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极宠无双:正室指南

007、钓鱼事件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大杨又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白牡嵘的喉咙,最后含糊的说她的嗓子应该会好的,但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就不知道了。

白牡嵘觉得他就是瞎扯,之前他开的方子也是胡蒙的,而且,从她腰后的那只虫子就看得出,这个世界有很多她难以理解的事情和东西。所以,她的喉咙也未必是被烫伤的,指不定是怎么弄的呢。

抬手掀开大杨牛蹄子一样的大手,几分嫌弃的看了看他,“嘎嘎嘎。”张开嘴,用力的从嗓子里蹦出几个音,就是嘎嘎声。其实她想说别费心,若是能恢复,那就一定能恢复,他这庸医还是别乱看了,免得给她看的更坏了。

她这音真是难听,小羽和大杨都忍不住笑出声,小羽笑的还算含蓄,大杨则是十足的嘲笑了。

看他笑的那龇牙咧嘴的样子,白牡嵘十分不爽,再次抬腿踢他,这回他却有了防备,脚下一转就避开了。而且是堪堪避开的那种,但他的动作又显得很轻松。

他的步法引得白牡嵘注意,看了看他的腿,又看了看他的身板,她再次出腿,同时握拳出击。

大杨倒是没想到她会忽然开始和他过招,向后退了两步,然后开始反击。

白牡嵘的手臂很纤细,看起来力气也并不足,不过她动作很迅速,几次困住了大杨的臂膀擒拿住他。

不过别看大杨长得五大三粗,但是这个时候却显得很灵活,而且他的身体在这个时候呈现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滑溜感来,脱离了白牡嵘的掌控。

两个人从桌边一直打到了门口,大杨的后背贴在了门上,“停停停,白小姐,你还会功夫?”就是很明显只会招式没有内力,所以对于他来说造成不了太大的伤害。

收回手,白牡嵘上下的看着他的身体,满脸不解。

看她的表情,大杨随后就笑了,而且笑的几分得意,“白小姐,看你这样子功夫也只是学了皮毛。没有内力,招式练得再熟练也是没用的,对付一些宵小还管用。”

内力?原来真有这玩意儿!再想想他刚刚挣脱时的样子,的确是很非同寻常。

看了看他,白牡嵘再次出手,手成拳,利落且迅速的朝着大杨的下巴挥了过去。

大杨偏头,同时抬手以手臂挡住了她的手,“白小姐,你出招的确是很快,就是没力气。”

挥手,白牡嵘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脚下一转欲走,却又忽然挥起拳头来。大杨立即抬手遮挡,但白牡嵘也只是吓唬他一下而已。

收回手,白牡嵘再次上下的看了看他,然后嘴里发出嘎嘎的两声。

大杨睁大了铜铃眼,“白小姐,你要说什么?”

见他不懂,白牡嵘也很烦躁,抬起手开始比划,手指头指点着他全身上下,惹得大杨不由自主的护住了下半身。

“大杨哥,我想白小姐的意思是说,她想知道你是怎么练功夫的。”小羽走过来,她看懂了白牡嵘的意思。

白牡嵘立即朝着小羽竖起了大拇指,她就是这个意思。这什么内力好神奇,她很想知道是如何练得。擒拿搏击射击等等,该在学校学的,她都学完了。更况且,她有多年的打架经验,尽管眼下这个身体力量不行,但都是可以练得。

她唯独好奇的就是大杨所说的内力了,她很感兴趣。

大杨恍然,“这个就是得师父教授了,我当时是因为家乡发大水逃难出来,一路逃到了这皇城来。幸好长得壮,就被人市的把头相中了。我当时快要饿死了,于是就把自己卖了一两银子。为了能卖个好价钱,人市的师父便传授了一些简单的功夫给我们。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东西,看的是天分和后天的努力。”说起这些事情来,大杨是不后悔的,尽管他才把自己卖了一两银子,但终归是没有饿死。

白牡嵘点点头,随后抬手拍了拍大杨的手臂,然后又反手指了指自己。

大杨直接看向小羽,他也懒得猜了,因为也猜不对。

“我想白小姐是想让大杨哥你教教她,该如何练功夫。”小羽代为解释,而且解释的很是具体。

白牡嵘挑起眉毛,这会儿倒是觉得不用说话也挺省力气的,因为有个七巧玲珑心的丫头代她说了。

大杨想了想,“其实人市的师父都是一身粗劣的功夫,小打小闹,教授出来的,最多也就是在人家府里做个护院总管罢了。这府里,倒是有一个人深藏不露,就是他瞎了一只眼睛还瘸了一条腿,现在负责夜里守着府邸后门。白小姐你要是真的想学,我就先去他那里讨教讨教,不然的话,我还真担心误了白小姐。”再说,他是真不会如何教授别人,比真刀真枪的上战场还要有难度。

白牡嵘耸了耸肩膀,他要是没自信去问别人也成啊,她无所谓。只要到时告诉她该如何进行就是了,她真的很好奇。

转身走回桌边坐下,借着那幽幽的光亮,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小羽坐到她对面给她倒水,一边瞧着她面带微笑,“白小姐,你这几天都在府里转悠,都做了些什么呀?奴婢还担心你会被人发现,但好像也没人发现你。”

抬眼看向她,白牡嵘抬起空出的手拍了拍她的头,手又顺着她的鬓边滑下来,然后用两根手指指了指她的眼睛。

小羽眨了眨眼睛,然后就笑了,“白小姐你是想说,要奴婢接下来看戏么?”

白牡嵘轻轻地点头,就是这个意思咯,聪明的丫头。

“看什么戏?”大杨凑过来,很是不解。说真的,他真没看出来白牡嵘到底在比划什么,想破头去猜也猜不出。

小羽笑的弯起了眼睛,“虽然我不知白小姐究竟做了什么,但总觉得她说的话是没错的。既然是看戏,那就等着看好喽。”

大杨更是不明所以了,再说,小羽这莫名的信任让他觉得很不合理。再看看白牡嵘,刚从半死不活的状态中活过来,甚至现在连话都不会说,她能做什么?

然而,有些事情就是出乎大杨的意料发生了。

两天后的上午,府中从上到下所有的人都被紧急的召集起来,护院全部出动,圈禁在外围,不允许任何人擅自离开。

其后,一部分护院便开始在整个府邸之中搜查,所有人的住处都被翻了个底朝天。

王府之中小厮下女不下百人,汇聚一处,各自心慌慌,不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羽也在其中,低垂着头,小心翼翼的转眼看向四周,大管家二管家还有常姑姑都在这里。还有索长阁的上女,她们的脸色看起来极差,好像要大祸临头了似得。

咬唇,小羽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想来这应该就是白牡嵘所说的看戏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去搜查的护院终于回来了。他们各自都搬了一些东西回来,侧目看过去,所有的人都睁大了眼睛。

阳光照在上面,极其的刺眼,那都是他们这些下人不可触碰的物品,三色玛瑙玉雕,嵌玉染色象牙如意,犀角玉兰杯,红珊瑚拂手、、、

这些东西都是索长阁的,也就是说,除了身份尊贵的小王爷,其他人胆敢摸一摸这些东西,都是砍掉手的罪过。这些规矩所有的下人都清清楚楚的记得,也正因为此,没人会打这些东西的主意。

护院捧着那一溜的珍奇物件过来,横站一排,上面便是大管家二管家还有常姑姑。

大管家的脸色有些奇怪,而二管家的脸上却露出笑意来,显得他的大鼻子更凸出了。

“这些东西,都是在哪儿搜出来的?”二管家开口,略沙哑的声音调的老高。

护院总管沉默了片刻,随后开口,“回二管家,这些宝物都是从大管家的床底下搜出来的。宝物皆是索长阁中小王爷的把件,其中这尊犀角玉兰杯是御赐之物。”

四下哗然,连小羽都万分惊讶,真是大管家偷盗了这些东西,还是白牡嵘做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