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第八十章 当质子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皇上最近是春风得意,志得意满,意气风发,从来没有过的身心舒畅,感觉自己的脊背都挺直了不少。这么多年,从他登基开始,他就受到了宇文雍这个弟弟的压制,初初登基的时候更不用说,他根本就像是一个傀儡皇帝。

可是他又不得不忍耐下来,和他兄友弟恭,感情甚笃。因为他实在是担心害怕他会起兵造反,将自己的皇位抢走。即便这么多年他什么都没有做,但他还是不相信他真的对皇位没有想法。如果真的没有想法,那为什么还要当当这个摄政王,为什么不把政权彻底的还给他?

到现在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终于可以扬眉吐气,在朝廷上也终于可以自己做主,不必事事受到宇文雍的钳制了。即便他还没有死,他也再不能像以前那样在朝廷上呼风唤雨,为所欲为了。他要将宇文雍一派的势力连根拔起,就算宇文雍命大没死,还回到了京都,他也有法子将他圈禁起来,让他一辈子不能离开府邸!

只可惜了,不管如何,他都不能杀了他,更加不能诛他九族,谁让宇文雍和自己同出一脉呢?

皇上每每想到这都觉得万分的可惜。他对宇文雍是欲除之而后快的,但是又不能不顾忌他皇室的身份,曾经摄政王的身份。

赵老爷子最近精神似乎也好了许多,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自己的一个儿子,两个孙子,一个儿媳妇都是因为宇文雍一家死的,他们之间早就是不解之仇了。皇上等了这么多年,他同样也等了这么多年。

原本赵老爷子,或者说赵家和摄政王府之间的关系也并非今日这般,只是赵老爷子是保皇一派的核心人物,先皇时期就深受皇宠和器重,更是先皇去世时托孤的对象。那他和宇文雍这个摄政王自然就是对立的人了。

那个时候赵老爷子对宇文雍这个摄政王也只是政敌观感,只想着要怎么帮助皇帝在朝廷上站稳脚跟,亲政,掌控朝廷。对宇文雍赵老爷子内心深处其实是佩服的,站在客观的角度来说宇文雍此人确实是经天纬地之才,甚至比皇上更适合当一个明君。但是他是一个臣子,只对皇上忠心,对先皇忠心,宇文雍对他来说和乱臣贼子差不多。

到后来,他的二儿子,他的两个孙子,还有一个儿媳妇都是因为宇文雍一家而死,他对宇文雍就由普通的政敌转化成了刻骨的仇恨。

他赵家二房因宇文雍而绝,这怎么叫他能不恨?

赵老爷子心里清楚得很,南风馆一事就是宇文雍一手搞出来的,为的就是分散京都百姓和百官的注意力,无暇顾及南平郡主夫妻的事。可恨他赵家二房却因此而绝绝户了。

他若是不能为自己的儿子,孙子报仇,他还有什么资格去面对赵家的列祖列宗?不能帮皇上将政权收回来,他百年之后有什么颜面面对先皇?

于公于私他和宇文雍都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不是他死就是他亡。他若是死了,他赵家也要全族覆灭,所以宇文雍必须死!

“皇上打算什么时候将南平郡主夫妻交交给凤歧国太子?”赵老爷子问。

皇上脸上带着笑容,眼神是前所未有的意气风发,神采奕奕,“这事不急。凤朝阳想让西唐把凤明阳交出去怎么能不付出点代价?”况且他现在已经有了别的想法。

皇上和凤朝阳打交道的时间也不短了,对凤朝阳的为人多少也是有些了解的,若是就这样将凤明阳交给他,他很有可能会过河拆桥,掉头就翻脸不认人。他费了这么大的力气,谋划了这么长时间才终于走到了这了今天,怎么可能一点好处都不拿就将人交给他呢?他可不是那些喜欢做善事的大好人。

“皇上的意思是……”赵老爷子眸色闪了闪。

皇上叹了一口气,脸上有些无奈的道:“西唐国力确实不如凤歧国,以往两国相安无事倒也无需太过担心,但是现在经过凤明阳一事,两国又开了战,日后西唐和凤歧国之间的关系怕是会陷入僵局。若是凤朝阳有一天突然翻脸不认人,又或者是孤驾鹤西去,那西唐就危矣!”

赵老爷子听了皇上的话不由得沉默了起来,心里明白皇上的顾虑并非没有道理。

西唐国土面积不及凤歧国大,国力也不及凤歧国强,论军队更是比不上凤歧国,以往凤歧国对西唐就有些虎视眈眈,只是一直找不到好的借口发难。可是现在,一旦将来凤歧国太子继位,他只怕是不愿意受制于皇上,受制于西唐,如果他翻脸不认人的话,那西唐就危险了。

但是凤朝阳现在已经是太子,没有意外的话将来是一定会继承凤歧国皇位的。等他当上了皇上,那岂不是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到时候他还能有什么顾忌?

想到这,赵老爷子忽然有了种不能将凤明阳交给凤歧国太子,而是应该将他圈禁在西唐,当质子一般的想法。有了凤明阳在手,或许凤朝阳会有所顾忌,不至于一朝得势就迅速和西唐翻脸。

赵老爷子这么想却没有立刻就说出来,而是问道:“皇上心中可是已经有了法子?”

皇上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半响之后才慢慢的说道:“爱卿觉得将凤明阳留下来当质子,将南平郡主交给凤歧国,相互牵制,如何?”

赵老爷子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便是双眼一亮,连连道:“好啊,妙啊!皇上这主意实在是太好,太妙了!”

方才他只是想到要将凤明阳留下,以此牵制凤歧国太子,但是却没有想到南平郡主在这件事中能起到的作用。只要利用得当,南平郡主能起到的作用比凤明阳还要大!因为以现在凤明阳和南平郡主的感情来看,只要拿捏住了南平郡主,那就等于是拿捏住了凤明阳啊!

到时候将南平郡主交给凤歧国太子,而凤明阳则是留在西唐。如此一来就能相互牵制,凤歧国的太子也会有所忌惮,不会轻易对西唐出手,因为一旦将西唐逼急了,西唐转而扶持凤明阳上位,让他回国争夺皇位,打着清君侧的名号也是名正言顺的。

毕竟凤歧国太子身上可是留着西唐的血脉,相比一个身上有着一半西唐血脉的皇帝,凤歧国的百姓和百官应该会更加希望凤歧国的皇帝身上只有凤氏一族的血脉吧?凤歧国太子不会不明白这一点,只要他明白,那他就会有所顾忌。

而西唐则是可以利用这一点谋取利益了。

赵老爷子伸出手做了一个揖,佩服的道:“皇上果然英明,此等法子怕是也只有皇上能想得出来了。老臣老了,脑子都不灵光了。”

皇上被赵老爷子恭维的话逗得哈哈大笑了起来,“爱卿不必如此,此事也有爱卿的一份功劳,孤不会忘记。”

赵老爷子一听,连忙站了起来,深深的弯下了腰,“老臣不敢居功,老臣所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这是老臣的使命和责任。只愿皇上能早日掌控朝政,清除摄政王一派,还朝廷一片清明。”

皇上满是雄心壮志的说道:“孤也希望这一天能早日来到,到时候孤一定会干出一番事业来,让西唐更上一层楼,让父皇在九泉之下看清楚,孤并不比宇文雍差,更不需要有宇文雍来辅助!”

“自然,皇上是天子,宇文雍不过是天子之臣,如何能和皇上相比?”这话赵老爷子是说得无比坦然的。

当然了,皇上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

他自然是比宇文雍更厉害一些了,不然的话为什么父皇最后会选了他当继承人而不是宇文雍呢?

皇上压根不会想如果先皇真的这么认为,那为什么还要弄一个摄政王出来。分明就是先皇对自己的决定也不是很有信心,担心他做了皇帝之后西唐会大乱,所以才弄了个摄政王出来。

“孤已经传了信给凤朝阳,相信很快就能到他手上了。”而他也相信凤朝阳会做正确选择的。

“那皇上准备什么时候开始清算摄政王府?”赵老爷子很关心很在意这个问题,但是他不能表现得太过心急,免得皇上起了疑心。

皇上一直希望自己的臣子一心一意为他办事,若是掺杂了私人因素,即便不会影响最终结果,但是却会影响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赵老爷子十分明白自己只有一条路可走,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赵家的族人,这场博弈,胜出的人只能是皇上。

提到这个问题,皇上脸上的笑容不由得落了下来,面色变得有阴沉,眼里闪过了一道狠辣之光。

“还要再等等,外面的舆论还不够,孤要名正言顺的除掉摄政王府,绝对不能留下任何口舌。”

听到皇上这样说,赵老爷子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皇上一旦决定了的事,是不会轻易改变的,多劝说只会招惹来皇上的厌烦,得不偿失。也罢,等了这么多年,现在再多等几日,十来日差别也大不到哪里去。

两人在大殿里说了整整一个时辰皇上才觉得差不多了,正要结束谈话,门外就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还有禀报声,“皇上,兰贵妃过来了,皇上是否现在要见?”

听到是兰贵妃来了,皇上原本就要沉下来的面色不由得缓了缓。

因为之前侍疾的原因兰贵妃本来就已经复宠,后来再有郑老将军的原因,兰贵妃就真真正正的成了后宫的第一人,几乎可以说是专宠了。以兰贵妃现在的年纪来说,这个时候得到专宠真可谓是西唐后宫难得一见了。大家都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可是谁都不敢说什么,也说不了什么,谁让人家有个厉害的爹呢?

现在在宫里,就连皇后也要避其锋芒,对兰贵妃客客气气的。一来是因为兰贵妃现在几乎是专宠,二来也是因为兰贵妃已经没有儿子了,但是皇后有,皇后的儿子还是长子嫡子,若是兰贵妃能和他们站到同一个阵营里,那他们的胜算就更大了几分。所以最近皇后很是积极的想要拉拢兰贵妃。

不过兰贵妃知道什么叫明哲保身,这个时候她要做的不是急着投靠谁,而是应该争取时间固宠。不然的话,等所有的事情都尘埃落定,时间一长,即便她有父亲,皇上对她的宠爱也会有到头的一天。所以对于皇后,还有其他人的拉拢,她一律是拒绝的,从来不会走得太近,让人误会。也没有因为皇上的过度宠爱而嚣张跋扈,还是和以前一样,甚至比以前更加低调了。

她的态度,她所做的一切落在皇上眼里便让皇上对她更是多了几分真心喜爱。他尚还没有真正的掌控朝政,可是他的儿子却已经在想着要怎么夺权了,他能高兴得起来才怪。

况且宇文龙启死了,皇上心里最满意的人选没了,他儿子又不多,要重新挑选出一个合适的继承人来并非易事。

看着自己那几个不成器的儿子,皇上心里甚至有种要再生一个从小培养的想法。不过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还没有真正的落实确定下来。当务之急还是要除掉摄政王府。

赵老爷子在看到皇上的面色之后便明白了,立刻起身告退了。

兰贵妃屈身想要行礼,才半蹲下身就被皇上扶起来了,“孤已经说过,若是只有孤和爱妃在,爱妃不必多礼。”

兰贵妃笑了笑,“皇上,礼不可废,皇上让臣妾不必行礼那是皇上心疼臣妾,但是臣妾也不能恃宠而骄而不顾礼法啊。若是传了出去,岂不是要让人说了,为皇上白白增添烦恼吗?”

皇上看着兰贵妃的眼神满是欣慰赞赏,也不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了,问道“爱妃怎么过来,如今这天气正是最热的时候,爱妃宫里过来又路途遥远,若是被暑气伤到可怎么是好?”

“正是因为这天气太热了,臣妾担心皇上只顾着忙朝政之事忽略了自己的龙体健康,所以臣妾专门做漉梨浆过来让皇上消消暑。”兰贵妃从自己提着的食盒里拿出了一个彩瓷碗,打开盖子还能隐约看到从碗中冒出来的一丝寒气。凑近一看才发现原来食盒里放了不少冰块呢!

皇上坐了下来,接过兰贵妃装好的漉梨浆,喝了一口,顿时就觉得浑身都凉爽了起来,整颗心似乎都冰凉冰凉的,让皇上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个舒畅的笑容。

“爱妃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就跟当年一样,味道丝毫没有变过。”

兰贵妃在一旁坐了下来,“臣妾就这点拿得出手了,还好皇上不嫌弃。”

“爱妃这手艺可是连御膳房的大厨都比不上啊,孤怎么会嫌弃呢?”皇上低着头一口一口的将漉梨浆喝完了。

兰贵妃坐在一旁含笑看着皇上把漉梨浆喝完了,然后将碗收了起来这才重新坐了下来陪着皇上闲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的就聊到了摄政王府的事情上。虽然说后宫不可干政,但是不知道是皇上对兰贵妃太过信任了,还是因为他心情太激动难耐,一直没有找到人来倾诉,现在忽然和兰贵妃说起,兰贵妃顿时就成了最好的人选了。

“可是皇上,将南平郡主和宁王关到刑部大牢的话万一被人救走了的话可怎么办?”兰贵妃一副担忧的样子问道。

皇上神秘一笑,高深莫测的说道:“谁跟爱妃说他们是被关到刑部大牢的?”

兰贵妃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很是疑惑不解,“不是关到刑部大牢?那是被关到什么地方?难不成是大理寺?可大理寺的大牢和刑部大牢又有何区别,不是同样危险吗?”

皇上听了兰贵妃的话哈哈大笑了起来,“爱妃不用猜了,孤告诉你吧,他们既不是在刑部大牢,也不是在大理寺,而是在一个很安全,没有人知道的地方。这可是孤专门为他们准备的。”

兰贵妃眸色闪了闪,试探的问道:“专门为他们准备的?那是什么地方,臣妾听说过吗?”

皇上闻言看了一眼兰贵妃,眼里有着打量。

兰贵妃一凛,扯出了一抹苦笑,“皇上不要怪臣妾多问了,皇上不是不知道臣妾一直在等着帮礼亲王报仇,现在好不容易才等到宇文伽南两夫妻被捉起来,臣妾自然是迫不及待了。皇上,臣妾什么时候能帮礼亲王报仇?”兰贵妃目光灼灼的望着皇上。

兰贵妃的话让皇上有些为难了。

他答应过兰贵妃,等将两人捉起来之后会将两人交给兰贵妃处置。当初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兰贵妃确实是存了一点敷衍应付之意,但也是想到将两人交给兰贵妃折磨一下,只是现在既然决定了要将南平郡主交给凤歧国,留下凤明阳在西唐,那就不能做得太过分了,免得凤明阳此人鱼死网破。

兰贵妃敏锐的注意到了皇上的面上的为难之色,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面色也跟着一变,脱口质问道:“皇上难道是想要反悔了,不能做到答应臣妾的事了吗?”

皇上面色顿时一沉,眸色一冷,看着兰贵妃的眼神满是冷酷阴沉之色。

兰贵妃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

皇上宠爱他是一回事,但是她冒犯了他的龙威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于是兰贵妃当机立断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皇上面前跪了下来,“皇上恕罪,是臣妾一时心急对皇上出言不逊了。只是臣妾也是急啊,臣妾只有礼亲王一个儿子,从没想过要他建立什么大功业,干出什么惊天地的大事,臣妾只是希望他快快乐乐,平平安安的活着。可是这微小的愿望也不能实现,他还那么年轻啊!”

“最近臣妾总是梦见他,梦见他冲着臣妾喊为什么还不帮他报仇,说臣妾不帮他报仇,他就无法转世投胎……每次醒来臣妾这心就像被火烧了一样的痛苦难受。臣妾是日夜都想着帮他报仇啊!”兰贵妃忍不住落下了伤心的泪水。

皇上见状不由得有些心软了起来,也不再计较兰贵妃刚才的不敬了。

“爱妃快起来吧,孤也没有说要责怪与你。”皇上将兰贵妃扶了起来。

兰贵妃自然是顺势从地上起来坐在了椅子上,低头擦拭着泪水,时不时的传出一声压抑的抽泣声。

“爱妃,并非孤要反悔,实在是现在事情有变。南平郡主和凤明阳另有他用,还不能死啊。”

兰贵妃抽泣的声音一顿,反射性的抬起了头,露出了微红的眼眶,脸上有着错愣和不解,“这……这是为何?”

皇上并没有细说,只是简单的对兰贵妃说明了一下这件事的重要性。

兰贵妃听了大受打击,失望至极,紧紧咬着唇,似乎在克制自己内心的情感。

她什么都没有说,而是低下了头,默默的哭了起来。

她若是趁机对皇上发泄不满,变着法子向皇上提出要求,或许皇上还会有些不耐烦,心硬。但是现在她这副默默承受委屈的模样倒是叫皇上心疼了。

“爱妃,孤……”

兰贵妃擦拭了一下泪水,抬头冲着皇上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理解的道:“臣妾知道皇上一直想要内政修明,励精图治,实现自己的雄心壮志。以前摄政王一直牢牢把控着朝政不放手,让皇上不能实现自己的抱负,现在摄政王终于得到自己的报应了,臣妾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给皇上添乱,拖皇上的后腿呢?”

说着说着她不由得哽咽了一下,有些艰难的继续说道:“臣妾等就是了,不管是等五年还是十年,只要臣妾还活着,臣妾就不会放弃的。臣妾相信总会有那么一天的。”话是这么说,但是兰贵妃压抑的哭声却更多了几分伤心。

兰贵妃的话让皇上的心无比的熨帖,特别是兰贵妃那句内政修明,更是说到了他的心坎里。让他既感动又有些愧疚,毕竟一开始是他答应让兰贵妃处置凤明阳夫妻的。

皇上心里一热想了想说道:“爱妃,虽然孤现在不能将凤明阳两人交给爱妃处置,但是让爱妃出出气还是可以的。”

兰贵妃哭声一顿,惊喜的抬起了头,“皇上说的是真的吗?”

皇上原本还有些犹豫的,见状却定了下来,拉着兰贵妃的手说道:“孤既然说出来了,自然是真的。那两人对孤来说还大有用处,还不能死,所以不能让爱妃处置了,不过让爱妃出出气,发泄一下还是可以的。只要不过分,不影响到孤的计划就可以了。”

兰贵妃闻言不禁喜极而泣,“就算是这样臣妾也知足了。臣妾多谢皇上体恤!”

皇上对兰贵妃这态度觉得很是满意。

“皇上,那……那臣妾什么时候能……”兰贵妃问。

皇上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两天孤安排人带你过去吧。只是此事事关重大,爱妃切记,万万不能跟任何人提起。”

兰贵妃重重的点了点头,“自然了,臣妾定会守口如瓶,绝不会坏了皇上好事的。”

“孤当然是相信爱妃了。”皇上笑着道,然后看着兰贵妃泛红的眼睛取笑道:“看看爱妃你现在,像个孩子一样,把眼睛都哭红了。”

兰贵妃一听,不由得有些惊慌了起来,像是这会儿才想起了自己在皇上失了仪态。

她站了起来,有些慌乱的说道:“皇上,臣妾……臣妾先去收拾打理一下再回来伺候皇上。”

说完也不管皇上答不答应,就急匆匆的往内殿走了去,那背影看起来有些落荒而逃。让皇上见了不由自主的哈哈哈大笑了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