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极宠无双:正室指南

005、白姐出手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再次见到小羽,已经过去七八天了。白牡嵘也能下床走动了,她还算得上来去自如,有时会在晚上走出这房间去。虽说身体还有些没力气,但是这已经是非常大的进展了,她也很满意。

而且,大杨倒是很鼓励她下床走走,不似小羽那般担心这儿担心那儿,不让她下床。

借着房间里唯一的油灯,白牡嵘也看到了走进来的小羽,她瘦了许多,而且走路时步子也很慢,看得出来她还是很不舒服的。

“看到了吧,白小姐现在可是能下地走路了,她好得很。小羽很担心你,一定要过来看看。”大杨跟着小羽走进来,他五大三粗的,这会儿四周无人,他说话的嗓门也较大。

白牡嵘看着小羽,她还是一副面带微笑的模样,瞧着就十分的善良,但又善良的让人觉得她很傻。

走过去,白牡嵘在她面前停下,其实自己比她高一些,但还是要比她瘦弱许多。

抬手,她摸了摸小羽的肩膀,小羽也看着她笑,“白小姐,你恢复的很好。奴婢还一直担心,还想着会不会有人来闹事。”

白牡嵘甩了下头,她觉得小羽这个时候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比较好,她只是轻轻地碰了她一下,她就有些瑟缩,可见是还没恢复好。

也不知她到底被抽打成什么样子,都过去这么多天了,还是这个样子。

似乎是看懂了白牡嵘的眼神儿,小羽笑了笑,“奴婢没事,只是一些皮外伤,用不了几天就会完好如初的。其实说来,奴婢也算幸运的了,没有被打死,还活着。”不知有多少下人因为一顿打而丢了性命。

听她所言,白牡嵘只觉得没道理,她这种幸运的因果关系实在是牵强,即便她就是个做下等工作的人,也没人有权利随便抽打凌辱她,更别说可以取她性命了。

看了一眼门窗的方向,白牡嵘随后抬手抓住小羽的手臂,然后拉着她一同走出了房间。

她此举让小羽和大杨不解,不过这个时辰这外头也没什么危险,更不会有人闲着没事儿跑到这边来乱逛。

走出房间,这外面就是一个宽阔又干干净净到可以说是到了荒凉的地步的院子,因为什么都没有,甚至于连花花草草的影子都见不着一毛。

白牡嵘却是习惯了这荒凉了,这几天她已经溜达过无数次了。

拉着小羽走出了院子,远远地,便瞧见了这偌大的府邸无尽的灯火。

这府邸很大,甚至于连着后面的高山,连山上也有建筑,并且也亮着灯火,从这儿往山上看,好像在过什么节日似得。

不过,白牡嵘看的不是这府里的荣华,虽说她第一次见到时的确是惊讶了一番,但惊讶一次已经够了。

抬手,她指着左上方那灯火最明亮之地,说不出话,但她的动作却是自如,能让人知道她想表达什么。

两个人顺着她的手看过去,显然都不是很理解的样子,不过却是开口回答了,“那就是索长阁,小王爷的住处。”

收回手,白牡嵘点了点头,蓦地又抬手指向了另一侧,那里的灯火也较为通明,但是有很多的树木郁郁葱葱的,遮挡住了一些灯火的光亮。

大杨哼了一声,“那是大管家二管家还有常姑姑的住处,这府里的下人都归他们管。”

没有再说什么,白牡嵘又转身面对着小羽,抬起两只手对着她一阵比划。

这样交流她也很无奈,但很显然,往后她也只能这样和人交流了。幸好手语她了解一些,就是不知和她交流的人懂不懂手语了。

大杨是看的糊涂了,他根本不知白牡嵘在比划什么,反而是知道她有话要说又不说出来,他也跟着开始着急。

小羽倒是不眨眼的看着她,好半晌过后,她忽然睁大眼睛,“白小姐,你是不是要看这王府的家法?”

深吸口气,白牡嵘打了个响指,还是这丫头上道。

大杨不解,“看这个做什么?这家法都是对下人立得。”尽管白牡嵘眼下在这儿的情况并不太好,但只要白家人一来,她立即就能走,这府里的家法拿她也没什么办法。

没理会大杨,白牡嵘只是抬手拍了拍小羽,她要尽快看看这府里的规矩都是怎么定的。正因为家法都是对下人立得,所以她才更要看看。

对付恶人,她有的是法子,因为她就是专职做这个的。和各种各样的混混赖皮不讲理的泼妇大爷大妈打过交道,这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大管家,想要治他其实也很简单。

尽管不知白牡嵘为什么想要知道王府的家法,不过小羽还是点点头,“下人房里都有的,奴婢这就去拿来。”

大杨抬手拉住小羽,“我去吧,我速度快一些。”话落,他看了一眼白牡嵘随后便转身快步离开了。他是不知白牡嵘要折腾什么,但还是去跑腿儿了。

看着大杨离开,白牡嵘弯了弯唇角,这个五大三粗的人看着头脑简单,又不懂什么说话之道,但心地还算是不错。

抬手,揽住小羽的肩膀,白牡嵘带着她重新回了院子。

她这举动让小羽很莫名,不过却也跟着走,不时的看一眼白牡嵘,说实在的,这么多年她还没见过她这样的大小姐。

虽然她现在说不出话来,但这样相处却很舒服,不会让小羽觉得自己是个下等人,反而像是多年知交。

回到房间,只有一盏油灯亮着,这里的光线和外面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这府邸真的很是豪华,区别于白牡嵘之前对于古代的想法,落后这两个字仅仅是现代人对于古代的一种未知的概括罢了。古代权贵,生活可比天堂。

在床边坐下,白牡嵘的姿势是习惯性的大佬姿态,倒是小羽看着觉得很有意思,毕竟她还真没见过哪个大小姐会这样坐着。就是在索长阁里侍奉的那些上女,都用大家闺秀的行走坐立来要求自己,让自己看起来端庄淑仪,盼望着哪一天能得到主子的青睐。

坐在那儿等着,很快的,大杨就返回来了。他一路跑,进房间之后大口喘气,听着像老牛一样。

他将自己住处的那份家法拿来了,是一个装订极好的小册子,封皮是深红色的绸缎,入手清凉。

还真是一份沉甸甸的家法啊,白牡嵘接在手里,掂了掂,然后开始看。

翘起一条腿,她坐在那儿打开册子,借着旁边那盏油灯的亮度,翻看家法。

大杨和小羽坐在房间里的椅子上,也没有声息的看着白牡嵘。她这个时候看起来的确是很奇怪,但又透着一股让人跟着安心的气场。好像不管有什么事儿发生,在这儿都能躲过去一样。

看了半晌,大杨缓缓扭头看向小羽,“你觉得她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或许是想给我出气吧。”小羽笑的明朗,她现在是这么想的。而且,就算白牡嵘最后什么都没做,她心里也觉得暖暖的。

这么长久以来,真的没人关心过她,更别说有人想为她出气了。

尽管自己的联想好像有些夸大,可单单这么一想,自己还是高兴的。

大杨抱着双臂却是觉得不乐观,要给一个下人出气?这世上哪有这种人。下人和猪狗无异,只不过比猪狗听话而且能做事罢了。

如果说这世上真的出现这样的人,能做他(她)的下人还真是有福气。但纵观这整个都城,没有一个下人是有这种福气的。下人就是下人,猪狗的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