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皇纪

第二千二百三十七章 大局已定!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神国战甲部队和金狼军、逐日铁骑安排得怎么样了?”

安禄山突然开口道。

“回主公,这几支军队已经临时抽调,并没有入城,我已经命令他们从钢铁堡垒外围追杀进去,不用理会大军,直扑钢铁堡垒的南面出口!”

“从城墙倒塌时起,他们就已经出动,没有意外,一定可以及时抵达南面的城门,足以成功拖住他们。”

一股寒风涌动,田承嗣踏步虚空,出现在了安禄山身后,低头躬身道:

“另外,这几支大军是由崔乾佑和几名神君带领。”

“好!”

安禄山闻言,露出一丝笑容。

王冲还是太小看他了,到现在为止,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中,那几支顶尖兵马,速度奇快,虽然想要击溃王冲的数十万大军压根不可能,但是只要拖住他们就足够了。

王冲一向爱民惜兵,别的不说,单单他队伍中那么多普通工匠,就意味着王冲不可能丢下他们,从容撤退。

“妇人之仁啊!”

安禄山眼中透出一丝讥笑,王冲的命运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属于他的辉煌已经过去,现在是他安禄山的时代。

在王冲的尸体和大唐的废墟上,他将建立起一个庞大统一的真正王朝。

“传我命令,大军入城,现在是到了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击败大唐,‘朕’将论功行赏!”

最后一句话,安禄山声音洪亮,眼中透出勃勃野心,连称呼也从“我”改成了“朕”。

“轰!”

听到安禄山的话,诸国大军发出一阵阵山崩地裂般的欢呼。

“杀!”

所有人都沸腾了,无数战马冲过缺口,朝着唐人撤退的方向杀去。

已经不用安禄山多说,所有人都意识到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即将结束,他们即将迎来最终的胜利。

在漫长的时间之后,诸国联手,终于击败了如日中天的兵圣王冲和大唐帝国。

诸国所有兵马没有保留,将速度飙升到极限,朝着南方冲杀而去。

而此时此刻,另一侧,钢铁堡垒内,风声鹤唳,气氛紧张,那种危险的气息在虚空中不断弥漫。

城池已破,所有人都明白了自己的命运,无数大唐的兵马如潮水般朝着南面而去。

在撤退的同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一支兵马特意留在后方,在后撤的同时不断启动城池街巷中一个个事先设置好的机括,希望能够借此阻挡诸军追击的步伐。

有些地方甚至从意想不到的方向弹出一座钢铁城墙,封闭整条通道,以阻挡诸国追击的骑兵。

“嗡!”

与此同时,光芒一闪,城池南面,重重的城巷中,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一道身影凭空出现。

“大人!”

看到王冲凭空出现,地面的暗影中,一道身影躬身行了一礼。

仔细看去,这道身影赫然竟是已经很少出现的赵敬典。

大唐败了,所有大军一片混乱,纷纷朝着城外撤去,但赵敬典却躲在这处无人注意的街巷中,神色平静,毫不惊慌,看起来在这里蛰伏多时了。

“准备得怎么样了?”

王冲目光一闪,开口问道。

如果此时太始在此,看到眼前的王冲,必定相当惊讶。

在太始面前的王冲,看起来已经穷途末路,完全是一副垂死挣扎的样子,然而此时王冲神色镇定,哪里有一点点城池被破,大军将败的样子。

“大人,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从目前来看,诸国已经完全入彀,并没有起疑。”

赵敬典躬着腰身,一脸沉着。

“很好!是胜是败,就看最后一霎了!整个帝国的命运,还有数十万大军的性命,全部在此一举!”

王冲郑重道。

“是!”

赵敬典跟着应声后,犹豫了一下,继续道:

“可是大人,如果被他们发现怎么办?而且,这样是否太冒险了?”

“没有可是,这一战只能胜不能败!想要胜出,这是牺牲最小的方式。”

王冲沉声道,一脸坚毅。

大厦将倾,几十万大军和身后整个唐帝国已经被逼到绝路,这是唯一的希望。

“是!”

赵敬典见状,连忙躬身行礼,神情也变得坚定起来。

无论任何时候,王冲都是帝国的支柱,也总能带领整个帝国走向胜利,这是他以及整个帝国永远不变的信念!

“该走了,太始那边已经追过来了,再留在这里会引人起疑。”

王冲目光一闪,很快回过神。

他陡的探手一抓,从地面抓起了赵敬典,脚下一踏,砰,立即化为一道幻影,消失无踪。

而虚空中,背后一缕气流在黑暗中涌动,一切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轰隆隆!”

战马隆隆,回首北望,偌大的钢铁之城,东/突厥、契丹、奚、高句丽,以及诸国各支大军,茫茫如海,乘着滚滚寒潮冲入城中,迅速漫过每一条街巷,速度不减,继续往南追去。

“杀!兄弟们,大王有令,每杀一名唐/军就奖励黄金十两!我们建功立业的时候终于来了!”

“大王有令,击败唐人,所有大军大鱼大肉,犒赏十日!”

“别让他们逃了!你们都给我记着,老子才是最强的!击败大唐,列土封侯!”

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嘶吼响彻大军。

天寒地冻,这种天气本该透体冰凉,然而此时此刻,诸国战士却是浑身滚烫,热气滚滚,杀意直透云霄,甚至连夜空都扭曲起来。

这一刻,诸国大军真正是摧枯拉朽,所向披靡,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他们对大唐的追击。

所有人都明白这一战足以名留青史,他们所有人也将因为这一战载入史册。

而后方,安禄山身着世界战甲,踏步虚空,也跟着进入城池。

在他脚下,一座庞大的建筑,巍然肃立,正是钢铁堡垒的主厅,也是昔日王冲和章仇兼琼等人商议军中要事的地方,但是现在,一群幽州兵涌入其中,主厅顶端的大唐龙旗也被换成了幽州战旗。

“哈哈哈!”

看到这一幕,安禄山心中涌起一股无比的自豪感:

“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听说这是大汉高祖皇帝将得天下时说的话,朕和他不同,朕不需要猛士把守四方,因为朕的天下已经没有敌手。”

看着自己的战旗在这座曾经恢弘耀眼的钢铁堡垒上空飞扬,安禄山终于不再掩饰自己的野心。

神国战甲部队、幽冥铁骑、众多幽州精锐,以及所向披靡的曳落河,再加上世界之子和太始的支持,尽管没有明说,但安禄山相信诸国明白这一战过后,谁才是天下真正的主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此时听到安禄山的话,田乾真、白真陀罗以及附近幽州将领,立即会意,带领着附近的幽州兵马,齐齐翻身下马,跪俯在地,山呼万岁。

时机已经成熟,众人终于迎来了最期待的时刻。

大唐已败,天下间已经没有任何人能阻挡得了安禄山和幽州的兵马,造反称皇。

“大局已定,这就是命数,我高尚半生蹉跎,一辈子被人看不起,终于做对了一回。”

大军中,此时最激动的莫过于高尚。他一直盯着半空中安禄山的背影,身躯颤抖不已。

安禄山想要称帝,高尚恐怕是唯一比他还要高兴的人,“潜龙升天,真龙之局”,数年之前,他以先天数术探寻真龙所在,最后锁定了当时还是捉奴将的安禄山。

如今看来,一切都证明他当初做的决定是对的。

只凭这从龙之功,他高尚就足以彪炳青史,做到无数儒生想做却没能做到的事情。

高尚望着安禄山,其他人感觉不到什么,但高尚却可以看到安禄山浑身的穴窍中透出阵阵紫光,之前的安禄山还只是黑龙命格,是潜龙和反王之相,但是现在,黑龙进化,脱胎换骨,身上的黑气也迅速转变,透出真龙之相。

这是大事将成,得窥帝位之兆!

这也是安禄山突然不再掩饰野心,自称为朕,甚至周围幽州众将,直呼万岁,高尚却没有阻止的原因。

天机是不会说谎的!

而且中土大军尽在此地,大军已破,诸国大军再没有任何对手。

“发现王冲了吗?”

就在此时,安禄山的声音突然传入耳中。

到如今,安禄山现在只有一件想做的事情,就是亲手干掉王冲以泄心头之恨,以及两次在京师受到的羞辱。

“回陛下,太始大人已经去追了,另外已经发现大唐撤退的兵马,诸国部队和崔将军正带领兵马前去追杀。”

地面上,一名传令兵很快躬身道。

“哈哈,好!所有人跟我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王冲跑掉!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见证,第一兵圣的穷途末路!”

安禄山眼中透出一丝讥笑和冷酷的神色,他的身躯一晃,带着一阵音啸声,穿过重重风雪,朝着王冲和太始的方向急追而去。

“快跟上!”

身后,幽州众将带领无数兵马,迅速朝着南面而去。

夜色深沉,凌厉的寒风如刀似剑,而钢铁堡垒南面的城门附近,无数的大唐/军队神色仓惶,涌出城门。

然而这一刻,众人心中却是一片迷茫,后方诸国兵马还在追杀,前方却是无尽冰原,他们能往哪里?逃向哪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