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极宠无双:正室指南

004、战斗慾望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又过去了数天,白牡嵘也终于告别了整日躺在床上的日子,她能坐起来了。

控制自己的身体,她能换几种方式坐着,尽管可能是因为躺的太久屁股也娇嫩了,致使坐着的时候硌的屁股疼,但不再像个废人似得,她总是高兴的。

闲来无事,她坐着时也开始直面自己眼下的这个身体,如此灵异之事其实她还是有些接受不了,毕竟她从来不信这些牛鬼蛇神的玩意儿。

但,她眼下所看到的又不是假的,事实证明,人类对于自己所处的世界还是了解的太少了,只了解片面就以为了解了全部,自大果然是不可取的。

这身体很纤细,根据腿长来判断的话,个子应该还算可以。但就是太单薄了,不过也是,这么多天来一直喝粥,能丰腴才怪呢。

握起那不足一个肉包子大的拳头,轻轻地敲击自己的腿,这小腿儿,若是真跟人打架纯属白送,但凡有点力气的,轻轻松松就能给掰折。

边敲着,她边微微甩头,闻着从自己头发里散发出来的奇异的气味儿,她很不喜欢这一头长发。

碍事不说,还特别的费工夫,得花很多的时间去清洗照顾,不然就像一头发霉的海带似得,不美观又熏人。

如同眼下,这气味儿,她自己闻着都隐隐作呕,更别提旁人了。

要说这小羽也真是个圣母病重度患者,面对她眼下这个模样,居然没露出一点嫌弃来。无亲无故,却对她如此上心,这个姑娘的确是有故事。从她稚嫩的脸庞上就看得出难以言说的沧桑来,是个经历过苦难之事的人。

转眼看向窗子的方向,窗子是关着的,看不见外面,但是眼下显然已时近傍晚,小羽也该过来了。

她不来,这房间的油灯就不会点燃,所以这里也显得昏昏暗暗的。

虽说在白牡嵘看来这是个很破落的房间,不过,可能是看的时间久了,其实这里也还可以。

就是她整日躺着的这大床,就是货真价实的红木,不掺一丁点的假。还有这床单被子,料子上乘,很难想象得出这是古人制造出来的。顺滑如水,这手艺也绝对了得。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和之前小羽的脚步声是不一样的,白牡嵘也瞬时扭头看向了房门的方向。

下一刻,房门被从外打开,一个宽阔的如同猩猩似得人走了进来,正是小羽的那个同乡,猛张飞似得大杨。

他提着小羽每次来都拎着的小木桶,进来后一眼看到坐在床上的白牡嵘,反而把他吓了一跳。

“白小姐,你都能坐起来了,看来恢复的真不错。”他反手关上门,然后迈着大步走了过来。

其实看得出来他对白牡嵘没什么好感,也可以说他对所谓的上等人没有好感。但是,他受小羽之托,倒是也尽职尽责。

走过来,他把手里的小木桶放在了床边上,他手太大,显得那小木桶像个手把件似得,特别可笑。

白牡嵘的视线在他的手上和身上脸上各转了一圈,说真的,在这古代,下层人民的生活水平应该很低下。但在这种生活环境之中,他居然能长得这么大块,也是够稀奇的了。

真是好奇他都吃了什么,这年代应该也没化肥之类的东西,倒是有农家肥,不知是不是被他偷吃了,才把自己催成这样。

“既然能坐起来,想必也能自己动手用饭。”将小木桶里的粥拿出来,大杨直接递给了她。

白牡嵘看了一眼在他手里变成袖珍似得粥碗,随后又看向了他那张凑近的大脸,说真的,若不是自己眼神儿好使,非得把他的脸当成长毛的猪屁股,真是大。

看她不接,大杨也收回了手,“你是好奇小羽今儿怎么没来?今日大管家突然去检查下女房寝,然后就发现了小羽在煮药。大管家拿这事儿大做文章,命人抽了小羽一顿。眼下,小羽还躺在床上呢。她担心你,所以要我过来给你送饭。今天没有药,你就只喝些粥凑合凑合吧。、”

闻言,白牡嵘眨了下眼睛,这府邸的主人不在,那个大管家还真是无法无天。

“我们这些人,兴许就是天生的贱命吧。说不准哪一日,这祸从天降,就没了性命了。不过,白小姐怕是也不会明白,白家的下人肯定比这王府里要多得多,说不准每日都得处死几个。”大杨在床边坐下,他说的话和他的举动倒是显得有些不符,从而也可以看得出,他对人这种生来就有的不公平很不服气。

心里大概也是想抗争的,但又无处去抗争。

看着他,白牡嵘缓缓的摇了摇头,她不知道白家是何种情形。而且,她也不认为有些人是天生贱命,命是自己争取来的。

看她摇头,大杨却咧嘴一笑,“我就是这么一说,白小姐你别害怕。眼下你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儿去,咱们也可以说是同命相连了,我会帮你一把的。只是希望白小姐能记住我和小羽的这份好心,日后离开时,不会为难于我们,我们也就谢天谢地了。”

白牡嵘看着他,一时之间觉得这个人的头脑简单的达到了化境,还告诉她别害怕?她哪里表现出害怕来了?

不能说话,无法反驳,还真是让她心气极为不顺。

难不成她要一直这样么?别说能活多久,估摸着自己迟早会被气闷闷死。

“来,白小姐用饭吧,不然这粥就凉了。也不知你们白家的人什么时候能过来,早些把你接走,也免得在这儿受苦了。倒是这大管家得意忘形的,好像都忘记白小姐还在这儿了。若不是小羽一直惦记着你,怕是待白家人过来,接走的就是一具尸体了。”将粥碗强硬的塞进白牡嵘的手里,大杨也是抓准了她现在不能说话又不能过多的动弹,所以无论行为还是言语都显得有些无所顾忌和嚣张。

捧着碗,白牡嵘喝了一口,这屋子里的光线彻底暗了下来,但大杨这粗心的汉子显然也没意识到要去点燃油灯。

能听到他较为粗糙的呼吸,透着十足的不忿和悲愤,但最后似乎都化成了无可奈何。

有再多的力量好像也根本无法去和这个世界抗争,因为根本抗争不过,只能接受自己的命运,等待着随时被屠宰。

白牡嵘喝着粥,对这些古人的生存状态也生出一股同情来。尤其是小羽,只是因为煮药就要被抽打,实在没有理由。她自己都说过,那些药是她和大杨凑钱买的,不偷不抢,属于自己的私有物品。

那个什么大管家去她的住处翻查本来就是犯罪,还要借此抽打她,实在是无理至极。

尽管她还没痊愈,但眼下之事还真是激起了她的战斗欲,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她还真是应该给这些古人上上课。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