去外面乱走,免得被人认出来,把你捉走了。”

丹砂有些傻愣的点着头,心里满是疑问,但是前辈都这样说了,那她听着就是了。反正前辈是不会害小姐和王爷的。

------题外话------

心累,突然发现又被屏蔽了一章,真是一点暧昧亲热都不能写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