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极宠无双:正室指南

327、大结局(三)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保胎药出锅,宇文玠亲自侍奉,一滴不容有漏的灌进了白牡嵘的嘴里,让她全部喝掉。

保胎药的药效有多强白牡嵘不知道,总之喝了两服之后,肚子的确是不疼了。

可即便如此她也不敢下床动弹,别说宇文玠会不会同意,就是她自己都无比的谨慎。

其他一切都可商量,但唯独这肚子里的小生命太脆弱了,她须得尽全力保护着。若是她都不护着,真出了意外后悔都没地方哭去。

这座城的城主死了,陷入了重丧之中,所有的平民百姓都不可再搞什么娱乐活动,大部分商铺也关了门。

这酒楼也一样,如不是宇文玠和白牡嵘一直住在这儿,又身体不适不能移动,又给了掌柜的足够的钱,他们连藏身之地都没有。

轩辕闵被杀,死的极为不体面,而且刺客也没找到。赵国帝都来了人,也不知到底是如何决定的,反正轩辕闵的祭奠活动,在城主府进行,那哀乐在这酒楼里都听得见。

白牡嵘很是不满意,她躺在这儿不能动,那边放音乐还如此难听,这种胎教实在太差劲了,影响孩子心情。

在轩辕闵停尸三日之后,便要下葬了,那队伍浩浩荡荡,一路上平民百姓都出来相送,如丧考妣,场面壮观。

在后窗那儿都看的清楚,那灵车缓缓而行,前后跟了无数人。

“这人和人相比,就是不一样。死的这么草率,身后之事却仍旧无比体面。这寻常百姓就没这么好的福气了,居然还得去给哭丧去,没天理啊。”躺在床上,白牡嵘也瞧不见,但仍旧挡不住她冷嘲热讽。

平民百姓招谁惹谁了,好好过日子,还得跪地给哭丧。

“下葬之后,城里的守卫就会松动了。你再休息几日,我们便回大梁。”看完了,宇文玠转身走回来。他瞧她躺在那儿无聊的样子,很想给她抱起来活动一下,可是又不能,他都替她难受。

“嗯,我还是蛮听话的,恢复的不错,现在一点都不疼了。诶,我想起来一件事儿,这好几天了都没想起来。杀了轩辕闵那天,你不是看过他下身嘛,到底什么样儿?也让白姐知道知道自己的脚力如何。”这事儿她很好奇,男人的身体构造和女人不一样,所以会伤成什么样儿,她真是好奇。

在床边坐下,宇文玠轻轻的叹了口气,“非要知道这些做什么?你脚力非凡,轩辕闵龙失二珠,失去功能,任凭医术再好的大夫也回天乏力。”

他这种说法可就讲究了,白牡嵘眨着眼睛看他,片刻后笑出声,“斑比,你还真有文化。”蛋没了呗,还龙失二珠,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威风之物,居然敢称龙?算什么龙,没有蛋的龙,连根烧火棍子都比不上。

“这回清楚了?没什么稀奇的,只需要知道你自己一脚伤人极其狠厉,往后小心使用,别再伤了不该伤的人。”将她的长发拨弄起来,宇文玠一边说道。她的脚力真是足,也得说轩辕闵命里该有这一劫。

“放心吧,伤谁也不能伤你啊。”她还用得到呢。

看她那眼神儿就知她言外意,宇文玠在她脑门儿上点了点,笑意却是从眼睛里流露了出来。

停留在这城中,身处城中的其他护卫不时的给宇文玠传来消息,报告城中情况。

送来了治伤的药膏,宇文玠也将身上的伤处理了一下,没有破损,但是皮肤青紫,碰之疼痛,好些天还没有好转。

白牡嵘肩侧也有伤,只不过不敢涂药,那药膏里有一些对孕妇不太好的药材,她就只能等着皮肉自行恢复了。

真的在这床上躺了半个月,那老大夫也来看过几次,在他确认了白牡嵘可以下床走动时,她才从这床上下来。

先行洗了个澡,自己不敢有幅度太大的动作,宇文玠又成了丫鬟,给她从上到下洗了个透彻。

之后,便是回大梁了,回到大梁,无法再骑马而行,从山中防守线绕回去也不行,因为太过奔波,白牡嵘的身体吃不消。

于是乎,护卫在城中也不知怎么联系到了一个大梁的商队,可以混入这队伍当中,正常的通过关口回到大梁去。

梳妆打扮成普通的妇人,衣裙质量一般,同时也显得她无比的虚弱。

终于到了可以离开的时候,宇文玠又给了掌柜的一些钱封口,之后便进了马车,前去与商队会和。

商队很大,是常年出入大梁和赵国做药材生意的,他们是赵国关口的熟人,因为一年中,得出入过四五次。

商队人多,从上到下多有二三百人,混入其中,扮成各有分工的伙计,一时之间连白牡嵘都找不到那些护卫了。

宇文玠也装扮的很是朴素,和白牡嵘坐在马车里,将她后腰垫上了柔软的垫子,能让她舒服一些。

其实白牡嵘并无不妥,只是自己也清楚须得小心谨慎,她也害怕会伤了自己腹中的小家伙。

商队出发,很是顺利的出城,即便官兵做了搜查,可是什么都没查出来。

出了城,商队匀速的朝着关口而去,走的都是平坦的官道,这种速度白牡嵘也还受得住。

吃喝在路上可能会有些艰苦,幸亏宇文玠事先有准备,新鲜的水果和口感不错的糕点都有,白牡嵘若是嘴馋了,便可以随时吃。

终于一路晃悠到了关口,这里重兵把守,检查也较为严格。白牡嵘也不由得几分紧张,她觉得自己这张脸可能也会是熟脸,尤其是在军队之中,或许很多人都见过。

她直接躺下,闭着眼睛,一副不太舒服的样子,这样也免得任那些军队兵士扒拉来扒拉去的检查。

轮到了这马车接受检查,宇文玠被叫了下去搜身,还有两个兵士进了马车翻找,出入关口的严禁携带兵器等等物品。

白牡嵘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兵士问话她也不答,外面宇文玠一副胆小怕事的模样和兵士说好话,解释自己的妻子有了身孕,身体不适。

好一通检查,没查出什么违禁物品,这才算完事儿。

宇文玠重新回到了马车上,之后又等了好久,这商队才出了关口。

出了关口,即是大梁的地界了,回到了自己的土地上,心情都大不一样了。心中的担忧随即消失而去,宇文玠也迅速的联系隐藏在商队里的护卫,众人集结,准备在下一站便脱离这商队。

夜幕降临,商队也在山中选了个地方休息,而这边宇文玠和白牡嵘也与护卫悄悄地离开商队,朝着夷南进发。

这是白牡嵘的想法,她不想大张旗鼓的回到红顶别院去,有了身孕,那儿还有很多个太医,她若回去了,那么多的人,必然搞得所有人都知道了。

她要回夷南,在那儿养胎,距离皇城远一点,她心里头也能舒服安然些。

宇文玠没有反对,队伍先行的朝着夷南返回。路上走的慢,又在官道上临近的驿站进行过补给,最后,终于进入了夷南的地界。

到了自己的地盘,白牡嵘整个人都精神了,非要搂着宇文玠在窗口看她给他打下的江山,扬言嫁给她之后这些就都是他的了。

宇文玠对她很是无言,但又无法反驳,他若是到了夷南,还真就成了‘嫁给她’了。诚如她所言,自己成了‘王妃’。

这种事情也真是极度好笑,可是,他也觉得不错。夷南这个地方的气候真是好,进入了夷南,他也觉得呼吸都顺畅了。

在夜里抵达了寨子,山上的行宫灯火通明,已经建好了。

占据整片山,在这个山水皆具的地方,这行宫就显得无比的奢华,简直恍若天宫一样的存在。

在寨子里往山上看,这片山都像是假的,灯火与天上的星辰辉映,反倒是不知哪里是天哪里是地。

从马车里出来,白牡嵘抬头往山上看,她之前那‘别墅’如今看起来就像个破落小屋,也不知何时刮一阵风就彻底倒了。

“走吧。”宇文玠看了看,还是较为满意的,亭台楼阁皆具,同时又因为这夷南的气候做了相应的改建和措施,很好。

“真豪华啊。”白牡嵘叹了口气,没想到她也成了土豪了。不对,是借了光,成了贵族了。

“最起码,如此坚固的建筑,能抵得过夷南常年的雨季。”宇文玠扶着她往上走,一边说道。

“虽说雨季让人有些烦躁,不过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看,自从进入了夷南,你连咳嗽都没有了。多适合你,在这儿生活,必然长寿。”把他带回来,白牡嵘是心满意足的。

宇文玠失笑,于他来说,环境是好还是恶劣在其次,重要的是有她在身边。

到了之前的‘别墅’大部分的人都住在这儿,宋子非的伙计也在。倒是那山上的行宫无人居住,大都是不敢去住。

见到了也在前些日子回来的宋子非,见到跟随而来的宇文玠,他没有丝毫的意外,反倒是一脸果然如此的神情。

行宫建成,万事俱备,只等他们移居此处。

那时他和白牡嵘相中了夷南这个地方,打算此后都在这儿度过,没想到,最后把这大梁的皇帝都给拐来了。

得知白牡嵘又有了身孕,宋子非倒是笑了出来,看着她一步步的走到现在,真是让他觉得恍若做梦一般。

第一夜,白牡嵘和宇文玠没有前往这山上的行宫,就在原来的‘别墅’住了下来。

翌日,这才去山上的行宫转了一圈,当真是修建的极好,还有一个专门可以供白牡嵘跳水游水的地方。建筑之间以回廊相连,为的就是雨季整日下雨,而在回廊之中行走不会被雨淋到。

所有的建筑均是悬空于地面的,能够让雨水自如的流下山去,而山下又有泄水渠,无论是山上还是山下皆修建的分外有条理。

白牡嵘很满意,之后便是急于把宇文绍那小家伙接来,分开了这么长时间,她很是想念。

宇文玠也一样,他的想念要更甚于白牡嵘,自回了大梁,他每晚睡觉都会梦到那个小家伙。

“回红顶别院把儿子接回来吧,那儿开始冷了,我真是惦念。”白牡嵘要宇文玠把那小家伙接到夷南来,尽管红顶别院那里有军队甚至可能会有官员去,但她也顾不上了。

“好。”宇文玠沉声答应,望着这日后久居之地,他心中亦满是感慨。

让他就此放弃大梁那是不可能的,他务必要看着这片江山一点一点的恢复百多年前的盛世,甚至要比那时还要好。

翌日,宇文玠启程返回红顶别院去接宇文绍那小家伙。

白牡嵘在夷南养胎,贤夫人得知白牡嵘又有了身孕,便从大奉城返回了夷南。本来此次要跟着去赵国的大杨没有接到白牡嵘的消息,所以他一直都在大奉城守护贤夫人。

不知是不是白牡嵘的错觉,贤夫人好像对大杨松懈了防守,看来假以时日,大杨也未必不会彻底攻陷她的防守。

那时动了胎气,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白牡嵘已经没有什么不适了。有时会去行宫里游水,她也没有任何害喜的征兆,她认为自己应当是这个世上最轻松的孕妇了。同时,也不得不说是自己的孩子疼惜她这个老母亲。

过去了半个月,宇文玠回来了,带回了宇文绍,随行的还有嬷嬷宫女以及两位太医。

余下的军队则没有跟着过来,如果有大批的军马进入夷南,必然会引得夷南的百姓生起怀疑之心。

将近两个多月不见那个小家伙,他明显又长大了许多,而且能够自主的坐着,不时的做出一些表情来。尽管知道他并非刻意,但有时的表情些许邪魅,让人哭笑不得。

夷南的气候很好,大梁已经即将深秋,这里依旧如初夏一般。

一家人齐聚于此,白牡嵘和宇文玠高兴难言,奔波了这么多年,在此地安家生活,尽管外面有很多还是宇文玠放不下的,可是他死心的与她同在此地,那么她也可以和他共同牵念外面,甚至伸手援助。

冬天来临,白牡嵘的肚子已经很大了,这期间宇文玠出去过几次,他每次回到大梁,都会发生一些让朝堂动荡的事情,同时也像一把利剑悬在每个人的头上。

于大梁朝廷来说,宇文玠这个皇帝还在红顶别院养身体,但是恢复的并不好,他何时能返朝是未知。

而朝堂上的重任也都压在了宇文笛的肩上,他完全担起了宇文氏祖辈的责任,兢兢业业,废寝忘食,同时也无比抠门,比宇文玠还要抠门。

承康四年春,白牡嵘在夷南诞下第二子。

承康六年,承康帝旧疾不愈,宣旨退位;同年,承康帝之八弟继位,开启元建盛世。

元建二年,白牡嵘在夷南再次诞下健康的婴孩,不同于前两胎,这次是个女儿。

夷南山清水秀,一处华丽的行宫建于整片山上,回廊环绕,草木葱郁。

一个五六岁穿着精美小袍子的男孩儿拉着另外一个矮一些的小男孩儿从回廊上快速跑过。

两个小家伙眉目清晰,皮肤洁白,乍一看像两个小姑娘似得。

他们拉着手在前面跑,后面嬷嬷和侍女气喘吁吁的追,直喊着叫他们慢下来别跑了。

那两个小家伙却是跑的更来劲了。

“我们要去看妹妹,嬷嬷不要再追了。”那个大一些的小男孩儿声音响亮,稚嫩却又好听。边跑边回头喊,那眼睛清亮的恍若两颗宝石。

旁边小一些的也跟着边跑边回头,脑袋上束了个冲天鬏,因为哥哥的喊话,他也跟着大声喊看妹妹。

妹妹长得可漂亮了,母亲也特别高兴,因为妹妹的漂亮像父亲。

其实他们俩觉得自己长得也好看,所有见到他们的人都夸奖,唯独母亲很遗憾。这回,母亲终于如愿了。

(全文完)

------题外话------

亲爱的们,此本完结。明日起,《君游四海求其凰》将会恢复正常更新。感谢亲们一直支持听风,下一本听风会更加努力,写的更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