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之菜鸟无双

第五章 亡灵之珠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
天穹的任务分为两种。

一种是等级任务,G级最低,SSS级最高,每一级又分为上中下三等,等级任务的难易程度是由任务等级决定的,G级下等最简单,SSS级上等最困难。

第二种,就是幸运任务了,没有等级难度之分,也许你接的任务难度很大,获得的奖励却一钱不值;也许你接的任务非常简单,获得的收获,却让你感天动地。

运气任务,必定是隐藏性质的,能否触发,顾名思义,一切全靠运气。

在天穹等级任务少的可怜,运气任务更是如光腚上的尾巴,凤毛麟角的情况下,我还能幸运的接到运气任务,我的人品,也算是爆棚了。

并且,还是在我没有确定职业之前。

看来,我离成为罗佳的终极护卫,又迈进了一步。

Ok!

出发!

我沿着暗杀者导师夜风身后的幽暗小路,前往血花谷……

血花谷开满遍地红花,香与臭的混合气息,从花中飘散,我小心翼翼穿梭在花海的小径上,不敢碰触那些艳丽的花瓣。

血毒花,天穹公布的官方资料中就有这种花,剧毒,中毒后出现持续降血效果,每秒损失不少的气血;生活系玩家可以采集,炼制成毒药供暗杀者职业的玩家使用,是居家旅行,杀人越货必备的东西。

毒能杀人,亦能救人,可我确定,这血花之毒,肯定救不了我。

血红邪性的巫袍裹在瘪苍得胸脯上,布满皱纹的皮肤下,巫虫隐隐缓缓涌动,巫医导师血婆直视我的目光,让我泛起阵阵鸡皮疙瘩。

“我们邪恶血巫族的成员虽然不多,却是真正的无名英雄,因为我们的存在,邪恶联盟的勇士们才能义无反顾的勇往直前,加入我们,能体现你最了不起的奉献,”血婆“桀桀”的笑声,让我身上的鸡皮疙瘩,得了传染病般的迅速蔓延。

我拿起天穹上乘职业随机牌,在她的眼前亮了亮,我不是炫耀,我只是摆明我的立场,我要让她明白,我不是来加入邪恶血巫族的。

“小东西,是你啊,我们邪恶联盟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快去找邪恶使者,让他点燃你心中的邪怒之火,释放尘封的邪恶力量,快快挽回你失去的荣耀!”

“会的,会的,我一定会强大起来,让你们看到我神奇的逆转,”我说:“不过,在这之前,你能不能给我一颗复原丹?”

“是邪恶暗夜族的夜风让你来的?他窥视我们邪恶血巫族的灵丹妙药已经很久了,回去告诉他,断了这邪恶的念头,要不是看在我们与邪恶暗夜族同盟的份上,我一定打的他屁滚尿流。”

“跟夜风没有关系,是我对邪恶血巫族的复原丹渴望已久,要我做些什么?你可以给我一颗,就一颗!”我试图极力的说服。

“做什么都没用,还是赶快去找邪恶使者吧,别多管闲事。”

“我决定了,你只要给我一颗复原丹,我就义无反顾的加入邪恶血巫族,”我开始进行诱骗。

当然,我只骗钱不骗色,这样的美色,即便是心理承受能力登峰造极的我,也一样消受不起。

任务的内容暗示着我,要想拿到复原丹,不需要你去为血婆做什么,血婆的回答也验证了这一点。

正确方式:对话的技巧,套取,攻心。

“去去去,赶紧离开,我们邪恶血巫族的地位,在邪恶阵营已经很被动了,收了你这个无能的家伙,只会让我们邪恶血巫族成为邪恶阵营的笑柄!”

“呵!”

我笑了,我终于抓到了血婆婆的软肋,我知道,我该如何反败为胜了。

于是,我坚决的说道:“我对邪恶血巫族的仰望无以复加,我决定了,我不再去找什么邪恶使者,我将以毫不动摇的决心加入邪恶血巫族;我将以成为邪恶血巫族有史以来最无能的巫医为终身奋斗目标,我一定会成为邪恶联盟最大的笑话,终极废物的典范;甚至,我会将我们的族人,出卖给我们最大的敌人——正义联盟的正义血巫族,当然,假如你给我一颗复原丹,我会忍痛放弃这个打算。”

我知道,如果我放弃隐藏职业随机牌,血婆即便有千般万般不愿意,也无法阻止我成为巫医。

“好吧好吧,为了我们邪恶血巫族的荣誉,我只能忍痛割爱了,拿了东西赶紧走,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叮~!”

系统提示:邪恶血巫族的巫医导师血婆,给了你一颗复原丹。

“叮咚!”

复原丹落入了我的包裹之中。

我满怀着激动无比的心情,露着我的光腚,原路返回,胯间飘动的破布条,似乎也在为我开心的飘飞。

再次见到夜风,我交出了任务物品,复原丹。

“叮~!”

系统提示:你完成了隐藏任务【套取血婆的丹药】(运气任务),邪恶暗夜族的暗杀者导师夜风,给了你一块远古战乱时代遗留下来的,陈旧无比的,镶嵌着一块烂石头的破碎布衫,获得声望+500,获得1枚金币。

“叮咚!”

“叮咚!”

破布衫落入了我的包裹,金币进入了我天穹的钱包之中。

我去,我恼火的想要骂娘,之前还想着走了狗屎运,这会,就变成了出门遭车撞,走路被雷劈,运气差到了老娘们的裤裆里——尽是骚味。

这可是极度罕见,在天穹珍稀程度达到了国宝大熊猫程度的运气隐藏任务,我却只收获了一件毫无属性,烂的不能再烂的破布衫。

大熊猫的级别,只获得1个金币的奖励,兑换成RMB,我连半个烧饼都买不起,我都怀疑,那些在游戏里可以赚到钱的传闻,是不是骗人的。

似乎,也只有500点的声望,给了我一点安慰奖。

“不错,不错,你的能力有证可鉴,我相信,加入邪恶暗夜族,你将成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暗杀者!”贼溜的眼珠子飘忽闪烁,我完全看不到夜风的任何表情。

甚至,那飘忽的声音,让我无法判断是男是女。

我无力回答,悲催的把职业随机牌在夜风的贼眼前摆了摆。

“小东西,是你啊,我们邪恶联盟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快去找邪恶使者,让他点燃你心中的邪怒之火,释放尘封的邪恶力量,快快挽回你失去的荣耀!”

我真想扑上去,撕碎夜风的黑袍,是公的,撕烂他的嘴,是母的,扒下裤子打肿她的屁股。

翻书也没他变脸快。

上一秒,我还是最伟大的暗杀者,下一秒,我就成了无能的代言人。

我确定,这几位导师铁定不会是一个老爸的遗传基因,却一定是同一个妈生的,不然,他们怎么能够如此心灵相通?对我说出同样的一番话来?

“邪恶使者在什么地方?”我问,我只想快快离开这个忽悠了我的家伙。

实际上,也不算忽悠,我本来,就是问他要一块遮羞布而已,只是我的期望值太高。

“沿着左边的小路过去,那片沼泽地尽头的木屋里。”

我把烂布衫当成遮羞布一样的裹在腰间,脚踏风火轮,披星戴月的再次出发,沼泽地的水洼中,“咕咚咕咚”的冒着黑气,腐烂的尸骨随处漂浮,一棵枯死的大树下,一具身材高大的骷髅在徘徊游走。

我知道,它是通灵者职业导师。

“天杀的啊,我亡灵族远古战乱时代留下的宝物,却被你悬挂在小鸡鸡之上,你个挨千刀的……”

“是在说我吗?”我停下来,转头望着那个骷髅,伸手指指自己的鼻子。

四周只有我一个玩家,它说的应该就是我。

“对,就你,就你这个腰间裹着烂布片的家伙!”大骷髅上牙碰着下牙,得得发响。

“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我快速的走过去,已经能看到他头顶上漂浮的通灵者导师萨克斯,这几个大字。

有NPC主动找我,我想,这不该是坏事。

“帮我?我不拧下你的狗头就不错了,我亡灵族的宝物,被你当成了小鸡鸡的点缀物,简直就是对我亡灵一族的藐视,信不信我打爆你的头,禁锢你的灵魂,让你变成一枚最差劲的小骷髅,匍匐在我的脚下给我**趾!”

“这么狠?”

我知道这家伙愤怒了,它已经从优雅的萨克斯,变成了声音尖锐的小提琴,从他空洞的眼眶中,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有它上下两排白深深的牙骨,更加激烈的碰撞。

我即便是再愚蠢,也明白了,他说的,一定是围在我腰间,那块破布片上的烂石头。

“你说的是这个吗?不就是一块烂石头嘛,”我无奈的取下破布衫,露出我的光腚。

“烂石头?天啊,我真想挖下你的眼睛,岁月的长河,已经将它尘封,用亡灵之水洗涤,将会展现它的本质。”

“赌石?”我的眼睛亮了。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赌石嘛,外表被岩石所覆盖,切开,里面蕴藏着玉石。

难道,我的运气并不差?这块烂石头里,真的隐藏着毫无瑕疵的宝物?

“亡灵之水?那有亡灵之水?”我的情绪显然非常激动起来。

“你人头兽脑吗?这死亡沼泽,遍地都是。”

于是,我抠出那颗烂石头,走到漂浮着尸骨的水洼边,用那块破布衫,小心翼翼的沾上水,轻轻的擦拭……

“叮~!”

系统提示:上古战乱时代遗失的亡灵之珠被你发现,获得声望+100

灰暗的岩石纷纷剥落,一颗白色的珠子出现在我的手上,透出浓烈的死亡气息,珠子的属性,也展示在了我的眼前——

亡灵之珠:上古遗留之物,镶嵌在装饰品上,将拥有强大的亡灵召唤力量。

(释义:上古战乱时代,亡灵族被强大的炼魂族围杀于洪荒死亡殿,濒临绝境,危机关头,暗夜大帝亲率五千暗杀者,潜入炼魂族阵营制造混乱,亡灵一族方可突围;于是,亡灵大帝会同幽灵王,鬼王,僵尸王,骷髅王,四大灵王,共同铸炼出亡灵珠,赠与暗夜大帝,以做回报;后,暗夜大帝战死,亡灵之珠便不知所踪,彻底遗失……)

特性:不可掉落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