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极宠无双:正室指南

325、大结局(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在大梁各地进行大清理,估摸着很多城池里的那些蛀虫也听到了风声,以至于在之后的清理之中,还耗费了一些功夫。

那些风闻的蛀虫都藏起来了,因为知道是只杀自己不杀家室,索性他们便自己逃跑了。

藏的极为隐秘,那必是他们所认为的最安全的地方。

只不过,只要在这个世上,只要是活人,就必然会有蛛丝马迹。

这世上,只有死人才能做到全无踪迹,而活人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想找到他们,花费了一番功夫,之后便是无情的剿杀。

不过,这般下来,动静倒是越来越大,使得诸多有心之人开始追踪他们的队伍。

其中,便有从赵国来的。

之前御驾去往红顶别院,大张旗鼓,在皇城监视着的那些赵国人不可能不知道。

他们跟去了红顶山,但根本无法上山。军队守卫,百步之内皆是兵马,守卫森严,他们想混上山不容易。即便是真的上了山,想要进入别院也得用令牌才能进去,拿不出令牌,立即会被当做刺客捉拿。

而如今,清理行动的动静太大,以至于那些赵国的探子也跟过来了。他们大概是想弄清楚,指使清理行动的到底是谁。

他们鬼鬼祟祟,自以为做到了无声无息,但白牡嵘始终都在后头跟着恍若看戏一样,很容易就察觉到了他们的跟踪。

然后,便形成了这样一个局面。

宇文玠和手底下的人在前,赵国人在后,白牡嵘在赵国人的后面,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白牡嵘不着急,即便让他们大张旗鼓的跟随宇文玠,他们也认不出来,他戴着假皮,和护卫在一起行动,他只是看起来像个指挥使。

除非赵国人的眼睛有射线,能穿透那张假皮,看穿他的真实面目。

这般跟着,从大梁的东部又绕回了西边,这群盯梢的赵国人当真是不辞辛劳,有时风餐露宿,他们几乎不吃东西,就那么一直跟着。

白牡嵘还是很佩服的,轩辕闵手底下的确是有忠心耿耿的人,只不过太过忠心和固执,就显得有点二百五了。

在重新绕过了红顶山距离边关越来越近时,白牡嵘决定不再只看着他们跟踪了。

先行与宇文玠会和,之后派出了一个护卫拿着令牌去往边关,这边宇文玠和白牡嵘则与众护卫将后面的尾巴引向了陷阱。

夜幕降临,白牡嵘和宇文玠带着护卫进入了靠近边关山林之中的山坳。他们恍若暗夜中的鸟儿,眨眼间便从山坳之间穿过,速度极快,眨眼间就没了影子。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过后,另几个黑衣人悄无声息的跟进了这片山坳之中。他们才更像是暗夜之中的蝙蝠,还是那种精于无声飞翔的蝙蝠,进入这片山坳之中,在伸手不见五指当中寻找着前队人马走过的痕迹,之后追踪。

若论追踪,他们的确是好手。只不过,智商有些不太够。

蓦地,山坳两侧的山上忽然生起了异响,这几个人也听到了声音,继而停下追踪的脚步,各自转身,形成了互相守卫的队形。

但,一切都晚了,两侧山上响起咻咻的声响,密密麻麻,恍若暴雨侵袭。

流箭如雨一般从两侧山间飞射而出,身处山坳之中的人根本就是无可躲避,他们慌乱的抵挡,却是根本连一刻都没撑住。

而此时,宇文玠和白牡嵘已经穿过了边关守军的各个防守点儿,前往赵国了。

一夜没停,终于离开了大梁的境内,进入了赵国。

赵国的边防也是很严密的,不过更多的是集中于关口,来往的商队极其多,过往需要检查,就需要很多的人手。

顺着赵国的边防弯弯绕绕的潜入,总算是离开了巡逻队经常来往的地方,众人终于可以休息一阵儿了。

山中溪水潺潺,一直流淌到山下田地边缘的小河之中,汇于一处,绵延无尽头。

在水里洗了洗手,白牡嵘后退几步坐到了大石头上,她觉得有些累,身体乏力,好像没有多少力气供她使用了。

在白牡嵘看来,自己这是‘堕落’的太久了,身体懒散,连一点力气都舍不得出。

这不是什么好现象,不说别的,她得为自己的儿子做一个正面的表率,哪能走走路小小的奔波了一下就懒散成这个样子,实在不像话。

“累了?”宇文玠的声音在脑后响起,之后一个水壶就从头顶落了下来,她伸手接过,喝了一大口。

“没事儿,歇一会儿就好了。这么说吧,我这腿脚和我的脑子处于貌合神离的状态,一个在说累想休息,另一个却在不断的催促,它们俩可能是要分家了。、”白牡嵘边说边摇头轻叹,对于自己的身体,她没有什么太好的招数,只能等待了。

在她旁边坐下,宇文玠被她的说法逗笑,“那你可会让它们分家?”

“想分就分呗,我又控制不了。不过呢,分开了必然又互相想念,早晚还会在一起的,时间问题。”歪头看向他,戴着一张假皮,他就像个陌生人。可是,那双眼睛却是异常的熟悉。属于他的情意不断的流出来,好像一泉温水,将她彻底的笼罩在其中。

宇文玠很是佩服,她能把自己的脑子和自己的腿说成两个人,缠缠绵绵分不开,又可以直接改成一段美好的故事,拿到戏班去,估摸着就是一出爱情绝唱。

“那么看着我干什么?是不是觉得白姐我骨骼清奇,世所罕见。”挑眉,她也自认为如此。

“也不知你这脑袋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原来以为鹭阙坞那个地方很是神奇,可能如你一样的大有人在。但是,后来发现,只有你这样,相比较起来,他们是正常的,你的确骨骼清奇。”清奇的很。

“那是,白姐是谁呀?白姐是仙女下凡,岂能与尔等凡人一样。”她的来历,她也想过跟他说一说。但是,后来想一想,这事儿说不明白。而且,估计越说越麻烦,还会破坏她的神秘形象。他一直搞不明白她脑子里装了些什么,但其实这一点又很吸引他。

如果说破了,也就不神秘了,她再有异常举动异常言语,他也明白原因,也不会问了。

这两个人一辈子几十年在一起,互相了解,每天大眼瞪小眼的,就算心里觉得不能腻,估计到时也腻了。

还是有些神秘感的好,让人猜不透,让他一辈子猜猜猜,却怎么都猜不明白。

靠着宇文玠,在这林中歇了好一会儿,这才再次启程。

前往轩辕闵所在的城池,这是他的封地,处于赵国帝都的南面。是个较为富庶的城池,面积很大,主要是借了距离帝都近的光。

来来往往的人特别多,大都是途经这里做休整,这城池赚的也是这个钱。

化妆成普通的行路人,成功的进了城,来来往往赵国人居多,但也有不少的大梁人。

都是商人,眼下大梁和赵国通商,但凡前往帝都的商队都会路过此地休整,所以这城池就显得特别的繁茂。

进了城,便选了一个距离城主府最近的酒楼住了下来,大概是因为地段好,距离城主府近,这酒楼的要价特别高,因此空房不少。

选了个位置较好的房间住下,进入房间后,第一件事便是打开了后窗。

从这后窗往城主府的方向看,能清楚的瞧见城主府中高耸的亭台楼阁,修建的极是奢华。

这一城之主的府邸如此豪华,其实也并不奇怪。所有的城主都是轩辕氏,他们都是王族,又不是一般的官员,住在如此奢华之地,也在常理之中。

大梁的王族府邸皆豪华,即便是被幽禁起来的宇文腾,住的地方也不差。

“估计轩辕闵根本就想不到咱们眼下会在他的地盘里,正在想着如何潜入他府中杀了他呢。想想这一段恩怨生起的毫无理由,我们本无仇怨,皆因白家的利益,所以才会变成这样。说来说去,都是贪婪之心在作怪。这轩辕氏的贪婪之心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当年白家在赵国的产业都被他们夺走了,但凡想来,我都肉疼。”说起这个,她心里的气儿就不顺。

这赵国为了白家的利益,不知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儿,其中原来那个白慕容就是因此而没了性命。

但也正是因为此,她才会来到这里,一切起于机缘巧合,又不能不说是人为的作怪,其中作怪的手就是这赵国轩辕氏。

“所以,他很快就会为自己的贪婪之心付出代价了。”宇文玠从她身后圈住她,虽说看似瘦削,但是抱着她时胸膛却显得极其宽阔,让人觉得极为有安全感。

靠在他怀里,白牡嵘缩了缩肩膀,真是舒坦。

她真是觉得他的胸膛宽广而又温暖,让她身体里的懒散因子全部释放了出来。

这段时间她还是这样,整个人散漫而懒惰,但凡休息下来,她必然会坐在那里一动都懒得动,任凭他人来来往往,她自不动岿然如山。

“累了就休息一会儿吧,待夜里再行动。”她全身的力量都倚靠在了他身上,宇文玠垂眸看着她,她又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大概是奔波的太累了,他也很理解。如果她夜里仍旧觉得疲累,那她在这儿酒楼里等着也是可以的,他去解决。

任何会妨碍到他们幸福安然的人,都得付出代价。

“抱我过去。”她是真的很懒散,不想动弹,连多走一步都觉得累。

宇文玠二话没说,直接把她给抱了起来,走向大床,将她放到上面。

躺着,任他把她的靴子脱了下来,她转过身去侧躺,还是这样舒坦。

宇文玠在床边坐下,一手摸着她散落在枕头上的头发,一边探身歪头去看她的脸。她脸朝着里侧,眼睛是闭上的。

她的体力一向很好,真不至于因为赶路就疲累成这样。也或许是因为生产过,虽说过程极其顺利,也没有大伤元气,但到底是对身体有损。

很快的,白牡嵘就睡着了,宇文玠摸她的脸她都不知道。

夜幕逐渐来临,这座城也从白日的喧嚣逐渐的走向了宁静,白日的燥热也褪去,夜晚里还是很凉爽的。

白牡嵘睡了一下午,天色暗下来,这街道上有打更的人敲锣报时时她才醒过来。

房间里燃着幽幽的烛火,她翻身坐起来,宇文玠并不在这房间里。

重新把自己的头发捆绑了一下,她这一觉睡得身体乏力,好像全身的力气都在睡眠之中被抽走了似得。

她还真不知道睡眠有这种效果,原本睡好了都是应该神清气爽的,大概是这赵国的水土不好,不适合她居住。说不准空气都是有毒的,逐渐的会变成如轩辕氏那般贪婪,无法解救。

从床上下来,她从包裹里翻找出干净的男装重新换上,这才走出房间。

走廊里也燃着幽幽的烛火,很清净,没有任何不相干的外人在这走廊里走动。不愧是高价格的酒楼,因为根本没有多少人肯花钱住,所以才得来如此的清净。

推开了隔壁房间的门,果然看到了宇文玠,护卫也都在,他们悄无声息的交流,在门外都听不到声音。

“时辰差不多了吧?”走进来,白牡嵘反手关上门,一边说道。

“嗯。不过。你若是不适,便留在这里等消息吧。”宇文玠起身走过来,此时看她就是一副没休息好的样子,甚至脸色也不太好。

“不行,我必须得去。别的我不管,我特别想看看轩辕闵之前到底被我伤成了什么样儿,才会废了的。”她是真的好奇,以前只是说鸡飞蛋打,难不成真的鸡飞蛋打了?她那一脚,会把轩辕闵弄成什么样儿,无比好奇。

她的关注点一向如此奇怪,宇文玠也说不出什么来,只是若真是想看,那必然得把轩辕闵的裤子脱了,这种事儿又怎么能让她去做?

“先吃些东西,之后再行动不迟。”现在还有些早。

“好。”白牡嵘爽快的答应,反正今日行动她必然得参加,速战速决。解决了轩辕闵,从此后,这世上也没人会无时无刻的在盯着他们了。

尽管轩辕闵一直也没出手做过什么,可是这种盯梢的行为却特别的讨厌。无时无刻都在有人盯着,感觉自己在做任何私密的事情时,都有眼睛在看着自己。

这是一种骚扰,若是在那个世界,白牡嵘非得把他抓住关起来才行。

填饱了肚子,看着外面的夜色,白牡嵘也觉得精神了许多。这城池的夜色还可以,尤其是往城主府的方向看,那儿更是灯火耀目。星星点点的,根本不愁这蜡烛钱。

“咱们走吧?”白牡嵘起身,她意欲满满,并且迫不及待。

宇文玠笑看着她那样子,起身,抓住她的手,之后走出房间。

夜色很浓了,除了一些夜晚还在开门做生意的商铺会在门口亮着灯笼之外,其余各处皆是黑乎乎的。

一行人顺序不一的出了这酒楼,之后,在酒楼后面的街巷会和。

随后,出动数个护卫先行探路,白牡嵘和宇文玠则在后面跟进。

靠近了城主府,这围墙比在酒楼里看到的要高的多,正门前守卫森严,后门里面也有守卫。

先行探路的护卫很快便回来了,向宇文玠和白牡嵘禀报了这府邸四周的情况,没有任何的薄弱之处,而且里面有侍卫在来回走动巡逻。如果想要进去,翻墙过去的话,必须得听好里面的动静,免得没抓好时机,再碰到了巡逻的人,就会惊动整个府邸了。

宇文玠确认了他们上禀的情况,之后,决定在距离后门左方的围墙外进行突破。

护卫开道,先行翻越,他们身手矫捷,顺利的翻过了围墙。

他们进去了,片刻后就传来了暗号,示意安全。

白牡嵘和宇文玠相携而起,在围墙上蹬了一脚借力,之后身体掠上围墙顶。各自伸出一手在围墙顶撑了一下,两个人无声的在半空翻了一圈,随后便落入了围墙内。

落地无声,这里是城府后下人居住的地方边缘,前面不远处的平房便是下人住处,眼下只有几个房间亮着昏暗的烛火,这里安静的连呼吸声都显得很清晰。

这找到的地方真是准,翻进来就是后院的下人之地。不过,后门守卫距离这里也不远,必须得小心谨慎才行。

人员全部进来,宇文玠第一件事便是派出了两个护卫去后门处,解决了那里的守卫,之后把守后门。撤离时,必须得有能够安全撤离之地,否则就会被困在这里。

护卫领命离去,而这边白牡嵘和宇文玠则带着其余的护卫开始潜入这城府深处。

轩辕闵的城主府地形宇文玠之前便有过了解,但并不是那种十分详细的地形图。

在府邸中迂回的转了大半圈,便抵达了这府邸的正中央位置。

停下,躲避巡逻的侍卫。待侍卫过去,宇文玠也将眼前的地形和之前得到的地图上做了对比,他指了一个方向,众人开始朝着这个方向悄悄潜行而去。

果然,很快的,便看到了一片用小围墙隔离出来的院落,月亮门处有守卫,这就是轩辕闵的住处。

观察了一会儿,几乎每一盏茶的时间便有巡逻的侍卫经过这月亮门,如果这院落里面有异常,很容易就会被经过的侍卫察觉。

略一思考,宇文玠便想出了主意,派出了四个护卫来,让他们解决了月亮门外面的守卫。一定要悄无声息,之后换上他们的衣服伪装,站在这里,最起码能糊弄过一段时间。

护卫没有任何迟疑的领命,在另一行侍卫过去之后,他们便出动了。

速度极快,手法利落,只是几个回合便解决了那四个护卫。

之后,抓紧时间迅速换装,把尸体拖到了月亮门后花草遮挡的阴影处。在下一波巡逻侍卫过来之前,他们站在了之前守卫站着的地方。

巡逻侍卫经过,并没有发现月亮门前守卫的异常,顺利的过去了。

见此,可见此计可行,尽管未必会支撑很久,但能够争取到一些时间,已经足够了。

巡逻侍卫过去,这边白牡嵘和宇文玠便出动了,与余下的护卫顺着月亮门便进入了这小院儿。

说是小院儿,但其实很大,数栋小楼,皆灯火通明。

还有在值守的侍女,各个小楼里外都有。

轩辕闵的生活还真是奢华,这大晚上的有守卫有巡逻侍卫还不够,侍女也得瞪大了眼珠子守着,挣点钱也是不容易。

这些侍女都醒着,当先是必然得叫她们都闭上眼睛,她们没有武功,想让她们闭上眼睛也是很容易的。

兵分几路,先对付这些侍女,各自脚下生风,行事利落,眨眼间四散开。

白牡嵘与宇文玠朝着当中最大的小楼而去,如同一阵风似得进入了小楼主厅,在值守的侍女还惊诧时,便徒手敲晕了她们。

各自扶着晕倒了的侍女,见她们拖到边缘放置,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没做任何停留的直奔楼上。

赵国的小楼较为特别,上楼之后即是二楼的门厅,这里也有侍女守着。二人出现后,其中一个侍女发出一声惊疑,不过下一刻也闭上了眼睛。

白牡嵘暗叫不好,这侍女发出的声音不大,虽是无法传到外面去,可是却会惊动这房间里的人。

果不其然,放倒了这两个侍女便听到了房间里面坠地的床幔后传来的略急躁愤怒的声音,“吵什么?觉得舌头多余,可以切掉。”正是轩辕闵的声音。

和宇文玠对视了一眼,白牡嵘便不由的撇嘴,还真是城主大人,真有气势。即便真是侍女控制不住发出的声音,也不至于就把人家小姑娘的舌头给割了。

她都没想过要平白无故的要了这些小姑娘的性命,轩辕闵这个主人,还真是威风。

没有任何言语,宇文玠便当先朝着那床幔掠了过去,速度极快,白牡嵘不得不立即跟上。

------题外话------

亲爱的们,因为完结之后不允许有番外啦,所以大结局会分成几章的形式上传。

谢谢亲爱的们一路追文,兴许有各处听风的书写并不是很让人满意,但大家一直十分包容理解,听风在此也谢谢大家啦。

此本完结后,新文《君游四海求其凰》也会恢复正常的每日更新。听风会再接再厉的把新的故事呈现给大家,多谢大家的鼓励,谢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