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极宠无双:正室指南

006、像大鹅叫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古代下等人所受的压迫比白牡嵘想象的还要严重,躲在假山群里,透过假山的缝隙瞧得见几十米开外的一片围廊前的小空地上,几个小厮还有下女正在接受惩罚。

小厮是趴在木头长椅上被打板子,而下女则是被两两捆绑在一起,前后各有一个人拿着鞭子抽打她们。

执行刑罚的都十分熟练,看起来显然经常做这事儿。有句话说得好,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如这些人,估摸着也是打人届的翘楚,不能封为状元,也得给个先进工作者。

小厮和下女被打的惨叫连连,那真的是切肤之痛,听着就知他们有多疼。

那板子和鞭子落在人身上的声音,实实在在,没有一点留情,以至于这么远,她都依稀闻到了血的气味儿。

不远处,摆着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翘着腿,正在喝茶。

他穿着石青色的长袍,一手托着茶盏,一手捏着茶杯,还翘着兰花指。

他的脸长着许多的横肉,却又除了眉毛没有一根毛,整个人瞧着就像个阉人。

这样的人白牡嵘不是没见过,但显然这大管家是其中极致,简直做作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而且他深知眼下这府邸的主子不在,所以他就是老大,他也在尽情的发散自己老大的做派。

这几天,白牡嵘已经盯了他好几次了,几乎无时无刻他不再颐指气使,而且这府里的下人又真的很怕他,他真的是无法无天。

在他身边,跟着几个喽啰,耀武扬威的。有几个五大三粗的,倒是和大杨有一拼。

在后面的围廊下,有个人站在那儿,长了一根很高的鼻子,乍一看像是一只鹰。这人就是这王府的二管家,他也是有些权利的,但权利没有大管家大。而且看他现在的表情,他摆明了就是一副郁郁不得志的样子,因为被压制,所以整个人的气场都特别的丧。

直到打的有几个下人都晕厥了,那大管家才放下手里的茶盏。

他站起身,弹了弹自己的袍子,这才开口说话。

白牡嵘没有听他说什么,只是听到他嗓音略微尖细,这么多天她也听习惯了。只不过是趁着这个时机在看那个二管家,以及在场所有人的表情。

大管家训话完毕,也就离开了,他真的如同这里的土皇帝一般。白牡嵘见了那么多的狗仗人势的家伙,这个大管家可以当说属第一了。

转身,她再次躲在了假山的阴影之中。盯着眼前生长在假山群之中的青草,它们郁郁葱葱,虽是杂草,但说实在的,它们要比这个时代的下等人幸运的多,最起码不会随意受到凌辱,它们要更自由。

她在这里,被这个世界的阳光晒着,呼吸着这里的空气,若是也要顺流而下,她决计做不到。因为,她是个大活人,脑子是活的,该如何便如何,又怎能因为环境改变了,而就改变了自己?想改变她白姐,那是不可能的。

最后又看了一眼那边,场面可谓凄惨,那些遭受刑罚的下人奄奄一息。被另一些下人拖走,留下一路的血迹。

深吸口气,白牡嵘随后快步离开。她身形纤细,又脚下无声,只是惊动了地上的杂草,路过之时引得它们低下了头。

傍晚时分,小羽照常拎着饭菜过来,她的工作都是白天做,所以几乎每天傍晚都有空闲时间。也所幸她是个下女,若是上女,怕是也不能这么自如的想离开就离开,因为索长阁可不是个可以轻易进出的地方。

来到白牡嵘的住处,却发现她还没回来,这几天她都这样,好像可以走路了开始,她就忘记自己并不是这个府里的人。

不过说来也奇怪,这白家的人怎么到现在还没赶来大梁呢?虽说是山高水远,可这也有一个多月了,速度也未免太慢了些。

走进屋子里,点燃油灯,这房间也有了光亮。将小木桶里的饭菜拿出来,今日是蒸的松软的干粮还有清炒的青菜。虽说算不得太好的食物,但现在白牡嵘能吃这些,说明她的身体恢复的很好了。

坐下等待,小羽瞧着这房间里的一切,其实当初白牡嵘来到这里要和小王爷成亲时,她被小王爷安排到这里,应该就表明了小王爷的态度了吧。

小王爷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可不了解,但总是能听到府里的人议论,说他是个极其温雅而又十分清高的人,和这皇城里所有的人都不一样。

这一点,其实小羽觉得应该是真的,毕竟她在这府邸三年了,还真的从没听说过小王爷惩罚过哪个下人。反倒是所有人都受过大管家的责罚,还有许多没命的。

但说到底,她就是个下人,根本就没见过小王爷几次。哪里了解小王爷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也根本没资格去猜测。

这一次,她也是凑巧被索长阁的上女指使送小王爷亲笔的休书来给白牡嵘,这才发现她奄奄一息了。

想想当时索长阁里上女的态度,应当就是小王爷的态度吧,他这边将休书给了白牡嵘,那边应该也会很快派人去白家的吧。

想着,小羽忽然脑子里一闪,这么长时间白家都不来人,是不是根本就没人去白家通知呢?

她忽然生起这个想法,还没认真研究琢磨呢,就被开门的声音打断了。

扭头,瞧见的却不是白牡嵘,而是大杨。

眼见只有小羽一个人,大杨扬了扬下颌,示意询问白牡嵘在哪儿。

不过下一刻他就听到了声音,转头,只见一个红色的影子从外面回来了。这大晚上的,她这一身乍一看还真是很瘆人。

“白小姐,你这一整天还真是潇洒。”而且,穿的这么显眼还没人发现她,她也真是有本事了。

歪了下头,白牡嵘快步的走进房间,几步走到桌边,倒了一杯水,然后一饮而尽。

小羽看她那样子,不由得笑,其实她也很好奇,白牡嵘到底是怎么做到在外溜达那么久没有被发现的。

这王府里的人可是很多,而且她都怀疑她几乎每天往这儿跑,其实已经有很多人都知道了。只不过,目前没人拿这个向她发难。

“白小姐,你今天又去哪儿了?这王府,你是不是已经走遍了?不过奴婢还是得说,你不要往索长阁那边走,那里人最多了,也不知会不会有人认识你。若是认识还好,不认识的话恐怕会将你当成不懂规矩的下人。”小羽觉得,在白家人来之前,她还是安分一些比较好。

放下杯子,白牡嵘看着小羽,笑的开心,同时张开嘴,因为条件反射的想说话,喉咙里居然发出了‘嘎’的一声。

小羽睁大眼睛,白牡嵘也愣了,自己居然发出声音来了?

反倒是站在门口的大杨扭头往门外看,“哪儿来的大鹅叫?”

小羽笑起来,“大杨哥,哪儿是什么大鹅呀,是白小姐发出的声音。白小姐的嗓子没有坏,她能发出声音来了。”

大杨也睁大了眼睛,几步走过来盯着白牡嵘瞧,眼睛睁得太大,眼珠子好像都要飞出来了。

“那就算是能发出声音以后能说话,就这声调也不能让她说话啊。太吓人了,像大鹅似得,别说以后嫁的夫君了,就是下人也受不了啊。”太难听了,反正他受不了。

白牡嵘刷的扭头满眼厉色,随后快速的出腿,一脚踹在了大杨的小腿上,张开嘴,又发出了‘嘎’的一声。

大杨动了动嘴角,然后扭脸看向别处,还是像大鹅叫,难听。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