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极宠无双:正室指南

002、不是做梦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被那个姑娘强行的往嘴里灌了一碗粥之后,白牡嵘在痛苦之中又昏睡了过去。

梦里也不得消停,喉咙疼的要命,全身无力,梦里和人打架交手,不止连还手都跟不上,甚至最后逃跑都跑不了。

憋屈生气到气醒过来,用力的睁开眼睛,昏暗的光线没有那么刺眼,让她也很快适应了。

从嘴到喉咙里还是火烧火燎的疼,但好像比早上好了许多。盯着床顶,她缓缓的抬起自己的手臂,有些力气了。

虽说吞咽的过程很痛苦,但好像还是有效果的,人是铁饭是钢,这话说的没错了。

手举起来,她也瞧见了自己的手。看到的瞬间,她的瞳孔就急速放大,这是她的手?怎么这么细?

将手转过去,看到的居然是红色的指甲,她从来不染指甲的。

一股不安感由心头升起,她料想事情可能不简单,自己应当不只是被绑架下药了而已,怕是还有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而她当下却根本理不出头绪来。

就在此时,却猛地听到吱嘎一声,她眼睛一转朝着外侧看过去,昏黄的光线之中,两个人出现在视线当中。

其中一个是白天见到的那个自称奴婢的姑娘,她身后则是、、、一头熊?

随着那二人走近,白牡嵘才看到跟在那姑娘身后的不是一头熊,而是一个人。

只不过,长得五大三粗又一脑袋粗粗的头发连着两腮下巴的胡须,还真是够粗鲁的。而且,这造型真像张飞,比电视剧里的张飞还张飞。

看她睁着眼睛,那张飞一样的大汉脸一抽抽,“不是说这一路上骑死了三匹马?这半死不活的模样,是如何做到的。”

“这事儿我也想过了,我觉得,你看到这个应该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说着,那姑娘一俯身,手伸进床边的褥子底下,拿出那个被她藏起来的肉虫子。

捏着,她转手到那猛张飞的面前,“你看看,认识不认识这东西?”

猛张飞似得大汉一眯眼睛,随后抬起熊掌一样厚的手将那虫子捏住,虫子在他极粗的手指头间就显得更不起眼了。

“这是、、、痋虫?咱们家乡那年发大水,我就见过一具从深山里冲出来的铁人,做的大头大肚子的,看着很是奇特。谁又想到那铁人在水里和一棵从上游冲下来的大树撞上了,一下子就碎了,那里头都是这玩意儿。那时就有人说那铁人其实之前是个活人,被大术师当成了器具喂了虫子,之后生出一肚子的这玩意儿来。”猛张飞语气一变,幽幽道。

那姑娘听完,便转头看向了床上一直在盯着他们的白牡嵘,看了看她的肚子,又看了看她睁大的眼睛,“大杨哥,你说白小姐的肚子里会不会、、、”之后的话她没敢说,要是她也满肚子都是虫子的话,那不知何时会变成‘铁人’。

“我又不是大术师,怎么能知道?除非,把她肚子剖开,兴许能瞧见。”摇摇头,猛张飞似得大汉也一副没法子的样子。

“说起来,我瞧着白小姐也真是可怜。就像咱们家乡似得,早已彻底消失不见了,往年还能碰上一些同乡,可是这几年来应该都死绝了吧。白小姐这个样子,若是被她娘看到了,不知得有多伤心。”这世上,最疼自己的也就是十月怀胎生下自己的娘了。

“小羽啊,如她白家此等地位,还缺人心疼么?算了,我不说这些了。既然你觉得她可怜,那我就给她瞧瞧,不过我这根本不算什么医术,自己生病给自己抓药吃的本事罢了。”将手里的痋虫掖进了腰带里,他身体一转,便大咧咧的坐在了床边上。

看了一眼白牡嵘睁大的眼睛,他又摇了摇头,“她是不会说话么?”瞧这眼神儿,挺有活力的。

“不,今日上午我喂白小姐吃了些清粥,发现她的嘴里都是红肿的,好像是被什么火热的东西烫到了。”姑娘摇摇头,她觉得是被谁害的。

大汉的大脑袋一歪,看着白牡嵘运了会儿气,“我来看看,白小姐你别介意,无意冒犯。再说,我和小羽来这儿可是冒着被打死的风险,还望白小姐能守口如瓶。”

白牡嵘盯着他那颗大黑熊一样的大脑袋无言以对,她现在一个音都发不出来,想出去招摇也不成啊!

不过这人的头是真大,那脑袋上的头发一根根像铁丝似得,这般距离近了,瞧着就更清楚了。他能将这一头铁丝似得头发在脑袋上扎一个揪儿,还真是挺为难的。

下一刻,他那只大手就伸了过来,如同铁钳似得直接掐住了她的下巴,强硬的让她张开了嘴。

那姑娘将这屋里唯一的灯盏拿过来给照亮,他也看的更清楚了,而且发出了一声惊疑。

白牡嵘不眨眼的盯着那大汉的表情,因为距离近,她也看得到他发出诧异光芒的大眼睛。这人的头发和连腮胡子都像铁丝,连眉毛和眼睫毛也一样,这若是拆下来,能当刷子刷锅了。

“这应该就是被烫的。”他放开手,随后道。

“太狠了,也不知是谁做的。我一直觉得,我们这些下等人才是凄惨的,犯一个错,就得被活活打死。”但看着白牡嵘的嘴里面,还不如被活活打死来的痛快的。

“要说这执行的人还真是高手,不看她的嘴里,根本瞧不出伤处来。”站起身,大汉摇摇头,这些上等人才不是人呢,根本不把人当人看。、

“那怎么办?”姑娘一脸的不忍,瞧着白牡嵘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样子,想象不出她都遭受了什么。明明是嫁人,结果第二天就收到了休书,现在又不知能活到什么时候。

“我去想想办法吧,能救活自然好。虽说咱们是下等人,但心肝可不是黑的,总不能见死不救。”想了想,大汉决定道。

“大杨哥,若是因此而惹了麻烦,大杨哥就尽管往我身上推。是我心软,见不得别人受罪。我总是想,如果我多做一些好事,是不是咱们家乡的人流落在外受苦受难时,就会有人帮一把的。”姑娘纤细的肩膀有些颤抖,她心里怀揣的是美好的希冀。

那大汉没有说什么,只是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便转身快步离开了。

姑娘缓缓转身在床边坐了下来,看着白牡嵘盯着她不眨的眼睛,其实她还是很诧异她一直以来看起来十分犀利的眼神儿。尽管她看起来很痛苦,但那双眼睛却好像写满了不屈与坚定的意志,表明她不是一个会认输的人,也没那么容易会死。

“奴婢想,白小姐可能很清楚是谁害了你。不过,这是大梁,不管有没有害你的人,还希望白小姐能慎行,不然可能只会又害了自己。”因为这个地方对所有人都不友好,身居高位的人为所欲为,横行霸道,怙恶不悛。而他们这些被印上奴隶烙印的人,却如同鱼肉一般被宰割,根本无法反抗。

看着那小姑娘眼睛里异于她年龄的沧桑,白牡嵘忽然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身陷于一件极其诡异的事件当中。可能没人会相信,她自然也不相信,但眼下很明显,她已在此,不是做梦。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