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溺宠皇妃

第九十二章 鞭打重伤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温子墨发笑着说道.“怎么.只不过是才挨了我一鞭子就已经痛到受不了了吗.虽然我并不讨厌你.但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哦.若是不想被我活活打死的话就最好趁早认输.叫你的主子來会一会我.”

楚晏‘呸’的吐出了一口血.笑道.“少在这里自大了.我只不过是大意了而已.下一次你沒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再说了.对付你这区区小毛孩子哪里用得着我们皇上亲自出马.我就足够了.”

一直坐在马背上的燕凌看到这里有些急躁了起來.“都这种时候了还要逞强.皇兄.让我去会一会温子墨吧.楚晏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他会被那小子打死的.”

燕逸寒知道楚晏心里的想法.自然也知道.若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派人过去解救他.他只怕一辈子都不会释怀.况且他也不认为楚晏真的就会输给温子墨那小子.

“再等一等.我也不认为楚晏就会输.我们就都相信他一次吧.让他打下去.”

燕凌只好按捺住自己想冲上去的心情继续和燕逸寒、凌风坐在马背上看着.就连怀雪也是神色紧张的看着温子墨与楚晏.

楚晏活动了手脚后一下子跳到了一旁的大树上.温子墨见状赶忙抬起了头.但今日的阳光却出奇的大.刺得温子墨连眼睛也睁不开.

就在温子墨闭上眼的瞬间.楚晏从树上猛地飞跃了出來.坐在马背上的怀雪大惊失色的叫喊道.“楚晏.不行.你会被打到.”怀雪慌张的拿出了手中的匕首.想在敲打中发出声音來混淆温子墨.

楚晏这时也顾不上其他人的言语.径直举着剑刺向了温子墨.温子墨的双耳微微动了动.随即便立刻挥舞起了手中的长鞭.鞭子准确无误的抽打在了楚晏的肚子上.楚晏几乎都还沒碰到温子墨就已经被他打的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与背上的伤口一样.楚晏肚子上也被打的皮开肉绽鲜血直流.可这一次却不像刚刚那样很快的就站了起來.楚晏横躺在地上.久久未动弹.

燕凌这下再也看不下去了.他激动的嚷道.“温子墨你这个臭小子.看我不打死你.”燕凌飞快的抽出了随身携带的长剑跳下了马.凌风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般.和燕凌几乎是同时下马.只不过凌风的手脚更快.先一步抓住了燕凌的衣领.燕凌还來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就被凌风抓了回去.

“你干什么啊.皇兄.我们再不去救他楚晏真的会死.”他怎么可能再次忍受眼睁睁的看着身边的人离他而去.

“别瞎想了.你与楚晏的身手差不了多少.即便是你皇兄同意你下去帮忙.你也打不过温子墨你知道吗.”凌风知道自己的话对燕凌來说可能重了点.但现在这种情况.真的不是燕凌出头就能解决的事.

怀雪抱拳对燕逸寒说道.“让我去吧.再不快点的话楚晏那小子会性命不保.”

燕逸寒默许的点了点头.可这时原本倒在地上的楚晏却用双手支撑起了身子又重新站了起來.还一边笑着说道.“你们都不要來帮忙.让我來.让我來打败他.”

温子墨叹气般的摇了摇头.道.“真是不知道我们两个谁才是孩子.已经到了连站都站不稳的地步.还要执意与我继续打下去吗.我好心提醒你一下.刚刚那两下只是我试试手.接下來.可就沒有那么轻了.”

“谁输谁赢都还不知道呢.”

几乎是说完话后的立刻.楚晏握着剑跃到了温子墨的身后.温子墨飞快转身的同时也扬起了手中的长鞭.楚晏横向倒地顺利的躲过了这一致命的攻击后将剑刺向了温子墨的左腰处.温子墨虽然利落的闪开了.但锋利的剑刃还是划开了温子墨腰间的衣服.伤口虽不大.但还是流出了一些血.

楚晏笑着站了起身.道.“怎么样.被我刺到的感觉很不错吧.”

温子墨撕下了长袍紧紧的绑在了腰间.道.“还不错.不过我还真是沒想到被我打了两鞭子居然还能这样快速的站起來攻击我.看來.你并沒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嘛.”

楚晏紧紧的握住了佩剑.刚刚那一剑他根本就沒有使出全力.被温子墨打了这两鞭子.他早就沒有太多的力气去刺他了.若是换做平日里只怕温子墨在刚刚就已经被他刺穿腰部了.自己也已经几乎沒有力气在刺出下一剑了.只怕.这一场要输了.

坐在远处的布努哈赤现在倒是满脸趣味的看着这里.从他轻松的表情下可以看出他对温子墨有超乎寻常的自信.

楚晏用力掐着自己的大腿.他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他不会输的.他也不能输.

楚晏回过头看着坐在马背上的燕凌、凌风和皇上.那三个人是这样的信任自己.他又怎么可能辜负他们的期望.即使是要付出自己性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大喝一声的楚晏振作起來后朝着温子墨冲了过去.温子墨一边躲闪着一边笑道.“怎么一下子这么凶狠起來了啊.不过比起刚刚那一下.你的速度.可是越來越慢了.”

温子墨挥起长鞭.鞭子打在了楚晏的左腿上.楚晏踉跄了几步咬牙又重新站了起來.

“看來你的忍耐力超乎常人的高啊.”温子墨倒是对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些刮目相看.况且他也还从來沒遇到过能挨他三鞭还能向这样站起來的人.

即使是这样.但温子墨却依旧沒有手下留情.一鞭又一鞭的狠狠抽打在楚晏的身上.受了重伤的楚晏哪里又还有气力能躲掉这些鞭子.挨住最后的一鞭后.楚晏终于倒在了地上.

凌风皱着眉头道.“他不行了.那几鞭的力道都太大了.他实打实的挨了那几下恐怕现在已经站不起來了.”

闭上眼的楚晏仿佛像是沒有意识的飘荡在了空中一般.但脑海中却依旧能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些声音.楚晏猛地睁开了双眼.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來.

摇摇晃晃的楚晏将全身的力气都放在了插在土里的剑上.“我怎么能输呢.…我怎么能.输给你这种人.”

温子墨的身子怔了怔.挥舞鞭子的手也停了下來.一种莫名的感觉.他居然会感受到一种从未感到过的情绪.

布努哈赤看到这一幕慌张的大声喊道.“温子墨.你还在弄什么.赶快把他给我解决掉.”

楚晏朝着温子墨慢慢挪了过去.温子墨呆愣的盯着楚晏的脸毫无半点反应.…楚晏举起了手中的长剑.温子墨伸出手紧紧的抓住了楚晏的剑.手掌一下子被剑刃割开了來.血顺着长剑流向了剑的把手上.两人就这样对视着.

良久.温子墨开口说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拼死的和我打下去.”

“因为我不能输.我不能输给你.”楚晏很清楚的知道输了的话意味着什么.不光是现在和他们并肩作战的那三十多万大军.还有燕国城中的无数老百姓.他沒有资本可以输.

布努哈赤激动的跳下了马來.大声的吼道.“温子墨你到底在干什么啊..快一点.快一点杀了他.你到底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吗.你想背叛我.背叛你的组织血印堡吗...”

温子墨有些犹豫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受了重伤的男人.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到底还是不是对的.而违抗风絮哥单独过來帮布努哈赤又真的是正确的选择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心里会那么的抗拒做这件事.

温子墨松开了握住长剑的手.对布努哈赤说道.“我想你应该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凭你现在的这个样子.有资格对我大吼大叫么.”

布努哈赤被温子墨的这番话弄得哑口无言.只好重新骑上了马不在过问这件事.

楚晏也因为失去了支撑后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沒了意识.温子墨对燕逸寒说道.“我不对已经沒有战斗能力的人下手.你在重新派一个人过來吧.”

“让我去吧.”

燕逸寒看向了一边的怀雪.道.“你确定要去么.我不认为你能狠下心对他下手.”

“放心吧.我从來.就不把这些所谓的感情放在眼里.”怀雪拿出了系在手腕上的紫色发带.将披散在腰间的长发绑了起來.

“既然你这样说那你就去吧.…凌风.你去把楚晏接过來.他恐怕伤的不轻.”

凌风点头后飞快的从马背上跃起.跳到了昏倒的楚晏身边.抱起他之后又脚尖点地飞快的跃了回去.

怀雪从马背上下來的一瞬.用只有燕逸寒能听到的声音说出了一句话.“可唯有你.是我生命中的例外.”

燕逸寒看着怀雪的背影.他欠这个女人的太多了.

“怎么样.楚晏还好么.”燕逸寒看着楚晏的脸.嘴里全是血.呼吸也非常的微弱.整个人都奄奄一息的.

凌风替楚晏把过脉后.摇着头对燕逸寒道.“不行.他肋骨全断了.要马上治疗.不过刚刚居然能在骨头都断裂的情况下对温子墨做出那番攻击.实属不易.…只是.…你让怀雪去对付温子墨那小子.会不会有什么问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