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第八十一章 撕破脸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城郊外一个不起眼的地方,一个不起眼的小屋子里,天璇几个人面色暗沉难看,眉头紧皱着坐在简陋的桌子边上谁也不说话,气氛凝重压抑。

“还是没有找到吗?”天枢沉声问道,锐利的视线落在了天璇身上。

天璇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没有,原本是已经有线索了,但是宫里的人似乎发现了什么,所以线索很快就断了。京都里里外外所有的大牢和能关押人的地方我们都找过了,并没有王爷和王妃的踪迹。”

也就是说他们根本不知道王爷王妃到底被禁卫军统领带到了哪里去。

那天晚上他们按照王爷说的什么没有做,先照顾着摄政王府的事。按照原本的计划是等王爷和王妃被人带走了,他们会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他们被关的地方,和王爷联络上,然后等王爷下达下一步指令。但是现在计划已经的出现了意外,他们没有找到关押王爷王妃的地方,也就没有办法联系上王爷王妃了。

没有办法联系上王爷,有一部分的事情他们能看着处理,但是大事还是要等王爷的吩咐。没有王爷指令,他们也不好继续走下一步。而且现在凤歧国那边也还没有传回来消息,也不知道凤朝阳和西唐皇帝到底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怀着什么样的目的,更加不知道西唐皇帝会什么时候把王爷和王妃交出去。

若是不能在这之前把王爷王妃救出来,那他们时候就算是以死谢罪也挽回不了什么。

听了天璇的话,几人都有了种浓浓的挫败感。

到底不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若是在燕京,就算是把燕京附近百里之内的地方翻过来他们也能把藏人的地方找到。可是在京都,他们不能太过明目张胆了,若是被人发现,西唐皇帝还有那几个家族的人肯定会不遗余力铲除他们的,受到的钳制实在是太多了。

“还是找前辈想想办法吧。”半响之后摇光说道。

提到韩湘子,天枢和天璇面色顿时不由得扭曲了一下。

他们倒是想,但是前辈不知道怎么的似乎恼怒上了,怎么说都一副不着急的模样。前辈不着急,但是他们着急得很啊!等前辈愿意出手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摇光皱了皱眉正要说什么就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几个人精神霎时间紧绷了起来,迅速躲到了一边,对视了一眼,摇光才警惕着慢慢走到了门边,压低了声音问道:“谁?”

“是我。”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摇光精神一松,忙打开了门,一把将门外的人扯了进来,“丹砂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说没事的话少联系吗?”

现在摄政王府已经被人牢牢的盯上了,就连下人出门采买都有人跟着。丹砂是王妃的贴身婢女,肯定有不少人盯着她的,若是被人发现,那还得了。

“别担心,前辈已经帮我伪装过了,没人认得我的。”丹砂说。

摇光这才注意到丹砂整个人都变了,不熟悉的人还真认不出她来。

见是丹砂,天枢和天璇才重新走了出来,“丹砂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是不是摄政王府出事了?”

丹砂摇了摇头,从袖笼里拿出了一张纸,推到了桌子上,“这个你们看看。”

天枢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桌子上的纸条上,天枢伸出手拿起纸条打开一看,眼睛顿时瞠大了,眼里满是惊疑之色,望向了丹砂问道:“这纸条怎么来的?”

天璇和摇光见他这反应不禁有些好奇了,纸条上写了什么让天枢反应这么大啊。

天璇将纸条拿了过来,摇光凑上去一看,两人同时皱起了眉头,然后望向了丹砂,想听听她是怎么说的。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今天一大早起来用过早饭之后我就去忙别的事了,等我回到屋子里的时候就看到屋子的桌面上放着这张纸条。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是什么人把纸条放到我屋子里的。”丹砂摇着头道。

她也是一头雾水,满心疑惑。

“这纸条上面写的可是真的?”摇光问。

天枢看着纸条,上面写了几个字:他们在周庄。

天枢神色凝重严肃,天璇和摇光面色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这五个字一看就知道说的人是王爷和王妃了。

在周庄,王爷和王妃在周庄?可是这个消息是谁传给他们的,可信不可信,会不会是个陷阱?他们谁都说不准,现在这个时候任何事都有可能会是一个针对他们的陷阱,引他们进去的圈套。

“怎么办?这纸条上说的能信吗?王爷和王妃怎么会在周庄?”摇光百思不得其解。

周庄这个地方他们自然是知道的。周庄离京都并不远,只有几十公里,骑马的话半天的功夫就能到。可是这个地方既不是村庄也不是城镇,而是一处为了给西唐皇室修建陵墓而存在的临时劳工居住地。

周庄应该没有什么大牢啊,西唐皇帝会将王爷和王妃关到周庄去?

天枢没有说话,凝眉沉思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慢慢的说道:“西唐皇帝将人关在周庄倒也不是没有理由。他肯定能猜得到王爷王妃被带走之后会有人想办法营救的。如果将人关在了京都城里的大牢,不管守卫如何森严,风险都会很大。可若是将人秘密关到了周庄的这样的地方,谁会想得到?”

他们不就是没有想到吗?周庄这种小地方,并没有正规的军队驻扎,驻守的也只是小官员,京都这边偶尔派人去监查一下皇陵的事,而修建陵墓的要么是被捉起来的犯人,要么是逃役之人,鱼龙混杂,混乱不堪,人员众多,方圆之内若想藏两个人,还真不是一件难事。

按照常人的思维根本不会有人想到王爷和王妃会被关到这样的地方。就连他们也是下意识的去怀疑京都的各大天牢这样的地方,或者是什么守卫森严的地方,从来没有想过周庄这样的地方。

王爷王妃被关到周庄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毕竟京都里里外外他们都已经找遍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样吧,今晚我们去周庄暗查一下,看看纸条上说的是不是真的。如果是我们就要想办法把王爷王妃救出来了,我们也不知道西唐皇帝到底会什么时候把王爷和王妃交给凤朝阳那卑鄙小人。”天枢说道。

“你们不用去查了,他们确实是在周庄。”外门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屋子里的人一跳,纷纷站了起来,望了过去。

看到走进来的人浑身一松,摇光不由得抱怨道:“前辈,你这样冷不丁的冒出来,要吓死我们了。”

韩湘子斜睨了摇光一眼,“这点小事就吓死你们,还指望你们去救人啊。”

摇光被他这话挤对得说不出来话来。

“前辈,这纸条难道是你放在丹砂屋子里的?”天璇问。

韩湘子眼一瞪,“说你们傻还不承认,要是我做的,我搞这么多的事做什么,我为什么不直接跟丹砂说,我是闲着没事干吗?”

呃……被他这么一吼,天璇顿时意识到自己似乎是问了一个很白痴的问题,他不由得有些尴尬的撇开了视线,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前辈,那你为什么这么确定的说王爷和王妃在周庄?”天枢好奇的问。

韩湘子坐了下来,有些傲娇的道:“我自然有我的法子。本来我是打算明日再告诉你们的,没想到有人比我先一步把消息告诉了你们。既然如此,你们就想法子去救人吧,被关起来这么多天了,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折磨。”韩湘子语气里流露出了一丝担忧。

嘴上虽然说要让他们受点教训,长点记性,让他们以后低调点,但是心里还是担心的。说着不管他们,可实际上他早就想办法要找到他们了。

他手上养了一种专门用来追踪人的迷踪蝶,这种迷踪蝶比狗鼻子要厉害多了,只要让迷踪蝶沾染上失踪人的味道,只要不超过千里,迷踪蝶都能顺着这种味道把人找出来。也亏得他们当晚被带走之后没有再下雨了,不然的话,即便有迷踪蝶,找起来也是要费一番力气。

“前辈放心,我们定会将王爷王妃安全救出来的!”

“不过这纸条到底是谁放在丹砂屋子里的?”摇光忍不住问,而且到底是敌还是友?

将纸条放在丹砂的屋子,不管是真是假他们都会去查证。万一是故意为了引他们上钩而设置的圈套,只等着他们钻进去的话怎么办?当然了,即便这是真的,他们也是要去周庄的,即便是明知山有虎,他们也要往山上行。

韩湘子接过这纸条看了看,很普通的字体,纸张也十分的常见,在上面找不出半点线索来。

他沉吟了一会儿才道:“我想对方应该不是想要害我们,不然的话也不会把这个消息透露给我们了。或许是宇文雍底下的哪个官员,现在不好出面,只得暗中来,所以才用了这样的方式。如果是想害我们就不必告诉我们真正的藏人地点了,随便弄一个出来咱们也不知道,还是照样会去。”

天枢三人沉默了一下,想了想觉得也是道理。

“既然如此,那便算了,这件事暂且不管。我们先想办法把王爷王妃救出来再说。”

京都这边天枢几人忙着想办法救凤明阳和宇文伽南,而凤歧国的燕京,凤朝阳此时的心情却不是太妙,看着从西唐传过来的密信面色阴沉。

“看来西唐皇帝是不相信太子,所以才临时改变主意,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来。”朱先生看过密信之后径自走到香炉前将密信放了进去,看着密信烧成了灰烬才重新走回到了椅子前坐了下来。

凤朝阳眸色阴冷,眼里闪着恼怒的恨意,“可恶!他竟然临时变卦反悔了!将宇文伽南送回凤歧国有什么用,我要的是凤明阳!”

这老东西竟然利用这件事来威胁他!

凤朝阳此时心里满是暴戾之情,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非常的不好,而且他有种预感,这种事以后怕是不会少。一想到以后自己要时不时的受到他的威胁,有一柄剑悬在自己的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掉下来,他就控制不住内心的焦虑和暴躁。

这怎么可以呢?他怎么能一直受制于人呢?这个威胁他必须想办法除掉!

凤朝阳眼里闪过了一道冷酷的杀意。

对凤朝阳来说,西唐皇帝不是他的亲人,而是会威胁到他利益的敌人。若是能除掉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但是他也知道现在绝对不是一个好时机。因为他自己在凤歧国的地位还不够稳固,起码得等到他继承皇位,或者是凤明阳死了才行。

“这件事先生怎么看?”凤朝阳问。

朱先生沉吟了一下才道:“现在唯有先答应他了。毕竟我们现在处于被动的位置,宁王和南平郡主都在他手上,我们远在燕京,也是无可奈何,我们的手还伸不到京都去。看样子西唐皇帝也不是好糊弄的,若是太子不答应他,让他察觉出了什么来,万一他狗急跳墙,那太子现在拥有的一切可能就要化为乌有了。”

太子只是太子而已,皇上还健康,还能活不少时间,随时能废掉太子。若是西唐皇帝将所有事情都暴露出来,太子之位定会不保,就算皇上会立一个有着西唐血脉的皇子为太子,凤歧国的百姓,凤歧国的百官也是不会答应的。

“难道就没有别的法子了吗?”凤朝阳一想到这样做就意味着凤明阳依然能好好的活着,他心头的那根刺就没办法拔掉,他这忍受不了。

朱先生叹了一口气,看着他说道:“除非现在太子改变主意了,想要和摄政王府联手,把西唐皇帝拉下马。”

凤朝阳的面色顿时更加难看了。不管是西唐皇帝还是西唐摄政王,对他而言都是心头大患。

“可恶!”半响他才不甘的重重捶了一下桌面,目光阴鸷。

朱先生见状便明白了,他也不多说就起身出去去处理这件事了。事情拖得越久越是不利,还是快快解决的好,免得夜长梦多。

西唐皇帝是日盼夜盼,终于等到了燕京的消息,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但是得到确切的消息还是很让皇上开心的。这意味着他可以着手开始处理摄政王府的事了。

这几天宇文雍的事也发展得差不多了,舆论已经渐渐全部倒向了一边,以前宇文雍有多受到百姓的爱戴崇敬,现在百姓就对他就有多失望。在大街上随处可以听到对宇文雍对摄政王府的指责和辱骂,甚至有人拿着臭鸡蛋和烂菜叶到摄政王府大门前去砸,反正现在摄政王府大门前并没有人守卫,整日的大门紧闭。

所以皇上觉得现在是时候清算摄政王府和摄政王一派了。

九月的京都秋老虎的威力依然叫人不敢小觑,稍不注意就能闷热得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而就在这令人窒息的闷热中,突然有大批的出现在了京都的街头,往内城各个方向而去,吓得路旁的行人纷纷躲避,猜测不已。很快大家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因为为首的一队很快便将摄政王府团团围住了,然后从后面走过来了两名身穿官袍的官员。

赵大老爷站在摄政王府大门前,望着上门的牌匾,眼底抑制不住的闪着些许激动之光。

摄政王府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大门就便人强硬撞开了,王府外的士兵汹涌而入。

白朗月听到消息赶了过来,看到前院的情景眉头一皱,“这不是赵侍郎和清河郡王吗?你们带着人闯入我摄政王府是什么意思?摄政王还没有回来,你们就真当摄政王府不存在了是吗?”

赵大老爷还没有开声,清河郡王的微微笑着说道:“王妃见谅,我们也是奉旨办事而已。”

“办事,办的是什么事要你们这样不请自入?”

赵大老爷这个时候站了出来,拿出了圣旨,眼神有些轻视的看着白朗月,“摄政王妃接旨吧!”

白朗月看着他手上明黄的圣旨,缓缓的跪了下来。

赵大老爷眼里闪过了一抹得意的光芒,仰着头打开了圣旨,“应天顺时,受兹明命,摄政王宇文雍于内祸乱朝纲,以权谋私,于外通敌叛国,卖国求荣,有负先帝所托……即令收押摄政王府众人,摄政王府家产充公没入国库,其家眷三司会审过后认罪问斩!”

白朗月猛地抬起头,人也跟着站了起来,“这是污蔑,这是栽赃!你们有什么证据说王爷通敌叛国,这简直就是笑话,荒谬!”

“摄政王妃,皇上说是就是,你说不是,那你倒是拿出证据来证明啊。你倒是让摄政王回来,让南平郡主夫妻回来给大伙一个交代啊!”赵大老爷笑眯眯的说道,眼底却满是恨意。

他的儿子,赵富春就是被南平郡主和凤明阳害死的,死无全尸!

白朗月被他这无耻的话气得面色发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南平郡主夫妻到底去了哪里你们去问皇上不是更清楚?做贼喊捉贼,你们也是够无耻了!想要除掉摄政王府何不光明正大,用这样卑劣的法子,传出去就不怕让天下人笑话吗?这罪名我不会认,摄政王府更不会认!”白朗月大声道。

赵大老爷冷笑了一声说道:“今日你不认也得认,皇上说了,若是摄政王府的人乖乖认罪,还能暂时饶你们一命,否则就当场格杀!”

“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认这个罪名!既然要撕破脸,那就没有什么可以顾虑的了,那就让全天下人都看看西唐皇室丑恶的嘴脸吧!”

赵大老爷面色顿时一沉,阴冷的看着白朗月,“这么说摄政王妃是抗旨不尊了?”

白朗月冷笑,“就算是又如何?这样一个不明是非,不分黑白,枉顾国家利益的皇帝,不尊也罢!”

赵大老爷被她的话气得七窍生烟,浑身发抖。就连清河郡王也被她大胆,惊世骇俗的话吓得面色发白。他今天过来不过是走走过场,是来陪衬的,他可不想最后惹祸上身啊!

“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们了!拿下摄政王府众人,但凡有抵抗的,格杀勿论!”

赵大老爷和清河郡王带来的一队人马其实是禁卫军中的精英,大概是皇上也知道摄政王府的人不会乖乖就范,所以才让赵大老爷和清河郡王领着禁卫军的精英来抄摄政王府。

摄政王府本来就有府卫和府兵,只是人数并不能跟正规军队相比。但是除了府卫和府兵之外,摄政王府还养了不少私人护卫队,最厉害的一支便是由韩生负责的那一支队伍。和禁卫军交起手,禁卫军竟然一时间拿摄政王府的人无可奈何,甚至还被逼出了摄政王府!

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这还只是摄政王府的府卫和府兵,那支韩生负责的队伍甚至还没有出击就已经将禁卫军逼到了如此地步!

消息传回宫里气得皇上面色发黑,又狠狠的发了一大通的火气,叫着要调遣军队来歼灭摄政王府,最后被赵老爷子给劝住了。如果真的闹到了那样的地步,对皇室的影响更大,既然闹到了如此地步,那还不如顺势将叛国的帽子牢牢的戴在摄政王府头上,坐实了他们的罪名。而且这样一来也可以显得皇上仁慈不是吗?对他们而言其实更有利。

皇上一听倒也是这个道理,即使心里百般不愿也不得不暂时按捺了下来,派人团团将摄政王府围了起来,和摄政王府的府卫府兵对峙了起来。闹得京都的气氛很是紧张,常人都不敢靠近摄政王府那一带了,就连住在附近的官员也生怕自己被连累上,能不出门就不出门,连府卫都增加了不少。

天璇几个人也终于联络上了凤明阳。天枢想办法混进了修建陵墓的人当中,很快就借助韩湘子的迷踪蝶找到了两人的藏身之处。两人原来竟然是被关到了周庄旁的一座山,因为长期修建陵墓的关系,这座山被人挖空了一半,一开始是住人的,后来却用来关押折磨在修建陵墓中试图逃跑或者是犯法的人。

而现在则是用来关凤明阳和宇文伽南两人,四周都有人守着,轻易不得进去。天枢和一个送饭的人调换了身份,又易过容才混了进去。

看到天枢,凤明阳和宇文伽南倒是一点都不意外的,被关了几天两人也从周围的环境还有白天外面隐约传来的声音猜出了自己被关在了什么地方。凤明阳看到天枢还觉得他来得比他想象中快了一点。天枢很是惭愧的说出了原因,惹来了凤明阳的一阵沉默。

敢情是他对自己的人太自信了?

天枢是送饭的,自然是待不了太久,只是快速的将京都城里的事说了一遍,凤明阳沉默了一下脑子转得飞快,很快就和天枢约定了营救的时间。

第二天傍晚送过饭之后天枢很快就带着人来了,夜深人静,除了巡逻的人周庄已经是非常的安静了。可能是皇上太过自信了,觉得不会有人能找到这里,看守的人到了夜里便减少了不少,以天枢几个人的能力想要解决这些人并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他还带来了韩湘子特地制出来的迷药,只要顺着风一放,能迷倒几十个人,这大大的方便了他们。

两人离开了周庄连夜赶回了京都城,第二天天微微亮,城门一开就赶紧进城往摄政王府的方向而去。摄政王府外面现在是守卫重重,但是他们想混进去倒也不是不可能。

白朗月看到两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松了下来。

摄政王府和皇宫之间的对峙持续了几天,越来越紧绷,一触即发。

而这个时候从边关往京都方向却悄悄有一队人马正快马加鞭而来,为首的不是别人,正是失踪了许多日子的摄政王宇文雍。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