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剑刺阳之寻剑江湖

第一百一十三章 救兵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秦大见状怒叱一声,骂道:“直娘贼,做下案來便别怕受刑,哆哆嗦嗦算什么英雄好汉,”

熊倜沒了武功,只能使自己泼皮的法子,赖在地上不起,眼泪更哗哗落了下來,呜咽道:“妈妈呀,疼得我天雷轰轰,春光泛滥,活都活不了啦,这悍夫还让我赶路,这是要我的命啊,”

秦大怒不可遏,阔步向前便要狠狠打熊倜几个耳括子,熊倜却借机冲他使了个眼色,哭喊道:“你若不信,且过來瞧瞧我的伤处,看看是不是便要沒命了,”

秦大心知断骨虽痛,手腕断折却绝不会致命,但见熊倜神神秘秘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好奇,俯身靠近,假意去看他伤处,

熊倜见他靠近,哭声顿时止了,悄声道:“官爷别怪我多事,我瞧那姓班的对你沒安好心那,一路上走在你身后时,常常拿着手中绣春刀比比划划,像是要拿你当靶子那,”

秦大闻言心中一突,他其实也暗暗想过要害死班固城独揽功劳,这念头只一闪而过,并沒太当作一回事,此时却已生出警戒之意,

他满含深意地看了熊倜一眼,说道:“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何况你这伤还死不了,休要再吵吵嚷嚷贻误行程,”

熊倜心道:“你沒打老子,便是信了老子的话,这不就要打蛇随棍上了么,”开口道:“疼痛虽不打紧,但废了一条手臂却是不好,还烦官爷找个行家里手來,给我医一医,最好能有担架來抬我一抬,”

秦大冷哼一声:“得寸进尺,难不成我还要给你备一辆马车,”

熊倜道:“马车颠簸,于骨伤无益,那也不用麻烦,只不过我伤势若是厉害了,到时候见到皇上咿咿呀呀说不出什么好话來,恐怕对官爷也沒好处,”

“你威胁我,”秦大再度冷面含霜,

“小人哪有那等贼胆,”熊倜道,“只是那精瘦官爷软趴趴地,我见他办不成事,似乎很是靠不住,这才來麻烦您老人家,那官爷看不起我,他死了我也不会伤心,”这是暗示秦大,若是他愿意除掉班固城,自己可以帮忙,

秦大沉吟了下,眼中闪过一丝凶光,喝到:“黄口小儿,一派胡言,我见你年岁不大,便容得你一次,再有下次,我立时把你两只手都砍下來,”

他命人寻來两根粗些直些的树枝來,用刀削平了,又让几人除下外套來套在树枝上,几个人轮流抬着熊倜前行,

卜鹰回头望见队伍停下却也沒多说话,等熊倜上了担架才又启程,

日头落山,转眼已经入夜,熊倜见前后沒有城郭村店,但卜鹰绝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似乎是要日夜兼程,心道:“怪不得这鹰爪子不理会我撒泼延误时间,原來他根本沒想进城休息,这可怎生是好,”

他正沒理会处,忽听得王云天的声音问道:“二弟,伤势可好些了么,”

熊倜道:“沒好些却也沒恶化,他们怎么让你來见我了,难不成要放了咱们,”

王云天道:“九道二鬼和开长老也來了,”

熊倜目光一瞥,果然看见了他们三人,随后而來的还有秦大、班固城和卜鹰,

卜鹰道:“晚上要格外小心,把他们集中监视起來,速度可以缓些,但绝不能停下,大伙加把劲,咱们明日正午便能到达,届时不光能休息,还少不了你们的赏钱,”

秦大拍马屁道:“指挥使大人武功强绝,咱们人数也不在少,料想江湖人士便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敢來狮子颈上拔毛,”

班固城语速很快,险些吞了一半的字:“如今贼人的大胆哪是你能想象的,上月连当今圣上也险些被……”

卜鹰断喝:“大胆,圣上是你们能随意谈论的,”

秦大班固城如直吓得惊弓之鸟一般,齐声道:“属下该死,”

不过班固城说话虽快,又被卜鹰中途喝止,熊倜还是听了个**不离十,心中惊诧道:“皇帝让人刺杀了,这可是大大的奇事,大大的奇事,”

卜鹰压低声音,又道:“近來大内皇宫频有不明人士闯入,皇上龙心不悦,责令我速速清理隐患,否则人头不保,”

他伸手朝熊倜五人一指:“这五人均可能知情,咱们要带他们到一处密牢里,细细拷问,所以他们可是钦犯中的钦犯,若是有了差池以致查不出真相來,我活不成,你们也要遭连带之罪,”一番话说得秦大班固城冷汗直流,原以为是去领功,想不到却跟了苦差,可事到临头,也只能点头称是,

熊倜等人自然是沒听到后边这些话,只感觉卜鹰鬼鬼祟祟,不似在安排好事,

卜鹰见威慑作用达到,继续道:“咱们继续赶路,”

此时听得嘚嘚马蹄声响,一斥候來至卜鹰面前,下马躬身道:“禀告指挥使大人,前方两辆粮车迎面而來,堵住了过去的路,指挥使大人若无意让道,属下便带人去掀翻了他的驴车,咱们先行通过,”

卜鹰闻言叹气道:“我昔日间在武林中也有些名头,各路好汉也给我三分面子,如今情急之下跟他们统统撕破了脸……唉,今日这三百人,怕是带得少了,王府之中上万人,至少有一成对暗月剑尚未死心,”

“哪里的农夫会带着自家粮食夜中行走荒山野外,”卜鹰道,“定是來者不善,咱们掉头回转,换个方向绕路去大同,”

众人以他为首,无人敢拂逆卜鹰的意思,一行人纷纷换了方向,往來路而去,但一众官兵尚未行得几步,又一斥候迎面而來,下马说道:“禀告指挥使大人,一大批江湖人骑快马自南而來,似乎來者不善,”

卜鹰闻言一怔,喃喃道:“糟糕,”

此时群马奔腾之声已然隐约入耳,显然是那批人便要到了,熊倜心中暗喜:“飞飞來了,定是飞飞來救我们了,一个个乌龟王八蛋,老子少时一个个掰断你们手腕,让你们奔上一天一夜才算解气,”

上一章 目录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